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05章 两世相通
    21世纪,Z国QD市的市中心医院里,顶层的豪华病房外守着两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冷面人,负手而立,面无表情,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按照规定,想要进入此房间里的医生与护士都要经过严谨的核实,国外知名脑科教授亲自担任主治医师,并24小时随时待命。

    所有的这些准备,都只是为了这病房内,已为成植物人的患者,恒圣集团的三小姐---叶婉若。

    虽说是病房,可房间里的布置与格调却是与自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百多平米的病房里,俨然是一套四居室,有病房、保姆间、客厅以及厨房组成。房间里的一应用品也是应有尽有,只是一门之隔,却是别有洞天,与房间外简直如同两个不同的世界。

    因为叶婉若从小便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房间里弥漫的都是鲜花的气息,随处可见的花束,争奇斗艳的竞相绽放着。

    此时,叶婉若正躺在里间的病床上,血管里正输送着国外进口营养液,来维护人体最起码的身体能量供应需求。

    透过平缓的气息可见她生命的迹象,白皙的面容,精致的五官,墨玉长发如海藻般垂顺下来。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衣,恬静的睡颜,如同睡美人,美得不可方物。

    此时病房前站着两名艳丽的女子,摇曳的身姿,精致的妆容,身上的名牌套装,以及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彰显了她们高贵的身份。

    两人各有各的美,一人艳丽,一人妖娆,惟一相同的就是两人眸光中所透露出来的不耐烦与肆意张扬的样子,竟是出奇的一致。

    不错,此时房间里出现的,正是叶婉若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叶亦彤与叶羽西。

    “姐,你说她是不是一辈子都会这样睡下去?”

    眸光将叶婉若打量个透彻,眼中尽现贪婪之意,叶羽西竟带着希冀的问向身边的叶亦彤。

    叶亦彤径自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拿出包包里的化妆品开始补妆,听到叶羽西的问道,眸光冷漠的从叶婉若的睡颜上划过,素颜都可以美的如出水芙蓉一般,难免会令叶亦彤产生嫉妒,却如实的回答着:“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不过,医生不是说,醒来的机率非常小吗?”

    “姐,你说爸爸是疯了吗?为什么她都这样了,还对一个活死人寄予这样的厚望?公司的事一直不肯松口,还依旧让我们做一些外围的事,难道她还能起来去管理公司不成?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

    提到医生的诊断,叶羽西的眸光顿时闪现出愤然的神色。

    叶婉若是恒圣集团的接班人,姐妹俩从开始就是知道的,按说如今的恒圣集团是由康氏集团注资,叶婉若作为康宁与叶安诚的惟一的女儿,继承公司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叶亦彤姐妹俩哪怕心有不甘,也只得认了,谁让她们的母亲不是有钱人家的女儿?

    可如今,泰山之行使叶婉若变成了植物人,每天只凭着营养液与一口气凭吊着。能不能醒来都是未知数,更别提什么继承公司了。

    姐妹俩本以为机会来了,却没想到叶安诚依旧固执的等着叶婉若醒来,并没有因为叶婉若的身体情况而松口,这难免令姐妹俩产生了不满。

    别说叶羽西不满,叶亦彤又何偿不气愤?可说到底,人的出生决定了你的起点都未来的命运,即便心里再向往,又能怎样?

    继续着手里画眉的动作,叶亦彤这才不紧不慢的回答着:“说到底还不是那个女人的主意?我们的爸爸如今是别人的丈夫,就连我们都要倚仗那个女人的鼻息过活,更何况是爸爸?”

    叶亦彤吃里扒外的说辞,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她们姐妹俩从小所受到康宁这个继母的恩惠。

    当年叶安诚在一家公司做项目经理,应酬交际自是避不可免的,虽说以他的工资养两个孩子还不算吃力。但前妻过世后,要带两个孩子,还要工作,难免有些分身乏术。

    康宁的出现无疑等于雪中送碳,更是在生活上,学习上,从来不让两个孩子受半点委屈。

    都说继母难当,可康宁却能做到一视同仁,叶婉若出生后更是如此,只要叶婉若有的,她们姐妹俩也一定会有,足以说明康宁是用了心的在经营着与姐妹俩的关系。

    当年康氏集团注资恒圣集团,康氏集团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康宁日后生下来的无论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必须是恒圣集团的继承人,这要求本来也不过分,叶安诚当然没有理由不答应。

    能娶到康宁这样的千金小姐,懂分寸识大体,叶安诚不知道是几世修得的福份,只有感恩,没有过多的要求。

    可毕竟不是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听这姐妹俩的对话便足以看出来,两人对康宁的不满与隔阂。如果康宁知道,还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听到叶亦彤的话,叶羽西赞同的点了点头,继续说着:“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每天都必须让我们来医院看这个半死不活的人,美其名曰的说是增进姐妹之间的情感,其实还不是做给那个女人看?要不是因为惟俊,我才不会同意来这里受罪!”

