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098章 暗生嫌隙
    尉迟盛不知道,在他迟疑的时候,莫亦嫣同样也在观察着他,清冷的眸光中,没有身为母亲的慈爱,反而像是与对手之间的较量。连对方的眼神,表情,甚至连一缕气息都不肯放过。

    如果尉迟盛刚刚所表现出来的是抵触或是反驳,哪怕皱一下眉心,莫亦嫣都一定不会再让叶婉若多活一秒。

    尉迟盛是她全部的希望,她对他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与耐力,她把他紧紧握在手心,不允许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偏离。一切都朝着预想中的方向发展,离那个位置越近,莫亦嫣越是不允许有任何意外的发生。

    哪怕连尉迟盛身边太子正妃的位置,莫亦嫣都想找个听话的,好掌握的,足以说明了她的控制欲有多么强烈?

    看着尉迟盛如以往一般的神色,莫亦嫣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她多想而已,声音略缓的回答着:“叶婉若不能为我们所用,我也不会眼看着其它党派妄想得到她以及公主府的助力,想来以叶婉若的身体此时已是无力回天,所以这件事很快便会解决。至于太子妃的人选,依我看敏儿就不错,听话懂事,知书达礼,如今又为你产下子嗣,不如借此就扶成正妃吧!虽然他父亲大理寺少卿的品阶不高,但日后有我们的扶持,也自会对你忠贞不二,终会成为是你的一大助力。等回宫后,我便向你父皇提起,你回去也好好准备一下吧!”

    “是!”

    尉迟盛的眸光中依旧没有过多的神色,这不免更令莫亦嫣感到诧异,面前再次传来尉迟盛恭敬的声音:“那母后没什么事就早点歇息吧,儿臣先告退了!”

    尉迟盛此时的心里很乱,生怕再呆下去,会留下破绽,便主动提出告退。

    莫亦嫣淡然的点了点头,眉宇间尽现疲惫,朝着尉迟盛挥了挥手,眼看着他离开。

    在尉迟盛即将推开门走出去时,莫亦嫣终究还是没忍住,再次警告着:“盛儿,收起你所有的心思,自古帝王多薄情,你要时刻提醒自己,你未来的位置在哪里?你想要的权势在哪里?儿女私情终将会成为牵绊,只有手握乾坤才能定生死!”

    莫亦嫣的提醒,尉迟盛不是听不懂,立于原地的身子没有回头,而是低沉的回答着:“母后的教诲,儿臣谨记,不敢忘怀!”

    语毕,尉迟盛不再犹豫,推开门迈步离开。

    “恭送太子殿下!”

    直到门外响起桂嬷嬷的声音,不一会儿便看到桂嬷嬷从门外走了进来,轻声劝说着:“娘娘,劳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明日还要赶回京都,这一路舟车劳顿只怕娘娘的身体会吃不消!”

    莫亦嫣定定的望着那烛火,虽然尉迟盛的恭敬与乖顺一如既往,可莫亦嫣总觉得母子之间的距离在无形之中已经拉开,总让莫亦嫣有种脱缰的野马,无法掌控的感觉。

    “嬷嬷,你说盛儿心里是恨我的吧?这么多年我对他苛刻,没有骄纵也没有疼惜,他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定是怪我的!”

    半晌,莫亦嫣沉声开口,眸光中多了抹女子的情怀。

    “娘娘说的哪里话?娘娘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咱们太子殿下好?太子殿下从小就懂事,自然会了解娘娘的良苦用心。日后,等咱们太子殿下继承了皇位,也一定会孝顺娘娘的!”

    正在为莫亦嫣整理床铺的桂嬷嬷,自是看懂了莫亦嫣神色中的变化,连忙出声安慰着。

    孝顺?不是恨,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莫亦嫣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没再说话,直到桂嬷嬷打理好床铺,这才随着桂嬷嬷朝着屏风后走去更衣。

    落寞的背影,在烛光的映照下更显孤寂,心中的苦涩也只有她自己才懂!

    ※※※

    从莫亦嫣房内离开的尉迟盛,满脸阴郁的径自回到房间内。

    直到将房门关上后,尉迟盛这才毫不掩饰眼底的暴怒与浑身凛然的气息。

    横臂扫过桌上的物品,‘哗啦’一声所有的茶盏尽数落地,摔成碎片,茶水也因此洒了一地,房间内转眼便一片狼藉。看着眼前的杰作,这才让尉迟盛的脸色稍缓。

    尉迟盛不知道他究竟在气什么?究竟是在看清了自己对叶婉若情感后的不知所措?还是尉迟凝的话得到了证实的不可思议?再或者就是母后对叶婉若决定下杀手的矛盾心里。

    从小尉迟盛就相信,莫亦嫣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他好,可此时就连他自己都怀疑,母后是真的想助他成就大业?还是为了她心底对父皇的怨恨找到宣泄的借口?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莫亦嫣的话,尉迟盛恐怕还无法相信,原来母后早就对叶婉若动了杀意,原来一切都是他可亲可敬的母后在背后操纵的。

    还有那个赫敏儿,机关算计的怀上他的孩子,母凭子贵,也终于要如愿的坐上太子妃之位。

    以前为了皇位,他知道那个位置只能属于叶婉若;如今找到了情感归宿,尉迟盛更加不希望那个位置被任何人取代。

    刚刚在听到莫亦嫣的决定后,尉迟盛第一时间想反驳莫亦嫣的决定,可同时他也知道,这对叶婉若来说没有好处,只会加速她与死神的距离而已。

    既然赫敏儿那么想为他孕育子女,既然她那么想成为太子妃,尉迟盛又怎么会不成全了她呢?

