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86章 救命恩情
    在侍卫的引领下,莫亦嫣小心的迈着脚下的步子,桂嬷嬷谨慎的伺候在身边,神色中似有不解。

    感受着桂嬷嬷欲言又止的样子,半晌,莫亦嫣这才沉声开口:“有事就说,吞吞吐吐的成什么样子?”

    桂嬷嬷老脸一红,阿谀奉承的附和着:“皇后娘娘慧眼识珠,奴婢无论做什么都逃不过娘娘的眼睛。奴婢只是不解,按说当初陈嘉卉的婚事是娘娘一手操办,现在陈家白发人送黑发人,难道娘娘就不担心?”

    桂嬷嬷此时说出的一番话,如果换作另一个人,恐怕早就被莫亦嫣治了罪。可桂嬷嬷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衷心耿耿自然无须担忧,说出这话也不过是表示对莫亦嫣的担心而已,莫亦嫣心中分明,自然便也不在意。

    “担心什么?担心她会对付本宫?别说她只是一丞相夫人,本宫却贵为一国之母,她有什么资本来向本宫宣战?再者,嬷嬷可别忘了,本宫只不过是顺势而为,真正害得她陈嘉卉落此下场的却不是本宫,按理来说,本宫让陈嘉卉多活了几日,他们陈家谢本宫还来不及呢!”

    说到底,陈嘉卉的死还不是与叶婉若有理不清的关系?别管当初是谁对谁错?谁先挑衅,谁再还击?这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陈嘉卉确实因此丧命,而叶婉若却好好的活着。

    陈夫人确实没有能力找莫亦嫣还击,但却不代表她不会找叶婉若报复,陈嘉卉的死总要有人来负责,而叶婉若无疑是当之无愧的罪魁祸首。

    这不,借着陈嘉卉的死,陈夫人已经迫不急待的来此找叶婉若一较高下,毕竟如果回到京都,所有的计划便更不可能实现。

    听到莫亦嫣难得好心情的与她细心分析,桂嬷嬷赞同的点了点头,还不忘继续奉承着:“皇后娘娘所言极是,是奴婢愚钝了!”

    莫亦嫣嘴角挂着淡笑,毫不掩饰的彰显出她此时的好心情,再次说出一句带有深意的话来:“陈夫人来得正好,这一切总要有人来负责不是?”

    在莫亦嫣身边伺候时间久了,桂嬷嬷自知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收起那原本不该存有的好奇心,扶着莫亦嫣离开。

    莫亦嫣离开禅房的同时,尉迟盛与尉迟凝也纷纷离开,听从莫亦嫣的差遣去收拾行装去了。

    方丈住持据说有一种可以暂时维持叶婉若生命体能的药丸,还可以让叶婉若清醒过来,哪怕那位至阴之人的心头血没有极时找到,多维持半月也没有问题。

    看着尉迟景曜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房间内的人便退了出去。

    刚刚听到陈嘉卉的死讯,令尉迟景曜也忍不住为叶婉若担心。丧女之痛,尉迟景曜虽无法理解,却也深感其中。

    若是叶婉若身体康健时,或许还能小心防备。可以叶婉若如今的身体情况,能够活下去已是万幸,哪还有精力去对付别有用心的陈夫人?而陈夫人此时来到普华寺明显也志不在此,所谓的多事之秋也不过如此而已!

    就算能够逃得过陈夫人的手段,明日一路回京都,还不知道莫亦嫣会再度掀起什么波澜?只要想到莫亦嫣阴险的手段,尉迟景曜便更加担忧起来。

    “子墨!”

    “主子!”尉迟景曜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同时从后窗闪进子墨如影随形的身体。

    “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做婉若的影子,直至她安全回到京都。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要第一时间发讯号给我,明日路上,如有必要,可以带婉若脱离回京的队伍,要将她安全送回公主府,交到姑丈的手中,知道吗?”

    看着叶婉若依旧沉睡的容颜,尉迟景曜将心中的决定吩咐给子墨,眸光却从未离开过叶婉若,柔情似水。

    子墨虽然心有所迟疑,却也知道自己的职责,只得开口回答着: “是,主子!”

    “还有,立即吩咐下去,各处去寻找至阴之人,越快越好!”

    突然想到主持方丈的话,尉迟景曜再次开口。

    莫亦嫣虽然当着众人的面说的好听,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寻找此人,可尉迟景曜却分明看清了莫亦嫣隐藏在眼底的杀意。

    这些年,他虽然同母妃与世无争,却不代表他看不懂他们所使用的手段。那个令无数人为之沉浮的皇位,却是尉迟景曜最厌恶的,手足相残,父子猜忌,人生最悲凉的也不过如此。

    以往尉迟景曜还能装作视而不见,如今事关叶婉若,想起当年姑姑离逝时对他的嘱托,尉迟景曜也无法再做到坐视不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姑姑而已。

    这一次子墨却没应声回答,而是略带忧心的提醒着:“主子,如此一来,如果皇后娘娘得知主子在背后搞手段,那么之前主子与宜妃娘娘所做出的一切隐忍就全部会付之东流了。主子可以不在意,但宜妃娘娘在宫中,还要依仗着皇后娘娘的鼻息过活,难道主子这些都不再顾及了吗?”

