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43章 奴婢敛秋
    第二天,雨过天晴,天空湛蓝,树木草丛以及荷叶上满是雨珠儿,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空气中是雨水滋润过后,泥土的芳香。

    听雨阁外,在雨水的冲洗下,焕然一新,春风浮过绿叶发出沙沙的响动,一片生机盎然的景像。

    经过昨晚听雨阁内几乎整晚的灯火通明,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就连叶玉山也直到丑时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听雨阁离开。

    “咳咳咳....”

    叶婉若因感染了风寒,落下了咳疾,虽然世医连夜煎药,却依旧未见起色,仿佛还更严重了几分。

    三人中,菱香的病情最轻,只是脚踝有些肿,并没有骨折,休息几日即可;而迎香的伤是最重的,肩膀上被刺穿的伤口,虽说止了血,却是极难恢复的。

    即便伤口长好后,恐怕日后也不能再做出力的活计,算是落下了病根。

    两人被安排在听雨阁的偏房休息,由专门的人照顾着,又有世医为其诊病,所以也不用担心。

    按说家里的丫鬟仆从生病,一般小病小痛只是煎点药吃而已,实在受不住会由管家在外面找来郎中。

    因为古代等级观念陈旧,世医是不会自降身份为下人医病的,若不是念在叶玉山态度和善,而两个丫头又是护主受伤。

    否则就是架把刀在世医的脖子上,他们都不会同意,在他们看来,那是对他们医者最大的侮辱。

    叶玉山念在菱香与迎香护主有功,可等级上原本就已经是一等丫鬟,叶玉山便长了她们的月钱,对她们来说也算是一等的殊荣。

    这一次因为叶婉若所遭遇到的意外,令掌握兵权的叶玉山震怒,连夜派人调查此事,大有不查出了幕后指使势不罢休的趋势。

    此时叶婉若惨白着一张小脸,安然的躺在睡榻之上,整夜的咳喘令她无法安睡。这才刚睡着,便又咳了起来。

    “小姐,喝点水吧!”

    似乎是叶婉若的咳声惊醒了趴在榻边正小憩的丫鬟,只见她利落的起身来到圆桌前,为叶婉若调了杯温水,又快步走回去。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丫鬟健步如飞,可那茶盏中的水却丝毫都未洒出分毫。娇小的身姿,灵巧的动作,以及训练有速的行为,由此可见,此女是练家子出身。

    听到这声音,叶婉若缓缓睁开睡眼,便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

    “你是谁?”

    似乎是因为咳了整夜的原因,叶婉若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看着眼前的丫头与普通丫鬟与之不符的着装打扮,心中满是好奇。

    只见这丫鬟并没有梳妆任何女子的发髻,只是如男子一般,将长发在脑后高高的束起。身上也并见绫罗绸缎,一身墨绿色素锦长袍,黑色长靴,如侠客一般。

    不是叶婉若变得警觉,实在是昨晚发生的一幕,实在触目惊心。

    宫门口遇险,夜半遇刺,昨晚又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谜团,叶婉若无法不引起重视。

    “回小姐的话,奴婢敛秋,是老爷派来保护小姐安全的。原本老爷是想再考验一下敛秋的本领,但因小姐昨晚发生意外,老爷震怒,便提前派敛秋过来。

    小姐放心,日后敛秋定当以性命护小姐周全!”

    听到敛秋的话,叶婉若心中已有分晓,自己的身边也确实缺少这么一个会武功的丫头,自少在日后的出行上提供了安全保障。

    而父亲能派到叶婉若身边的人,自然都是信得过的,完全可以放心差使。

    收回了心神,叶婉若点了点头,张开嘴含住敛秋递至过来的水,水温恰到好处,以此证明敛秋同时也是个细心的人。

    一连喝了几口,感觉着口中带着一丝甜腻的水划过喉咙流淌至心田,嗓子也不似刚刚那样干涩痒痛,让叶婉若感觉舒服了不少。

    “整晚照顾我,辛苦你了,一会儿你也下去休息吧!”

    拒绝了敛秋再次送至嘴边的水,叶婉若坐起身来,感觉到头部的昏沉,令她适应了好一会儿。敛秋则一边为叶婉若盖好被子,一边回答着叶婉若的关心,而后颔首立于一旁。

    “奴婢不累,奴婢的职责便是要保护小姐的安全。不得擅自离开小姐的身边,这也是老爷的命令。”

    从叶婉若看到敛秋开始,敛秋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脸上完全没有一丝笑容,一直保持着酷酷的神色。

    语气中的执拗更是令叶婉若无可奈何,看来这敛秋也是个骨子里倔强的女孩子。

    叶婉若也不勉强,像敛秋这样以服从为己任的人,自是有自己的坚持,如果一味的要求她违反自己的原则,反而让她比死还难过。

    看着叶婉若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坚持,敛秋在心中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菱香和迎香她们还好吗?陪我过去看看.....”

