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80章 兄妹联手
    香帐幔纱,屏风后热气翻滚,飘烟袅袅,远远望去如同人间仙一般。房间里香气袭人,伊人妙曼,美景令人移不开眼睛。

    尉迟凝命人送来的泡澡水,还摆在屏风后,菱香为叶婉若准备好换洗的衣物后,便在叶婉若的坚持下退了出去。

    身上的疲惫感尽现,叶婉若也想好好泡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心中想着,即使尉迟凝想要算计自己,也不会选在这么明显的时候动手,岂不摆明了告诉所有人,这是她尉迟凝所做的不成?

    抬步来到屏风后,解开腰间的系带,随着叶婉若的动作,外裙滑落,粉嫩香肩随之暴露在空气里。叶婉若抬起手臂,将外裙搭在屏风上,薄纱下肤若凝脂的肌肤若隐若现,给人无限瑕想的空间,或许因为热气扑面,双侧面颊上竟还带着几缕可疑的红晕。

    就在这时,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入叶婉若的耳中,莫名的令叶婉若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叶婉若锐利的眸光警觉的朝着四周打量着,这一看不要紧,一时间只感觉全身上下,汗毛竖起,令人头皮发麻。

    只见叶婉若的眸光所到之处,满地都是体背面有着黑白相间的环纹蛇,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朝着叶婉若所在的位置蠕动着。

    嘶嘶....嘶....

    房间里安静的诡异,只要认真听,还可以依昔听到它们所发出的声音。

    叶婉若很怕蛇,小时候在家里的花园玩耍,还被藏在草丛间的一只小青蛇咬过,从那以后叶婉若好久都不敢在自家的小花园里玩耍,也算应了那句话‘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

    如今面对这副场景,一时之间,就连叶婉若也失了分寸,下意识的朝着门外唤道:“敛秋....”

    或许是因为紧张,连叶婉若都没发现,自己略带颤抖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心底的惊慌。

    门外安静一片,并没有得到回应。叶婉若刚想再叫出口,却发现那略显大一些的环纹蛇已经盘踞在昂起了它骄傲的头颅,虎视眈眈的紧盯着叶婉若,威武的吐着信子,这让话到嘴边的叶婉若,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发出的声音令叶婉若也更加感到头皮发麻,眸光左右探索,也没有发现可以防身的物品,突然想起尉迟景曜给自己的那个信号筒,却发现自己刚刚脱了外裙,还在那袖袋里。

    就在叶婉若不知所措时,那环纹蛇已经准备发出猛烈的进攻,朝着叶婉若便探了过去。

    “啊....”

    只是还不等叶婉若的声音完全发出来,只感觉到一阵劲风从身后袭来,叶婉若转过头,便撞入尉迟景曜严肃的面容中。

    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悬着的心竟突然安稳了下来,仿佛刚刚的胆战心惊都不复存在一般!还不等叶婉若反应过来,腰身随之被带入熟悉的怀抱中,跟随对方的力道一阵旋转后,人已经被尉迟景曜带离了房间内。

    “你....”

    虽然心中感激尉迟景曜的出手相助,如果不是尉迟景曜,那种情况下,叶婉若真的无计可施。但叶婉若心中还是好奇着,尉迟景曜怎么会那么恰巧的出现?

    “嘘!”

    只是还不等叶婉若发出质疑的声音,尉迟景曜已经做了噤声的动作,带着她来到刚刚所在房间的屋顶,轻轻的移开了一片瓦,房间里的景象顿时一览无遗。

    叶婉若虽然不明白尉迟景曜此举是何意图,但却还是很快反映过来,虽然寺庙地处荒野的山顶,但那些环纹蛇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令叶婉若不解的是,那些明显不是从浴桶里爬出来的,可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这些环纹蛇呢?

    收回思绪,叶婉若透过缝隙很快便看到尉迟盛唤着自己的名字,从门口冲进房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手中拿着长剑,如同英勇的武士一般,却显得异常刻意。

    巡视了周围,并没有看到叶婉若的身影,尉迟盛的眸光中显得有些迟疑,再次确定了一番,终于证明了叶婉若并不在房内,这才沉声对着门外开口:“进来吧!”

    尉迟盛的话音刚落,便看到他身边的亲信,手中拿着火把走了进来,仿佛早就知道这房间内有蛇一般。

    只见他拿着火把朝着那些环纹蛇走了进去,环纹蛇不知道是害怕火光?还是因为那火把中所燃烧后的刺鼻味道?竟纷纷猖狂逃跑,而尉迟盛则冷眼站在一旁,眸光隐晦深沉。

    直到房间内的环纹蛇全部消失,太子盛身边的亲信这才用浴涌中的水将火把熄灭,抬手从浴涌底边撕下一圈纹路,叶婉若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居然是蛇皮!

