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67章 关照之情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这番情话,叶婉若简直不敢相信,这看似粗枝大叶的武夫--赵尹,居然也有这样柔情似水的一面。

    只是慕寒既然在这里出现,又怎会轻易随赵尹离开?叶婉若笃定慕寒不会称了赵尹的意,却也好奇着慕寒接下来的回应。

    原本留下一句话,赵尹便不作停留的抬步朝着那婢女的方向走去,此时在这太子府多留一分,慕寒便多一分危险。

    两人在这里再耽搁下去,也迟早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再想带走慕寒,只能成为空谈。

    却不想,慕寒依旧立于原地,未动分毫。

    刚走出两步的赵尹,敏锐的察觉出身后慕寒的异常,返身回到慕寒身边时,却发现慕寒再次潸然泪下的模样,赵尹的眸光中透出关切的神色,迟疑的问道:

    “寒儿你.....不愿跟我走?”

    不得不承认,赵尹此时不顾一切想要带自己离开的举动,着实令慕寒感动。

    但想到自己肩上的使命,慕寒很清楚,自己的存在注定与赵尹不可能有所交集。说不定再次见面时,已经成为了兵戎相见的敌人。

    慕寒低垂着的眸光内敛,拿着绢帕轻揉的抹掉眼泪,带着哭腔说道:

    “大统领可以不顾个人安危带走慕寒,但大统领有没有想过,那赵府内上下一家老小要置她们于何地?当初大统领的救命之恩,慕寒还没有报答,慕寒又怎会将赵府置于险境?

    难道大统领要将慕寒至于不仁不义的境地吗?更何况,即使慕寒同大统领离开这里,也无法摆脱偷窃的罪名,这将会成为伴随慕寒一生的污点,并且每日只能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所以,慕寒是不会同大统领离开的。今日一见,就算慕寒同大统领告了别,至此以后,我们的身份有别,就当做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慕寒告退!”

    语毕,慕寒朝着赵尹福了福身,便不带片刻犹豫的朝着那婢女的方向走去。

    随着慕寒踱着莲步离开,舞衣上的配饰也跟着发出叮当的清脆声响,像是在为两人的别离奏响了凄婉的乐曲。

    “寒儿.....”

    这一声寒儿,透露出了赵尹所有还未来得及表达的深情、无奈与不舍。

    尽管赵尹想要为了眼前的人儿放手一搏,可对方却连这个机会都没给自己。赵尹当朝为官,又怎会不懂得慕寒所说的这些?此次如若真的将慕寒带走,一个处理不当,别说赵尹,就算整个赵府都要为之陪葬。

    现在的赵尹不再是孑身一人,也已经过了只为儿女情长而奋不顾身的年纪,同样也没有赌注的资本。

    只是赵尹依昔还记得那晚,慕寒告自己,她说自己没有家人,孤苦伶仃一个人勉强过活,从那时开始,赵尹便下定了决心要保护慕寒一世。

    如今再见面,物是人非,分道扬镳,好不凄凉。

    如此也好,至少赵尹知道,自己曾倾慕的女子还活着,只是不在自己身边而已。

    原本到达太子府的当晚,慕寒便已经想办法要逃离开这里,如果不是那个人突然到达太子府,慕寒此时也不会以舞姬的身份出现。

    慕寒看似决绝的背影,只有她知道自己内心的酸楚。对于慕寒来说,这一生的路已经没有选择,喜欢与否,都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

    赵统领,若有来世,慕寒必定当牛做马报达恩情!

    直到看着慕寒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赵尹这才落寞的收回神色,不得不承认,在这段如萌芽般的情愫面前,慕寒比自己更加理智。

    慕寒说的不错,今后慕寒是太子盛的侍妾,与自己已经再无瓜葛,所有情感在此刻戛然而止,只是赵尹却想不到,更令他惊讶的事还在后面。

    “人都走远了,婉若感觉这姿势可还舒适?”

    直到赵尹走远,耳边传来尉迟景曜带有戏弄般的声音,令叶婉若猛然回过神,也不知道是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还是因为心中所思虑的事情,竟一时失了神。

    此时回过神,这才发现两人还一直保持着暧昧的姿势,让叶婉若白皙的面颊上多了抹绯红,慌乱着便要起身,全然已经忘记了刚刚背后假山棱角所造成的痛楚。

    尉迟景曜却眼疾手快,突然伸手抚在叶婉若身后,脚下如疾风般旋转,两人已经离开了原地,从狭小的假山之中脱离出来。

    只是当两人的身子刚刚站定,叶婉若便连忙从尉迟景曜的怀抱中挣脱出来,面色似是比刚刚更加红润了几分。

    尉迟景曜深邃的眸光中,流光异彩分明,却转眼即逝,再次传出深沉的声音: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刚刚好像是我又一次救了表妹,这份恩情.....”

    “这份恩情婉若定当铭记于心,来日也定会去替表哥向皇帝舅舅求得一门好亲事,今日一见,各府名门千金也正值大花年华,与表哥堪称绝配,也算是婉若报答了表哥接连对婉若的关照之情!”

