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40章 美人坯子
    马车的另一侧,盛权所带来的家仆还在与那两名黑衣人浴血奋战,待叶婉若与盛权坐进马车后,马车便已经迫不急待的朝着远方窜了出去。

    只是叶婉若并没有看到,在马车离开之后,不远处的角落里一抹大红色的身影分外抢眼。

    “他们.....”

    似乎是不放心那些家仆的安全,叶婉若下意识寻问道。

    “那黑衣人真正的目标是你们,现在你们已经逃离开,相信他们也不会滥杀无辜的。”

    大概是觉得盛权说的有道理,叶婉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才满眼担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迎香。

    “这是止血药,你先给她止了血再说!”

    这时,盛权像是看懂了叶婉若的心事一般,手持一个玉瓶递了过来。

    眸光瞥向那玉瓶,叶婉若抬起头,便看到一脸认真且毫无恶意的盛权。

    “谢谢!”

    叶婉若道谢后,接过玉瓶,便将玉瓶中的药粉均匀的涂抹在迎香的伤口上。

    因为衣服已经划破,叶婉若也无需为她解开衣服。而盛权却如同谦谦公子一般,非礼勿视的将头扭向了一旁。

    说来这药也真是稀罕之物,原本血流不断的伤口,在涂抹上这药物后,竟真的奇迹般止住 了血。

    这使叶婉若终于放下心来,只要不会失血过多,这肩膀上的伤口还不致命。

    直到叶婉若为迎香上好药后,盛权这才坐正了身体,只是一双眸光紧紧追随在叶婉若身上,仿佛还没从景远男女身份上变化过来。

    景远扮男装时,便知道他是少有的美男子,只是在发现是女儿身后,虽然此时的样子略显狼狈,却还是可以看出来是个十足的美人儿。

    这令盛权一时之间,看得不禁有些失神。

    与此同时,天际边响起了滚滚洪雷由远及近,转眼间,瓢泼大雨便滚落了下来。拍打在马上车,传来滴哒滴哒的响声。

    叶婉若撩起车帘看向外面,算计自己出来也有段时日,只怕父亲会担心,眼中渐渐露出隐隐的忧心。

    大概是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叶婉若备感疲乏,并没有注意到盛权的一双眼睛紧盯住自己。

    “景远....景远....很有诗意名字,可却没想到景兄你居然是个女儿身。”

    叶婉若这才如梦初醒般,想起原来在马车内还有盛权的存在。

    想起之前女扮男装,说起来也着实不够光明磊落,这才歉意的朝着盛权一笑,沉声说道:

    “之前欺骗了盛公子,还请见谅,今日之事,多谢盛公子再次出手相救之恩。两次救命恩情景远没齿难忘。”

    “虽说男女有别,但你我已如知已般,也算是兄弟情深了。如此说来,反倒是生分了!只是....今晚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听到盛权的回答,叶婉若也不矫情,不管怎么说,两个人三次见面,两次都是对方救下了自己。

    这份恩情,叶婉若是必须要承下的。

    此时听到盛权的话,叶婉若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却也很恢复镇定的说道:

    “此事说来话长,如盛兄不嫌弃,可否再帮我一个忙?”

    “当然,盛权自当竭尽所能!”

    几乎在同一时间,盛权便不假思索的回答着,可却没想到叶婉若接下来的话令盛权闪瞎了双眼。

    “盛兄能否好人做到底,将这马车让给我们姐妹三人?景远知道这要求实在过分,但实在是因为路途遥远,赶上这阴雨天气,妹妹们又受了伤....”

    虽然这个要求有些得寸进尺,但叶婉若语句中透出凄惨,而面前的这三个人确实是伤的伤,残的残,盛权又怎么好意思说出个不字呢?

    半刻后,站在房檐下避雨的盛权与那名赶车的家仆,看着马车离他们远去。

    “公子,还真没见过为了救人,反倒被赶下马车的。现在好了,没有了马车,还下着雨,我们怎么办?”

    想来自家公子也算是史无前例的好心人了,能够舍已为人的恐怕在南秦国也没有几人了。

    “你懂什么?目光短浅!”

    听到家仆的嘲笑,盛权沉着脸怒斥出口,想起刚刚自己离开马车前问起景远的话。

    “我们还会再见吗?”

    “或许吧!”

    景远,不是或许,而是一定,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眸光再次探向前方已经没有了马车的影子,盛权眸光中满是柔情,不舍的收回了眸光,对着身边的仆从吐出两个字:

    “走吧!”

    叶婉若独自一人赶着马车回到公主府,好在这一次路痴的叶婉若并没有失去方向感。

    下了大雨,叶婉若却依旧没有回府,叶玉山早就已经派人出去寻找,却一无所获。

    此时,岑元在叶玉山的吩咐下,等在公主府的门口。今天的事,岑元还对叶婉若心有余悸。

    虽然心中也介意叶婉若抢夺了自己的权利,可心中却还是对叶婉若忌惮几分,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此时,透着雨夜,看到公主府的门前多出了一辆马车。管家岑元连忙撑着伞,从台阶上走下来。

    当眸光接触到因为赶车,已被雨水打湿了全身的叶婉若,岑元惊呼着上前,将手中的雨伞移到叶婉若的头顶:

    “大小姐?大小姐真的是您啊?快去禀告老爷是大小姐回来了!

