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87章 各怀鬼胎
    这陈夫人虽然人到中年,但却保养的特别好,皮肤晶莹剔透,行态端庄大方,举手抬足之间无不彰显她身上独有的雍容华贵气质,如同闺阁小姐一般,任谁都想不到她居然已身为人母。

    之前宫宴上,莫亦嫣也曾与陈夫有过见之缘,对这陈夫人还暗自夸赞过,可她生下的女儿却似乎有些不尽人意!

    只是此时看这陈夫人眉宇间尽现疲态,愁眉满面中还透出令人怜惜的忧伤之情,丧女之痛令人深感其中。

    尽管如此,却未能打动得了皇后莫亦嫣的内心柔软,虽然眉眼间尽现同情,却不达眼底。

    当看着陈夫人行如此大礼在她面前跪下时,皇后也不顾身份的迎了上去,动作轻柔的将她扶起:“快快起身,本宫也刚听说令千金的事,还请陈夫人节哀!”

    陈夫人低眉颔首的顺势站起身,虽然周身散发出悲伤的气息,但眸光中的恨意却无法忽视,只是敛眉低垂的她令人无法洞悉其中的寓意。

    状似在听到皇后莫亦嫣的话后有些许的感动,陈夫人竟应景的擦式去滴落的滚烫泪珠儿,轻声感叹着:“是嘉卉福薄,辜负了皇后娘娘的一番美意,虽然暂时保住了她一条性命,却还是去了她最终的归处!臣妇不想其它,只愿嘉卉死后能够不再坠入轮回之道,也算是她的福份了!”

    陈夫人深明大义的回答,难免令莫亦嫣对此嗤之以鼻,所有冠冕堂皇的话语都被她的举动所昭示出她此时所想。

    虽然婉转的表达了莫亦嫣当初将陈嘉卉嫁给李成康,是保住她性命的方法,其实内心的真正想法,也只有她一个人知晓。

    而陈夫人又何尝不痛苦?面对莫亦嫣,她没有任何报复的能力,还要口是心非的说出这番趋炎附势的话来。如果不是莫亦嫣作主将陈嘉卉取给李成康,陈嘉卉又怎么会最后受辱而亡?

    陈夫人永远都不会忘记当看到陈嘉卉毫无生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的惨状,整个人已经瘦得脱了相,脸上鼻青脸肿的样子还依旧清晰,就连身上也是各种经过虐待、蹂躏的瘀痕。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痕,有靴痕,有烙印,还有被撕咬的痕迹。

    有的伤口已经腐烂,随之发出腐臭的腥味,所有的一切无疑在宣告着陈嘉卉最近在李府所遭遇到的一切。

    陈夫人几欲昏厥,心疼女儿的同时,深深的恨意也在心中无限蔓延滋生根芽。

    恐怕这天下,没有人会在面对女儿受到如此委屈与遭遇时,依旧熟视无睹吧?而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她身为人母,自当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这也是为什么女儿丧期未满,陈夫人会出现在这普华寺的真正原因。

    陈夫人的心意莫亦嫣早就洞悉清楚,对于陈夫人这番带有深意的话,也对此置若罔闻,怜惜的拍了拍陈夫人的葇夷,似是安抚,也似是别有深意的开口:“陈夫人要好好保重身体,陈府一家老小还在指望陈夫人照拂,切莫伤了自己个的身体!”

    莫亦嫣的话落,谁成想陈夫人竟脱离了莫亦嫣的手,俯身再次跪在地上,故作柔弱的请求着:“臣妇斗胆,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皇后娘娘成全!”

    听着陈夫人终于还是说出了来此的目的,莫亦嫣的眼中划过一抹玩味的神色,刚想抬手将陈夫人拉起,却没想到陈夫人固执的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再次凄婉的开口:“还请皇后娘娘听臣妇将话说完,臣妇来此是想为嘉卉进行超拔祈福,虽然臣妇知晓嘉卉是带罪之身,但臣妇还是请皇后娘娘看在臣妇作为母亲的份上,能够恩准臣妇留下来,暂住普华寺,为女补过。不知皇后娘娘能否成全?”

    如果放在平时,来普华寺住多久那都是她陈夫人的自由,可眼下浴佛节在即,普华寺如今不再对外开放,只因皇家人会在此留宿至浴佛节结束,岂是她陈夫人说想留宿就留宿的?

    可这陈夫人也是聪明人,这样的理由,别说是莫亦嫣,就是南秦皇在此,恐怕也无法拒绝。

    丧女之痛已实属悲惨,难道还能剥夺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吗?那只会惹人非议,与结局背道而驰而已。

    更何况莫亦嫣十分清楚,陈夫人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叶婉若,又怎么会拒绝?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人主动送上门来顶罪,莫亦嫣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这事实属情理之中,陈夫人又何须如此客气?”

    莫亦嫣一边将陈夫人扶起,一边顺势回答着,深明大义、国母风范尽显无疑。

    “桂嬷嬷,就将之前婉若住的房间命人收拾一番,让陈夫人安住下来!明日启程前,派人留下来,以保障陈夫人在普华寺期间的安全。”

    “是,皇后娘娘,奴婢这就去!”

    听到莫亦嫣的吩咐,桂嬷嬷连忙行礼回答着,接着便转身走了出去。

    叶婉若入住慧珍师太的禅房后,菱香与敛秋便将叶婉若出门所带的个人物品一并收拾了过去,所以房间便空置下来。

    至于莫亦嫣的安排,当然有她自己的一番用意。

    一般来说,皇后娘娘能够留人保护陈夫人安全,这已是陈夫人几辈子的福气,这可是别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此时,陈夫人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此,明日回宫?按照惯例来说,还会多留一日,怎会如此之快?

