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65章 带你离开
    此时,太子府内的其中的一侧房内,一名美丽的女子坐在铜镜前。穿着紧贴在身上,手工金线绣边的粉色舞衣,前胸与腰间均用丝线镶嵌着银色的装饰物,勾勒出令人无限遐想的身姿,走起路上发出叮铃的清脆响动。

    身后披着同样颜色的披帛轻纱,缠绕在手臂之间,纤细脖颈,小巧的耳唇上都挂着金玉饰物,将女子装扮得贵气十足。

    再看镜中的女子樱桃小口一点红,黛眉狭长,眉宇间透出绵长的情意。

    身后的婢女正娴熟的为女子挽着灵蛇髻,铜镜中的人儿已不能用美来形容,仿佛失足落在人间的神仙,美得不可方物。可尽管如此,却未见她的脸上有丝毫的笑意,隐约可见眉宇之间泛着一丝忧虑。

    身边的婢女小心翼翼的为女子整理好裙摆,眼中的羡慕神色还未褪去,这时,门外传来恭敬的声音:

    “殿内已经准备就绪,快到姑娘上场献舞了!”

    房内的女子在听到这声音后,点了点头,双手合于身前,踱着莲步朝着门口走去。

    身边的婢女也不敢忽视,连忙快步走到女子的身前,为女子将门打开。

    而门外的婢女已经毕恭毕敬的躬身等在一旁,当听到门被打开后,婢女的余光撇向门口的身影,眸光中透出一抹惊艳。

    又继续垂下头,那样子,仿佛生怕自己的眸光亵渎了面前出现的女子一般。

    对此女子只装作没看到一般,冷傲的好似世间万物皆无法进入她的眼中,自顾自的走出门,与此同时等在门口的婢女连忙上前为女子带路,将刚刚伺候的婢女留在原处。

    一路风景如画,可这女子却全然没有欣赏的雅兴。

    只不过是去殿内为圣上献舞而已,可女子眼中所表现出的绝望以及面色中的悲戚,就仿佛是奔赴刑场一般。

    就连前面为女子引路的婢女也感觉到女子的异常,心想着这姑娘还真是怪异:

    为圣上献舞这该是怎样的殊荣?别人几世都修不到的福气,得不到这样的机会,而面前这女子却状似有些不愿意?如果运气好被圣上留在身边伺候,那以后也自然不用再为了生活之苦到处奔波了。

    女子的苦涩,婢女理解不了,当然,婢女此时的想法,女子自然也不知晓。

    从后院走出来,再穿过面前这个花园就到达了摆宴的前殿,女子悠悠的踱着脚步,缓慢的跟着前面引路的婢女,即使再不情愿,却也知晓自己没有退路。

    “寒儿?”

    就在这时,带着迟疑的男低音在女子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令女子因此停下脚步。

    猛然转过身,便看到站在自己身后,腰间挎刀,身穿盔甲,威风凛凛的高大男子出现在跟离自己不远的位置。

    虽然眉宇中的威严依旧存在,但却丝毫掩饰不住男子眼中的惊讶,当确定了面前的人儿正是自己多日来心心念念的女子时。

    男子眸光中立刻闪现蚀骨柔情,似乎要将女子揉入心里,想要一解自己的相思之苦一般。

    对于眼前的发现,令男子似乎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以及自己此时正当差的身份,甚至也忘记去追问,面前的女子为何会穿着一身舞衣也恰巧出现在这里?

    满心的激动几乎令男子快要失去了理智,快步朝着女子走去:

    “寒儿,竟真的是你?”

    看着面前女子精致的容颜,几日不见,似乎更加柔美了几分。

    即使此时女子站在近前,男子依旧觉得并不真实,恨不得立刻将女子将入怀中,证实眼前的画面,不再只是昙花一现的梦境。

    在男子伸出双手的同时,却没想到女子竟恰巧后退一步,礼数周到的朝着男子福身作礼道:

    “慕寒给大统领请安!”

    原来此时出现在太子府的舞姬竟是之前在土地庙失踪的慕寒,在慕寒失踪后,赵尹找人画了慕寒的画像,并找人带着四处暗中查探 。

    尽管一直没有消息,可赵尹却至今都没有放弃过寻找慕寒。

    甚至自从慕寒失踪后,赵尹一直都没有再与夫人们一起同房过,每天当职回府便躲在书房里,临摹着记忆中慕寒的样子。然后发出去,继续派人寻找。

    夫人们虽然对于慕寒的事也大概了解几分,但毕竟是内室,虽然心中挂念着赵尹的身体,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感到无可奈何。

    每每被派出的人,皆是无功而返,赵尹已经暴怒的快要为之癫狂。

    京都城因为是南秦皇的皇宫所在地,城里城外,层层关隘,层层把关。怎么会就凭空消失了一个大活人?

    要不是因为南秦皇来太子府参宴,叶玉山派赵尹带兵来太子府护驾,赵尹恐怕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上天入地所寻找的人,竟然在太子府?

