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00章 龙颜大怒
    虽然对于春桃的身份,叶婉若并不清楚,但与陈夫人关押在一起,还被称之为犯人,叶婉若便猜到这件事与她有逃脱不掉的干系。

    在敛秋的搀扶下,叶婉若挑开车帘一角向前寻声望去,原本前行中的队伍因此停了下来,那侍卫身穿盔甲,稳稳的跪在地上,低垂埋首着,恭敬的等着莫亦嫣的吩咐。

    片刻,从凤銮中才传来莫亦嫣沉稳的声音,不带有一丝情感:“带回去,继续前行!”

    “是!”

    那侍卫的答应着站起身,朝着后面跑去,对后面的侍卫沉声吩咐着:“继续前行!”

    叶婉若暗自在心里感叹着,这莫亦嫣不愧为一国之母,后宫之主,手段非凡,自然也看破了生死。单说这处事不惊,凡事都能做到不为所动,也是令人望晨莫及的境界!

    刚想收回眸光,却瞥见视线中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锦白色长袍在春风的吹拂下更显飘逸,墨玉长发被高高的束起,与这一身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或许是感受到了身后的注视,尉迟景曜竟突然转过身来。

    面色依旧温润,可叶婉若分明感受到眸光中透出凌厉。当看到叶婉若消瘦的面容时,尉迟景曜的眸光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即逝,隔空与叶婉若对视着。

    那眸光虽平静,却仿佛辗转着情思百种在其中,令叶婉若不由得面色一红,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被抓到了个正着一般,连忙放下手中的车帘。

    一路上,敛秋将叶婉若昏睡期间所发生的事大概讲述了一遍,让她怎么都没想到的是那春桃竟自称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婢女,对她投毒失败,如今又与锁命门牵扯不清。

    思绪间,叶婉若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的通透,陈夫人此棋虽然惊险,如若得逞,不仅为陈嘉卉报了仇,又可将全部的责任都推到莫亦嫣身上,果然下的一手好棋。

    可莫亦嫣真的会称她的意吗?单论耍心机,恐怕莫亦嫣敢居第一,就无人敢称第二了吧?

    后宫鱼目混杂,女人多,是非也多,莫亦嫣这些年能够守住后位,不仅仅是凭借着她的美貌,与当了太子的儿子,更多的则是凭靠着她的心机与手段。

    这已是后宫心照不宣的秘密,陈夫人如此轻视莫亦嫣,只能说是她愚蠢!怪不得陈嘉卉是她的女儿,母女俩犯下的错误也是如出一辙。

    敛秋的话音刚落,不断前行的仪仗队也在此时来到了城门外,远远的便看到叶玉山已率兵等在了城门口。

    当看到了仪仗队接近,叶玉山大步走上前,躬身朝着凤銮里的莫亦嫣行礼:“微臣叶玉山给皇后娘娘请安,微臣奉皇上旨意在此恭迎皇后娘娘回宫!”

    “一家人无需多礼,进城吧!”

    “是!”

    莫亦嫣温婉的声音从凤銮中传来,叶玉山面色不改的回答了一个字,侧身将凤銮让了过去,牵过侍卫手中的马匹,跟在了队伍中。

    当看到陈夫人与几具尸体跟在凤銮的最后方时,叶玉山的眸光中透出几分狠厉。

    在朝为官,叶玉山自知身份,与众大臣向来交好,任凭他们表面和气,实则各怀鬼胎,叶玉山对此也从不放在眼里。

    但,想要谋害他女儿性命的,叶玉山是绝对不允许的!

    从叶婉若离京,叶玉山就开始了心神不宁,整晚整晚辗转反侧,昨夜好不容易才刚入睡,便被南秦皇召进宫去。

    当听到子墨的讲述时,叶玉山一阵心悸,羲和离世,女儿是他的全部。如若女儿再发生什么三长两短,就算是死,叶玉山也无颜面对羲和当初对他的一片真情。

    好不容易等到仪仗队回城,叶玉山恨不得第一时间奔去看女儿,可为人臣子,自当先尽君臣之道。

    先有国,后才有家!叶玉山一直谨记心中!

    更何况对于陈夫人的事,叶玉山相信南秦皇自当会给叶婉若,给公主府一个满意的答复。

    ※※※

    半个时辰后,御书房内,南秦皇坐在龙椅上,面色威严,浑身上下透出的凛冽气息,虎威令人不敢忽视。

    台案下跪着略显狼狈的陈夫人,以及左丞相陈斌,直到此时看到陈斌,陈夫人波澜不惊的眸光中才升起异样。

    今日陈嘉卉才刚刚入殡,女儿丧事,白发人送黑发人,痛苦自然无需多言。陈夫人却突然在这个时候离京,陈斌本就对此感到不满,任陈斌怎么都没想到此时,这胆大的陈夫人已将天捅了个窟窿回来。