    还记得大学暑假时,叶婉若曾和同学约好去登山,半路上偶遇林间捕蛇猎人。叶婉若至今都记得他说过,雌蛇的皮肤能分泌一种特有的强烈气味,以吸引雄蛇尾随而来,想来这蛇皮定是雌蛇的,所以才会吸引了那么多的雄蛇到来!

    那蛇皮呈现透明,颜色与那浴桶相近,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叶婉若简直不敢相信。而给自己送这浴桶的正是尉迟凝,原本心底的怀疑在此刻得到证实,叶婉若呆愣在一旁。

    怪不得莫亦嫣一反常态,一直没有对自己下手,原本尉迟凝的天真与伪善也不过是想要让她放下防备而已。如果刚刚不是尉迟景曜赶到,或许再晚一些,自己已经脱下了衣服,那么尉迟盛冲进去会是怎样的后果,叶婉若已经不敢想像。

    还有一点,叶婉若无法忽视,刚刚在准备沐浴之前,叶婉若明明吩咐了让敛秋守在门外,可这才眨眼的功夫,敛秋为什么会不见了?即使是尉迟盛的计谋,以敛秋的武功也不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敌人一击制胜,除非.....

    叶婉若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一只手用力的抓在瓦片上,正在慢慢的用力,白皙的手指因为她的动作微微泛白。

    不经意间,手上竟将那瓦片生生掰碎,细碎的声音引起了尉迟盛的注意,眸光锐利的扫了过来,冷声吐出一个字:“谁?”

    叶婉若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用这样大的力气,眼中闪过慌乱,还不等她向尉迟景曜投过去求救的神色,尉迟景曜已经将她拉起,用手中的衣服将她裹进去,再次揽上她的腰肢,两人的身影一闪而过的消失在原地。

    并没有得到回应,尉迟盛朝着亲信递了个眼神,那个便毫不犹豫的快步夺门而出,身体轻巧一跃,便出现在房顶。

    只是此时,房顶哪还有半点影迹?眸光扫过房顶,借着高处的优势,一览无遗的望过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停留片刻,那人便纵身从屋顶跃下,回到房间内,朝着尉迟盛摇了摇头。

    再次不甘的环视了房间后,尉迟盛这才抬步走出房间,眉心紧锁,心中质疑着刚刚在听到叶婉若的声音后,他便冲了进去,可屋内却空无一人,难道这人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脚步毫不迟疑的径自朝着尉迟凝的房间走去。

    此时尉迟凝才沐浴完正端坐在铜镜前,知画手中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为尉迟凝擦拭着秀发上的水滴。

    这时,门外响起尉迟盛的声音:“凝儿,睡了吗?”

    听到这声音,尉迟凝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耐烦,朝着知画挥了挥手,知画便了然的走向门前,将尉迟盛迎了进去。

    “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

    尉迟盛显然已经顾不得这些礼数,挥了挥手,眸光未曾从知画的身上划过,径自朝着尉迟凝走了过去。

    “现在这个时间哥哥不是应该与美人恩宠缠绵吗?怎么跑到凝儿这来了?是不是急着来向凝儿道谢?凝儿早就说过,只要本公主出手,叶婉若那丫头还不乖乖的等着哥哥的宠幸?....”

    “为什么婉若不在房间里?”

    尉迟凝只顾着在尉迟盛面前邀功,根本没注意到尉迟盛阴沉的脸色,说话的语气,好不傲娇!

    只是还不等尉迟凝的话说完,尉迟盛已经迫不急待的打断了尉迟凝的话,急切的开口。

    “不在房间里?怎么会?刚刚的尖叫声难道不是从她房间里传出来的吗?”

    注意到尉迟盛略显凝重的表情,尉迟凝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本来一切都是她尉迟凝的计划。

    临行前,尉迟凝听到了莫亦嫣与尉迟盛的谈话,她便灵机一动,做了保证说是一定可以帮哥哥得到叶婉若,这个时候出错,她又要怎么向母后交待?现在叶婉若的突然失踪,如果回宫后被父皇这件事,恐怕以父皇对叶婉若的宠爱,又要少不了一番责罚!思及于此,尉迟凝也更紧张了几分!

    兄妹俩对话完完整整的传入了另一侧窗边的叶婉若耳中,从房顶被发现离开后,尉迟景曜便带着叶婉若来到了尉迟凝的窗前,本来也想试一试,说不定可以听到什么也说不定,却没想到尉迟盛居然跑来与尉迟凝求证。

    心中的疑问得到了证实,相比真相,人心才是最险恶的。

    看来叶婉若是真的消失了,意识到了这点,尉迟盛的眸光更加暗沉。如果连尉迟凝也听到了那声音,就证明刚刚他所听到的不是幻觉。可只是转眼的功夫,究竟是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她带走?

    思绪流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没有理会身边的尉迟凝,太子盛大步转身离开,浑身上下散发着无法掩饰的杀气,径自朝着尉迟景曜的房间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