    眸光流转,心中已有了决定。

    这一夜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正当有人享受着黑夜的煎熬时,尉迟景曜正不眠不休的照顾着叶婉若,太医开的药方使叶婉若的高烧暂时退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身体还很虚弱的原因,叶婉若依旧没有醒过来,一直昏睡着,并不安稳。

    身上的湿衣服半干半湿的紧贴在皮肤上,可尉迟景曜却仿佛感受不到一般,一心只挂念着叶婉若的病情。

    担忧已经取代了所有的理智,一时之间,竟令尉迟景曜都没发现,他以往的不问世事,以往的闲散安逸,曾经仿佛从未有过尘事羁绊的心。

    在此时,已经悄悄的发生变化。

    因为有尉迟景曜照顾着自家小姐,菱香与敛秋只好守在房间门口,直到五更天的警示响起,天蒙蒙亮的时候,尉迟景曜这才拖着一身的疲惫,从房间里走出来。

    房间门打开的一瞬间,假寐的菱香与敛秋连忙警觉的起身,当看到是尉迟景曜从里面走出来时,这才放松了警惕。

    昨晚惊心动魄的一幕还令两人记忆犹新,以叶婉若的身体情况已经再经不起折腾了,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放松警惕。

    “五皇子!”

    两人同一时间朝着尉迟景曜微微福身,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使叶婉若如今重病,可说出去还是有损叶婉若的名节。更何况以如今的局势,恐怕也会为尉迟景曜带去麻烦,事关叶婉若的闺誉,两个丫头也不得不小心行事。

    尉迟景曜的眸光别有深意的从两人身上扫过,淡然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小心照看你们家小姐!”

    “是,奴婢们谨记!”

    得到了两人回答,尉迟景曜的眸光转而朝着远方眺望去,不知是有意或无意,那方向却恰好是京都的方向。

    四周的环境安静异常,偶尔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在此时静谧的环境中显得有些诡异。

    尉迟景曜不再犹豫,双手负于身后,踱步踏出了禅院。

    菱香与敛秋也不再犹豫,连忙回到房内去照看自家小姐。

    相比昨晚的状态,叶婉若惨白的面色上已经略显红晕,高烧退了下去,此时睡得恬静。

    转眼间天色便已大亮,外面嘈杂的声音惊醒了相互依偎睡着了的菱香与敛秋,两人连忙起身,看着叶婉若依旧熟睡着。

    两人递了一个眼色,菱香便推开门朝着房外走去。

    刚推开门,便看一身华丽服饰的莫亦嫣带着尉迟凝与尉迟盛出现在禅院内,寻声望去,菱香便看到一身素锦白色长袍的尉迟景曜躬身站在一旁。

    还不等菱香上前行礼,便听到莫亦嫣对着一旁的尉迟景曜说道:“那普华寺布施一事就交由景曜来处理,辛苦景曜了!”

    语毕,尉迟景曜一旁躬着的身子更低了几分,沉声回答着:“儿臣惶恐,能为母后分担,是儿臣的荣幸,儿臣一定尽责尽职,不让母后失望!”

    尉迟景曜的行为使莫亦嫣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纤纤玉指,虚扶了一下尉迟景曜,尉迟景曜也就顺势直起身站到一旁。

    这时,莫亦嫣的眸光状似无意的从菱香身上扫过,其中的威严令菱香心头一慌,连忙低眉垂首的踱步走上前:“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给太子殿下,长公主和五皇子请安!”

    “婉若怎么样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小姐的高烧已经退了,此时还正睡着。”

    没有得到莫亦嫣的允许,菱香依旧跪在地上,俯身回答着。

    “去给婉若收拾一下,一会儿便准备上路,回京都!”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莫亦嫣毋庸置疑的声音响起,菱香也不敢迟疑,连忙起身后退着,朝着房间内走回去。

    可就在菱香即将踏进房门的时候,门外却响起了护卫急切的声音,吸引了禅院内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

    “启禀皇后娘娘,德公公在普华寺门口求见,称奉旨前来传圣上口谕!”

    “知道了,下去吧!”

    眸光流转,莫亦嫣冷声吐出几个字,心中满是疑惑。

    眼看着便要回京都,南秦皇却在这时一道口谕下来,还是由南秦皇身边最重视的德公公来传达,这内容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只是这旨意未免来得也太过于巧合了一些,难免令莫亦嫣生疑。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尉迟凝的声音,似乎是针对尉迟景曜而去的:“父皇这口谕可真是及时啊,再迟一些恐怕我们已经在返城的路上了。咦,五弟的贴身侍卫不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五弟吗?怎么这一大早没守在五弟身边,难道还在贪睡不成?”

    尉迟凝的话成功的将莫亦嫣的注意力转移到尉迟景曜的身上,其中的寓意更为分明,就连尉迟景曜都感觉到了莫亦嫣的眸光锐利的朝他冷射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