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70章 英雄救美
    婢女惊慌之下四处寻找自家老爷与夫人的身影,发现他们早已随着人群走了出去,哪里还有半分身影。

    想来,今日之事必然引起不小的恐慌,今后朝中的风水朝向,也自当有人要谋划一番才是。

    借着走出前殿的时候,三五成群,低声一齐商讨着什么。

    婢女无奈之下只得来到何诗涵的身边,不断摇晃着她的身体,一边担忧的呼唤着:

    “小姐....小姐....”

    那婢女只想帮助自家小姐快点脱离子墨的怀中,可无论婢女怎样摇晃,何诗涵的身体都毫无反应,依旧双眼紧闭。

    而此时的子墨也摆出一副不知所错的样子,虽说接住了何诗涵的身体,也只是免得她落在了地上而已。

    自古尊卑有序,男女有别,子墨此举也实属大胆行径。

    可要不是尉迟景曜快速的闪过身,眼前的这位千金大小姐也不会落入自己怀中,子墨无辜的神色僵持在原地。

    双臂已经僵硬在半空中不知所措,摆出一副求救的神色看向自家主子求救,可谁知尉迟景曜就如同没看到一般,神色泰然自若,这可为难了子墨。

    叶婉若在不远处看到这一情景,闲散的踱步走过来,好奇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婢女自知,眼前的情景耽搁下去,对自家小姐的闺誉没有好处,反而徒惹来五皇子的嫌弃,使自家小姐不能如愿嫁到五皇子府,那么自家小姐一定会拨了自己的皮都不能解恨。

    思及于此,婢女也顾不上那么许多,即使冒犯尉迟景曜也不得不为自家小姐着想,低眉垂首的来到尉迟景曜的面前福身作礼道:

    “奴婢给五皇子请安,奴婢斗胆请五皇子救我家小姐一命!”

    尉迟景曜面色温润如玉,在听到这婢女的话后,冷凝的声音传出带有迟疑的声音:

    “哦?”何出此言?”

    那婢女低垂着眼睑,不敢抬起头,哪怕此时与尉迟景曜说话,婢女的心都已经开始狂跳不止。

    尉迟景曜是南秦皇的皇子中最平易近人的,美如冠玉、眉眼如画,都不知道牵动了多少女子的心,让人为其着迷!平日里,婢女们也私下议论着,未来能嫁给如五皇子这般的夫君,就是死也甘愿了。

    在尉迟景曜的注视下,那婢女故作镇定,缓缓开口:

    “回五皇子的话,我家小姐自小体弱,哪受得了这样血腥的场面,一时受惊便晕了过去。可老爷夫人又先行离开,我又一个人无能为力,所以奴婢烦请五皇子能够看在我家老爷的份上,送我家小姐回府!”

    叶婉若走到几人身边时,刚好听到婢女的请求,若有所思的瞄了眼依附在子墨怀中的何诗涵。

    尉迟景曜对于婢女的话也并没有作多怀疑,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瞥了叶婉若一眼后,对着身边的子墨吩咐着:

    “子墨你送何小姐回府....”

    谁知还不等尉迟景曜的话说完,那婢女却突然俯身跪了下来,不顾尊卑的打断了尉迟景曜的话,语气中透出急切的恳求着:

    “奴婢斗胆求五皇子,自古男女有别,尊卑有序,如今的这副场面如果传出去谣言,我家小姐就活不成了。他....他....”  其实那婢女是想说让子墨送自家小姐回府,子墨的身份不够,而且如此亲密接触,必定会惹来闲话。毁了自家小姐的闺名,别说五皇子,就是肯有人愿意娶自家小姐已经不错了。

    只是子墨再是个仆从也是尉迟景曜身边的人,婢女也自知身份,不敢说得太过放肆,但这其中的寓意已经表达的再明显不过了。

    听到这婢女如此大胆的言辞,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凌冽,却很快被他掩盖在眼底。

    眸光扫到叶婉若事不关已的样子,尉迟景曜的心中已经有了思量,对着那婢女再次说道:

    “刚刚父皇命我去送婉若回府,即便是父子也是君臣有别,君命难违。如果你觉得我的亲信辱没了你家小姐的名声,那你这便去唤人来,将你家小姐接回去便是。

    子墨,还不将何小姐的千金之躯放下,破坏了何小姐的名节看你该当何罪?”

    尉迟景曜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训斥子墨的语气也略显凌厉,可这还是令子墨喜出望外。

    本来这何诗涵抱在怀中就如同烫手的山芋一般,此时得到自家主子的命令,作势连忙便要将何诗涵的身体放在地上。

    这可急坏了那小丫鬟,眼含热泪的看向尉迟景曜,委屈的说道:

    “奴婢口出狂言还请五皇子恕罪,只是我家小姐,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婢女情急之下四处张望,这才看到站在一旁看着好戏的叶婉若,眼看着子墨便要将自家小姐放在这污浊的地上,那婢女一时情急,连忙朝着叶婉若跪着匍匐过去,眼中带着请求与希冀。

    叶婉若当即便明白了那婢女的意思,连忙伸手朝她制止着,偷瞄了尉迟景曜一眼。

    都说这尉迟景曜是这南秦国性格最好的男子,儒雅温润、彬彬有礼,可为何叶婉若觉得他是这世上最腹黑的男子呢?

