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76章 为你舍身
    当初得知慕寒被南秦皇接进了宫,叶婉若便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想起那日听到慕寒与赵尹的对话,不管太子盛想要纳慕寒为妾出于什么目的?如今这慕寒却成为南秦皇身边的宠妃,这身份的变化还真是令人暗自回味。

    想到当初那个对离疏少女柔情的慕寒,转眼间便成为了南秦皇的女人,直觉告诉叶婉若,慕寒这个人内心远比外表更加深沉!

    只是这对叶婉若而言,究竟是喜是忧,还无从查证。惟一可以肯定的是,慕寒接近南秦皇绝对不止是攀龙附凤那么简单!

    短暂的停顿后,叶婉若转眼便恢复如常,继续延伸着手中的动作。

    看着菱香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相比之下叶婉若的气定神闲,迎香更加不解的问道:“小姐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那个慕寒前不久还是喜欢离公子的,如今出现在太子府变成舞姬,又进了宫,成为了贵人!总有种攀高枝儿的感觉!”

    迎香心思单纯,对此叶婉若也不甚在意,淡淡一笑:“有什么奇怪的?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事,哪怕是感情,也不能凭借着一朝一夕便可以相守到白头,世事变化无常!”

    听着叶婉若说出如此高深莫测的话,迎香懵懂的点了点头。

    见状,菱香笑了笑,接着继续开口:“小姐,外面可热闹了,都在说陈家小姐与李家公子大婚的事....”

    叶婉若缓缓停下动作,在迎香的搀扶下站起身,第一次好奇着外面的传言开口:“说什么?”

    当日陈嘉卉被送回陈府,陈嘉卉的母亲--沐之南,得知了此事后,又是哭又是闹的,说什么都要去面圣,还因此大病了一场。皇后娘娘亲自说媒,皇上赐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金口玉言,此事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

    再者陈嘉卉此事非同小可,出言侮辱皇亲国戚,如果南秦皇盛怒,因此追究下来,那么可不是牺牲一个陈嘉卉便可以解决的。

    而陈嘉卉呢,自回府后,不吃不喝,整个人日见消瘦,哪怕心有不甘,此时也再没有了争斗的资本。

    陈斌忧心这样下去沐之南护女心切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几番斟酌后,陈斌便隐瞒了沐之南,私自与李家订下了迎亲的日子,将陈嘉卉草率的嫁了过去。

    原本陈李两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官宦人家,家里有喜事自然要大摆宴席,可陈嘉卉此番明显是下嫁,无奈之举,所以陈家没有对外宣扬。只是奏请了南秦皇,便草草的将女儿从后门出嫁,等沐之南得到消息后,已经为时晚矣。

    陈嘉卉此番光景也算是罪有应得,只是没想到大婚当日,便从新房里传出了笑话,如今已经成为了京都人茶余饭后的闲谈趣事。

    听到叶婉若的问话,菱香连忙将手中的毛巾递上去,叶婉若接过来轻轻擦拭着额头上密布的细汗,耳边传来菱香缓缓道来的刚刚的听闻:“听说,大婚当日,陈嘉卉光着身子里从新房里跑了出来,尖叫声惊到了下人,闻声赶过去,便看到李成康傻笑着追着一丝不挂的陈嘉卉在院子里跑。如今这陈家大小姐已是残柳之躯,被李成康吓得也有些精神恍惚,就是陈夫人过去探望,陈嘉卉也闭门不见,这样下去,看来陈嘉卉也命不久矣了!”

    菱香的话令叶婉若隐隐感觉到有些愧疚,如若不是借着陈嘉卉的刻意刁难,叶婉若也不会这样顺利的与太子盛瞥清关系,可说到底陈嘉卉也只是个骄纵小姐,这样的惩罚对她来说似乎也有些严重了一些。

    叶婉若倒不怕陈斌的那番威胁,只是陈嘉卉的命运却着实因为她而发生了改变。

    似乎是感受到了叶婉若神色中的歉意,敛秋瞪了菱香一眼,走上前,扶着叶婉若朝着房间里走去:“小姐,说到底陈嘉卉也是咎由自取,小姐不必难过。弱肉强食,今日若是她陈嘉卉,必定还在洋洋得意,沾沾自喜呢!”

    叶婉若欣慰的朝着敛秋了看了一眼,这几个丫头各有千秋,要说最得叶婉若心的,也只有敛秋了。

    此时皇宫祈云殿内,窗边的软榻前,倚靠着一名面色惨白的少女,如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脑后,精致的眉眼,正透过半开的窗户朝外眺望着什么,似乎有些惆怅。

    窗外阳光正好,光芒万丈普照在大地,却照不进人的心底。

    “主子,德公公求见!”

    这时,从外面传来恭敬的声音,唤回了沉思人儿的思绪,虚弱的声音中透出一丝嘶哑,柔弱的开口:“请德公公进来吧!”

