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53章 解除禁足
    要知道岑玉如今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之前岑元作为管事,明里暗里的还可照拂着岑玉,可现在岑元的死,已使岑玉失去了倚仗。

    原本一心系着的叶玉山,却也是块捂不透的石头,如此不解风情。

    所有猖狂的资本都幻为泡影,岑玉还怎么敢继续放肆?

    对于眼前岑玉的表现,叶婉若只是嫣然一笑,没有让岑玉起身,只是让她依旧跪在地上,语气中透出丝丝警告:

    “既知是奴婢,就要守住奴婢的本分,不要做出逾越的事!这是公主府,即使母亲不在,皇家的威严依旧还在的,还是好自为之的好!”

    “奴婢切记大小姐教诲,定当守规矩,知本分!”

    岑玉跪着的身体似是有些颤抖,不知是因为恐慌?还是因为怒不可遏的火焰,在内心焦灼的缘故?低垂着的头,发出沉闷的声音。

    无论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叶婉若并不在意。

    毒瘤只有在彻底根除后才能放心,既然对方寓意不明,叶婉若也不介意陪着看一场好戏。

    “这样自是最好!敛秋,我累了,回去吧!”

    “是,小姐!”

    语气中透出一丝疲乏,叶婉若这才吩咐了敛秋,扶着叶婉若朝着听雨阁走去。

    只留下身后那一抹身影依旧规矩的跪在长廊上,直到叶婉若的身影走远,岑玉这才抬起头,站起身。尽管已不见叶婉若的身影,但岑玉却依旧隐晦的看着同样的方向,眼中的眸光被熊熊烈火所取代,恨意不言而喻。

    叶婉若,我岑玉发誓言,无论使用任何手段,必定翻身要做这公主府的主人。我倒要看看,那日来临,你叶婉若是如何卑躬屈膝的在我面前,唤我一声姨娘?

    你和你娘害得我一生繁华都付之于公主府,如落花凋零般一无所获,一无所有,我也要让你的后辈生孤独至死!

    即使心有不甘,但岑玉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下了一身素衣,静等时机的到来。

    接下来的几天叶玉山都不曾回府,龙门百姓受灾严重,原本最开始只是发了场洪水,却没想到这场洪水为龙门带去了鼠疫。好多百姓感染后,伴有头痛发热,咳喘吐血,皮肤溃烂且奇痒无比。到最后随着皮肤溃烂面积越来越大,肌肤腐烂至死。

    因病毒传染迅速,已经有不少百姓因感染鼠疫而死。龙门当地人人自危,令很多百姓不得已被迫离开家乡,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太医院正在为这次鼠疫配药,却也是迟迟都没能交出满意的答卷。不少衙役在焚烧尸体的过程中也不幸感染至死,叶玉山被紧急调回军中,希望能够从军中抽出一批人马支援龙门。

    京都自然成了警戒范围内,寻常百姓只许出,不许进。

    南秦皇的盘踞之地,如果再将鼠疫被有心之人带回京都,这后果将不堪设想。

    眼看着疫情得不到控制,南秦皇震怒,就在朝中上下都沉浸在惶惶不安的气氛中时。太子院却传来好消息,说太子在禁足期间,与太子府太医日夜翻查医书,经过不懈努力,终于研制出了根治瘟疫的配方。

    配方第一时间传至龙门,经过三天的试药观察证明,那配方确实可以根治鼠疫。太医院不敢含糊,立刻派人协助去到龙门灾区救治灾民,才使龙门的灾情得到有效的控制。

    同一时间,太子府侧妃为太子诞下一名男婴,南秦皇喜得长孙,龙颜大悦。又因,此次救灾太子功不可没,就此解了太子与皇后的禁足之责,另择五日后的大吉之日,在太子府设宴为长孙庆生。并允许各官员携带女眷出席,令文武百官受宠若惊。

    之所以是受宠若惊无疑是给了各官员攀龙附凤的机会,如若自家的女儿被南秦皇另眼相待,那可是几辈子也换不回的殊荣。哪怕是攀附了哪个皇子,也自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成为皇亲国戚,哪怕就是朝中大臣也不得不高看一眼,以敬示好。

    一时之间,京都的首饰店,布匹店、成衣铺被各大世家闺阁小姐踏破了门槛,都想要设计出独一无二的裙装,为太子府设宴作好准备。

    惟有叶婉若依旧每日惬意的做瑜伽,临摹字画,偶尔逗逗迎香那几个小丫头,仿佛那个所谓的太子府设宴与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般。

    经过休养,迎香肩膀的刺穿伤已经大好,只是阴天下雨时还会痒痛。但叶婉若还是坚持,再调养阵子身体,再来伺候自己也不迟。

    这天外面下着绵绵细语,叶婉若站在提案前临摹着柳永的《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来到这里已有一段时日,心中难免有些想念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

    只能做着与那个世界相同的事,才能让叶婉若有些亲近感。

    “小姐,外面可热闹了,官道上连停马车的位置都没有了,哪儿哪儿都是各府的小姐,仿佛都牟足了劲要在太子府盛宴上崭露头角一番呢!”

