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49章 闯入闺房
    传来的声音令叶婉若感到一阵恶寒,她可不记得在这里,有人与自己熟悉到可以亲昵的称之为‘婉婉’的亲近关系,而且对方的声音半男不女,貌似如人妖一般的存在。

    寻着那声音的来源处,叶婉若一双眸光紧锁过去,倒想看看此人究竟是何方圣人?

    说话间,从绫罗绸缎的床帐后走出来一抹高调的大红色身影,如墨一般的长发披散在脑后,连带着离疏那哀怨的表情都一齐闪现在叶婉若的面前。

    从那晚得知景远就是公主府的小姐后,离疏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因为老头子不在,所以自是不用交待慕寒的去处,只要闭上眼睛,离疏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那晚发现景远是女儿身的场景。

    那天一路跟着马车回来公主府,看到公主府门前的一幕,当然也知道了景远的真实身份。

    想起之前离疏还想借着景远的男儿身,证明自己有龙阳这好,断袖之癖,以此让慕寒死心。

    却没想到景远竟也是女儿身,还有之前每次对景远勾肩搭背,表现过份亲昵时,景远都会显现出一副反感的神色,离疏还曾怪过她小气。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

    好奇着她当小姐时究竟是什么样子,也担心着她那晚是否受了惊吓?离疏便贸然闯了公主府,本想趁着叶婉若不注意时再离开,却没想到这叶婉若还真是精明的很。

    此时看着叶婉若肌肤胜雪,容色绝丽,紫罗兰百褶如意月裙穿在她的身上,更显秀雅绝俗的气质,犹如一泓清水的美眸透出轻灵之气,令离疏一时间竟移不开眼睛。

    叶婉若当然并不知道离疏为何出现在这里,质疑着离疏此举是何目的同时?也在诧异着离疏的武功究竟到了何种境地?

    可以无声无息的潜入公主府,还不被守卫发现,这当是何等的能力?更何况,就连叶婉若设计在门窗的铃铛都未有声音传来。出入一间屋子于无形,难道这离疏是鬼不成?

    感叹的同时,更多的是恐惧,在刚刚的情况下,恐怕对方悄无声失的杀了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叶婉若有些暗自庆幸,还好这离疏不是自己的敌人。

    但,也不是朋友!

    叶婉若眼看着那一身耀眼的大红色,如火焰一般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那婀娜多姿的身段,连身为女人的她都自愧不如。

    叶婉若不知道,他离疏明明是个大男人,怎么就偏偏那么喜欢这妖娆的大红色?但却不得不承认,与他很相称。

    不等离疏靠近,叶婉若已从软榻上灵巧的起身,警惕的看着朝着自己不断靠近的离疏,眼中满是惊悚与陌生。

    “你是谁?光天化日敢闯进本小姐的闺房,难道是嫌命太长了不成?请尽快离开,否则就别怪本小姐不客气了!”

    即使叶婉若第一时间便认出离疏,却不想如此与他相认。

    无论是景远还是叶婉若?这两种身份都是潜在着无法预知的危险,而离疏此时的出现,叶婉若不相信这是巧合。

    虽然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却不可无。

    想到之前莫名其妙找上自己的谈天,说出那么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又仿佛参透天机一般。此时,同样出现在自己闺房内的离疏,叶婉若自然将两件事合二为一,在心中好奇着离疏此次前来的目的?

    但离疏不是叶婉若,自然不懂她心中的防备,只是她眼中的陌生与疏离,却生生刺痛了离疏的眼睛。只见他坐在叶婉若刚刚休息的软榻上,哀怨的看着叶婉若,撇了撇嘴委屈道:

    “婉婉这副样子好让人伤心啊!难道婉婉就不在看在之前在翰墨轩我为婉婉挡下罪责的恩情吗?如今婉婉这是要与我划清界线,相忘旧情了吗?”

    听着离疏故意说出含糊不清的言辞,似乎只为了激起叶婉若的愤怒,从而揭穿自己的伪装。看出离疏的用意,叶婉若悄悄敛了眸光内的精光,依旧陌生的看着离疏,摆出好像很惊慌的样子,诺诺的开口:

    “公子这是认错人了吗?婉若乃是闺阁小姐,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何来与公子的旧情?公子再这番胡言乱语,休怪婉若叫下人绑了公子去衙门说个清楚了!”

    看出叶婉若是真的不想与自己相认,离疏未免有些恼怒,自己心心念念的来看她,她却要将自己绑去衙门?

