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66章 无意偷听
    此时,叶婉若从前殿离开,借着如厕的说词,想出来透透气。

    为了不引人注意,叶婉若将菱香留在了殿内,万一有人问起来,也好有人能够回答得上来她的去处。

    就算刚刚叶婉若表现的再淡定,却不得不承认,叶婉若此时有些心烦意乱,从认出来盛权便是太子盛开始。

    在得知皇后与太子盛被解了足禁后,叶婉若便隐隐意识到自己的太平日子已经过到了头,却没想到这层身份所招惹来的麻烦,远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多。

    今日只是参加太子府的宴请,便招惹来这么多事端。

    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陷阱与谎言所编织的圈套在等着叶婉若。

    虽然陈嘉卉的挑衅,在被叶婉若加以利用后,不仅令叶婉若得以脱身,而且还让陈嘉卉再无反击的可能,这本是场漂亮的胜仗。

    但对于突然出现的盛权,不,现在应该叫他尉迟盛了,叶婉若始料未及。

    即使叶婉若再天真也知道,盛权在自己身边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可绕了这么一大圈,太子盛的身份迟早要揭穿,反而令自己更加反感他的手段,又是何苦呢?

    如果太子盛以为仅仅几面便可以虏获了自己的芳心,那这未免也太轻巧了一些?

    叶婉若隐隐的感觉到,景远与盛权的相识,将会在日后成为叶婉若的致命一击,这种感觉越强烈,叶婉若便越加的不能安心。

    叶婉若不是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也不是向往着宫廷生活的普通百姓。现在的叶婉若只想远离纷争,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当一切来临时,叶婉若终于认识到,越是小心谨慎,越是无法避免宿命。

    这让叶婉若突然想到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谈天。

    此时,就连叶婉若都在心里嘲笑自己,什么无神论者,在面对危机时,也难免不想寻求一些帮助。

    哪怕知道对方说的也未必可信,可叶婉若还是好奇,他究竟用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免遭命轮回?

    一月之期将至,叶婉若倒想看看,这灾祸是如何从天而降的?

    思绪流转间,叶婉若沿着一条幽深的僻静小径缓慢的踱着步,全然没发现,面前的路却是越走越生疏。

    直到叶婉若回过神,才发现眼前豁然开朗的水域,以及距自己不过处的假山花园,依山傍水的也算是别致。

    叶婉若猛然惊醒,不知不觉间自己竟走了这么远,看来自己真是思考的太认真了!

    想着自己在盛宴上离开时间太久,毕竟有失礼数。

    正当叶婉若想要按照原路返回时,却突然听到了不经意间传入自己耳中的对话,令叶婉若吃惊的停下了脚步。

    慕寒?那不是喜欢离疏的那名女子?对她印象尤为深刻的就是她对离疏的一往情深,最后一次见到慕寒,还是在花灯会上她被赵统领带走时。

    如果不是因为慕寒的手段,叶婉若或许至今还会对慕寒存在着一定的好感,能够从小喜欢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不喜欢自己,那该需要怎样的坚持与毅力?

    如此听来,看来是这赵统领看到美色后动了凡心,利用执权,将慕寒擅自带离出刑部大牢。

    阴差阳错之下,却没想到她居然会出现在太子府,还可能会成为太子盛的侍妾?

    太子盛又为什么这样做?难道真的只是被慕寒的美色所迷惑?叶婉若隐隐觉得眼前的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

    此时的场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如此看来,这赵尹也算是情种了。但慕寒呢?对离疏的感情真的可以收放自如?

    回想起慕寒的种种行为,叶婉若终于意识到,这慕寒远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单纯。

    虽然叶婉若无心听他们的对话,但此时的处境却令叶婉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生怕自己的动作会惊动此时正想比翼双飞的两人。

    本想找机会离开,却没想到慌张下,叶婉若不注意踢到了脚下的石子,惊动了常年习武的赵尹。

    听到这带有威慑力的声音传来,叶婉若也紧张了起来,更是不敢再移动半分,只得尴尬的立于原地。

    而赵尹呢,警惕的观察着周围,锐利的眸光中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影出现,好似刚刚自己所听到的都是幻觉一般。

    此时赵尹身处太子府,断然不敢马虎大意,慕寒此时的身份是被太子盛看中的侍妾,如果两人的对话被人听到,再加以利用,恐怕两人都别想独善其身。

    与皇室的人私通,这可是大不敬的罪过,是要被诛连九族的。

    示意着慕寒等在原地后,赵尹小心谨慎的朝着那声音的来源处一步一步的走去。

    腰间挎着的弯刀也被赵尹下意识的握紧,只等着抓住那偷听的人以后,利刃出鞘,绝不留情。色厉内荏的样子,似乎在为自己坚定着决心。这个时候,绝不允许任何可能性的存在。

    就连刚刚还声泪俱下的慕寒,也在赵尹朝着那边靠近后,收起了眼中的柔弱,眸光中带着冷厉的射向假山的另一侧,仿佛想要将那假山看穿一般。

    眼看着今日一切成败在此一举,慕寒绝不允许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差错,否则慕寒将不敢想像自己所要面对的惩罚。