    慕寒的声音刚刚落下,便看到南秦皇身边德正业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当看到慕寒递过来的神色后,连忙福身打了个千儿,笑着开口:“奴才给蕙贵人请恩,看贵人这气色已经好些了,皇上也就能够放心了!皇上命奴才过来传话,晌午会来贵人的宫中用午膳,请贵人准备接驾!”

    “承蒙皇上惦记,有劳公公了,采星....”

    慕寒有模有样的说着,随即唤着身边贴身丫头的名字。

    很快那叫采星的丫头快步走上前,将袖袋中拿出一个精致的钱袋递到德正业的手中,就在德正业刚想推辞的时候,慕寒再次开口:“这段时间有劳公公操劳,是慕寒的心意,还请公公切莫再要推辞!”

    “奴才谢蕙贵人赏赐!那贵人好生休养,奴才还要赶回皇上身边伺候,就不道扰贵人了!”

    德正业笑眯眯的收下钱袋,收回袖袋中。

    “公公慢走,采星替我送德公公离开!”

    “是!”

    在慕寒的吩咐下,采星谨慎的送德正业走出去。

    如果换做是任何嫔妃,此次接到德正业所传达的口谕,一定会欣喜若狂,在这后宫之中,哪个女人不是对这个男人翘首以盼?可又有几人能够真的入了南秦皇的心?

    眸光扫过窗外颜色艳丽,竞相开放的合欢花,慕寒并没有为此被打动,反而心生凄凉,思绪回想到初入太子府的那晚。

    “灵主,对不起这几日让您忧心了,是慕寒轻敌没处理好这件事!”

    原本慕寒当日在土地庙被劫持后,是有机会逃走的,可慕寒却怎么也没想到谈天会意外出现在被关押的房间里。慕寒几乎第一时间认定他是来救自己的,欣喜之余,也在惶恐他会怪罪自己的无能。

    此时谈天带着面具,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端坐在床榻上,温润的看着跪在下侧的慕寒,眸光流转,却令慕寒更加忐忑起来。

    谈天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站起身,轻柔的扶起慕寒,不似以往的凌厉,眼中的眸情似水,仿佛快要将慕寒溺毙。

    “寒儿,让你受苦了!”

    随着谈天的力道,慕寒小心的站起身,听到谈天深沉的声音,慕寒低眉颔首的眸光中,荡起了层层的涟漪,似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认可。

    慕寒摇了摇头,随着谈天走到床榻前,坐在了谈天的身边。没有知道,能够与谈天并肩携手,是她多年的心愿。

    她这些年违背心意,辅佐他,帮助他,甘愿留在他的身边,都是因为想要有一日能够拥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与资格成为浮灵宫的少夫人。

    面对谈天少有的真情流露,慕寒一时之间竟还有些恍如梦境。

    “寒儿,这些年为了我们的千秋大业,让你受了很多委屈。眼看着距离我们的目标越来越近,我们已经没有了退却的理由,这一次,你做的很好。可接下来的任务也必须由你来完成,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还愿意帮我?”

    谈天的话很严谨,却还是令慕寒意识到了什么,敏感的抬起头,不解的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谈天拉着慕寒的手没有放下,反而亲密的将她拉入怀中,长臂搂住她略显瘦弱的肩膀上,再次开口:“你知道,这些年我一直想将我们的势力渗透进宫中,在皇帝的身边安插上我们的人。只是皇上谨小慎微,疑心又重,那些被我们送进宫的人,根本没有能力靠近南秦皇的身边。这一次,你这无心的动作,却是与南秦皇又靠近了一步,只要稍加利用,说不定提前完成我们的大计,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听到谈天的话,只见慕寒突然脱离开谈天的怀抱,猛的站起身,不可思议看向谈天,颤抖着吐出几个字:“你....你是说让我去皇上身边?”

    谈天没有回答,眉心紧锁,却更加使慕寒确定了自己的猜忌。

    慕寒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她离开谈天的身边,心情复杂的站在窗前,月色宜人,却让慕寒感觉到孤独与寒冷。

    房间内一时间悄无声息,两人陷入僵持之中,去南秦皇的身边,不用想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慕寒可以隐藏情感,假装喜欢离疏,可是让她躺在别的男人身边,她做不到!

    突然感觉到身体落入温暖的怀抱,不知何时,谈天已经来到慕寒的身后,下颌抵在慕寒的肩膀上,柔声说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很自私,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就带你离开。宫里的事,我们再想办法!”

    正当慕寒有些贪恋这样的怀抱时,谈天已经转身离开,决绝的仿佛刚刚的柔情都是假象而已。

    “你对我....究竟只是利用?还是真的喜欢?难道将我送到别的男人身边,你没有半点不舍吗?”

    慕寒不甘的转过身,不在乎心底的畏惧,不顾一切的开口。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十几年,今日终于问出了口,看着谈天僵持在原地的背影,心中竟有些紧张,还有一丝期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