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85章 至阴之人
    尉迟景曜的回答,使莫亦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宜妃母子之所以能够到今天还平安无事,完全是因为她们娘俩与世无争的性格,否则以南秦皇对宜妃十几年依旧的恩宠,宜妃又为南秦皇顺利的诞下龙嗣,所有皇子都有可能对尉迟盛构成威胁,莫亦嫣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再犹豫,只见莫亦嫣在桂嬷嬷的搀扶下缓慢的站起身,眸光从叶婉若惨白的面容上划过,眉宇间满是凝重,略带威严的开口:“那便这样决定了,明早起程回京都,婉若的病情可耽误不得!”

    “是!”

    尉迟盛与尉迟景曜连忙躬身行礼回答着。

    “等一等!”

    就在这时,看着莫亦嫣即将离去的方丈住持,却沉声开口,一双眸光却是紧锁在叶婉若的脚裸上。

    方丈住持并不知道,他的三个字,令莫亦嫣的眸光快速闪过一丝紧张,却转眼被她完好的隐藏在眼底。

    “方丈这是?”

    莫亦嫣的语气中透着不解,其实根本无需方丈住持多方言,只要看他的神色,也可以猜测到他要说的话与叶婉若的伤势有关。

    方丈住持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般,连忙上前,在众人的注视下,将叶婉若脚裸上敷着的草药用手拂去,被毒蛇咬过的痕迹仍旧存在,周围的皮肤上也泛着幽幽的青光。

    看到这副情景,方丈住持这才缓缓点了点头,似乎是心中的疑惑得到了证实一般,眉心紧锁着沉声开口:“回皇后娘娘的话,这位女施主确实是被毒蛇咬伤不假,这种环纹蛇又叫银环蛇,毒性极强,如果被这种蛇咬中,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就会头晕发热,昏迷不醒。

    看上去,老衲口中所说的与女施主此时的表现极为相似,但从伤口上来看,按说女施主的蛇毒应该已经被清理的干净,不应该还仍旧昏迷才是,否则这伤口应该是呈现出暗紫色的。可此时,女施主的伤口却闪着青光,这就足以说明,导致女施主如今还昏迷不醒的并不是蛇毒!”

    方丈住持的话如同一棒重击敲打在禅房内每个人的心上,而就在这时,慧珍师太也赞同的点了点头,低声附和着:“方丈住持说的有道理,原本贫尼还在疑惑,为这女施主把脉的时候,发现她体内的余毒未清,贫尼还以为是被毒蛇咬中而未及时得到救治的原因。方丈住持如此一说,贫尼豁然开朗!”

    “那方丈与师太的意思,是婉若还中了另一种毒?”

    对于这样的发现,尉迟盛也感到震惊,急忙开口求证着。

    方丈住持认真的点了点头,只见他双手在叶婉若脚裸的伤口处用力按压,暗黑色的血液便从伤口处涌出来,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疼痛,叶婉若一张小脸也跟着紧皱起来,面色痛苦。

    不需要方丈住持的解释,凡是有点常识的人,只要看到那血液的颜色,便知道是中毒所致。

    可是叶婉若的膳食都是普华寺统一安排的,就算是对方想要下手,又怎么会知道哪一份是送去给叶婉若的?哪一份又是送去给其他皇子的?这样的风险可不是开玩笑的。

    对于叶婉若中毒这件事,尉迟景曜心中觉得甚是蹊跷,低眉颔首的同时,余光在莫亦嫣与尉迟凝的脸上打转。

    至于尉迟盛,虽然狡诈,但尉迟景曜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对叶婉若的关心不是假的。更何况,从刚刚的情况来看,他也不过是莫亦嫣的傀儡而已,如果尉迟盛只是莫亦嫣争夺皇位的一枚棋子,那么莫亦嫣....

    尉迟景曜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就在这时,方丈住持的声音再次响起:“太子殿下所言极是,这位女施主中的是另一种毒,如果老衲猜测的不错,正是一种叫做月余散的毒。中此毒者,只能活月余,起初症状就如同中了银环蛇毒一般,头晕发热,昏迷不醒。

    老衲猜测下毒者是想借着银环蛇的毒性,以此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蛇毒上,哪怕是诊脉,如果不仔细都不会发现这种毒性的存在,只会以为是余毒未清,现在看来,对方是下了狠心,要索取女施主的命!”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听到方丈住持的话后,莫亦嫣竟脚下突然无力,脚步虚浮的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在地。

    “母后....”

    “娘娘....”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莫亦嫣的身上,并没有看到尉迟景曜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莫亦嫣神色中快速闪过一丝惊慌,朝着围在周围的儿女、仆人们端庄的摆了摆手,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多了抹惋惜与爱怜,沉痛的演着戏:“可怜的婉若,羲和过世的早,就留下这么一个女儿,难道还不能得到上天的垂怜吗?到底是谁?这么狠的心?一定要了她的命不可?本宫知道这个人,定要治她的罪不可!”

