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77章 隆宠正盛
    原本打算抬步离开的谈天听到这话的同时,突然停下了脚步,猛的转过身,眸中的寒光直射向慕寒,所有的耐心仿佛一瞬间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冰冷。

    慕寒虽然面色依旧,但内心的忐忑也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知晓,不知道面前的男人面对她的质疑,会不会冲动之下一把拧断她的脖颈,谈天的手段,慕寒是见过的,也深有体会。

    这些年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说是恋人,却没有半点过分的行径,说是属下,可他们仿佛更亲密几分。

    可谈天不知道的是,正是这样的难以区分,才会令慕寒患得患失,痛苦不已。

    此时,谈天并没有走上前,眸光虽然清冷,却直射人心,一脸晦暗。

    只见他突然扬起手,略显烦躁的一把撕下脸上的人 皮 面具,直指自己另一半严重烧伤的半边脸,冷凝的开口:“我对你是利用还是喜欢?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脸上的这疤痕难道还不能够说明?是不是有一天要用我的命来证明,你才能相信?”

    一时间,慕寒身上所有的力气似是被架空一般,脚步虚浮的后退了两步。

    不是谈天的质问她无法接受,而是谈天所说的确实是事实。

    每次看到谈天的这副面容,慕寒都心如刀割一般,除了自责还有无尽的心疼。

    谈天从小便送到山上学习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按道理来说慕寒算是谈天的同宗师妹,只是慕寒是被师傅捡上山的孩子,从小无父无母,没有依靠。

    师傅很娇惯慕寒,只教她一些防身的武功,并没有强迫她学习任何奇门遁甲之术。或许是因为可怜慕寒的身世,就连谈天也对慕寒很是照顾。

    如若不是当年发生的意外,谈天与慕寒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师傅的真实身份竟然是这浮灵宫的宫主。浮灵宫最早效忠于皇室,因为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深得当时皇帝的器重。

    只是好景不长,因为皇权争夺,宫主遭到设计陷害。皇帝一气之下,对浮灵宫一门痛下杀手,浮灵宫成员显少生还,也至此开始浮灵宫招兵买马,有了浮灵宫第一支死士队伍。

    而谈天的师傅也同样没有幸免,惨遭仇敌杀害,谈天也顺其自然的接替了师傅浮灵宫宫主的位置。

    按照师傅当时对慕寒的喜爱,谈天并不打算将慕寒留在浮灵宫,私自做了决定将慕寒送出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却没想到慕寒半路上遭遇危险,负责护送慕寒的人发出了信号,让还没走远的谈天及时赶到,救下了慕寒,同时也在英俊的面庞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烧伤。

    正是因此,慕寒才会如此坚决的留下辅佐谈天。这么多年,死心踏地的陪伴在谈天身边,哪怕他对她只是利用,慕寒都始终不会忘记,是谈天给予她新的生命。

    浮灵宫里,只有慕寒与那些死士不一样,也只有慕寒是心甘情愿走进来的,将感情隐瞒在心底,只为了夺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关注。

    此时借着昏暗的烛光看着谈天略为狰狞的半边脸,歉意与愧疚充斥在慕寒的内心,暗自责怪自己怎么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来?

    而谈天却见好就收,将慕寒神色中所有的变化都收入眼底,抬手系好脸上的黑布作为遮挡,再次转过身,语气稍缓:“先走吧,回去再说!”

    只是这一瞬间,慕寒突然做了决定,没有跟上谈天的脚步,坚定的站在原地。

    原本的不甘与委屈在这一刻消失殆尽,眼中从来没有比此刻更为笃定,决绝的说道:“我不走了,我听你的....去南秦皇的身边!”

    “真的想好了?”

    谈天震惊的停下了脚步,看向慕寒的眸光中满是不可思议,略带嘶哑的开口,不知道是不舍?还是想到距离成就大业又近了一步的欣喜?

    慕寒点了点头,虽然这是她做的决定,却不知为何竟一时间觉得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正一点一点的消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种感觉让她心生悲凉!

    “我有个条件!”

    慕寒低垂着的眸光突然看向谈天,一只手摸向自己腰间系着的带子,猛的拉开。衣裙同时落在地上,只留下里面的红肚兜,花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为房间里的气氛平添了一丝暧昧。

    “这是做什么?”

    谈天大步走过去,眼中有些愠怒,对于这样的慕寒似乎丝毫未有情动,俯身拾起地上的衣裙,想要为慕寒裹住裸露在外的身体。

    谈天很理性,这点慕寒早就知道,只是如今面对分离与取舍,慕寒不想再压抑自己心中的情愿。

    借此机会,慕寒直接扑入谈天的怀里,略显羞涩的双臂紧紧揽上谈天粗壮的腰身,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哪怕当时她被赵尹抓走,知道她可能会因此入牢,那样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都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

    “这身子,寒儿做不了主,愿意此时就给了你,日后也算没有留下遗憾。”

    说着,慕寒搂紧谈天的手臂也跟着更缩紧了几分。似是因为紧张,带着红润的面颊深埋在谈天的胸口,那样子生怕他会拒绝自己一般。

    谈天眸光微闪,却异常分明,冷静的有些不可思议。

    毅然决然的将手中的衣服披在慕寒的身上,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拉出来,亲自为她穿好衣服,柔声说道:“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的人,根本无需这样做!等我将你从宫里接出来时,就是我们的成亲之日,这辈子我定当不会负了你!那皇帝为人谨慎,日后你一定要小心,宫里会有人接应你!”

