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91章 婉若失踪
    男子逆着月色而立,虽然无法看清对方的长相,但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压力却令对面的男子微微诧异,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一双眼睛紧盯着对方,毫不懈怠。

    只是相比此时扛着叶婉若的黑衣人,对面的男子身材矮小,背后的弯月刀尤为明显,在忽明忽暗的月光映照下,带着丝丝寒意,此人正是奉命保护叶婉若安全的子墨。

    只见子墨的眸光清冷,面色一丝不苟,紧盯着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就如同盯住猎物一般,眸光中闪现出异样的光芒,沉声说道:“人留下,你可以滚了!”

    “你是谁?我们锁命门的闲事也敢管,难道活腻了不成?”

    似乎是感受到危险,男子紧了紧扛着叶婉若的动作,沉声问道。

    锁命门属于江湖门派,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锁命门做的就是这样的勾当。不管是杀人还是放火,偷盗或恐吓,只要你的价钱美丽,就没有锁命门做不到的事情。

    最令人无法想像的是,只要锁命门肯接的案子,就从来没有失手过,诚信便代表着能力。正是因为这点,锁命门这三个字也令无数人闻风丧胆,胆寒惧怕,敬而远之。

    没有人知道锁命门效忠于谁?门主行事诡秘,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就连锁命门的杀手们也不知道锁命门的门主是何人?

    相传,锁命门势力强大,门派里个个武功高强,手段非常,就连朝廷对此也只得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因为根本无法做到彻底清除,还会遭到对方猛烈的反击。

    所以只要锁命门不摄政,南秦皇对此也装作视而不见,各自相安无事就好。

    此时男子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过是想利用锁命门的名号,将对方吓退而已。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子墨根本不受威胁,手臂抬起间,弯月刀已经在手,却被他闲散的扛在肩上,一步一步慵懒的朝着对方走去,再次开口:“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你们锁命门的闲事我也没有兴趣,但这姑娘却是你动不起的,识相点就放下她,否则我怕你们锁命门遭屠门之危!”

    子墨沉声说道,语气中透出张狂与不可一世的威严。

    屠门之危?如果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男子一定是认为对方在自不量力的玩笑话,可此时由子墨的口中说出来,男子的心头竟下意识的一颤。

    虽然面色如常,欺骗得了别人,却欺骗不了自己。

    尽管如此,气势上却毫不示弱,冷声讥讽道:“口出狂言也不怕闪了舌头?锁命门是否有屠门之危我不知道,但我却可以肯定,明天的今天一定会是你的忌日!”

    话竟刚落,便看见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自纷纷落下四名黑衣人,手中的长剑,令人心生寒意。带着浓烈的杀气,威风凛凛直奔子墨的面门而来。

    习武之人听觉自是灵敏,在听到夹杂在风声中的异样时,只见子墨身体微微后倾,手中的弯月刀高举于半空中,生生阻止住朝着他劈来的四把长剑。

    即使一人对抗四人,也不见子墨眼中的慌乱,沉稳应对,使敌对的四人生生让对方靠近不得身边。

    令人忍不住诧异,这该需要何等的臂力与应变能力?才能做到如此应对自如?

    与此同时,高举着的弯月刀丝毫没有影响子墨的动作,脚步凌空抬起,朝着几人的下身空袭而去,待几人看出子墨的意图时,已经来不及闪身。

    一圈旋转下来,几人的身体已经被踢飞出去几米远的距离,均以不可思议的眸光看向子墨。

    虽然看着子墨身材矮小,却没想到爆发力是这样的惊人,令几人震惊的同时也不敢再轻敌。以子墨的身手,明显想以人数多来取胜,是需要花费一番功夫的。

    当几人再想起身朝着子墨冲去时,却发现下身像失去了知觉一般竟再动弹不得,眼中闪过慌乱,再看向子墨时,发现他的身体竟快速的朝着扛着叶婉若的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自知子墨的意图,不敢再耽搁,连忙拉响了手中的信号弹。

    看着寂寥的星空中绽放出绚丽的烟火,黑衣人这才收回视线,嘴角闪现耐人寻味的笑意。

    那烟火意味着什么,子墨很清楚,更不敢懈怠,明白他接下来救人的时间有限。只见他收回视线,借着身体矮小的优势,如同正处于觅食的猎豹一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行着,目标明确。

    几人对视一眼,手中瞬间变幻出菱形飞镖,隐现的绿光,说明此飞镖有巨毒。眼看着子墨距离同伴越来越近,几人不敢再犹豫,纷纷抛出手中的飞镖,直射子墨的后心而去。

    就在子墨即将到达那黑衣人身前时,却再次凌空落下一女子,身上穿着婢女的行装,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看向子墨的眸光中中似乎涌动出流彩四溢的光芒,仿佛还有着某种可以慑人心魂的能力。

