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03章 以死谢罪
    叶婉若的声音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尉迟景曜眸光微闪,自以为可以置之事外,看清所有人的用心,却在此时,突然觉得看不透叶婉若,就连莫亦嫣的眸光中也闪过不确信的神色。

    从始至终,她对叶婉若除了利用还是利用,对她莫亦嫣来说,可以利用的是棋子,不可利用的都是死人而已。

    可她却连做梦都没想过,终有一日,在危难时刻,叶婉若会挺身而出为她说话,说相信她!

    上天是在她和开玩笑吗?这样的事实带着讽刺令莫亦嫣呆滞在原地。

    叶婉若的话音刚落,南秦皇的眸光略带深意的从莫亦嫣身上划过,和蔼可亲的朝着叶婉若问道:“好孩子,告诉舅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舅舅,这件事与舅母无关,一切都是陈夫人所为,她恨我当日害得陈小姐嫁给李成康,酿成今日的苦果,害陈小姐香消玉损。婉若在普华寺后山,与陈夫人对话过,不会认错!所以这件事与舅母无关!”

    叶婉若惨白的面容上,分外憔悴,面颊上的血痕还依昔可见,令南秦皇不由得缩紧了眸光,再次问道:“婉若,一切委屈自有舅舅为你作主,无须遮掩!”

    虽没有说明,但字句中都在提醒着叶婉若,如果皇后莫亦嫣也有份,他定不会轻饶。莫亦嫣一次一次的触碰南秦皇的底线,南秦皇早已对她忍无可忍,只是缺少一个适宜的理由而已。

    只是,以莫家在朝中的地位,没有确凿证据,凭空捏造的诋毁,真的可以撼动莫亦嫣的位置吗?简直是痴心妄想。

    “婉若没有委屈,也不怪陈夫人。当日在太子府,如若婉若没有理会陈小姐,陈小姐也不会因此受到惩罚,更不会过早离世,令丞相与陈夫人饱受思女之痛。如果这样能让陈夫人免除对婉若的恨,婉若认为也是值得的。所以还请舅舅不要为降罪于陈夫人,婉若这还不是好好的!”

    叶婉若一番大方得体的言行,令南秦皇更加心疼了几分。这样懂事,识大体的女子世间少有,并没有因为舅舅是皇上而恃宠而骄,反而还能理解对方的丧女之痛。

    可这件事,事关皇族颜面,挑衅皇族威严,真的可以就此罢休吗?

    南秦皇安抚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舅舅听婉若的,婉若累了好好休息,让叶卿先送婉若回府,过两日,舅舅去看婉若!”

    叶婉若嫣然一笑,因为身体虚弱无力,根本没有办法行礼,南秦皇对此也不在意,朝着叶玉山点了点头。

    “微臣先行告退!”

    只见叶玉山朝着南秦皇躬身行礼后,便不再犹豫,直接抱着叶婉若朝着御书房外走去。

    与此同时,南秦皇朝着菱香与敛秋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也可以离开了。

    御书房内再次安静了下来,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南秦皇坐在软榻边没有起身,眸光锐利的越过陈夫人,直接射向陈斌,面容上的盛怒令人不可忽视,沉声开口:“ 左丞相,朕倒想要好好问问你,连家都治不好,你左丞相,何以治国?何以做好这一国丞相?”

    随着南秦皇震怒的声音传出,威压直朝陈斌的面门而去。

    “臣无能,臣罪该万死,还请皇上恕罪!”

    心中一阵胆寒,陈斌跪着的身子瑟缩着,头顶的压力依旧存在,令陈斌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如今,以南秦皇对叶婉若的疼宠,想起当初对叶婉若的示威,一切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看似是那么的可笑。

    “你是无能,也罪该万死!你给朕听好了,朕的好丞相,若是婉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朕要灭你陈府满门!”

    灭陈府满门?

    陈夫人为女报仇的行径,直接赔上陈府上下几十条性命。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陈夫人莽撞的行为,却要陈家为此陪葬,还真是应了当初叶婉若的话。

    南秦皇的话‘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陈斌的心上,令陈斌跪着的身体颤抖着,心中对陈夫人的行径已经恨之入骨。

    当初他敢与叶婉若宣战,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摆脱这件事的纠葛,而陈夫人呢?关键时刻,如此明目张胆的去报复,幼稚的令陈斌想要将她打醒。

    而陈夫人在此时,一时之间也追悔莫及,叶婉若的一番求情话语,已经不能唤回她的良知。如今陈府一家面临灭门在即,陈夫人却刚刚开始幡然悔悟。

    只见她爬到南秦皇脚下,额头不断磕在坚硬的地面上,哭嚎着求情:“皇上,都是臣妇的错,与丞相没有关系,都是臣妇一个人的主意,还请皇上降罪臣妇,饶了陈府,饶了丞相吧!”

    “饶了陈府,饶了丞相?陈夫人你说的倒是轻巧,设计害婉若性命,挑衅皇族威严,真相即将大白,陈夫人还意图想要将全部的罪责推到本宫的身上。锁命门是皇上的心病,一直以来与皇室对立而行,皇上不止一次想要将锁命门斩草除根,而陈夫人你却如此不顾后果,与锁命门相勾结,你将皇上置于何地?又将皇族颜面置于何地?”