    就在赵尹靠近时,叶婉若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逃吧,恐怕以赵尹的武功,叶婉若刚一行动,势必会引起赵尹的警觉飞奔过来。

    如果此时不逃,就只能在赵尹发现自己后,任人宰割。

    赵尹每向前走一步,叶婉若的整颗神经也跟着绷紧一分,当面对危险时,叶婉若竟发现自己是这样的孤助无援。

    敛秋此时也躲在一边干着急,原本叶婉若从前殿走出来,敛秋便已经暗中跟上,保护叶婉若的安全。如果此时敛秋出手救叶婉若,也只能暴露自己的目标。

    可这种情况,一旦发现偷听的是叶婉若,即使叶婉若今日能够幸免,但对方一定再找机会灭口,毕竟株连九族不是儿戏。

    情急之下,敛秋顺势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只得在一会儿伺机救出叶婉若。

    转眼间,赵尹已经靠近叶婉若的位置越来越近,只要转过弯,便可以看到叶婉若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抹黑影快速的在叶婉若眼前略过,还不等叶婉若搞清楚情况,只觉得腰身一紧,自己便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并且随着对方的力道,躲进了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假山里。

    因为假山内空间狭窄,幸好两人身体都属于瘦小形,这才勉强可以容纳下两人。

    不过却也不能让叶婉若直起身子,只得将自己全部的重量都倚靠在对方的身上。

    直到叶婉若反应过来,这才看到墨玉色段玉锦袍出现在叶婉若的面前,叶婉若诧异的抬直眼,但看到尉迟景曜近在咫尺的面容。

    叶婉若的眸光闪过一抹诧异,刚想挣扎着起身,却没想到身后就是假山的棱角,因为叶婉若生硬的动作,撞在叶婉若的后背上,生痛难忍。

    尽管知道两人此时暧昧的姿势实在难堪,如果在这个时候被人发现,简直要跌破人的眼镜。

    但却为了躲避赵尹,也只得暂时栖身于此处。

    尉迟景曜只是清冷的看着叶婉若受伤,折腾,也不制止。

    却没想到惹来叶婉若嗔瞪了一眼后,刚想开口说什么,尉迟景曜直接抬手捂住了她的唇瓣,朝着外面使了个眼神示意。

    原来是赵尹已经靠近了假山,浓重的呼吸声出卖了赵尹此时也有些紧张的心情。

    就在赵尹看到那假山的入口,想要探进身子看看里面是否藏了人时,叶婉若也紧张的下意识看向尉迟景曜,相比之下尉迟景曜却相对沉稳许多,只是一双眼睛紧盯着假山入口的方向,眸光中多了几许凌厉。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叶婉若不会相信这眸光是属于尉迟景曜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叶婉若的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劲风朝着自己极速而来,赵尹利落的旋身离开原地。

    刚站定身子,便看到在刚刚的位置上一只全身通体发黑的波斯猫出现在赵尹的面前,两只耳朵微微前倾,一双蓝色的眼睛凶狠的瞪着赵尹,前爪做着跃跃欲试想要前扑的姿势,张开大口,发出响彻花园的叫声:

    “喵.....”

    素闻波斯猫聪慧敏捷、少动好静、声音尖细柔美,可面前这波斯猫却明显有所不同。

    只是这些,赵尹已经无瑕去顾忌这些,当看到眼前这波斯猫时,赵尹便认定,刚刚自己所听到的响动,便是由眼前这只看上去凶悍的波斯猫所发出的。

    赵尹紧绷的神经终于在此刻得到释放,只要不是人,一只畜生又何妨?

    不再与面前的波斯猫对峙,赵尹将手中紧握的长刀松开,才发现自己的手心中已经密布了一层汗珠。

    想到慕寒还在一边等着自己,赵尹不再停留,连忙按照来时的路返回去。

    可尽管赵尹离开,叶婉若与尉迟景曜却依旧没动分毫,习武之人的耳力非常人所能及,此时也只能等着赵尹与慕寒离开,两人再走出去。

    没有了危险,叶婉若这才注意到尉迟景曜怎么会在此时又恰巧出现赶来救自己?他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自己?还有刚刚赵尹与慕寒的对话,或许当时听到这对话的,不只有自己,尉迟景曜也在现场也是说不定!

    就在叶婉若思绪之间,假山外再次想起赵尹的声音:

    “寒儿,不用怕,是太子府内豢养的波斯猫。寒儿,你听我说,我现在想办法去拖住那婢女,你回房去换身衣服,一会儿我过来接你离开这里。

    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一定要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