    远远的,还没看到人,便听到了出府为迎香去抓调补药材的菱香清脆的声音。走到门口,菱香将手中的桐油布伞交给一旁的粗使丫头,一脸嘻笑的模样走进来。

    叶婉若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动作轻柔的将手中的毛笔放在一边,看着自己日益进步的字,满意的点了点头。

    “菱香,看看我的字怎么样?”

    早就知道自家小姐,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性格,可这一次的太子府设宴怎么一样?看着叶婉若答非所问的淡然神色,菱香将为迎香抓回来的汤药放在桌子上,走上前不解的问道:

    “小姐,怎么看您都不着急,太子府盛宴怎么着都不能穿得太寒酸,被别家的小姐比下去不是?别人家的小姐都恨不得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可小姐却仿佛一点都不关心呢?”

    “寒酸?小姐即使穿着粗布麻衣也比那些矫情做作、自命不凡的千金们好看不止一百倍,何来的寒酸一说?”

    叶婉若依旧看着提案上自己的作品,似乎并不打算回答菱香这看似白痴的问题。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更加清冷的声音。

    菱香听到这声音后立刻转过头,并没看到身后的叶婉若眼中划过一抹赞赏的神色。虽说敛秋最近才来到自己身边,但却是最了解叶婉若的。

    菱香处理能力不差,心思通透,只是过于张扬,不懂得低调;迎香憨厚老实,绝对的忠诚,然性格导致她过于愚钝。

    只见敛秋从门外走进来的,背后长剑看似威武无比,使敛秋本就冰冷的小脸,平添了几抹凌冽的气息。

    大家经常在私底下议论敛秋好似不会笑一般,除了叶婉若,对每个人都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其实听雨阁的丫头暗地里都有些害怕敛秋,就连菱香也不例外。

    “小姐 ,事情办好了!”

    叶婉若抬头递过去赞赏的表情,不吝夸奖的说道:

    “你办事,我放心!”

    “小姐,菱香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小姐也快到了及笄的年纪,说不定还能借着太子府盛宴寻得一位如意郎君,这样不好吗?”

    直到叶婉若的话音落下,菱香连忙开口解释着。

    “如意郎君?若不是菱香到了年纪,想要出嫁了吧?本小姐决定了,太子府摆宴,就带菱香去,到时候相中了谁家的公子,小姐我定当亲自去为你说媒!”

    “小姐就会取笑菱香,白白浪费了菱香的一番心意,菱香去给迎香煎药,不理小姐了!”

    听到叶婉若又开始拿自己取乐,菱香的脸上多了几抹红晕,拿起桌子上的药材,便疾步走了出去。

    “呵呵呵呵....”

    看着菱香落荒而逃,叶婉若竟一时忍不住笑出声来,菱香这丫头的面皮是越来越薄了,这段时间戏弄菱香,成为叶婉若茶余饭后的消遣。就连敛秋对于自家小姐这样低趣味的恶作剧,也感到无可奈何。

    如果不是太子府摆宴,叶婉若几乎快要沉浸于这样悠然自得的生活中无法自拔,南秦皇对太子与皇后解禁,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之所以这么做,也不过是想要警告皇后母子,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君主?被尉迟景曜彻查当日的追杀,也因此不了了之。借着太子的这番行径,刚好让南秦皇有充足的理由圆了当日的禁足之事。

    日子太过于风平浪静,都快让叶婉若对于危机四伏的处境产生了错觉。

    如今皇后被解禁,看来自己的好日子也随之即将到头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婉若拿起桌子上的茶盏一饮而尽,对于叶婉若的神游状态,敛秋已经见怪不怪了,依旧面无表情的立于一旁。

    五日之期很快便过去,当日晨起叶玉山如往日一样进宫上朝,下朝后会与诸大臣便会随着南秦皇与皇后一起去太子府,为南秦皇的长孙庆生。

    家眷便只得自行前往,叶婉若倒真的带了菱香去参加太子府盛宴。

    一来迎香的伤还没好,二来敛秋负责保护叶婉若的安全,自是要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而且,有时候,在暗中保护比明处更有利。

    这时候,聪明伶俐、懂得善于变通的菱香自是最好的人选。

    相对于其它世家府邸的小姐们,早早的便起床打扮自己,势必要在今日的盛宴上将自己超凡脱俗的一面展现出来。

    而叶婉若依旧睡到日晒三更,这才意犹未尽的起床。好似今天的宴会与她全然没有关系一般。

    洗漱过后简单的喝了点粥,叶婉若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素青色的烟罗紫轻绡曳地望仙裙,由菱香为叶婉若挽了个九鬟仙髻,发髻上斜插着一只简单的玉簪,除此之外身上并未再有其它的佩饰。

    虽然未施任何胭脂水粉,但白皙的皮肤与唇瓣本色的粉红,再加上望仙裙相映衬,更显温婉端庄。

    敛秋带上早就准备好的贺礼,随着叶婉若上了公主府的马车,朝着太子府出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