    明明是他自己不想去送这何诗涵,却偏偏将对方的关注转到自己身上,叶婉若是什么人?他越是狡猾,叶婉若偏偏不让他这如意算盘得逞!

    叶婉若嫣然一笑,眸光从尉迟景曜面容上略过,让尉迟景曜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好的预感,可还不等他上前制止,叶婉若轻柔的声音已经响起:

    “不用说了,我自己可以回府,就让表哥送你家小姐,人命关天,马虎不得!”

    “奴婢替我家小姐谢过叶小姐成全.....谢叶小姐成全!”

    叶婉若如此好说话显然让那婢女没想到,俯身跪在叶婉若面前叩首谢恩。

    而子墨俯身将何诗涵的身体放在地上的动作也僵持在半空中,不知是该放下还是应该提起?心中暗暗的埋怨着,这叶小姐在这时候添什么乱呢?

    听到叶婉若的话,尉迟景曜的眸光危险的眯起,而叶婉若对此却置若罔闻,福身朝着尉迟景曜略施一礼,笑盈盈的开口:

    “那婉若就先告辞了,表哥可不要错失了婉若给表哥提供这英雄救美的良机!”

    想到刚刚叶婉若在花园里所说的各府名门千金也正值大花年华,与表哥堪称绝配的话语,尉迟景曜更加坚信,叶婉若此举定是故意而为之。

    什么人命关天?什么马虎不得?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语,骗骗那些小丫头也就罢了。

    不等尉迟景曜做出反应,叶婉若无害的笑容从尉迟景曜的面容上划过,在菱香的搀扶下,叶婉若踱步朝着殿外走去。

    走出殿外,太阳西斜,火烧云映红了半边天。

    叶婉若凝视着那天际边美景,心中感叹着:今日还真是多事之秋,这京都的天果然是要变了!

    叶婉若离开前殿的同时,敛秋已经来到了叶婉若的身边,今日之事实在诡异,看到叶玉山跟在南秦皇身后离开,敛秋自然不敢马虎。

    一路畅通无阻,就在叶婉若朝着太子府外走去时,身后响起一抹沉稳的声音,语气中略显沧桑:

    “叶小姐请留步!”

    叶婉若迟疑的停下脚步便看到,缓步走过来的中年男子,叶婉若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当朝丞相的忍耐力也不过如此!

    没错,此时等在这里的正是左丞相--陈斌。

    陈斌稳如泰山,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压力自以为可以令叶婉若惊慌,却没想到叶婉若淡然的神色却依旧不为所动,柔声问道:

    “不知道左丞相有何吩咐?”

    叶婉若这副明知顾问的态度令陈斌的眸光更加冷厉了几分,陈嘉卉是经过自己多年的培养才有了今天,如果不是叶婉若,陈嘉卉必定成为自己成就大业的助力。

    可这一切全都败倒在叶婉若一个黄毛丫头身上,陈斌怎会甘心咽下这口气?他故意等在这里,就是要让叶婉若知道他左相的厉害。

    虽然他叶玉山在南秦皇的心中无人能敌,那也是因为他叶玉山手中的兵权。

    可他陈斌是当朝丞相,又能比他叶玉山差到哪里去?不依旧也是南秦皇的左膀右臂?没有了羲和公主,他叶玉山还以为他是那个受宠的驸马爷?即便叶婉若颇受南当今圣上的宠爱又如何?

    没有了羲和公主的仰仗,也没有任何封号,一旦叶婉若与皇子之间发生冲突,那么南秦皇舍弃的会是谁?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陈嘉卉与叶婉若的事,今日已经人尽皆知,他陈斌一朝丞相,还怕与叶婉若撕破脸吗?真是笑话,她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而已,哪怕有点小聪明,毕竟还是上不了台面的!

    陈斌没有说话,而是眸光转向叶婉若身边跟着的两名婢女,再次沉声开口:

    “叶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叶婉若当然看出了陈斌的顾虑,侧眸对着敛秋吩咐道:

    “带着菱香去马车上等我,我很快就来.....”

    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不用想也知道陈斌此时来找叶婉若究竟为何,陈嘉卉的下场,都是拜自家小姐所赐,敛秋又怎么能放心?

    感受到敛秋担忧的神色,叶婉若朝敛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安心,敛秋这才不情愿的带着菱香离开。

    叶婉若之所以同意让敛秋离开,正是有自己的原因。

    此时身处太子府,南秦皇也并未离开,如果陈斌此时敢在这里对自己动用手段,那可真是自寻死路。

    既然陈斌都不怕死,她叶婉若当然也愿意送他一程。

    直到敛秋与菱香的背影消失,叶婉若这才收回眸光,对陈斌阴鸷的神色置若罔闻,叶婉若波澜不惊的说道:

    “现下已无人,左丞相尽管吩咐,婉若愿闻其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