    “所以你更要嘱咐下边人,做事小心一些,不要留下蛛丝马迹!姑姑当初对我和母妃有恩,没有姑姑,就没有我和母妃的今天。如果不是姑姑之前对怀着孕的母妃出手相助,就不会有我的存在了。当年,姑姑未能得到救治而撒手人寰,正是因为皇后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才会故意从中作梗。临终前,姑姑嘱托我照顾好表妹,我岂能失信?更何况,父皇会保护好母妃,如今母妃已经对皇后构不成威胁,皇后大可不必如此做,引起父皇的反感!”

    尉迟景曜做出如此决定,自然有他自己的思量。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当年宜妃隆宠正盛,南秦皇接连留宿宜妃寝宫,对其它后宫不闻不问,更别提什么雨露均沾!

    后宫嫔妃失宠,女人之间难免善妒,如此一来,倒是统一了阵营,每日利用晨请的时候在莫亦嫣身边,各种吹耳旁风。

    莫亦嫣心中有气却也不能太过于表露出来,自知无论如何也不能失了皇后该有的风度与气度。

    当得知宜妃怀了身孕时,莫亦嫣终于沉不住气了,宜妃就算再得宠,也要每日来向她晨请,毕竟只是个妃子,还能翻出天去不成?

    可她肚子里的那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可就不同了,以当时南秦皇对宜妃的宠爱,如果真怀着的是男孩儿,大有将太子之位传给他的趋势。同时,这就代表了尉迟盛又多了威胁的存在。

    百般思量之下,莫亦嫣便大胆的做出了个决定。

    事发当日,羲和公主进宫,刚得知自己怀孕的好消息,羲和公主迫不急待的进宫与皇帝哥哥分享这个喜讯。

    无意间听到两个奴婢的对话,大意就是要造成让宜妃失足落水的场景,如此一来,如果一失两命是最好;就算宜妃能够大难不死,可却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棋子,对莫亦嫣来说已然没有了危胁。

    这样狠毒的做法也只有莫亦嫣能够做出来,早就听闻南秦皇对这宜妃宠爱有佳,羲和公主也有幸与宜妃有过几面之缘,宜妃平静的心性颇得羲和公主几分好感。

    在羲和公主看来,宜妃是个懂得知进退的女子,很重要的是不会恃宠而骄,还懂得如何把握分寸与尺度?

    以南秦皇如今对宜妃的宠爱,羲和公主不敢想像如果宜妃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发生什么事,南秦皇会是怎样的暴怒?更何况,南秦皇身边嫉妒吃醋的女人比比皆是,还真是缺少像宜妃这种知书达理,蕙质兰心的女人。

    南秦皇对羲和公主是出了名的疼爱,当听到那寓意分明的对话时,羲和公主立即便打算帮助宜妃摆脱莫亦嫣的手段,也算为了哥哥保护他钟爱的女人。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羲和公主毫不犹豫的遣身边的奴婢去叫南秦皇,羲和公主便朝着宜妃所居住的宫殿走去。当皇后遣人来叫宜妃时,刚好羲和公主在宜妃的寝宫内,还突然吵着肚子痛,宜妃还怎么可能离开?连忙叫了太医,就连南秦皇也闻讯赶来。

    当得知羲和公主怀孕时,这才让南秦皇与宜妃放下心来。临出宫时,羲和公主还以自己刚刚怀孕,什么都不懂,在公主府也甚感无聊为借口,将宜妃接进了公主府。

    那个时候宜妃已经快要临盆,所有一应吃穿用度全部都是羲和公主亲自准备,所以宜妃才会顺利产下尉迟景曜。

    尉迟景曜出生后,南秦皇将他们母子接回宫,但宜妃似是看开了红尘往事一般,主动要了地处比较偏僻的蓝月阁,还刻意与南秦皇拉开了距离,这才保住了尉迟景曜能够顺利长大。

    事后,羲和公主曾与南秦皇说起过此事,南秦皇便也开始控制住对宜妃的情感,哪怕心里再想念,也只是默默的放在心里,这也是南秦皇保护她们母子的一种手段。

    从尉迟景曜懂事开始,宜妃便时常与尉迟景曜说起当年的事,不是为了让他伺机找莫亦嫣报仇,而是为了让他做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宜妃因此与羲和公主有了不解之缘,而这也成为尉迟景曜与叶婉若从小交好的原因。

    虽然自从羲和公主过世后,尉迟景曜便没再见过叶婉若,但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还是在的,更何况羲和公主对于他们母子俩有再造的恩情,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似乎是感受到了尉迟景曜的态度坚决,子墨没再说话,而是退到了一边,直到尉迟景曜略显烦躁的挥了挥手,子墨这才再次从房间内消息。

    而另一边,莫亦嫣已经来到了佛堂,陈夫人一身素色白衣,面色略显苍老,不用想,也是丧女之痛令她无法自已。

    当看到莫亦嫣走进来时,陈夫人连忙起身,朝着莫亦嫣大礼朝拜:“臣妇给皇后娘娘请安,愿皇后娘娘凤体安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