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58章 扮猪吃虎
    叶婉若心里很清楚,一旦自己与陈嘉卉之间发生争执,众人一定会认为是自己不学无数,且鲁莽的行为冲撞了陈嘉卉。

    比起陈嘉卉的才女称号,叶婉若的废材小姐,自然处于劣视,无法比拟。

    而眼前的情况却不同,叶婉若此时故作娇弱的样子,还说出无母相依的话来,自是勾起了所有夫人的母爱情怀,看向陈嘉卉的眸光中也略带责备。

    不管什么时代,只有弱者,才会引起同情。相反,只有强者才受人敬仰!

    此时听到叶婉若如此颠倒是非黑白的说辞,感受到来自周围不同神色的眸光,陈嘉卉只感觉怒气冲天,连忙出口辩解着:

    “你胡说,这样重要的日子,我怎会不知分寸的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分明就是栽赃陷害于我!叶婉若,传闻你一无是处也就算了,却没想到你居然使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我看你不是无母可依,你分明就是没有教养....”

    相对于陈嘉卉的大声斥责,何诗涵则要镇定的多,淡然的看着场内发生的事,眸光微闪在叶婉若的身上徘徊着,似是有些迟疑,也仿佛是茫然。

    此时陈嘉卉的一番话倒是使一众夫人们幡然醒悟,想来也是,那叶婉若不学无数,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说不定,只是女孩子之间闹了不开心,极端之下,采取的小手段而已。

    原本刚刚看向叶婉若同情的眸光全部变成无奈,对于叶婉若如此形态,众夫人皆是摇了摇头。

    可叶婉若却不在意这些百态的眸光,在面对陈嘉卉的一番指责后,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般,豆大的泪珠沿着面颊滑落下来,哽咽的开口:

    “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婉若?婉若是没有姐姐的好命数,母亲百般疼宠,姐姐也可尽孝膝前。

    虽然婉若母亲故去的早,但父亲与皇帝舅舅也是时常教导婉若的。婉若自是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刚刚从姐姐走进亭子,就开始指责着婉若的不是,还口口声声说是婉若夺走了太子表哥对姐姐的疼爱,对婉若百般刁难加之言语犀利。

    婉若念在姐姐一心挂记太子表哥,其情真挚,婉若也被姐姐的真情所打动,并未与姐姐计较。还示好的为姐姐亲自斟茶,想要与姐姐修得百年之好,可谁成想姐姐非但不领情,还一把将茶盏甩在地上,并借此来指证是婉若所为。

    婉若自知,姐姐的佳名在外,婉若无法与之比拟。姐姐说的对,姐姐若是想对婉若为敌,婉若一定会遭到怀疑。无论姐姐怎么说婉若,婉若都能接受。

    可姐姐不能如此诽谤婉若,也不能如此斥责婉若没有家教,婉若没有为父母争光,却也不能任由姐姐这样侮辱了婉若的父亲母亲。”

    叶婉若此时声泪俱下的指责着陈嘉卉刚刚所对自己做的事,顿时惹起了在场众人的一片哗然。

    在场皆为夫人,容易被情感所操控,不管叶婉若传言多么的不堪,但在听到叶婉若的此番言语后,自是感受到了叶婉若也是个孝顺的孩子,不禁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多了几分赞许。

    如果之前叶婉若所说的事,大家不相信,但事关太子盛,众人已经没有不信的理由。

    说的好听点,陈嘉卉的行为成就了凤求凰的佳话,说的难听点,陈嘉卉对太子盛的穷追不舍已经成为了京都人茶余饭后的所谈起的笑话!

    涉及到太子盛的事,别说是挖苦、栽赃叶婉若,就是更恶劣的事,众人也不以为然。

    而且,这个人也只能是叶婉若,如果这些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反而没有了说服力。谁不知皇后娘娘对太子妃人选的打算?所以这陈嘉卉针对叶婉若,也是有原因的。

    平时只听到陈夫人说起自己女儿是何等的优秀,京都的人也无人不知,自小便满腹经纶的陈嘉卉被赋予了才女的称号,同时还有那闪烁不断的光环。

    倘若不是陈嘉卉对太子盛一见倾心,恐怕这陈府的大门都会被上门求亲的踢破了。

    如今看来这陈嘉卉也不想传说中的那样完美,单说她的气度与其她大小姐无异的刁蛮就是不受人喜欢的。

    还以为以陈嘉卉的家教与才能,未来嫁人也是贤良淑德的当家主母,但以陈嘉卉此时的表现,也算令众位夫人大跌眼镜。

    一众夫人皆是暗自摇头,心中已然对陈嘉卉有了全新的认识。

    “婉若妹妹不要伤心了,羲和公主若是在天有灵,也会心疼的!”

