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90章 调虎离山
    听着春桃的说辞,敛秋淡然的点了点头。

    事关皇后娘娘,就算是敛秋也不能轻易作主,此事还需要禀告小姐,再寻对策才好。

    思及于此,敛秋朝着菱香递了个眼神,沉声再次开口:“那就有劳春桃姑娘在石桌前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叫醒小姐!”

    “春桃就等在这里,劳烦姐姐辛苦!”

    那做春桃的婢女朝着敛秋福了福身,便端着手中的玉盅走向石桌前。

    敛秋收回眸光,刚转过身再次迈向台阶,身后传来的一声脆响使敛秋停在动作,眸光中透着不明所以的望向身后。

    只见此时,春桃手中的玉盅已经应声落在地上,而春桃则一脸慌乱的呆愣在一旁不知所错。

    最重要的不是春桃将这玉盅打碎,而是那落在玉盅里的参汤在落在地上后,不断翻滚出白色泡沫,并且伴随着滋滋的声音。

    那参汤有巨毒!

    见此,敛秋眸光瞬间变得凌冽,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春桃的面前,长剑拔出,直指春桃,冷沉的问道:“你到底是谁?这汤中居然有巨毒,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春桃摆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瞪大的双眼中透出无辜,只是不断的摇着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不说是吧?那我就先杀了你,看你还能不能继续嘴硬下去!”

    看着春桃的这副样子,敛秋只感觉怒火中烧。

    如果不是这参汤被打烂,敛秋真不敢想像如果叶婉若喝下这参汤会是怎样严重的后果?

    眼中的清冷被怒意取代,手中的长剑毫不留情的朝着春桃的胸口刺去。

    却没想到,让人惊讶的是,原本春桃孤立无助的样子在长剑直指过去的同时,瞬间消失的荡然无存,眸光中透出不自量力的笑意,稳稳的侧过身子,显然没将敛秋的毛脚功夫看在眼里。

    “你不是皇后娘娘宫中的人?你到底是谁?”

    原来所有的示弱都是假的,这样的发现令敛秋眸光中的火焰更肆意了几分,却还在竭尽全力的试探着对方的底细。

    “呵呵呵,你这丫头脑子真是不好用,我就是皇后娘娘宫中的人啊,皇后娘娘既然对叶婉若那贱人动了杀意,你以为会让个普通丫头过来送死吗?”

    春桃的笑声中透出几分猖狂,却不改话风,依旧肯定自己是莫亦嫣宫中的婢女。

    “你胡说!这么明显的事情,难道皇后娘娘就不怕被拆穿吗?”

    虽然春桃的话语坚定不移,可却还是引起了菱香的注意,否定她的话反问着。

    “不会,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春桃无拘无束,肆意妄为的声音再次在这寂静的院子中响起,就如同死神的召唤令一般,死这个恐怖的字眼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是那样简单,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坚决,敛秋也不敢再轻视对方的实力与目的。剑锋瞬间便变幻了方向,再次挥剑朝着那春桃横扫过去。

    春桃一定是会武功的,这点毋庸置疑,以她刚刚可以轻而易举的错过去敛秋那一剑便可以看出来。

    只见那长剑在即将到达脖颈边时,春桃柔韧性极强的后仰过去,随着那长剑从她的身上掠过,春桃一个利落的后空翻,稳稳的站在了距离敛秋不远的位置。

    与此同时,竟还挑衅的朝着敛秋勾了勾食指,嘴角勾起嚣张的笑意,眸光中的不屑之意尽现,令敛秋愤怒不已。

    再次朝着春光扑了过去,面对敛秋每一次进攻,春桃都能轻而易举的避过,足以可见她深厚的功底。

    这种被戏弄的感觉令敛秋很不爽,明明以春桃的功力可以分分钟便解决掉敛秋,可她偏偏兴趣盎然的与敛秋进行着体力比拼。

    不爽的同时,敛秋并没有泄气,反而招招致命,朝着春桃紧逼过去。虽然一一能被对方破解,可敛秋却越挫越勇。

    此时的敛秋心里很清楚,哪怕付出她的性命,也不能眼看着她们的计划得逞,伤害到小姐分毫。

    就在这时,凌空划破一声刺耳的响声,随后便看到昏暗的半空中随之燃放起绚丽的烟花,虽然只是一瞬即逝,却美得不可方物。

    与此同时,春桃似乎已经失去了玩下去的兴趣,主动拉开与敛秋的距离,白嫩的手掌挡在胸前,像是在与敛秋宣告停战一般。

    可敛秋岂会眼看着放虎归山,既然来了,总要留下一些证据。

    刚想提剑再次朝着春桃冲过去,却听到春桃别有深意的声音传来:“劝你一句,与其有时间在这里与我纠缠,还不如快去看看你们家小姐,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怕你负担不起!”

    自知春桃在此时说出这一番话一定不是空悬来风,敛秋眸光凌厉的依旧瞪着春桃,看她嘴角别有深意的笑容异常碍眼,却只得对菱香急切的说道:“快去看看小姐!”

