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42章 各怀鬼胎
    “老爷,有贵客临门!”

    还不等赵尹发飙,门外响起管家小心翼翼的声音。

    其实管家也是胆战心惊的过来请自家老爷,赵府上下都知道自家老爷今天带了位美娇娘回来,在这个时候去打扰,无疑等于送死。

    可是想到外面那位的份量,管家只得横下心来,谁让这两面都是他一个小小的管家惹不起的,只得硬着头皮躬身候在房门外。

    贵客?这让赵尹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似是想到了什么,可看到怀中依旧满脸红润的慕寒,因为她的一侧手臂无意识的下垂,薄纱滑落,露出里面粉嫩的香肩。

    使赵尹的眸光中隐现异样的神情,却依旧不紧不慢的对着门外的管家吩咐道:

    “还不带贵客去前厅?本统领随后就到!”

    “是!”

    管家听到赵尹传来沉稳的声音,连忙恭敬的回答着。却感觉到面门前,突然划过一道冷风,接着便是一闪而过的身影。

    还不等管家去阻拦,那人影已经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大胆!”

    赵尹原本想将慕寒安置在床上,再去前厅。却没想到身后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这让赵尹的神情倏地勃然变色,没有转过身而是带着震怒冷冷吐出两个字来。

    可身后的声音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更快步的走到赵尹的身前,口中还饶有兴致的念叨着:

    “贵客临门大统领却姗姗来迟,原来是因为有美人在侧,这日子过得可甚是潇洒惬意啊!”

    跃入赵尹眼前的不是管家仆从,而是管家口中所谓的贵客,虽然心中暗暗责怪着管家的失职,可却还是快速的调整好心神,连忙抱着慕寒朝着面前的人躬身作礼道:

    “不知二皇子大驾光临,赵尹有失远迎,还请二皇子恕罪!”

    不等赵尹真的躬下身去,尉迟贤已经用手中的玉扇制止了赵尹的动作,和煦的说道:

    “嗳,深夜叨扰已是本皇子的失礼,扰了大统领的雅兴,怎还能让大统领行如此大礼?不过这美人还真是一代绝色丽人,这身段这肌肤还真是无可挑剔,大统领好福气啊!”

    “让二皇子见笑了,不知二皇子深夜到此所为何事?”

    男人看女人,眼中除了情欲还是情欲,哪怕贵为皇子也不例外。看着二皇子眼中闪烁出异样的光彩,赵尹自是读懂,敛去眼中的凝重,绕开了这扰人烦闷的话题。

    “哈哈你看我竟转移到美人上了,那大统领先安顿好佳人,本皇子先去前厅等大统领!”

    尉迟贤尴尬的笑了笑,说话间便朝着门外走去,只是转过身时,眼中的算计还有抹阴郁的情绪令人让人捉摸不定。

    赵尹也只得转过身,怀中依旧抱着慕寒,感恩戴德的回答着:

    “多谢二皇子体恤,微臣随后就来。魏信,还不为二皇子引路?”

    “是,老爷!”

    赵尹沉声吩咐着,门外响起管家魏信恭敬的回答声,而后传来魏信在门外谨言慎行的声音,小心侍候着:

    “二皇子小心脚下,请随老奴来....”

    可就在尉迟贤即将踏出房门外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身嘴角勾起儒雅的笑意朝着赵尹望过去,似是关心的问道:

    “大统领,听闻今日在花灯会上,父皇亲自赏赐给大统领的玉佩被人盗走,还是个女贼人?不知道大统领可抓获那位偷盗者?”

    按说每位皇子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渠道,也有各自的势力以及拥护的幕僚门客,皇子之间相互较量、暗潮涌动。所以对于尉迟贤得知花灯会上的风吹草动也并不意外。

    只是此时,尉迟贤在这个时候提起那名偷盗者,明显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又结合刚刚尉迟贤这样贸然进入臣子的卧房,实在太不合规矩。

    看来.....

    似乎猜测到了什么,赵尹猛的抬起头,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赵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尉迟贤也不再步步紧逼,而是自问自答着,一边收回线视朝着门外走去:

    “玉佩找到了就好,找到就好!”

    直到尉迟贤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赵尹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但心中也知道自己不过是暂时躲过去了而已。真正的用意,只怕尉迟贤还没说出口。

    小心翼翼、满眼怜爱的将慕寒放在床上,体贴的为她拉过一旁的素锦丝被盖在她本就瘦弱的身体上。

    可睡梦中的慕寒却依旧躁动不安,双手推开被子里露出里面的玉脂凝肤,还带着可疑的粉红,这让赵尹险些又差点不能自持。

    眸光深情的在慕寒身上划过,赵尹喃喃自语的说道:

    “寒儿放心,赵尹自会护你周全,好好睡吧!”