    即使敏锐如子墨,却还是在接触到对方的眸光中,神色间依旧有明显的停滞。

    女子的笑更加柔媚,媚态如丝,吹弹可破的肌肤,凌空落下的动作,使随风飘扬的裙摆而肆意摆动,就如同仙子一般,令人无法忽视她的美。

    似乎是感受到子墨的异样,女子的笑意更加猖狂,眼看着尾随着子墨身后而来的巨毒飞镖,距离子墨越来越近,女子的眼叶盛放出妖异的色彩。

    就在这时,在子墨的身后同样凌空出现一道身影,同样为女子,此女子却面色清冷,冰冷的眸子似乎要将人吞噬一般,带有着强烈的怒意。

    长剑所到之处飞镖应声落地,另一只手则快速的拉开子墨与那女子的距离,手上微微用力打在子墨的后心。

    痛感袭来使子墨猛然间恢复了意识,当看到敛秋脚下带有巨毒的飞镖时,对于所发生的事已经了然于心,看向敛秋的眸光中闪过震惊与感激。与此同时,眸光透出冷寒的射向刚刚的始作俑者。

    “别看她的眼睛,有问题!”

    当敛秋从窗子处追出来时,奔走不远,便看到子墨与刚刚与她交手的春桃对视着,而在子墨的身后,危险即将临近,他却全然不知。

    与那春桃对视着的眸光中,情丝绵延,似有贪婪与向往在眸光中肆意奔涌而出。

    这对一名长期习武者来说,有些非同寻常,除非那春桃会传说中的媚术,才会让一直以来面色沉稳的子墨出现这样的神色。

    来不得多想,敛秋快速闪到子墨的身后,为他挡下这些飞镖的同时,以最有效的方式唤醒他的意识。

    “死丫头,一而再的坏我好事,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便拿命来吧!”

    那春桃的媚术中途被打断,伤了身体不说,也使子墨再增加了一个援手,此时已经愤怒不已,说话间便朝着敛秋攻击而去。

    “救小姐!她的媚术对女人没有效果!”

    敛秋匆忙的留下一句话,便迎着春桃而去,很快两人便混战在一起。

    而子墨也不敢再耽搁,眸光扫过敛秋与春桃的打斗,估计以敛秋的身手,暂时应付春桃不成问题,便径自朝向扛着叶婉若的黑衣人冲过去。

    速战速决才是赢得对方的根本所在,一味的与对方周旋,而消耗体力是不明智的。

    看清眼前的局势,那黑衣男子也不敢懈怠,在子墨手中的弯月刀挥过来的同时,毫不避让,倒是将扛着叶婉若的身体迎了上去,反正受伤的也是不他,完全无须担心。

    意识到对方的意图,子墨眉心紧蹙,连忙收回弯月刀,因为身体的冲力使他的身体暴露在对方面前,刚好给了对方的可趁之机。

    黑衣男子极力伸出一掌,便使子墨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出去。

    对方的狡猾令子墨心生怒意,脚尖而立,一段距离后便稳稳的立在原地。身体不再停留,借势脚步旋起,身体踏着凌空朝着那黑衣男子再次扑去。

    这一次黑衣男子竟原地未动,眼看着子墨距离他越来越近,嘴角的笑意加深,眼睛危险的被眯起,这样的发现顿时令子墨心生不安。

    果然不如子墨所料,只见男子长袖一挥,白色的粉末飞扬在半空中,直朝着子墨袭来,令子墨连忙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急转着身子,避免与那白色粉末相接触。

    在白色粉末散去的同时,子墨再向刚刚的位置看去,原地早已没有了身影,连同被他扛着的叶婉若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起主子交给他的任务,对于这样的发现,子墨暗自皱眉。

    此时,敛秋正卖力的与春桃周旋着,春桃不仅会媚术,武功也是了得,步步紧逼,招招致命,再加上还要躲避开时不时朝她逼近的飞镖,使敛秋看上去有些力不从心。

    余光再次注意到朝她射过来的飞镖,深知那飞镖涂有剧毒,为了避开那飞镖,手臂上竟硬生生的被春桃划开,顿时鲜血淋漓。

    强烈的巨痛使敛秋皱了皱眉,却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极尽全力的与春桃恶战着。

    当子墨转过身来,便看到敛秋面色惨白,另一只手臂无力的垂在一侧,殷虹的血迹染红了周围所到之处的地面,在月色的渲染下,显得有些妖异。

    子墨眸光一紧,连忙冲上前去。

    弯月刀划过地面上的飞镖后,那飞镖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竟反朝着那无法动弹的四人射去。

    眼看着飞镖带着劲风,寒光隐现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而去,深知那飞镖的毒性,眼中闪过惊慌,可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飞镖已经没入了他们心脏的位置,呼吸一促便硬生生的朝着身后倒去。

    瞪大的双眼,死不瞑目,恐怕直到死,他们也不会想到,终有一日,他们会被他们自己的飞镖杀死。

    此时,敛秋手中的长剑早已被春桃打飞,徒手空拳却依旧毫不示弱,这一幕让春桃眼中的不自量力神色分外分明,似乎是想要尽快结束这场结局已定的打斗,眼看着她高举着匕首凌空朝着敛秋刺来, 嘴角的笑意也跟着更加肆意猖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