    第一次被受如此冤屈,既已推翻陈夫人的指证,莫亦嫣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陈夫人不死,难解她心头之恨。

    即使莫亦嫣什么都不说,陈夫人此时已心生彷徨,在莫亦嫣的言语中,陈夫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怎样罪恶涛天的错误。

    一心想要叶婉若的命,不惜一切,不择手段,却忘记了南秦皇的禁忌。

    可陈府一脉,陈夫人却不能眼看着所有人因此丧命,只见陈夫人再次朝着莫亦嫣爬去,拉着莫亦嫣的裙摆,苦苦哀求道:“ 臣妇糊涂,臣妇该死,求皇后娘娘大人有大量,原谅臣妇这个将死之人。臣妇犯下的过错,理应由臣妇背负,臣妇死不足惜。但陈家一家老小无辜受冤,还请皇后娘娘开恩啊。”

    “无辜受冤?难道婉若不冤屈吗?当日在太子府明明是陈小姐挑衅在先,陈夫人不分青红皂白,如此手段使婉若受难,陈夫人的死真的可以抵过吗?”

    莫亦嫣居高临下的开口,眸光锐利的直射向陈夫人,令陈夫人身体一震,眸光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莫亦嫣。

    莫亦嫣嘴角的嘲讽与笑意令陈夫人看了个真切,心中非常清楚,今日她若不死,难消皇上与皇后的怒气。或许她的死,还能保住陈家上下几十条性命也说不定。

    思及于此,陈夫人像是坚定了心中的信念一般,眸光触及到御书房中间正燃着袅袅龙延香的香炉。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低声呢喃着:“臣妇自知罪该万死,不愿殃及他人,臣妇愿以死谢罪,望丞相保重,妾身随女儿先行!”

    说着,陈夫人猛的起身,毫不犹豫的动作中透出一抹决绝,直奔着两米多高的香炉奔去。

    这突然其来的变化令几人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在众人诧异的神色下,只听到‘轰’的一声,陈夫人的额头已经撞上了香炉,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径自倒下。

    额头处以及香炉上妖艳的红色,绽放朵朵殷红的花朵儿,显得异常诡异。

    在不甘中,陈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生命之歌因此画上或许并不圆满的句号,嘴角酸涩的笑容,令人感到悲戚。

    ※※※

    陈夫人以独特的方式为陈府挽救了一家老小的性命,虽然因此付出了性命,但也算死得其所。

    虽然心中怨怪陈夫人的自作聪明,但毕竟夫妻一场,陈夫人的死已经将所有的罪责全部带走,只留下过往的美好。

    南秦皇果然没再追究陈斌的罪责,说到底一切都是陈夫人一人所为,即使陈斌心有不甘,就算曾与叶婉若宣战,可如今看到南秦皇对叶婉若的疼爱,陈斌更加不敢胡作非为。

    陈府接连祸事不断,黑发人送白发人,如今陈夫人相继离世,朝内大臣不禁暗自感叹陈府今后怕是要没落了。

    就连陈夫人的丧事参加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生怕身处是非之中,受到波及。陈夫人的丧礼上好不悲凉,令陈斌再次意识到趋炎附势的现实境况。

    一夜之间陈斌数千青丝变为白发,曾经所有的幻想破灭,陈家上下经过此事,也算是死离逃生,自知陈家再想如往日辉煌已是梦境,心生归隐。

    三日后,在陈夫人入土为安的次日,陈斌奏请辞官,说是因为妻女的离世,无心朝政,想要率陈府一家老小离京养老。

    原本对此事南秦皇对陈斌已经心生芥蒂,如此一来,南秦皇也就顺水推舟应了陈斌的请求。

    这三日对公主府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叶婉若的病情也在持续加重,一直处于昏睡的状态,高烧更是持续不断。李世康每日都会奉旨来为叶婉若请脉,眼看着叶婉若每日愈下的身体状况,叶玉山急在心里,却也无能为力。

    皇家的告示贴满了大街小巷,却始终没有找到所谓的至阴之人。就连南秦皇在每日听到李世康的汇报后,也每天愁容满面,忧心不已。

    李世康对叶婉若的病情已经做了最后的通牒,七日内若是再找不到至阴之人的心头血入药,恐怕叶婉若的命也保不住了。

    一时之间,公主府上下,所有人的情绪被阴郁所覆盖,就连叶玉山也每每一个人宿醉到深夜。

    还有重要的一件事,这三天里锁命门像是故意与朝廷作对一般,烧杀掠夺的事在京都附近的村庄没少做,南秦皇震怒,大有要屠了锁命门的趋势。

    只是面对锁命门这强劲的对手,非常人一般的手段,以往被南秦皇封为的南秦国武士也不免闻风丧胆,不敢崭露头角。

    叶婉若病危,叶玉山在此刻根本不可能离京。令人想不到的是,尉迟景曜竟主动请缨离京,虽然南秦皇舍不得,但面对尉迟景曜的坚持,南秦皇也只得妥协。

    临行前一晚,夜黑风高,尉迟景曜趁着深夜,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来到叶婉若的听雨阁。

    叶婉若此时睡意正浓,几日几夜不吃不喝使她明显消瘦了不少,唇瓣的颜色愈来愈浓,与李世康所说的情况基本吻合,令尉迟景曜不自由的皱紧了眉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