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41章 红颜知已
    慕寒很清楚自己能够有幸躲过牢狱之灾,被安排在这里吃好穿好,对方一定有着自己的用意。

    虽然心中也在好奇对方是何等高人能够在刑部大牢的层层枷锁中将自己解救出来,还在暗自猜测着或许是自家灵主的效命者也说不定。

    却怎么也没想到此人竟是看似八面威风,不苟言笑的禁军统领。

    以对方的身手,慕寒此时在心中算计的是自己能否逃脱过面前的险境?

    收回心神,眸光撞入赵尹毫不吝啬递过来的欣赏神色后,慕寒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

    连忙踱着莲步缓缓走向赵尹的跟前,因为她的动作,裙摆处一层层的薄纱摇曳起伏,也同时在赵尹的眸光中荡起了层层涟漪。

    “慕寒给赵统领请安!”

    看着在自己面前俯身作揖的慕寒,赵尹连忙抬步上前,双手顺势抬起她的手臂将她拉起。

    “刚刚让姑娘受惊了,不知府中的下人可有怠慢?”

    此时赵尹已不见当职时的威严,虽然长相粗犷,但慕寒还是清楚感觉到赵尹此时骨子里所透露出的温柔,仿佛要将慕寒沉溺于此一般。

    慕寒不是不懂男女之事,自然也懂了赵尹眼中所表现出来的情谊,可在慕寒的观念里,自己的人包括自己的身体都理应归灵主所有。

    哪怕就是失去清白,没有灵主的吩咐,慕寒也是断然不敢的。

    灵浮宫的手段,慕寒不是没见过,可以杀人于无形,却也可以使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灵浮宫的手下都是死士,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只是单纯效命于灵主的杀人工具。

    如果不是慕寒得到灵主的另眼相待,将她带在身边,让她有了喜怒哀乐的情绪像正常人一般的生活,那么她此时也只是这其中的一员。

    想到这些,慕寒不得不冒着开罪赵尹的危险,不着痕迹的从赵尹的手中脱离出去,后退了两步,再次朝着赵尹施礼:

    “承蒙大统领抬爱,慕寒愧不敢当。”

    感受着慕寒的客气疏离,赵尹也不恼怒,自知这种事情也急不得,便没再有过于亲昵的举措,而是笑意呤呤的转身坐在正厅的椅子上。

    慕寒提步跟在赵尹的身后,形态矜持不苟、仪态端庄,更是惹得赵尹的暗自赞赏。在赵尹的示意下,慕寒这才拘谨的落坐在赵尹的右下方,小心谨慎的应对着。

    看着慕寒低眉垂首着,秀发因为她的动作而散落下来,犹如瀑布一般,好比赵尹此时眼中掩饰不住的痴迷缱绻,情丝绵长。

    蓦地,赵尹收回视线,柔声问道:

    “慕姑娘是何许人也?可生活在京都?是否需要派人过去与家人知会一声,劳烦家人惦念可就是我的失职了!”

    赵尹此番话是真的害怕慕寒的家人担心,另外也是想侧面了解慕寒的家世来历。虽然赵尹在朝中比他官位高的比比皆是,但赵府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嫁进去的。

    越是在朝为官,越是懂得学会小心谨慎,以免一个不留神,身边的人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危机之中。

    而赵尹的问题却是引起了慕寒的防范,因为浮灵宫以手段毒辣而着称,其杀人的手段令人发指,同时已经引起了官府的重视。

    多年来,朝廷一直派人暗自打探着浮灵宫的行踪,可却一无所获。

    因为慕寒的身份特殊性又时长在外行走,浮灵宫为了掩人耳目便为慕寒伪造了一个假身份,所以也无需担忧有心人的打探。

    惹得慕寒忧心的是眼前的赵尹,是否早就得知了自己是浮灵宫的人?才会以此手段来笼络自己,想要从自己口中得到关于浮灵宫的消息。

    即便心中对赵尹有了戒备,却依旧不形于色的回答着:

    “劳大统领费心,慕寒并无家人,在慕寒很小的时候爹娘便过逝了被寄养在舅舅家里。后来慕寒一个人来到京都平时以织绣为生,也不过勉强糊口而已。”

    赵尹了解的点了点头,男人的保护欲望被慕寒的遭遇彻底激发出来,恨不得立刻将慕寒拥入怀中疼惜一番,心中更加坚定以后一定不会再让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受丁点的委屈。

    “以慕姑娘的聪慧,自当知道按照当朝律法,拾遗者诛。即使是赵某也不能保全了姑娘的性命 。所以赵尹才会擅自做主,将慕姑娘带到这里。

    既然姑娘只身一人,那在府中多住几日也无防,刚好可以避过眼下正盛的风头。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下人,不必拘谨。”

    赵尹坦白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慕寒听,虽然心中早有将慕寒纳入房中的意图,却从始至终都未提起过,以此也足以证明赵尹的君子行径。

    因为南秦国皇帝犹恨偷盗之人,所以便定下了如此极重的刑罚,就是想让更多的人可以改邪归正,走上正道。

    慕寒也正是知道这点,才会使用如此手段嫁祸给叶婉若,却没想到对方侥幸逃开,自己却被牢牢的套 紧,如果不是赵尹出手相救,恐怕明年的今天已是自己的忌日了。

    赵尹的话音刚落,慕寒连忙站起身,朝着正位上的赵尹行大礼朝拜着:

    “慕寒感谢大统领的救命之恩,再造之恩无以为报,慕寒就在此给大统领磕头了!”

