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45章 慕寒失踪
    一路顺着密道走出来,直到来到出口,扭动墙壁上的机关后,密道的门随之被打开,昏暗的密道中这才隐隐透过一丝光亮。

    抬手抚去密道出口上方垂下来的树枝,再次确认了密道外的安全,赵尹这才缓步从密道里面走出来。

    原来这密道的出口选址特别精密, 刚好有一颗参天大树可以遮挡住密道的出口,所以也还算是隐蔽,不会轻易被发现。

    重新将密道隐蔽好,赵尹提步朝着山上的土地庙走去。从密道出来只要爬到山顶便可看到土地庙,那里在白天很热闹,也是相对来说最安全的地方。

    不少百姓会结伴去土地庙上香祈福,只是一路走上来,今天的香客似乎很少。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惊恐声,随之便看到从土地庙内奔出来一位妇人,口中还在嚎叫着:

    “救命啊,快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

    赵尹眸光微闪,一边加快脚下的步伐,一边观察着土地庙的情况。在那妇人身后,又跟着跑出来几名妇人,肩上背着包裹。从土地庙逃出来后,皆是一副惊惶失措的神色,朝着赵尹的方向疾步跑来。

    “大嫂,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那些妇人朝着山下奔去逃命,经过赵尹身边时,赵尹连忙出手拦下一位妇人,急切的问道。

    “里面杀人了....杀人了,好多的血,都蒙着面!你也快逃命吧!杀人不眨眼....”

    那妇人显然被里面的情景吓得不轻,双手毫无意识的比划着,眼中满是惊惶不安,虽然语无伦次,却还不忘最后提醒赵尹也去逃命。

    可赵尹怎能离开,慕寒此时生死未卜,不论是私情还是自己禁军统领的身份,赵尹都不会离开,弃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于不顾。

    那妇人说完,就继续跟在那些妇人的身后,一起朝着山下跑去,仿佛身后有厉鬼在追一般。

    而在这时,赵尹却瞥见那些凶神恶煞的黑衣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这些妇人,手上拎着带血的长剑,竟穷追不舍的跟了出来。

    当看到赵尹后,那黑衣人明显的愣下了神,而后朝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几人这才小心的又后退到土地庙内。

    看出了对方的意图,赵尹借势一脚蹬在旁边的平板蹬上,几个借力,人便已经站到了土地庙的门口。

    此时大部分黑衣人已经撤退,只剩下一人正一边小心后退着,一边警惕着周围的情景。

    “你们是谁派来的?光天白日杀人,还想逃吗?”

    赵尹的声音传入那黑衣人的耳中,可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惊惶,只是不屑的扫了赵尹一眼,以眼睛的弧度可以看出他此时在笑。

    “想要抓住我,就要看看你没有没这个本事了!”

    字里行间透露的不屑与嘲讽,在那男子极度压抑的声音中传出。

    随着黑衣人的话音落下,只看到黑衣男子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条绳索,猛的朝着身后土地庙内的窗口射出去,待固定住绳索的另一端时,身体借着绳索便飞了出去。

    赵尹只是淡定的一个前空翻,落在地上的同时,身体微微前倾,一把上前将那黑衣男子的小腿稳稳抓在手中,眼中同样闪过讥讽的笑意。  不等那黑衣人反抗,赵尹再次加大力气,向后用力拉扯间,黑衣男子手中的绳索频频后退着,直至身体被甩了出去。

    原本离开的身体,不得不再次退了回来,使黑衣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身体被甩出去的同时,黑衣男子双脚借力蹬在土地庙的墙壁上,身体再一次盘旋着飞出来的同时,一只手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阴狠的眸光中迸发出嗜血的贪婪,主动迎上对面而立的赵尹,剑口直指赵尹的胸口刺去。

    虽然赵尹身体高大,但因为长期带兵训练、实战的原因,反映还很灵敏。

    当意识到黑衣人的意图时,迎面随着软剑所带来的劲风,以及剑口若隐若现的绿光,让赵尹也不敢大意,连忙侧身躲过。

    谁知那狡猾的黑衣人目的却不在此,借此来到赵尹的身后,以惊人之力徒手将百姓们上香的香炉举起,朝着赵尹的方向一掌击在香炉上。

    香炉随着黑衣男子的力道朝着赵尹的方向飞过来时,却在半路上突然碎裂开来,香炉里的香灰以及香炉的碎片随着春风肆意飘洒在半空中。

    尽管赵尹也灵活的躲到一边,撩起宽大的衣袖挡在自己的面前,待一切风平浪静后,空气中还弥漫着细腻的烟灰,可对面的黑衣男子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果然是狡猾!

    还不等赵尹提步追上去,从土地庙内爬出来一抹血色的身影,趴在门口抬手轻唤着赵尹:

    “老爷....老爷....”

