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62章 同归于尽
    以陈嘉卉今日的表现,即使叶婉若不借着她当跳板,两人之间的怨愤也算是结下了。

    只有将对方一朝击败,叶婉若才会不用再在分身乏术之际,再想着如何再去应对陈嘉卉的反击。

    眼下皇后有意将叶婉若推向太子妃的位置上,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难保今后不会谣传出叶婉若与太子盛有染的传闻。

    到时候即使南秦皇再不愿意,叶婉若都逃脱不了嫁给太子盛,被当作争夺权利牺牲品的命 运。

    可即便叶婉若有一万个理由对付陈嘉卉,看着这样的陈嘉卉,叶婉若的眸光中还是闪现出一抹不忍的神色。

    要怪也只能怪这陈嘉卉太愚蠢,主动去挑衅叶婉若,给了叶婉若借机来打消皇后与太子对她肖想的机会,如此说来也只能算作陈嘉卉咎由自取!

    听到莫亦嫣的赐婚,跪在一旁的陈斌满眼的不可置信,跪着匍匐在南秦皇的脚下, 朗声带着悲痛的说道:

    “臣恳请皇上、皇后娘娘收回成命!若小女嫁给了那患病的李成康,那这一辈子就都悔了。臣女之错理应由为父来弥补,请皇上、皇后娘娘开恩,饶了臣女这一回,臣愿意代女补过。请皇上、皇后娘娘承全!”

    陈斌很清楚,如果陈嘉卉嫁给了李成康,那么就都完了。

    一切奢望都成为了泡影,但只要能够保住陈嘉卉的性命,东山再起也不是空谈。

    什么代女补过的话,也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但作为一国之相,不说陈斌劳苦功高,却也是这么多年兢兢业业。

    如若南秦皇今日因为陈嘉卉的事对陈斌治了罪,即使群臣不敢造次,私下里也会怨声一片。即使是一国之君,也不得不以大局为重,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

    谁想到,陈斌的老谋深算,并未得到想到的结果,反而令莫亦嫣扫过去一记冷眼,语气威严的说道:

    “左丞相这是在责怪本宫咯?群臣皆在场,刚刚皇上所罗列出陈嘉卉的罪责就算是株连九族也是不为过的。本宫好心,免了陈嘉卉的死罪,还为她寻得好姻缘,左丞相不说出感恩的话也就算了,居然还罔顾了本宫的一番苦心,左丞相这是何意?难道想抗旨不遵不成?”

    面对莫亦嫣的问责,即便陈斌救女心切,也无法再狡辩出半分。

    与之莫亦嫣所提到的株连九族之罪,眼下对陈嘉卉的惩戒也确实算是法外开恩了。

    此时,不仅是莫亦嫣,就连南秦皇的一双冷眸也转向了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陈斌,眼睛危险的眯起,寒光外泄。

    仿佛只要陈斌敢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南秦皇便会直接治了陈斌的罪一般。

    “臣....臣多谢皇上、皇后娘娘的抬爱,为小女赐婚。臣领旨!”

    此时与之前还口口声声要代女补过的陈斌相比,突然之间,浓重的沧桑感从陈斌的语气中表露出来。

    为人臣子,既要尽臣责,又要听君意。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看到陈斌叩首谢恩,莫亦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他别无选择,不是吗?

    只见莫亦嫣抬步来到南秦皇的面前,微微福身行礼,轻启红唇,柔声说道:

    “不知道皇上可对臣妾的决定感到满意?臣妾斗胆还有一事相求,请皇上为左丞相之女与内阁学士之子赐婚,也好成全了一双璧人,让他们尽快完婚!”

    听到莫亦嫣为两人请求赐婚的行为,南秦皇的眸光这才复杂的转向莫亦嫣。

    心道,难怪后宫被莫亦嫣掌管的井然有序,如此狠辣的手段,杀人于无形之中,怎能令人感到不害怕?

    以往一直都只是听说,此时真正意识到莫亦嫣的手段,就连南秦皇也不够为之惊叹。

    看似这陈嘉卉是逃过了死罪,只是恐怕每天面对一个癫狂的人,即使自己不变成疯子,也会被对方折磨的身心俱疲而亡。

    半晌,南秦皇才收回打量莫亦嫣的视线,扫向陈斌与李清,沉声说道:

    “传朕口谕:兹闻左丞相陈斌之女,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闻之甚悦。今内阁学士李清之子李成康,年已弱冠,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陈嘉卉待宇闺中,与李成康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陈嘉卉许配李成康为妾。一切礼仪从简,择良辰完婚 即可。”

    “臣....谢主隆恩!”