    菱香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眼,此时听到敛秋的提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朝着房间里奔去。

    “你到底是谁?究竟想要做什么?”

    在菱香跑进房间的同时,敛秋再次凌厉的问向对面而立的春桃问道。

    “姐姐,说你脑子不好,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我叫春桃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人,还想让我说几次你才记得住?”

    此时的春桃,一副小女儿的情态,白皙的葇夷把玩着手中的柔顺发丝,与刚刚那个满眼嘲弄与凌厉的人截然不同。

    “你们到底想要对小姐做什么?”

    敛秋才不会相信春桃嘴里说出来的鬼话,依旧不甘心的寻问着。

    “你说呢?”

    这一次,春桃没再直白的回答,而是一双眸光毫无畏惧的看向敛秋,反问着。

    奔向房间的同时,菱香只能祈祷着小姐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此时,推开房间的门,菱香快步走进去,朝着床榻上看去,眸光所到之处,空荡荡的一片,连个人影都没有。

    原本躺在床榻上的叶婉若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除了敞开着的窗,房间里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菱香心中一紧,顾不得其它,连忙惊慌的朝着房门外跑去。

    “不好了,不好了,敛秋,小姐不见了!”

    菱香的声音率先传入耳中,接着便看着从房门里冲撞出来的身影,眉宇间惊慌急切的神色,彰显出她此时的心情。

    随着敛秋看向菱香的眸光,春桃的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算计,长袖一挥,带着冷光朝着敛秋扫去。

    “敛秋小心!”

    匆忙间跑出来的菱香当看出春桃的意图后,连忙出声提醒着敛秋。

    余光触及到直奔她而来的寒光,敛秋下意识躬下身,匕首在敛秋的背上擦身而过,而后叮的一声脆响,嵌入禅院门口的理石之中。

    在月夜的渲染下,那匕首依旧隐现森森寒光,足以见得这匕首的威力。

    再等敛秋起身时,原本立于对面的春桃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原地。

    可敛秋已经顾不得春桃的去处,径自跑向房内,如意料之中没有看到叶婉若的身影,房间内的窗子大敞四开着,说着此人是从窗子将叶婉若带走的。

    对方周密的计划,其实不是想要几人的命,而是为了带走叶婉若。

    尽管希望渺茫,敛秋还是要抓住一丝一毫的机会,转身对着菱香说道:“快去找五皇子帮忙,就说小姐失踪了!”

    菱香郑重的点了点头,便看着敛秋的身体朝着那窗口消失不见。

    叶婉若身重巨毒又在这个时候消失了,不用想也知道叶婉若的生命危在旦夕,菱香不敢耽搁,连忙朝着门外跑去。

    只是刚刚跑出禅院门口,便看到尉迟景曜朝着这里走来。

    菱香慌乱的神色中似乎是找到了生的希望,朝着尉迟景曜跑过去,竟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尉迟景曜的跟前,带着哭音的祈求道:

    “奴婢请五皇子救救我我们家小姐....”

    “惊慌成这副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尉迟景曜也是在看到那突然出现的烟花才打算过来看一看叶婉若。

    如果放在京都,刚刚的烟花也并不少见。可此时身处寺庙,浴佛节,这样庄严的时刻,这烟花难免显得有些突兀。

    再看这烟花的位置似乎正是叶婉若所居住的禅院附近,虽然有子墨保护,但尉迟景曜还是放心不下,便打算过来看看。

    还没等走到禅院,便看到菱香这副惊慌的模样跑出来,并说出那样一番话来,尉迟景曜心上一紧,急切的问道。

    “回五皇子的话,我们家小姐失踪了,敛秋已经去追了。奴婢斗胆,请五皇子想想办法救救我们家小姐!”

    尉迟景曜的眸光流转,第一时间想到了什么,大步朝另一个方面走去。

    可当走到半路时,高大的身体却突然停了下来,沉声吩咐着:“你快去将此事告诉太子皇兄!”

    “是,奴婢这就去!”

    听到尉迟景曜的吩咐,敛秋连忙开口答着。

    直到看着尉迟景曜的身影转眼间消失在原地,菱时这才朝着尉迟盛所在的房间走去。

    夜色寂寥,繁星点点,几片调皮的云朵在挂在高空中的月亮身边,跳起欢乐的舞蹈,使月亮的余晖俯照在大地时,也跟着时明时暗。

    一抹黑色夜行衣的男子快速穿梭在夜色之中,朝着普华寺的后山奔去。

    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此男子的肩膀上抗着一名身着粉红色裙装的女子,女子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而男子虽然肩膀上抗着人,可行动起来却丝毫没受阻碍,步伐从容不迫,紧促有序。足以见得男子是长期练武之人,臂力也是相当的惊人。

    春风瑟瑟,吹拂着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动。

    男子的耳朵突然灵敏的动了动,本在奔跑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气息毫不紊乱的问道:“是谁?还不快快现身?”

    眸光警惕的盯着前方不远的位置,话音落下片刻,才从一颗参天大树后走出来一名同样身穿夜行衣的男子,鹰眼如炬,直逼面门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