    尽管声若蚊蝇,但还是引起了赵尹的注意。

    赵尹停下脚步,定睛看去,原来是被派来伺候慕寒的丁柳,此时浑身是血,面容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惨白的一片,显然是勉强吊着一口气。

    丁柳都伤得这样重,那寒儿.....?

    赵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快步朝着丁柳走过去,却瞥见在丁柳一路爬过来时,所过之处全都是血污的一片,就连看惯了生死的赵尹也不忍直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寒儿呢?”

    来到丁柳身边,赵尹俯身靠近丁柳身边,沉声问着。

    “老....老爷,慕姑娘她....被那些黑衣人带....走了!老....爷,老奴不想死....不....想....死....”

    丁柳此时已经顾不得尊卑有别,一只手猛的抬起拉着赵尹的长袍上,眼中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出来为奴为婢,也不过是因为家境贫穷,食不果腹,一般都将吃食给了男子,而女子生来贫贱。穷苦人家都会将闺女送去宫中或高门府邸去做婢女,不仅解决了温饱问题,还能将月钱带回去贴补家用。

    虽然身份低贱,但谁不想本本分分做事,找个好主子伺候安度此生?

    随着丁柳最后一个字吐出口,一口气没提上来,便趴在了地上不再动弹,与此同时也松开了紧拉着赵尹长袍的手,无力的垂下来。一双眼睛直到死都没有闭上,瞪大的眸光中满是不甘。

    土地庙内早已没有了慕寒的身影,惟留下一大片血迹,不知道是否属于慕寒?

    伸手为丁柳合上双眼,赵尹冷眸扫过整个土地庙,却一点痕迹都未留下,结合今天官兵闯入别院搜查的事,赵尹警觉的意识到此事没有表面看似这样简单。

    说不定,之前别院内的一幕,正是为了将慕寒引到这来?

    知道慕寒存在的,赵尹只知道一人最有嫌疑,可却因为相差悬殊,哪怕明知是对方为之,却也无能力为。

    可是,为什么对方就能够确定慕寒一定会来这里呢?为了安全起见,这件事赵尹事先只与丁柳一人说起过这密道的位置。难道.....?

    凌厉的寒光从丁柳的尸体上划过,心中似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转身不作停留的离开土地庙。

    从慕寒失踪后,赵府中便笼罩在乌云之中。赵府上下无论什么等级的丫鬟婆子,小厮仆从似乎都笼罩在人人自危的紧张气氛之中。

    前一日还伺候在身边的婢女,第二日便以魅惑老爷为名,被变卖出去,还有严重的直接被打杀,尸体被抛弃到乱葬岗里。

    下人们做事也更加谨慎小心起来,虽然对自家老爷的变化感到惶恐,却也不敢流露出半分的不满情绪出来,谁都不知道下一丧命的人会是谁?

    其实赵尹如此做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发生了慕寒的事后,赵尹意识到赵府内有其它势利打入进来的眼线,所有可疑者,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赵府是赵尹给自己的惟一一片净土,坚决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

    当然赵尹也在私下里派人打听慕寒的下落,可慕寒这个人却如同石沉大海了一般,了无音讯。

    这让赵尹有些杀饭不思,连赵尹都暗自笑话自己,如今这样的年纪居然还如初陷情网的懵懂少年一般,实在令人费解。

    时间流逝间,迎香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但肩膀上穿透的伤还在恢复中,还需要静养。菱香的扭伤已经完全恢复康健,叶婉若知道这两个丫头要好,便让菱香陪在迎香身边,陪着她解解闷。

    没有什么比这两个丫头安好,更让叶婉若开心,经过这件事的发生,叶婉若待她们更如亲姐妹一般。

    叶婉若本人在敛秋的照顾下,身体也并无大碍,只是咳疾并不容易根除,还要注意防止着凉为好。

    虽然叶玉山大张旗鼓的派人严查叶婉若被刺杀的事,但却依旧一无所获。叶婉若对此也不甚在意,既然敢派人来杀自己,就一定不会留下痕迹,哪个杀手会犯如此错误?恐怕也早就命丧黄泉了吧?

    一天,叶婉若在听雨阁外的凉亭中做瑜伽,因为之前身体抱恙,好久没有舒展身体,叶婉若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仿佛都快要锈掉了一般。

    此时的叶婉若整个人呈现山式站立,右脚向左转90度,左脚脚跟提起,膝部绷直,身体躯干向右倾斜......

    立于一旁的敛秋对于叶婉若的这种稀奇古怪的动作,早已司空见惯了,偶尔也在叶婉若的坚持下,一起做做瑜伽。

    虽然敛秋会武功,但在做瑜伽上,身体的柔韧性就没有叶婉若好了,也或许是因为紧张,身体显得有些僵硬。

    就在叶婉若闭目休息时,听雨阁的院外突然响起刺耳的求救声以及不断奔跑的声音:

    “救命啊....有没有人在?快救救我.....”

    叶婉若猛的睁开眼睛,被这熟悉的求救声所吸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