    莫亦嫣字字句句的心疼叶婉若,却丝毫不提及解药的事,足以说明 她此时矛盾的心情。

    “皇后娘娘莫急,女施主所中之毒也不是无解,只是这解药中其它倒是好说,却惟独缺少了一种药材作药引,极为稀少,甚是罕见。”

    出家人救死扶伤乃是本分,可如果救了不该救的人,却是要结怨的。

    只是方丈住持救人心切,却并没有看到皇后莫亦嫣那几乎要喷火的眼神,即使如今事情预期发展已经与曾经的想像背道而驰,当着众人的面前,莫亦嫣依旧要将她贤良淑德的一面完美的展现出来:“方丈尽管说明,究竟是什么?哪怕是世间绝无仅有,只要能救婉若的命,也要全力一试!”

    听到莫亦嫣的回答,方丈住持却先是双掌合于胸前,朝着莫亦嫣福身行礼开口:“阿弥陀佛,皇后娘娘上善若水,心思纯良,不愧为一国之母。按说这解药里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草药,只是这药引却是难寻,那便是至阴之人,且此人必须是位男施主!”

    “至阴之人也就算了,还要是位公子?婉若的病与这人有什么关系?”

    要说这罕见的草药别处是不多见,但皇宫那是什么地方?集世间万物的精华之所在,什么稀罕的药材是宫里没有的?

    还以为方丈住持口中所说的极为罕见的药材,最多也不过是一些人参鹿茸之类的补药,太子盛原本还在思量着遣人回去取即可,却没想到与一个男人扯上了关系。

    药引居然是个男人?不仅是太子盛,就连房间内的多数人也是第一次听说,众人的神色统一的闪过一丝疑惑,不解的朝着方丈住持求证着。

    “太子殿下有所不知,这毒药是由一百种巨毒之物所制成,毒性自然可想而知,且所有的巨毒之物都为雌性。所以才要至阴之人的男施主,只要取他心头血与解药相调合,方可彻底清除女施主体内的毒性。所以这月余散一般是没有人使用的,因为至阴之人极为难得,很有可能这人还没找到,中毒者便已经毒发身亡了。”

    方丈住持的话确实所言不假,莫亦嫣当初之所以选择这种毒,也是因为此毒与蛇毒极为相似,不易被人发现。

    以宫中那些庸医的水准,未必能察觉出叶婉若体内这种毒的存在。就算如果运气不好,真的被探查出来,想来也是无药可解的。到时候公主府的嫡小姐香消玉损,叶玉山一个人还不好对付?

    只有手握兵权的人,才最有可以能为南秦皇的心腹大患!南秦皇本就生来多疑,还怕叶玉山早晚不乖乖交出兵权?

    到时候这兵权也会自然而然的落在尉迟盛的手中,也算是出奇制胜不的一显好棋了!

    虽然被方丈住持看出了破绽,可又能改变得了什么?这叶婉若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不是吗?

    思及于此,莫亦嫣本是慌乱的心神,此刻也平稳了下来,状似痛苦的继续求证着:“那以方丈的意思,我们婉若真的无药可治了吗?”

    “不然,虽然难寻,但这世上总是有这样的人存在!老衲倒有一主意,皇后娘娘明日回宫去,立即张榜寻找此人,相信为皇家效力,一定会有人愿意的!”

    听到方丈主持的话后,莫亦嫣连忙点了点头:“就依方丈所言!”

    就在这时,从门外快步走进来一侍卫,身着士兵铠甲,身上的铠甲因为他的动作而发现叮当的脆响。面色严谨,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在走进房内径自朝着莫亦嫣走去,俯身单膝跪在地上:“启禀皇后娘娘,丞相府大夫人在普华寺外求见!”

    丞相府大夫人?此时陈嘉卉刚嫁给李成康,正是煎熬之时,陈夫人不去关照女儿,却在此时来普华寺?这倒是出乎了莫亦嫣的意料之外。

    “可说何事?”

    半晌,莫亦嫣沉声吐出四个字。

    “回皇后娘娘的话,丞相府大小姐昨夜突然暴毙,陈夫人来此超度亡魂。陈夫人只说有要紧事与皇后娘娘商量,务必请皇后娘娘见她一面!”

    陈嘉卉死了?再次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让莫亦嫣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没想到陈嘉卉嫁过去才几日?这么快便突然暴毙?虽然这样的结局是早晚的事,可确实比预想的快了一些。

    想当初这门婚事,可是她莫亦嫣一气之下订下来的,不用想也知道此时陈夫人在心里一定恨她入骨,来意已经再明显不过。

    更何况她是什么身份?想见皇后就可以见到的吗?

    莫亦嫣刚想开口回绝,眸光却瞥见了叶婉若喘着微弱的气息躺在床榻边,眼中再度闪过精光,计上心来。

    “明日一早回宫,盛儿你与凝儿去准备一下。景曜,明日布施一事你与方丈请教即可!”

    “是,母后!”

    将房间内的众人遣散,莫亦嫣沉声对那侍卫开口吩咐着:“前面带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