    不等赵尹起身制止,只听到地面上传来闷声的响动,慕寒的额头已经结结实实的磕在了地面上,却足以代表了她此时的心情。

    “姑娘这是作何?快快起身....”

    赵尹疾步来到慕寒的面前,伸手将慕寒虚扶起身,自知她注重礼法也不逾越,举止甚是得当。

    慕寒起身后,并没有坐回原处,而是带着疑惑的问道:

    “只是,慕寒有一事不明,还请大统领能够为慕寒解答!”

    “慕姑娘请说,赵某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慕寒看来,与其在心中遮遮掩掩的试探,还不如言明这其中寓意何为?虽然之前并不知朝中还有如此一位温文而雅的武官,但在慕寒接触看来,赵尹貌似不像那种诡计多端的男子,所以这才莽撞的做出决定。

    此时听到赵尹的话,更是坚定内心的猜测,房中再次响起清脆的声音:

    “慕寒贱命一条,不值得大统领如此劳心劳神的为慕寒谋得生路,大统领此举究竟为何?慕寒着实猜不透,慕寒斗胆相问,还请大统领不要怪罪慕寒的直言不讳!”

    而赵尹呢?本就是武官,粗人一枚,甚是厌恶明争暗斗、尔虞我诈。

    平时在朝为官,很难脱俗,哪怕心中对此再不屑,却也不得不谨慎小心,以免落入奸人的圈套之中。

    因为这样,每天疲惫回到府中的赵尹,更是希望能够寻得一处清静之地,让自己得到片刻的安宁。

    这也是府中姬妾相处融洽的原因之一,曾经有名长相出众的丫鬟试图想爬上赵尹的床,还在几位夫人之间搬弄是非引起不和,原本赵尹已打算将她纳入房中,后来硬是将她卖去了奴役交易所。

    由此可见赵尹虽疼惜美人,却也不允许任何人来扰乱了他心中的一方静土。

    此时慕寒怎么都想不到,她的直言不讳正是赵尹所珍视的,没有那些弯弯绕绕,将自己心底的疑惑全盘托出。

    赵尹多年寻找的也不过是想拥有如此红颜知已而已,这让赵尹心中有些激动,并没有回答慕寒的话,只是呆愣在原地,一双眼睛紧盯着慕寒,眼中的情绪令人捉摸不透。

    如果之前赵尹只是被慕寒的美貌所折服,那么此时深深吸引住赵尹的是慕寒周身所散发出来且势不可挡的个人魅力,这让赵尹甘愿为之付出自己的真心。

    察觉出赵尹的异样,慕寒刚要作揖道歉,没想到赵尹却先一步制住慕寒的动作,拉着她的手腕将她带到之前落坐的椅子前,将她安顿在上面,柔声开口:

    “慕姑娘,以后我便叫你寒儿可好?寒儿,我是个粗人,不会那些弯弯绕绕,转弯抹角,其实从见到寒儿的第一眼,我便已经沉迷于寒儿的美貌。

    当得知寒儿或许会被诛杀,我真的没有办法眼看着你去送死,所以才会冒着风险将寒儿带到我的府中。寒儿不要误会 ,将你带来这里,并没有想要侵犯寒儿的意思。

    通过刚刚的接触,我这才认识到自己的肤浅,也同时被寒儿的知书达理、端庄贤淑所折服。这一时半刻,或许寒儿还不能接受我,但没关系。

    我可以等,我可以等寒儿亲口答应与我在一起。如果接下来的相处令寒儿无法改变本心,那我也不会阻拦。等风头后一过,我自会派寒儿出府。我赵尹虽然是个粗人,但从来不做强迫女人的事。

    我也承认府中有几位美妾,但也都是心甘情愿跟着我的,赵尹没有想要趁火打劫的意思,寒儿千万不要误会了才好.....”

    此时的赵尹不是那个英姿勃勃、八面威风的禁卫军统领,只像个青涩的大男孩儿一般,或许因为紧张而有些语无论次,却也在极力的表述着自己的感情。

    房间内的香炉里烟气鼎盛,至下向上的盘旋着袅袅紫烟,到半空中如紫龙在翱翔一般,为房间内的两人之间平添了几缕雾境。

    赵尹的直白令慕寒震惊不已,一直以来遭到离疏的嫌弃,令慕寒几乎觉得自己只是个不受喜欢的丑女而已。可赵尹口中的自己却是那样美好,这让慕寒自己都有些难分真假,甚至愿意永远沉迷于此。

    可还不等慕寒回答,便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一股暖流在体内肆意滋生,浑身上下燥热难耐,甚至觉得身上的几缕薄纱都是那样的厚重,直想脱下这衣服才是最舒服的。

    如果此时慕寒面对铜镜一定会被自己的样子所吓到,双侧面颊带着可疑的绯红,媚眼含春,如一汪潭水般很容易令人深陷其中。

    赵尹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慕寒的异样,连忙单手有力的点在慕寒头部的玉枕穴上,同时慕寒的身体便顺势倒在赵尹的怀中。

    如今香玉满怀,可赵尹的眼中却满是阴郁,凛然的神色仿佛要颠覆所有一般。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使赵尹停住脚步,一记冷眼射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