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89章 危险临近
    因为叶婉若的身体没有力气,菱香只得小心的将叶婉若身体扶起,让她倚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再整理前面的裙装。

    叶婉若此时的心里很复杂,一方面迫切的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出卖了自己?一方面也在害怕着事情真相令她无法接受。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菱香、迎香还有敛秋是除了叶玉山以外,她最信任的人。

    虽然她们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奴婢,但叶婉若却拿她们当家人一样,这样无条件的信任令叶婉若害怕得知被欺骗。

    如果连她们都不能信任,叶婉若不知道自己还能信任谁?

    一种孤寂感油然而生,令叶婉若显得有些惊慌与不知所措。

    在听到叶婉若的问题后,菱香也同样递过去诧异的神色,眸光中隐现不解的问道:“不是小姐让敛秋转告菱香,让菱香去佛堂请佛经回来要临摹,以此来打发漫漫长夜的吗?”

    惊人的回答令叶婉若身子为之一震,叶婉若简直无法相信,这与敛秋所说的几乎毫无相差。

    叶婉若侧眸回首,看着菱香的眸光真切,那眼中的不解令人毋庸置疑,丝毫没有闪躲。

    这样的回答令叶婉若完全措手不及,本以为就算对方心理素质再高也终究会留下一丝破绽,却没想到两人的回答如出一辙。

    即使叶婉若再不愿承认,此时她也清楚的知道,菱香与敛秋之间有一个人在说谎。

    无论这个人是谁,都不是叶婉若所愿意乐见的结果。

    而且这个人很聪明,连怎么回答都想好了,给叶婉若留下如同谜团的答案,让叶婉若一个人去进行判断。

    还从来没想过,她叶婉若的身边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一位心术高手,叶婉若舒展开紧蹙的黛眉,再次装作无意的问道:“那敛秋呢?”

    “敛秋说小姐称水热,让她去打些冷水来。难道这些小姐都不记得了吗?”

    菱香的回答滴水不露,当接触到菱香望过来的眸光中透出关心的神色,叶婉若尴尬的扯起了嘴角略显僵硬的笑意,只得回答着:“或许是因为体内余毒未清,记忆总是感觉断断续续的!”

    说着,叶婉若还应景的抚了抚额头。

    “小姐别急,明天我们就回京都了,老爷一定会想办法医治好小姐的!”

    叶婉若微微点了点头,在菱香的伺候下,只是简单的喝了些清粥,倍感疲乏的便睡了过去。

    身体状态极差令叶婉若已经没有力气再多想其它,叶婉若始终没有问那个所谓的药引到底是什么?

    在21世纪的叶婉若,认为命运理应是由自己主宰的,所以她紧紧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假借他人之手。

    可魂穿到异世,被迫成为争权夺利的棋子,一次一次的遭遇危险与算计,叶婉若才开始相信人各有命。命运将你摆放在相应的位置上,由不得你是否愿意,都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如果真的因此丧命,或许还可以回到自己所生活的世界也说不定!到时候,管他什么尉迟盛?或是莫亦嫣,又与她叶婉若有什么关系?

    迷糊间,叶婉若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莫亦嫣依旧按照行程去大殿诵经礼佛,而桂嬷嬷并没有忘记莫亦嫣的吩咐,整个下午都看着婢女将那人参慢火煎熬。

    直到天色渐暗,人参的营养也入了汤中,桂嬷嬷这才遣人将这参汤送去给叶婉若补身子。 不远处晨钟暮鼓的声音由远及近,令人忍不住肃生敬意。在这种地方呆得久了,心境也会跟着变得宁静久远,无妄无欲了起来。

    依昔还可以听到正殿中传来余音绕梁的佛经,伴随着低醇且协调的混音,听着让人心生平静。

    借着道路两旁昏黄的莲花灯,婢女手中端着滚烫的参汤,小心翼翼的朝着叶婉若所在的禅院走去。

    这婢女在莫亦嫣的宫中是负责粗活的,平时做的都是又脏又累的活计,哪里有幸见过什么传说中千年人参?

    此时,一个人朝着禅院走去,难免动了想要一尝究竟的心里。

    鬼鬼祟祟的眸光朝着四周打探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出现,反而让那婢女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心中思量着反正也没有人会发现,只是尝一尝而已,没有关系的。

    像是终于做好了思想斗争,婢女下定决心,突然逆转了方向,朝着另一侧的草丛中走去。

    婢女将那参汤放在石阶上,玉盅里参汤香气扑鼻,那婢女的眸光中透出向往与贪婪,夸张的咽下奔涌出来的唾液,终于控制不住的抬手想要将那汤盅打开。

    “好啊你这个贱胚子,桂嬷嬷果然料事如神,猜到你这小贱人会不老实,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躲在这里还敢觊觎主子的吃食,难道你是活腻了不成?”