    随后,赵尹大踏步的转身离开,朝着门外走去。刚刚还热闹的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留下刚刚那个伺候慕寒的仆从候在门外。

    当看到赵尹走出去时,那仆从连忙低眉颔首着,只有她自己清晰的可以感觉到一颗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赵尹本应该离开的身体却在门前站定,突然一记冷光朝那仆从射过去,冷声警告着:

    “再使用如此下贱的手段,本统领拨了你的皮!”

    那仆从听到后,自知自己的小伎俩被识破,连忙俯身跪在赵尹的脚边,身上已经因为颤抖瑟缩成一团,不断磕头忏悔着:

    “老爷饶命,老奴再也不敢了,还请老爷饶了老奴这一回!”

    “哼,还不赶快进去侍奉?今夜就罚你为寒儿守夜,寒儿有任何损伤,我唯你是问!”

    原来,为了成就赵尹与慕寒的好事,自己也能够一步登天,侍奉起主子。这仆从私自命人在香炉里加了容易使人情绪激动的催情香,再加上屋内的玫瑰花束,更是加快了催情香的作用。

    平时在各大世家官僚的府中,也时常有用这种香料来为房中乐事增添些情趣的事情发生。

    可赵尹却绝不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在慕寒的身上,他要在她清醒的时候,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的身子,而不是以这种方式。

    刚刚看出慕寒的异样,赵尹便已对这仆从起了疑心,如果不是尉迟贤的及时出现,恐怕刚刚怒不可遏的赵尹会冲出来,一刀皿了她的脖子。

    “是,是,是,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冷汗顺着面颊流淌下来,这仆从却已经顾不得擦拭,刚刚与死神的擦肩而过,让她更看清楚了自家老爷对这位姑娘的疼爱,心中打定主意,定要好生照顾,以免丢了性命。

    看着那仆从连滚带爬的朝着房间内而去,赵尹这才收回心神,朝着前厅疾步而去。

    赵府前厅,尉迟贤正一手捏着下巴思索着什么,听到门口管家魏信的声音,尉迟贤知道是赵尹赶了来。

    本以为那赵尹会受不住那美色的诱惑,定要与之恩爱一番才肯来,却没想到如此之快,这让尉迟贤眼中闪过满意的神色。

    只见赵尹从门口走进来,对上尉迟贤的眸光后,连忙躬身行礼歉意的说着:

    “让二皇子等候在此是赵尹失职,还请二皇子责罚。”

    尉迟贤眸光中的精明一闪而过,竟抬步来到赵尹的身前,将他扶起,温润的说道:

    “赵统领又客气了不是?之所以深夜到访,是因为有一件事还请赵统领帮忙。赵统领也知道太子殿下最近被父皇禁足,可却依旧心系百姓,想为父皇分忧。

    父皇爱才,也对景远此人大有招贤之意。只是这景远的行踪却相当神秘,得知大统领见过景远,太子殿下便只好遣本皇子前来叨扰。听闻今日赵统领见过那景远的样貌,能否请赵统领着人画一副画相给本皇子?”

    身为朝中官员,赵尹自知这景远受多方势力瞩目,都想得到景远的助力,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却没想到就连太子殿下也在寻找景远,虽说是为南秦皇分忧,却也不过是表面上巧舌如簧的把戏而已。

    赵尹在朝内不属任何势力的一方,一心一意效忠当朝皇帝,为此也开罪了不少皇亲贵族。

    这尉迟贤先是拿自己玉佩被盗之事威胁在先,又提出让自己着人画像的要求,可见这背后居心叵测的用意。

    眼下赵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矢口否认,可是这消息既已传入尉迟贤的耳中,哪是那么容易可以蒙骗过去的?要么就只能将这苗头转向沈亦舒的身上,思及于此,赵尹连忙颔首回答着:

    “二皇子有所不知,赵尹确实与那景远见过面,只是当时沈府大小姐沈亦舒将那景远强行带走,要说这景远的样貌,那沈亦舒可是看了个真真切切的。

    而且两人关系可见一般,说不定通过沈亦舒,二皇子能直接找到景远也说不定!”

    赵尹的话使尉迟贤的眸光瞬间转为阴蜇,城府极深的尉迟贤自是听出了赵尹言语中的推辞。

    尉迟贤从沈府离开后,生怕沈德厚敷衍了自己,所以才想着来找赵尹寻得一副画像。早就听闻这赵尹是个木头疙瘩,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惟一效忠当朝皇帝,如今看来传闻果然不假。

    尉迟贤刚想说出什么威胁的话语,可却想到了什么,敛去眼中的不悦,笑意呤呤的点头称道:

    “既是如此,那本皇子明日再去沈御史那走一遭便是,时辰也不早了,赵统领早点歇息,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哈哈哈”

    打趣间,尉迟贤的身影已经走出了前厅,赵尹躬着的身子直到尉迟贤走远才直起腰,望着他的背影,眼睛危险的眯起,对外吩咐道:

    “魏信,现在立刻将寒儿转移到建安的别院,派人严加守卫,不可大意!”

    每每想起尉迟贤临行前的那句问候,赵尹便不寒而粟,虽知皇子不好惹,可却保护慕寒心切,只得听从本心而为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