    这让赵尹怎么能不为之惊讶?恨不得立刻将慕寒带回府中,日日夜夜的将她保护起来,不再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赵尹为情所困,做出此举也算人之常情,但慕寒却不得不把握分寸,这太子府内眼线众多,稍有差池别说是自己不能全身而退,恐怕还会为赵尹带去杀身之祸。

    哪怕对赵尹没有男女之情,但慕寒却能感觉得到,赵尹对自己的好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而且不掺杂任何利益。

    此时慕寒识大体的举措,令差点失去了理智的赵尹猛然回过神,眸光中带着几丝冷厉,猛然射向站在慕寒身后,眼中透出几分打量神色的婢女。

    察觉到自赵尹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冷意,那婢女连忙识趣的垂下头,不敢再有任何逾越的举措。

    赵尹满意收回眸光,看着慕寒依旧福身的姿势,虚扶了下慕寒,柔声说道:

    “快起来,你我之间无需多礼!”

    “你且先退下,我与大统领小叙两句便去前方寻你!”

    看着赵尹的眸光再次清冷的瞥了那婢女一眼,慕寒当然也心领神会,缓缓侧过口来对那婢女吩咐着。

    只是那婢女却依旧不为所动,眉眼间与语气中都透出为难与犹豫:

    “可是....”

    “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耽误了时辰。再者,这太子府内层层把守,难道你还怕我消失了不成?”

    慕寒的声音透着一丝恼怒,而且说的话也并无道理。

    想到这些日子以来,这女子住在府中,就连太子殿下都对其礼让几分,自己只是个婢女,自然不敢太放肆。

    朝着慕寒与赵尹福了福身,后退三步,便朝着前方的走去等着慕寒。

    得到了独处的空间,可赵尹一时之间竟不如说出什么话来好,通过刚刚慕寒与那婢女的对话这才注意到慕寒一般舞衣的妖娆装扮,沉声皱眉,不解的问道:

    “寒儿,你这是.....”

    谁知慕寒并没有回答赵尹的话,而是后退一步,朝着赵尹福身柔声说道:

    “慕寒深知大统领对慕寒的一番深情,但慕寒今生注定无法报达大统领的恩情,大统领对慕寒的大恩大德,慕寒来生当牛做马必定报达。”

    就连慕寒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因为赵尹是在这个世上第一个如此不求回报对自己好的男人,自以为自己已经修炼了铜墙铁壁、无坚不催。

    却没想到这所有的伪装竟在赵尹面前,土崩瓦解,委屈的泪水也跟着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出。

    没有了婢女在身边监视,赵尹终于无所顾忌,听出了慕寒语句中的哽咽,连忙上前将她拉起,紧握住慕寒的一双芊芊玉手,便再也不肯松开。

    一双眸光更是柔情似水,抬起双手为慕寒撑起一双泪流满面的小脸,看着她的眼睛,低沉的问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寒儿会出现在这里?”

    慕寒抬手从一侧的腰间取下绢帕,抹了抹双侧面颊上不断涌出的泪水,缓缓走到池塘边,看着这微波粼粼的水面,在春光掠过水面后,荡起的层层涟漪。

    就如同此时慕寒的心情一般,赵尹站在慕寒的身边,身边缓缓传来她的声音:

    “那日我和丁柳逃出密道后,按照大统领的事先安排来到土地庙,后来突然闯进来几名黑衣人,强行将我带走。等我醒来时,便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府邸。

    后来我见到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称,知道我就是大统领偷偷从刑部大牢里替换走的犯人。这样的罪责别说是将军您,就是普通人也是杀头的死罪。

    而我,偷盗御赐圣物,又试图逃走,自然也是不可再饶恕的。太子殿下称,他可以不去治大统领与慕寒的罪,只是我必须答应他一个条件!”

    那一日,二皇子尉迟贤代表太子盛来到赵府,想要寻得一张景远的画像,被赵尹果然拒绝。

    就是因为担心尉迟贤见过慕寒,会在她身上打主意,赵尹才会连夜将慕寒转移到建安别院去,却没想到,到底还是没能逃脱得了被人摆布的命运。

    几乎在第一时间,赵尹便断定,慕寒一事,必定是二皇子帮助太子盛谋划的。

    此时听到慕寒还未说完的话,赵尹心中一阵自责,双拳紧握,怒目圆瞪,沉声问道:

    “什么条件?”

    “太子殿下称,只要慕寒今天帮助太子殿下哄得皇上开心,那么他就会和皇上请求,将慕寒赐予他做侍妾,并且保证对慕寒与大统领的事既往不咎.....”

    侍妾?听到这两个字,赵尹的眼睛随之危险的眯起,不可思议的转向慕寒。

    本以为她会为之伤感,却没想到她依旧面色平静,眸光无波,更加惹起了赵尹的怜爱。

    眸光中暗潮涌动,周身所释放出来的凛冽更加肆意,近乎于怒吼出来:

    “侍妾?难道也包括你这身舞姬的打扮吗?寒儿,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说着,赵尹就像是濒临暴怒的狮子一般,不顾慕寒的意愿,也不顾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拉起慕寒便要离开。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的一丝响动引起了赵尹的注意。

    只见赵尹突然停下动作,拉着慕寒的手却丝毫未放开,冷眸横立,一记冷眼射过去,沉声问道:

    “什么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