    身后传来尖锐的声音,令本就提心吊胆的婢女吓得顿时花容失色,双膝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桂嬷嬷是皇后身边的老人了,平时伺候皇后娘娘尽心尽力,深得皇后娘娘的信赖与宠爱。

    但对下人,这桂嬷嬷可是个狠角色,在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做事稍有差池,必定是重罚一顿,严重的整个人都会凭空消失,不再出现。

    这在宁贤宫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以这些宫女太监的尤其害怕桂嬷嬷,生怕自己也会成为那个见不到第二天太阳的人。

    所以,此时听到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到桂嬷嬷,那婢女早已吓得不知所措。

    转身朝着那声音来源处转过去,依旧垂首匍匐在地,或许因为害怕,身子瑟缩颤抖,生怕自己会冲撞了对方。

    此时,也只能希望对方可以枉开一面,不要将事此告诉桂嬷嬷。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并没有想做什么,只是这参汤味道浓郁,奴婢只是想闻一闻。奴婢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还请姐姐可以原谅奴婢这一次,奴婢给姐姐磕头了,求求姐姐....”

    相比死,嗑几个头又能算得了什么?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那婢女竟真的不顾疼痛的朝着声音的方向不断磕着头,额头撞击着路面发出的闷响,足以说明她的力道,不一会便可以看到殷殷红色在路面上渲染开来。

    见此状,立于一旁的女子嘴角勾起的笑意透出嘲讽,对此却无动于衷。

    就在这时,在婢女身后快速闪出一道身影,昏黄的莲花灯下,只见他手掌化刃,在那婢女的后颈处快速闪过。

    那婢女的身子便顺势朝着另一侧,毫无意识的瘫软下去,所有的声音转眼间便戈然而止。

    立于一旁的女子淡然的扫了眼周围,见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与那男子相互交换了个神色。那男子毫不懂得怜香惜玉,动作粗鲁的直接将婢女的身体扛上肩头,女子快步走过来,拿起石阶上的玉盅,两人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在两人消失后,从另一侧缓慢的闪现出两道身影,身穿夜行衣,几乎与这茫茫夜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两人走出来,简直无法发现她们的存在。

    “娘娘,果然如您所料,陈夫人迫不急待准备动手了。叶婉若那个贱丫头,不知道感念娘娘的怜惜之情,胆敢与娘娘作对,这一次看谁还能帮得了她?”

    桂嬷嬷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寂静的夜色,除了阿谀奉承,语气中还带着狠戾,与莫亦嫣此时凛冽的气息惺惺相惜。

    似乎对这一切很满意,莫亦嫣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意味深长的开口:“接下来,好戏即将正式上演,本宫就等着看这一箭双雕的成果如何了!回去吧!”

    “是!”

    桂嬷嬷连忙上前扶住莫亦嫣,两道身影也同样消失在原处。

    寂静的夜透出一丝诡异,一阵春风拂过,好似刚刚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除了依昔可见的血迹,除此之外,寻不到半分痕迹。

    半个时辰后,禅院内出现一名丫鬟模样的婢女,手中端着玉盅,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你....说你呢,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此时,菱香正利用禅院中的灶台给叶婉若煮粥。

    叶婉若一日没怎么进食,脾胃还很虚弱,除了粥,也吃不下什么。下午疲乏的睡过去后,到现在还没醒,菱香担心叶婉若睡醒后会饿,便出来为叶婉若煮粥,想做的好吃一点,让叶婉若多喝一些。

    当看着禅院内出现的陌生婢女时,菱香立刻警醒过来,连忙上前阻挡住婢女的去路。

    听到门外的声音,敛秋也从房间内走出来,手中握着长剑,双手环于胸前。面无表情,眸光中带着探究,犀利的射向那婢女,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收进眼底。

    叶婉若中毒的事绝非偶然,而陈夫人又在这时恰巧出现,敛秋与菱香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丝毫不敢马虎。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放松警惕。

    “回姐姐的话,奴婢是皇后娘娘宫中的婢女,娘娘心疼叶小姐身体虚弱,特遣人将从宫中带出来的千年老参煎熬成参汤,让奴婢送来给叶小姐补补身子!”

    感觉到有人阻挡住去路,那婢女并没有抬起头,而是朝着菱香福了福身,低眉颔首的说着。

    “是皇后娘娘遣你送来的?”

    菱香重复着婢女口中的话,语气似是疑问,却将眸光转向敛秋。

    莫亦嫣身边的宫女,都是一些狗仗人势的丫头,虽然长相不一,但个个颐指气使的样子却是不径相同,却很少见到有如此礼数周全的丫头。

    接收到菱香的眸光,敛秋从台阶上走下来,声音微沉:“你叫什么名字?”

    “回姐姐的话,奴婢名叫春桃!”

    那奴婢依旧谦卑的回答着,只是依旧低垂着的动作却是引起了敛秋的注意。

    除了礼数周全,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这丫头不想让人看清她的长相,如果是这样,那这婢女的身份就不得不引起注意了。

    收回眸光中复杂的神色,敛秋指着另一边的石桌说道:“将参汤放那吧,我们家小姐还在睡觉,回去后还请春桃姑娘带我们家小姐转达对皇后娘娘的谢意。”

    “姐姐客气了,只是春桃是奉皇后娘娘之命而来,娘娘吩咐奴婢必须看着叶小姐喝下去才能回去。而且这参汤慢火煮了几个时辰,如果参汤凉了就失去了其功效,娘娘说还是让叶小姐趁热喝为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