    想到昨天迎香的伤势,叶婉若便难心安,掀开被子便要下床。

    “菱香伤的病不重,迎香确实需要静养一段时日,老爷已经为他们安排了世医探病,又有专人伺候着,还请小姐放心。

    昨晚下了雨,外面湿气重,又风大,对小姐的风寒没有好处,小姐还是要以自己的身体为重!”

    敛秋说完,几乎是强制性的将叶婉若又塞回了被子里,明明是关心叶婉若,却根本不懂得如何表达,对于敛秋这可爱的样子,叶婉若也表示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几天,叶婉若都呆在房间里调养身体,在敛秋的执意下,只有响午日头最大的时候,才会陪着叶婉若来到外面晒晒太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这期间叶婉若也去看望了菱香与迎香,菱香的精神状态还都不错,只是脚裸还有些红肿。迎香从那日从外面回来后,便一直晕睡着,似乎是因为伤口有些感染的缘故。

    虽然世医已经对她的伤口进行处理,将一些死肉已经剃除,但迎香却依旧昏睡着,只是面色却是一日比一日的红润起来,估计醒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因为有敛秋这倔强的丫头管着,能做的,不能做的,这敛秋好像什么都懂。使叶婉若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咳疾是顽症,不是那么容易清除的,还需要再喝下些汤药巩固。

    自从叶婉若这次意外后,叶玉山每日早朝过后,便先回府探望女儿,而后再回到宫中去当职。这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也更加说明叶婉若在叶玉山心中的份量。

    再说那晚,被赵尹安排到建安别院的慕寒,从她第二日醒来后,便发现了自己所处环境 的不同。跟随她一同来伺候的仆从,也如实的将前一晚的事招来。

    那仆从叫丁柳,是赵府的老人了,但这些年也只是在外围伺候一些粗使的活计。

    为了求得慕寒的原谅,丁柳更是跪下来乞求,虽然慕寒有过杀了她的冲动,却也自知此时不是暴露自己的时候。不管怎么说,赵尹对自己有恩,自己都不能做出恩将仇报的事。

    再者如果让赵尹顺着自己 ,找到浮灵宫这条线索,那慕寒将会是浮灵宫的罪人。

    只是有一点那仆从说的是对的,也是慕寒没想到的,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赵尹居然没碰自己分毫,更加坚定了赵尹的君子行为,对赵尹在心中也多了抹赞赏。

    仆从的话反而是为慕寒提了醒,即使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心中也暗暗防范起来。心中更加深信这些仆从为了讨好主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赵尹只是偶尔来到建安别院与慕寒小坐,关心着她最近的生活起居,却每每都是晚膳过后便离开。对于那晚赵尹所表述出来对慕寒的喜欢,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再提起过。

    对于将慕寒暂且安排于此,赵尹只说是掩人耳目,待过段时日风平浪静之时,便可将慕寒接回府中。

    即使赵尹不说,慕寒也感觉出这别院中的守卫都是特别严密的,而且个个都是的武功高强的人,慕寒断定一定是发生了令赵尹忌惮的事。这个男人以自己的能力保护着自己的安全,如果说一点都不感动是假的。

    可相比感动,慕寒更知道自己的身份。曾经也幻想过,如果可以这样呆在赵尹的身边,一生受到这样一个男人相护,也算是幸事。

    连慕寒也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浮灵宫那是人一生的烙印,一旦加入浮灵宫,哪怕是死也是浮灵宫的鬼。

    之前慕寒还想利用夜色作掩护回去与灵主通个信,但慕寒在探清别院的人手布置后,自知自己不是他们对手的慕寒,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心中想着只好另寻时机。

    却没想到好景不长,这天建安别院里迎来了一批气势汹汹的官兵,虽然别院有人守卫,却也不敢与官兵正面起冲突,否则赵尹也无法和上面交差。

    “这位官爷,不知道如此兴师动众可否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您也知道,这里是赵统领的院子.....”

    别院的管事杨义在前院与带头的官兵们交涉着,语气平和,却还不忘提起自家老爷的名讳。

    “公主府大小姐遭人暗杀,叶领侍一怒之下令人彻查此事,挨家挨户搜查。所以还请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边做事的!”

    听到那带头官兵回答,管事杨义松了一口气,心中想着只要不是来带走慕姑娘的就好。却还是不动声色的与官兵们周旋着:

    “官爷们一路也辛苦了,不如喝点水休息下?也算是小的孝敬官爷们了!”

    本以为会得到夸奖,却没想到那带头官兵却突然怒瞪向杨义,冷声问道:

    “为何一再不放我们进去搜查?难道是院子里藏了什么人不成?来人,速速带人进去搜查,院子中任何人必须一一核实!”

    “是!”

    随着官兵们的回答,黑压压的官兵已经朝着院子里冲去,只留下一脸担忧的杨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