    还不等尉迟景曜说完,叶婉若已经恢复如常,抬起头与尉迟景曜对视着,眸光中似是有一丝狡黠一闪而过,机灵百变的小模样,令尉迟景曜的眸光危险的眯起。

    只要他尉迟景曜想,这天下的女子还不是任他挑选?南秦皇想要抱他尉迟景曜的孙子,等的头发都白了,可奈何这尉迟景曜在这件事上丝毫不肯妥协。

    此时这丫头却跑来多事,什么报答自己的关照之情?依他尉迟景曜来看,她就是恩将仇报,故意来找自己的忌讳。

    似乎是感觉到尉迟景曜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叶婉若连忙朝着尉迟景曜福了福身,柔声说道:

    “婉若出来已久,唯恐让父亲与舅舅担心,婉若就先回去了,不叨扰表哥独自欣赏美景!”

    说着,叶婉若便不再停留,转身沿路返回。

    这没良心的丫头,如果不是看到叶婉若失魂落魄的从前殿离开,尉迟景曜也不会跟出来。

    这太子府不比别处,危机四伏,险境重重,原本太子盛便觊觎着公主府的兵权,此时叶婉若身涉险境,却不自知。

    想到羲和公主临终前还未说完的嘱托,尉迟景曜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可这丫头非旦没有领情,还反将了自己的一军。

    每一次与叶婉若接触,都会带给尉迟景曜不同的感觉,再结合外面传言的废材小姐之称,尉迟景曜发觉一向心如止水的自己,竟对这个表妹充满了好奇之心。

    尉迟景曜没有侍妾,没有迎娶正侧皇妃,正是因为在他眼中,觉得她们的存在反而麻烦。争风吃醋,相互攀比,令尉迟景曜反感至极。

    尉迟景曜认定,这一生,即便娶妻也是他真正爱正倾心所爱慕的女子,否则甘愿孤苦一生。

    当尉迟景曜认识到自己对叶婉若的不同时,也着实吓了一跳,却也自动归纳为是因为叶婉若失去了母亲的疼爱,而自己又曾受过羲和公主的嘱托,所以才会如此。

    此时,看到叶婉若即将消失的身影,尉迟景曜嘴角的笑意加深。微步一闪,墨玉色的身影已经阻挡住叶婉若的去路,眸光流转,邪魅的开口:

    “表妹这样急着离去,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刚刚看你与那陈府千金斗智斗勇的不亦乐乎,也没看到你如此紧张,刚刚的假象,还真的让我以为表妹你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叶婉若一个白眼番过去,如此明显的反击,还真是令叶婉若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男人?一点气量都没有!

    尽管听出尉迟景曜言语中意有所指刚刚陈嘉卉的事,叶婉若也不肯示弱,语气中带着迟疑的反问回去:

    “依表哥看来,婉若在面对别人的挑衅与诋毁时,婉若应该怎么做?如果刚刚婉若只是一味的忍受,只会让陈嘉卉更加肆无忌惮,众人也会借机数落是婉若这个废材小姐,不学无数,没有教养!又有谁会来同情婉若?

    所以婉若并没有觉得自己很过分,反而是表哥,婉若有难表哥你居然站在一旁看笑话,说出这样的风凉话,这明显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叶婉若的伶牙俐齿再一次令尉迟景曜惊呆了眼,本想揭穿叶婉若的伪装,可她居然又数落了自己一身不是,尉迟景曜一阵气急,指了指叶婉若,一甩衣袖转身原路返回。

    好不容易看到尉迟景曜吃瘪,瞬间激发了叶婉若的斗志,也不再想躲着他,竟想再上前戏弄尉迟景曜一番。

    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旁若无人的在尉迟景曜身后碎碎念着:

    “难道表哥也认为刚刚是自己做的太过分,感觉到了羞愧?不过婉若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自知以表哥的身份,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已,表哥就不要难过了,婉若不怪你了就是!”

    听到叶婉若的话,谁知走在面前的尉迟景曜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使叶婉若一个不注意,竟撞上了前面宽厚的后背,额头上顿时传来痛感。

    叶婉若停下了脚步,吃痛的揉着有些微红的额头,不满的说道:

    “表哥你刹车怎么不知道亮尾灯?你这身子是铁打的吗?好痛.....”

    “是你走还是我走?”

    “啊?”

    看着尉迟景曜黑着的一张脸,以及突然传出来的几个字,叶婉若一时短路疑惑着,却很快意识到尉迟景曜所说的事,献媚的陪上笑脸,柔声说道:

    “当然是一起走咯,婉若还没向表哥道谢.....”

    “不用谢,以后我再也不救你了,你也别再跟着我,让我安静一会儿就当是你的谢礼了!”

    还没等叶婉若的话说完,尉迟景曜便已经迫不急待的打断了叶婉若的话,嫌弃的神色尽现,似是夹杂着警告,不再停留的离开。

    让叶婉若意外的是,尉迟景曜的出现令叶婉若一扫心里的阴霾,看向尉迟景曜的背影,眸光中满是玩味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