    被宣入宫觐见,宣召的公公对此缘由闭口不言,当踏入御书房,看到陈夫人跪在地上的身影时,陈斌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叶婉若随皇后莫亦嫣去普华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谁会想到陈夫人在这个时候还能想到去为女儿报仇?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立于另一侧的皇后莫亦嫣,太子尉迟盛,还有尉迟景曜与叶玉山,不管是不是发自内心,却都面色凝重的将眸光朝着软榻上看去。

    此时,叶婉若正躺在御书房一侧的软榻上,双眼紧闭,呼吸均匀。刚刚一阵头痛,令本就虚弱的叶婉若抵抗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软榻边坐着略显年迈的一位长者,此人正是每日为南秦皇请脉的太医-李世康,南秦皇心疼叶婉若,不放心他人医术,直接唤了李世康来为其诊脉。

    李世康家里世代为医,因为医术高明,为人耿直,深受南秦皇信赖,遂留在身边重用。如今太医院都交由李世康来负责,对李世康来说,也算是学以致用。

    只见李世康眸光凝重,紧皱的眉心说明了叶婉若此时身体的情况已经非常糟糕,同时也牵动着御书房内几人的心。

    直到诊脉结束,李世康这才小心的走到南秦皇面前,俯身跪下,面色凝重的回答着:“启禀皇上,叶小姐她....”

    “有话直说,何以吞吞吐吐?”

    看出来李世康面露难色,南秦皇震怒,冷沉的声音朝着李世康质问着。

    感受到龙颜大怒,李世康不敢马虎,连忙俯首如实说道:“叶小姐身中巨毒,再加上寒气入体,加速了毒素的扩散。虽然曾服过什么可以暂时保命的丹药,却也被寒气压制,无法彻底发挥药效。十日之内如若不能彻底清除体内巨毒,恐怕叶小姐性命不保。而且,就算上天垂怜,叶小姐保住一命,恐怕也落下了头风痛的顽疾,将会伴随叶小姐的一生。”

    ‘啪’的一声,南秦皇虎掌一挥,带着盛怒的拍在了台案上,眸光跟着冷射向下面跪着的陈夫人。

    半晌,御书房内才又响起南秦皇隐藏怒意的声音中,带着希冀再次问向李世康:“此毒可有解药?不论如何,朕命你一定要将婉若丫头救回来!”

    听到南秦皇下的命令,李世康垂首的动作叩的更低了几分,轻轻摇了摇头:“按说这解药都是一般的普通药材,难就难在这药引实在难寻,以叶小姐的情况,很可能还未找到药引,便已香消玉损了。”

    “什么药引如此难寻?难道连朕的皇宫也没有?”

    南秦皇不甘心的再次开口,皇宫之中收纳上这世上所有的奇珍异宝,如此难寻的药引,就连南秦皇也不免感到诧异。

    “皇上有所不知,此药引非真的药材而是一位至阴之人,只要取这位公子的心头血做药引,一味药即可彻底根除叶小姐体内的毒素。”

    以人的心头血做药引,这还是南秦皇第一次听说,怪不得说李世康口口声声说难寻。

    就算是真有此人,心头血人家也未必会愿意奉献出来的吧?

    叶玉山此时愁容满面,一双眸光紧盯着叶婉若,看她饱受病痛的折磨,叶玉山双拳紧握,如果不是有南秦皇在场,指不定叶玉山会为了女儿做出什么事来?

    身处乱世,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与命运,这已经是再悲惨不过的事,如今还要受人胁迫与利用,连起码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叶婉若的身世难道就注定了结局吗?

    “德正业!”

    片刻,南秦皇的声音再次响彻御书房,立于台案旁的德正来,连忙站出身,俯首称道:“老奴在!”

    “传朕旨意,全城张贴布告,将此事宣扬出去,一定要着重说明,如若找到此人,朕必有重谢!不得耽误,越快越好!”

    “老奴这就去办!”

    南秦皇面色深沉,如此大张旗鼓的为了叶婉若寻找至阴之人,足以说明对南秦皇叶婉若的疼爱。

    还有以李世康的资历,除了南秦皇还从未为任何一人诊过脉,南秦皇此举更加表明了对叶婉若的重视。

    直到德正业的身影消失在御书房的门口,李世康也识趣的退了下去,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想回到太医院,将其它几味药材抓出来,一旦真的找到那至阴之人,便可以立刻煎药服下去。

    以叶婉若如今的身体情况,真的是在和时间赛跑,所以片刻也马虎不得。

    御书房内终于安静下来,依昔可听见叶婉若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而南秦皇却已将眸光转向跪着的陈夫,冷声问道:“普华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中了毒?怎么就寒气入体?皇后你这舅母是怎么照顾婉若的?陈夫人,令千金今日入殡,你不安分守己的呆在京都,跑去普华寺还被当作犯人押送回京,那几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应该给朕个解释吗?”

    南秦皇凌厉的声音在御书房内响起,陈夫人稳了稳慌乱的心神,俯在地上的动作,掩盖了她嘴角精明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