    面对眼前这个如狐狸般精明的叶婉若,离疏敛去眸光中的涟漪,双眼危险的眯起,叶婉若看出离疏眼中的异样,刚想躲向一边,却没想到刚刚还坐在软榻上的身体,却瞬间移动到叶婉若的面前。

    在叶婉若不远的距离,虎视眈眈的望着叶婉若,一步一步且闲散的朝着叶婉若走去,嘴角带着笑意,玩味的开口:

    “为何如今女儿身的婉婉要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呢?这倒让我怀念起那个温润且翩翩有礼的景远。

    既然婉婉不念旧情,要将我绑去衙门,那离疏也不介意陪婉婉走上一遭。也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大家知道其实公主府的大小姐就是那个受世人顶礼膜拜的景远。婉婉你猜这该是怎样的后果呢?”

    每说出一句话,离疏的身体便距离叶婉若又近了几分,使叶婉若的面色也随之冷冽了几分。

    就在离疏的身体快要贴近叶婉若时,突然感觉到自己腹部被抵住,不用想也知道是叶婉若的杰作,离疏的眼中划过一抹宠溺,耳边传来叶婉若警告的声音:

    “什么后果婉若不知道,婉若只知道,你再向前走一步,就会随时丢掉性命,不信你可以试试!”

    自从经过那日的刺杀之后,叶婉若便养成了随身带着匕首的习惯,虽然自己不会武功,但关键时刻也可用来防身,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便派上用场了。

    本以为自己的威胁,至少可以让离疏知难而退,却没想到离疏却偏偏不信邪的朝着叶婉若靠近了一分。

    只听到衣服被刺破的声音,离疏只感觉到腹部传来冰冷的触感,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腹部渗出的丝丝血迹,暗道这丫头还真是个不知深浅,没良心的小东西。

    眼中划过无趣的神色,只是眨眼间,身体便又坐回到软榻上,邪魅倚靠在上面,略显无奈的看着说道:

    “婉婉,你以为凭我的功力你能伤了我?如果我不愿,就连我身边你也是靠近不了的。你我也算是旧相识,何必装出一副生疏的神色?如若我想伤害你,你此时还能无恙的站在那?着实是伤了我的一片心。”

    叶婉若明明感觉到刚刚匕首划破了离疏的身体,可他此时却不甚在意的倚靠在软榻上。

    虽然离疏今日出现在听雨阁甚是蹊跷,可不得不承认离疏的话也在理,离疏既然找到了这里,便说明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一再的否认又能改变得了什么?何况如若他有心想伤害自己,以叶婉若的身手恐怕早就成为了他的刀下亡魂,既然他的用意不明,一味的躲避又怎么能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再者,即使叶婉若不承认,恐怕此时也没有退路了吧?

    思绪百转间,叶婉若收起匕首,走到一旁桌前,为自己倒了杯清茶,沉声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份?”

    听到叶婉若不再装作失忆,又恢复了以往在景远的脸上才会发现的淡然神色,离疏突然笑的像个孩子一般,顾不得自己腹部的伤口,笑着朝着桌前走去。

    全然不拿自己当客人,泰然处之的坐在另一侧,为自己同样斟满一杯清茶,如实的回答着:

    “那晚你离开后,我不放心,知道你不会什么武功担心你出事,就跟了过去。不等我上前出手,你已经获救了。一路跟着你回到这里,看到你安全了,我才离开!”

    离疏回答时,叶婉若一直小心观察着他的神色,看到他目光真挚,毫不躲闪,叶婉若便坚信他没有说谎,了然的点了点头。

    “我的身份....”

    “你是什么身份我并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是你的安危。既然你无事,那我便走了!”

    其实叶婉若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究竟是自己女扮男装的事?还是公主府大小姐的身份?再或许是景远如今的影响力?总之离疏并没有给她机会,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担忧,抢先回答着。

    说完,竟真的起身离开,这让叶婉若也有些捉摸不透。

    离疏此时的心情同样有些复杂,是景远时,他对自己避君三舍;是叶婉若时,她依旧对自己顾虑重重。

    他生怕从叶婉若的口中说出对自己的排斥,以及两人身份的悬殊,不要会再有交集的话来。这种感觉难免另离疏有些失落,甚至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

    只是走到门口时,离疏的身体再次停下来,谨慎的望了眼窗外,转而轻声提醒着叶婉若:

    “如若你信我,那一日你遭遇刺杀绝对不是偶然,小心你的身边人....”

    离疏的这一句提醒令叶婉若黛眉忍不住拧紧,眸光中满是不可思议,可离疏的眼中却是毋庸置疑的认真,甚至还有一抹担忧。

    这一次,离疏没有再停留,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转身潇洒的离开。

    小心身边人?这究竟真只是句忠告?还是离疏此行的真正目的?叶婉若此时已经全然没有了睡意,走到槛窗前推开,望着窗外的美景,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离疏以及谈天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必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