    “话说,你和惟俊进行的怎么样?再没有进展,可别怪我先下手为强了!”

    直到眉峰上最后一笔画好,叶亦彤这才寓意分明的开口,姐妹俩喜欢弘惟俊,本来就是心照不宣的事。所有人都知道弘惟俊喜欢的是叶婉若,只有叶婉若还不情而已。

    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事物的权利,虽说喜欢同一个人,但姐妹俩早就说好,公平竞争。无论最终弘惟俊选择谁,都要笑着送上祝福,只要不是这个叶婉若就好。

    只是提前这件事,叶羽西的眸光中就升起一阵愤然,瞪向叶婉若,坐在她的床边冷声回答着:“提起这件事我就生气,每次约惟俊,他不是说公司忙,就是说要来医院看她。我去公司看他,他干脆闭门不见,说他不在公司。姐,你说我难道还不比不上这个活死人吗?有的时候,真恨不得拔掉她的营养液,让她自生自灭算了!”

    叶羽西嚣张的气焰,似乎想要发泄内心的怨气,说话间一只手竟真的朝着叶婉若的针头伸过去。

    不过,就算借给叶羽西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如此做。就算她想瞒天过海,外面那些保镖可不是吃素的,几时几分病房里出现了什么人,他们可记得清楚着呢!

    叶羽西如此说,如此做,也不过是想宣泄内心的不满罢了。

    只是巧合往往发生在这一瞬间,就在这时弘惟俊手中捧着鲜花走了进来,当看到叶羽西的动作时,冷声呵斥道:“你在做什么?”

    原本叶羽西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弘惟俊会突然走进来。

    这使叶羽西的神色间闪过一丝慌乱,本能的想要站起身,快速收回手,却没想到手上一个颤抖,使指甲刮在针管上。

    匆忙间,竟将针头硬生生的从叶婉若的血管里带了出来,殷虹的血液跟着溢出来,染红了白色的床单,妖异的红更是刺痛了弘惟俊的双眼。

    将手中的鲜花交给保姆,大步朝着叶婉若走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惟俊,我不是故意的!”

    面前的一幕令叶羽西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想要拉着弘惟俊的手臂解释,却没想到弘惟俊的长臂伸过,直接厌恶的将她推开,连忙按下床头上的响铃:“快来人!”

    没想到弘惟俊会突然向她出手,这力道使叶羽西踩着的高跟鞋,不由自主的后退着,就连坐在沙发前的叶亦彤也跟着站起身,朝着叶羽西示意不要再多说话。

    不一会儿,便听到门外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就是从外面快步走进来的白色身影,医生护士足足有五六人。

    单说叶婉若这三个字,就不得不引起医院的重视,哪里还敢怠慢?当看到床上的血迹时,护士连忙走过去处理。其她医生也没闲着,各做各的检查,各尽其责。

    病房内瞬间便没有了空间,迫使叶亦彤与叶羽西不得不离开病房。

    弘惟俊站在一旁,眸光满是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婉若,如果当初不是我自作主张带你去采风,你也不会遭遇如今的磨难。已经一个月了,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醒过来?

    弘惟俊在心里默默的说着,眼眶有明显的湿润,看着病房里的忙碌身影,弘惟俊这才朝着门外走去。

    只是刚走出病房,客厅里的叶羽西便立刻扑了上来,拉着弘惟俊紧张的说道:“惟俊,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是我妹妹,我怎么会害她?惟俊,你相信我好不好?”

    “以后你们不用来医院了,我会和叶叔说明原因的!”

    弘惟俊淡漠疏离的从叶羽西的手中脱离出来,语气生硬,与曾经温润的弘惟俊截然不同。

    “惟俊,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其实来不来医院,叶羽西根本不会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弘惟俊会就此跟她疏远距离,这点是叶羽西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只是还不等叶羽西的话说完,门外响起雄厚的声音,更是令叶羽西身子一颤,愣在原地。

    “怎么回事?如此也不怕吵到你妹妹休息?”

    一大早康宁就莫名的心绪不宁,去往公司的路上,也顺便来医院看看女儿,谁知道刚走到病房的门口便听到里面闹嚷嚷的一片,令叶安诚的面色立刻冷厉了起来。

    “洛克教授,病人突然心跳加速....”

    “伴有呼吸急促,血压不稳,瞳孔扩散的症状!”

    “立刻送入抢救室,快....快....”

    突然,房间里传来令人震惊的对话声,令几人心头一惊,瞪大的双眼,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纷纷朝着病房里冲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