    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菱香与迎香那两个贱丫头呢,怎么能让大小姐来赶车?真是不成体统!”

    原本被雨水打湿全身的叶婉若,此时在听到岑元对菱香与迎香的指责后,猛得朝岑元射过去一剂冷光。

    感受到凛冽的寒意逼近,岑元也自知叶婉若对这两个丫头的爱护,识趣的闭上了嘴。

    “去给我找郎中来,菱香与迎香受伤了,需要救治,先让他们把人给我抬进房间去。还有,这驾马车,给我找人扔到城外去,越远越好!”

    “是....是...,没听到大小姐吩咐吗?还不赶紧将人给我抬进去?”

    “婉若,婉若怎么了?”

    这时,从公主府内传来叶玉山焦急的声音。

    只是转眼间便看到叶玉山大踏步走出来的身影,顾不得家仆为他撑伞的动作,直接朝着叶婉若奔来。

    “父亲.....”

    “婉若,咱们回家!”

    叶玉山亲自将女儿拦身抱起,朝着府内走去。

    而家仆侍卫们也都七手八脚的上来,执行叶婉若刚刚的命令,抬人的抬人,丢马车的去丢马车,分工也还算明确。

    就在公主府内,叶玉山因为叶婉若的事而雷霆震怒的时候,赵尹的府邸内却是满园春色关不住的美景。

    原来,慕寒被护卫们带走后,并没有真的押送至刑部大牢,而是被秘密的送往了赵府。

    赵尹此人虽说是一粗人,但对自己的姬妾都是极好的。虽然在朝廷当值做的是武将,可实际上,赵尹骨子里是个十分细腻的男人。

    惟一的缺点就是赵尹同时也是个博爱的人,虽说男人三妻四妾,实属正常,但赵尹却是个会看到美色便会被迷得迈不动步子的男人。

    赵尹当官为人低调,不敛财,不炫耀,唯独对于美色没有驾驭的能力。

    赵尹府中有一位大夫人,有三位小妾,个个都是貌美如花,软媚娇艳。

    因为赵尹懂得如何讨好女人心,对子女们又非常疼爱,所以府中个个美妾均对他死心塌地的,姬妾们相处的也甚是愉快。

    其实当赵尹看到慕寒第一面时,就认定了她是个美人坯子,可是碍于当时自己正在巡查的身份。自知分寸的赵尹,也没敢逾越半分。

    直到再次在翰墨轩遇到慕寒时,赵尹相信这便是老天给自己的机会,所以在属下禀告与慕寒相遇的事时,赵尹借坡下驴的升起了将慕寒收入房中的想法。

    慕寒被蒙住眼睛带进了赵府,用过晚膳后并由专人负责为慕寒更衣打扮。

    自知自己所身处的环境,似乎与本该受到的待遇有所不同,慕寒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既然能陪在离疏的身边,又是浮灵宫的下属,自然有一定的武功功底。却因为离疏的敏感,从来没有轻易的显露过。

    眼前自己遇难,为了自保,慕寒暗中观察的同时也在伺机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此时,被府中的仆人伺候着泡了澡后,又换上了粉红色蜀锦长裙,白皙的脖颈展露出来,头发柔顺的披于肩后。

    房间内燃着不知名的熏香,却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甚是解乏,轻松自怡。

    看着镜中的自己,樱桃小口,黛眉狭长,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是小家碧玉。慕寒从来没有穿过这样华丽的衣服,也不知自己单竟会有如此妩媚的一面。

    只是为什么这样的自己,却丝毫勾不起离疏的半分欢喜呢?慕寒的眼中闪现过一抹不甘。

    慕寒的身后,仆人正为慕寒小心翼翼的捋顺着长发,还不忘阿谀奉承着:

    “姑娘的头发养得极好,乌黑柔顺,如瀑布一般,看着都让人欢喜。”

    慕寒只是淡淡注视着镜中的自己,没有回应对自己讨好的仆人。

    虽然此时的慕寒不能安心,但也知道,即使自己问对方也不会回答的,还不如坐等对方主动送上门来。

    反正既然将自己带来这里,学会静观其变还是必要的。

    感受着这女子清冷的性格,服侍慕寒的仆人心里想着:自从四夫人进门后,老爷便再也没带过其她女人进门过。看来这女子日后定当会被老爷当成心肝宝贝一般疼爱。

    若是自己有幸能够跟了这姑娘,那自己也就可以不用再做那些粗使的活计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从外面走进来赵尹魁梧的身型。

    因为过了当差的时间,赵尹此时已经换上了家居常服,不似刚刚那样的英气逼人,可眉宇间的凌厉也是不容忽视的。

    只是当瞥见铜镜前慕寒的身影时,赵尹的眼中闪过的一抹惊艳。

    虽然早就知道这丫头是个美人坯子,却没想到打扮起来竟还真的是别有一番韵味。

    “老爷!”

    那仆人当看到走进来的身影时,连忙福身朝着赵尹行了个礼,便识趣的退了出去,为两人将房门再次关上。

    这时,慕寒透过铜镜中看到出现在房间里的赵尹,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腾的一声站起身,迅速的转过身,软糯糯的吐出三个字:

    “大统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