    短暂的失神之后,陈夫人在莫亦嫣的注视下连忙回过神来,福身行礼,面色惊色:“臣妇惶恐,不敢劳皇后娘娘如此费心。再者叶小姐的房间,臣妇怎么敢逾越?还请皇后娘娘收回成命!”

    莫亦嫣笑着扶住陈夫人,亲昵的拉着她,朝着门外走去,缓声说道:“带你去看看你所居住的房间!”

    对于陈夫人的有意试探,莫亦嫣只装作没听懂一般。

    桂嬷嬷似乎已经将莫亦嫣的吩咐安排了下去,在莫亦嫣走出来的同时便连忙迎了上来,小心翼翼的扶住莫亦嫣,伺候在身侧。

    陈夫人随行只带了一名丫头,就连行装也简单的令人不可思议,一个背包是主仆两人所有的物品。

    一路上,莫亦嫣没在说话,却让陈夫人更加忐忑起来。

    此棋实属惊险,可只要想到陈嘉卉凄惨无比的死状,陈夫人也只能选择挺而走险。

    如果运用得当,别说叶婉若,就连莫亦嫣都别想独善其身。

    但此时,莫亦嫣对有关叶婉若的事情只字不提,而明日几人就要离开,这让陈夫人怎能不心急?

    就在这时,原本缓步走在身前的身影却突然停了下来,陈夫人连忙收敛思绪,也跟着停下脚步。

    眸光所到之处,是一座独立的禅院,不知为何,竟隐隐从里面传出来略显浓重的草药味。

    而莫亦嫣此时正看着那坐禅院出神,眸光悠远绵长。

    就在陈夫人暗自思量这禅院中所居住的人是谁的时候,身前响起莫亦嫣无奈的话语:“婉若现在就住在这里,昨夜婉若被毒蛇咬伤,至今昏迷不醒。明日提前起程回宫,也是怕耽搁了婉若的病情,羲和留下来惟一的女儿可不能就此香消玉损!”

    叶婉若被毒蛇咬伤?昏迷不醒?

    这对陈夫人来说,无疑是迄今为止听到最有利的消息。

    原本陈夫人还在为此事伤神,皇家入住普华寺,自当为了防患于未然,而把守森严。如今听到莫亦嫣的无意泄露,陈夫人顿时眸光微闪,计上心来。

    “哎....”

    莫亦嫣一声低沉的感叹拉回了陈夫人的思绪,即使口不对心,却还是上前,柔声开口:“皇后娘娘切莫伤感,要小心伤着身子才是!叶小姐有皇上、皇后娘娘的疼爱,自然也会吉星高照,躲过此劫的!”

    似乎是陈夫人的一番说辞说到了莫亦嫣的心坎里,莫亦嫣的面色上划过一抹欣慰的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接着对身边的桂嬷嬷吩咐着:“本宫记得出宫时,你从宫里带出了一颗千年老参?晚膳前将那人参煎好送去给婉若补补身子,也真是苦了这丫头了!”

    “是,奴婢谨记!”

    桂嬷嬷连忙垂首着回答。

    “陈夫人切莫笑话本宫,本宫也真是年纪大了,不由自主就感慨上了!”

    得到桂嬷嬷的回答,莫亦嫣这才带着慈爱的笑容与陈夫人打趣着。

    “臣妇不敢,皇后娘娘贤良淑德,如此疼宠叶小姐,是叶小姐的福气,也是天下百姓苍生的福气。”

    听多了趋炎附势,自然对此也觉得没有过多的心意。对此莫亦嫣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走吧!”

    在莫亦嫣抬步朝着前面走去时,陈夫人的眸光中快速闪过一抹狡黠,既然莫亦嫣主动为她提供这样的机会,她自然没有理由不好好利用一番才是。

    眸光中带着流光溢彩的朝着那禅院别有深意的望过去,陈夫人这才不紧不慢的抬步跟上前面莫亦嫣的脚步。

    却没看到莫亦嫣走在前面,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

    方丈住持将药丸取回后,便直接让菱香给叶婉若喂了下去,只是没想到那药丸效果惊人,只是一盏茶的功夫,叶婉若便真的醒了过来。

    “小姐....”

    看着叶婉若缓缓睁开眼睛,菱香与敛秋竟难掩心中的喜悦之情,不顾尉迟景曜在场,兴奋的扑倒在叶婉若身边。

    昏昏沉沉的头,以及全身无力感严重,最重要的是脚裸上似乎还传来针扎般的疼痛,让叶婉若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心。

    “可是感到哪里不舒服?”

    一心记挂着叶婉若的尉迟景曜,自然将叶婉若全部的神色装入眼中。

    当看到叶婉若皱紧的眉心,连忙抬步上前,轻声寻问着。

    菱香与敛秋也顺势退到一边,叶婉若这才注意到,她此时所处在陌生的环境里,而且房间内除了两个丫头,还有尉迟景曜与那日迎接他们到来的方丈住持。

    依昔之间,叶婉若只记得那日尉迟景曜将她藏在被子里,刚开始她还小心翼翼的,生怕尉迟盛会发现她的存在。接着便是一种眩晕感袭来,接着叶婉若便失去了意识。

    可为什么再醒来时,会感觉如此疲乏?

    “我这是怎么了?”

    叶婉若挣扎着起身,朝着尉迟景曜证实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