    这时,沈亦舒站起身,移步来到叶婉若的面前,拿出袖袋里的绢帕,轻柔的为叶婉若拭去流淌下来的泪珠儿。

    更是适时的提醒着众人,即使叶婉若的母亲过逝,其公主的头衔与威名还是存在的。

    看着叶婉若与沈亦舒此时逢场作戏的样子,将本就无言以对的陈嘉卉更是推向了癫狂的顶峰。

    虽然叶婉若所言并非全部是事实,但陈嘉卉也确实在刚刚对叶婉若进行了一番奚落。本以为以叶婉若的资质是听不懂的,还有她刚刚装出的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都给了陈嘉卉的她是草包的错觉。

    什么给自己斟茶解渴?什么修得百年之好?不过是想要诬陷自己的借口而已。

    此时,看着叶婉若顾作的柔弱,还有周围倒戈相向、神态个别的一众夫人,陈嘉卉的胸口中此起彼伏着,如怒火中烧一般,眼中满是含恨。

    如若不是自己轻敌,也不会闹得像眼前这般难堪。

    感受着周围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失望之至的眼神令如众星捧月一般的陈嘉卉,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一双眸光阴鸷且怨毒的瞪向叶婉若。

    陈嘉卉的只感觉如天旋地转了一般,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众人对自己唾弃的神色。

    不,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陈嘉卉不要看到!

    “叶婉若,今天我陈嘉卉与你势不两立,既然你如此喜欢扮柔弱,那我就撕掉你的伪装,看你还有什么资本猖狂?”

    突然,只见陈嘉卉撩起两边的袖口,露出一双如嫩藕一般的手臂,一边狰狞的说着,一边朝着叶婉若便要扑去。

    原本何诗涵并不想管这闲事,虽说何诗涵与陈嘉卉是好朋友不假,但这只是建立在两人共同利益上的。

    陈嘉卉是陈府嫡女,光环与荣耀自是不必多说,与有着才女之称的陈嘉卉成为朋友,令何诗涵在何府也算是争光添彩的事。而何诗涵呢?性格内敛,看似柔弱可心机深重,平时也没少给陈嘉卉拿定主意。

    刚刚看着陈嘉卉如白痴一般的中了叶婉若的圈套,何诗涵也在心中暗骂陈嘉卉是个蠢祸,面对周围人那么多质疑的眸光,何诗涵并不想参与进去。

    毕竟闺名是女子一辈子的事,如果被冠上个刁蛮任性,欺强凌弱的名号,那何诗涵恐怕距离心中的那个男子也是越来越远了。

    因为,皇家是不会选择这样的人做皇家的媳妇。

    可此时,何诗涵却不得不出手,照陈嘉卉此时歇斯底里,不计后果的表现,如果事情闹大,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与陈嘉卉如此的人成为朋友,自己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

    看着陈嘉卉奋不顾身的便要朝着叶婉若扑去,何诗涵连忙上前,拉住陈嘉卉,在她的耳边低语着,一双眸光警惕的望着叶婉若,好似此时的叶婉若如财狼虎豹一般可怕。

    “嘉卉,你先冷静冷静,此时断不可做出出格的行为,日后时间还久,还怕没有机会收拾了那叶婉若?切莫中了别人的计!”

    陈嘉卉当然也顺着何诗涵的眸光紧相盯着叶婉若,看着她的眼泪成双成对的落下,梨花泪雨的模样,好不逼真。

    眸光中的恨意像是随时要将叶婉若吞噬一般,耳中已经听不进何诗涵的任何嘱咐,回想的全都是叶婉若刚刚对自己的指证与诬陷。

    只见陈嘉卉,一把扬开何诗涵的手,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诗涵你让开,今天我若不教训了这贱人,岂不是让这贱人更加嚣张?”

    何诗涵也被陈嘉卉突然其来,粗鲁的动作惊到,站在一旁还来不及再次出言相劝,便看到陈嘉卉再次朝着叶婉若冲了上去。

    却在这时,管家吴怀猛然转换了方向,移步挡在叶婉若的面前,语气略带威严的说道:

    “陈小姐,今日是为小皇孙庆诞生之喜,当今圣上亲自下旨设宴。如今陈小姐在府中,打碎太子府的茶盏,还想要欺凌我们太子府的贵客,吴怀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更何况,太子府大喜的日子,陈小姐如此肆无忌惮的任性妄为,是不将太子殿下放在眼里了吗?就算我们家太子爷大度,不与陈小姐计较。但这设宴的福泽也是御赐的,难道陈小姐是想枉顾皇命,与当今圣上作对吗?”

    虽然吴怀只是太子府的管家,没有在场的夫人小姐们身份高贵,但打狗还需看主人。这吴怀能够稳居管家之位,自是深得太子盛的信赖,说出的话即使不能代表太子盛,却也是具有一定份量的。

    此时,一顶藐视皇威的帽子扣在陈嘉卉的脑袋上,才使陈嘉卉猛然惊醒,深感后怕!

    暗骂这叶婉若还真是可憎,自己差点着了她的道。而且在太子府中惹出事端,日后还想博得太子的另眼相待?简直如痴人说梦一般。

    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犯下这样不可饶恕的错误,令陈嘉卉后悔不已。

    尽管陈嘉卉此时恨不得立刻撕了叶婉若那张脸,可也自知不是此时,只得缓了心神,故作优雅的朝着吴怀说道:

    “吴管家这是哪里的话?嘉卉怎么会做出辱没太子府的事?嘉卉与婉若妹妹不过是女孩子之间闹着玩罢了,徒惹吴管家担忧,是嘉卉的不是,还请吴管家不要介意!”

    听到陈嘉卉这番再假不过的解释,吴怀在心里冷笑着,说得还真是轻巧,都要扑上去打人了,还是闹着玩?那是不是杀了人,才算是恩怨?

    就在此时,太子府门外,响起了尖细的声音,令众人都回过神,且纷纷跪下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皇上驾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