    圣上口谕已下,此事已经再无翻转的可能,哪怕胆子再大,也是不敢抗旨不遵的。

    只见陈斌与李清在南秦皇的圣谕落下后,连忙叩首谢恩。

    就在众人认为,事已成定局之时。

    原本神色呆滞的陈嘉卉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也或许被事实猛然惊醒,只见陈嘉卉突然朝着莫亦嫣的脚下扑过去,完全顾不得自己大小姐的身份,以及这一身隆重的装扮,拉扯着莫亦嫣的裙摆,声嘶力竭的哀嚎着:

    “皇后娘娘,臣女知道错了,求皇后娘娘原谅了臣女这一次。臣女不敢了,臣女再也不敢了,臣女不要嫁给那个疯子,臣女不要嫁给他。

    皇后娘娘....求皇后娘娘念在臣女喜欢太子殿下多年,对太子殿下一片痴情的份上,饶了臣女这一回吧!哪怕给太子殿下做个洗脚丫头,臣女都甘愿,只求皇后娘娘能够饶恕臣女这一次。

    臣女定当做牛做马报答皇后娘娘,还请皇后娘娘怜悯臣女,给臣女这个机会,不要让臣女嫁给那个疯子好不好?臣女求您了....”

    太子府内,满院的红色喜庆之气,却掩盖不住此时萦绕在整座府邸的凄厉哭喊声。

    可怜的陈嘉卉自以为摇尾乞怜就能得到莫亦嫣的宽恕吗?却不知,这样的言行其实只会落得亲者痛,仇者痛的下场。

    只见莫亦嫣对于陈嘉卉此时的哭求完全置之不理,而亲昵的拉过叶婉若的手,白嫩的柔夷覆盖在叶婉若的手上,歉意的说道:

    “都是舅母不好,让婉若受了委屈。这回好了,皇上亲自为婉若下了圣谕,婉若也无需再过分担忧自己的清誉了。只是,婉若切莫因为此事与舅母产生了嫌隙,否则皇上可是会怪罪舅母的!”

    莫亦嫣此举,不过是欲盖弥彰的推卸责任罢了。

    叶婉若又怎么会看不懂,只是乖顺的任由莫亦嫣佯装亲昵的拉着自己。

    而陈嘉卉却在此时,被莫亦嫣的行为将注意力转到了叶婉若的身上。

    完全忘记了再次求得皇后的原谅,只是一双眼睛恶毒的紧盯着叶婉若,愤恨的神色似乎要将叶婉若吞噬了一般。

    是的,说到底,陈嘉卉能够落得如此下场,都是遭到叶婉若的算计所致。如果不是莫亦嫣的‘提醒’,陈嘉卉都快要忘记了,真正的幕后指使是叶婉若这个小贱人。

    与其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让她放下自己丞相嫡千金的身份去嫁给一个疯子,还不如死来得快意。

    只是,陈嘉卉怎么会放弃这个拉着叶婉若,一齐步入黄泉的机会呢?

    即使是地狱,叶婉若这个如同恶魔的存在,都不应该放过,不是吗?

    只见陈嘉卉原本扑倒在莫亦嫣脚边的身子,突然猛的站了起来,好似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戴罪之身,肆意猖狂的模样令周围人顿时一阵讶异。

    想这陈嘉卉是疯了不成,居然没有皇上的旨意便站起身来,难道是觉得自己的命太长了?

    看到陈嘉卉这状似癫狂的模样,在南秦皇身后的皇子们自觉走上前两人,拿出了自己手中的佩剑挡在了南秦皇的身前,一脸警惕的望着陈嘉卉。

    可陈嘉卉却完全不在意,看着他们一脸小心的望着自己,陈嘉卉指着他们反而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已经脏了的长裙,乱了的发髻,还有那一脸已经被陈嘉卉哭花了妆容,让众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这面前的陈嘉卉可是之前风靡一时的才女?

    既然去意已决,陈嘉卉自然也无需再过多顾忌。

    倏地,陈嘉卉停止了狂笑,抬起手臂,直指叶婉若,满眼的恨意与仇视,略带邪魅的声音隐约透着那么几分痴狂,沙哑的说道:

    “叶婉若你这个小贱人还真是好样的,既然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独活。反正让我嫁给那个疯子,我不如去死来得痛快。不如黄泉路上一起做伴,也不至于会让我感到孤单。”

    说着,陈嘉卉便朝着叶婉若扑了过去。

    叶婉若显然没想到陈嘉卉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做出此种反常的举措来。

    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只能眼看着陈嘉卉直挺挺朝着自己压过来的身体,再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敛秋就在菱香的不远处,如果在这个时候扑过去救叶婉若,别说是否来得及,就是没有南秦皇的允许,私自带佩剑的罪过,敛秋也是承担不起的。

    虽然心中着急,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怕落得别人的口舌。

    众人只看到陈嘉卉扑向叶婉若的动作,并没看到在陈嘉卉阴毒的算计下,一只手已经从袖袋中取出了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在朝着叶婉若靠近的同时,手上的匕首已经朝着叶婉若心脏的位置猛刺过去。

    原本那匕首是陈斌给陈嘉卉防身所制,匕首通体都被涂抹了巨毒,别说刺在叶婉若的心脏的位置,就是任意割破身上的任何位置。不出半个时辰,对方一定会七窍流血至死。

    这匕首从陈嘉卉得到,就没用过。

    此时拿出来,足以见得这陈嘉卉自是抱了与叶婉若同归于尽的决心,眼中的恨意更如决堤一般倾泻 出来,毫不掩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