    感受着谈天不着痕迹的与自己刻意拉开的距离,说不失落是假的,慕寒心里清楚,说到底还不是担心宫里的嬷嬷们发现她不是处子之身,影响了他们的计划?

    女子选入宫中,想要能够顺利的成为皇帝的女人,必须要通过层层检查,如果慕寒真的将清白之身给了谈天,别说什么实现计划,恐怕还会落得个欺君罔上的罪名。

    谈天是个极为冷静,心思细腻的人,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可能性的发生,来影响他的计划。

    哪怕是慕寒也不可以!所以才会出现太子府的宴席上,南秦皇遭遇刺杀,慕寒舍身救人的一幕。

    太子盛原本是想利用慕寒威胁赵尹归顺,却怎么没想到,竟然为她人做了嫁衣,也属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自从进宫后,每一天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又得到了皇上的关爱与隆宠,还未侍寝,便有皇上日夜相伴,单说这一点就是后宫无数嫔妃一生梦寐以求的事。

    身边伺候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完全依附着慕寒的脸色过活,可慕寒却一点都不开心。

    有时候甚至想着,还不如当时被一剑刺死来得干脆。自从慕寒醒过来后,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感受着身体在南秦皇的嘘寒问暖下日渐恢复,慕寒的心里也跟着越来越忐忑,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内心的这种痛苦。

    为了那个男人,她现在竟然连自己的清白都做不了主,这样的意识令慕寒感到多多少少有些讽刺。

    “皇上驾到!”

    突然门外响起德正业尖锐的声音,慕寒这才从失落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刚回过神,便看到明晃晃的黄马褂映入眼帘。

    慕寒刚想挣扎着坐起来,却被南秦皇制止:“寒儿身体尚未痊愈,无需如此多礼!”

    “谢皇上恩典!”

    慕寒拗不过南秦皇,只得顺势再次躺下身来,胸口的伤还在恢复中,只要动一下,就会牵扯着伤口的刺痛。

    微风徐徐,偶尔从窗口吹进来的风还有一丝凉意。

    南秦皇眉心紧皱,眸光冷沉的从那窗边扫过,霸道的俯身将慕寒抱起,便朝着里侧的床榻边走去,神色间满是柔情。

    慕寒只感觉鼻息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龙延香,而后身体便被凌空抱起,慕寒下意识的搂紧南秦皇的脖颈,无意间牵扯到胸口的痛感,令慕寒面色一白,却也只得隐忍着,没敢发出任何声响。

    莫名的紧张使慕寒低垂颔首,落在南秦皇的眼中,似是娇羞,却更令他的眸光更复杂了几分。

    直到将慕寒安置在床榻上盖好真丝锦被,这才面带威严的坐在床榻边,对着周围伺候的宫女们训斥着:“都是怎么伺候的?寒儿的身体还尚未恢复,若是再受了风寒,朕定当饶不了你们!”

    随着南秦皇的话音落下,殿内的宫女太监们齐齐朝着地上跪去,齐声开口:“奴才该死,恳请皇上恕罪!”

    个个眼中满是胆怯,身体瑟缩着跪在一旁,生怕皇上真的会怪罪下来一般。

    “皇上,是寒儿觉得闷,让她们将窗打开通通风。整日喝这些汤药,连屋子里都是这个味道,着实不好闻!怪不得她们!”

    听到慕寒的话,南秦皇的脸色这才开始有了暖意,对着跪倒一地的宫女们挥了挥手,柔声说道:“好,全听寒儿的!寒儿要安心养伤,这次的浴佛节,朕特命皇后亲自带人去普华寺为寒儿祈福,寒儿的伤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

    “寒儿多谢皇上隆恩!”

    慕寒乖巧的模样,更是惹起了南秦皇的怜爱,紧握着慕寒的手,里面夹杂了无数恩宠在其中,慕寒只顾着自己沉重的心情,并没有看到南秦皇眼中隐去的涟漪。

    用过午膳,南秦皇便从祈云殿离开,并没有立刻回去御书房处理奏折,而是转而去了宜妃的蓝月阁。

    蓝月阁在后宫之中地处偏僻,可尽管如此,宜妃在这后宫之中,依旧是南秦皇的知已,无可替代。而居住在此,也是宜妃自己的请求,与宜妃的性子很像,与事无争,清静淡雅。

    来到蓝月阁时,宜妃正在刺绣着小孩子穿的衣服,远远的便看到她认真的模样,让南秦皇本有些焦躁的心理顿时安稳了下来。制止了德正业的通禀,南秦皇朝着宜妃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碧儿,将剪刀给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