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06章 魂穿前世
    虽然被诊断为植物人,但事发这一个月以来,叶婉若一直安静的睡着,并没有任何异常。

    今天突然发生的一幕,虽是巧合,却也难免会让人将这一切与叶羽西的行为相结合。

    相比刚刚的傲娇与肆意,叶羽西此时局促的站在角落里,双手或许因为紧张而不停的搅在一起,神色间的惊慌与忐忑尽现。本来也不过宣泄而已,却没想到一连串的巧合都发生了在她的身上。她就想不明白,这营养液刚拔下来,怎么就突然心跳加速了呢?

    先不说因此弘惟俊对她冷淡的态度,就是叶安诚恐怕也不会放过她!只是现在才知道害怕,会不会有些为时已晚?

    此时几人或站,或坐,或来回踱步的等在抢救室的门外,叶婉若已经被推进去了有一会儿,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想到女儿此时正在抢救室里所受的苦,康宁焦急的坐在一边抹着眼泪,对女儿的心疼自是无须言明。她就说怎么会莫名的感到心绪不宁,还真是母女连心,果然是叶婉若这里出了事情。

    叶婉若是她惟一的女儿,担忧自是不必多说,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恐怕康宁也活不下去了。

    叶安诚也是一脸忧心的坐在康宁的身边,尽管内心也在为女儿忧心,却不得不耐着性子,软言细语的安慰着康宁。

    一个小时后,抢救室的指示灯终于熄灭,还不等洛克教授走出来,等在抢救室门口的几人已经快步围了上去,一颗心瞬间便被提起,紧张的无处安放。

    不多时便看到洛克教授从抢救室内走了出来,眉宇间尽现疲惫,对康宁与叶安诚说道:“三小姐终于算是脱离危险了,此时还需要多加观察。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三小姐或许有苏醒的迹象,家人不如抽空多陪她说说话,多接受外界的刺激,对三小姐的病有帮助,也有希望可以加速醒过来!”

    洛克教授叮属完便抬步离开,叶婉若也刚好被从抢救室内推了出来,叶安诚与康宁连忙跟在后面回病房,弘惟俊却收敛起怜惜的眸光,走到叶羽西面前站定。

    双手随意的插在西裤口袋里,清冷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情感,沉声说道:“以后别再出现在这里,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将刚刚所看到的事说出来。到时候,你猜叶叔会怎么做?别忘了,没有康氏集团,你们就没有如今的生活,不知道感恩也别以怨回报!”

    只以为弘惟俊温润,待人谦和,却从来没想过这一切不过是在叶婉若的面前表现而已。

    自从叶婉若变成植物人以后,弘惟俊也同如变了个人一般除了工作,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里照顾叶婉若。

    除了对叶家父母,对谁都是一副冰冷的神色,其实只有他知道,内心的煎熬与自责时刻抨击着他脆弱的内心。

    如果可以,他宁愿此刻躺在这里的是他,而不是叶婉若。不管叶婉若未来如何,弘惟俊都已经打定主意,此生非叶婉若不娶。这也是他年少时的梦想,从来未曾有过变化。

    不顾叶羽西诧异的神色,弘惟俊已经抬步离开,只留下错愕的叶羽西在原地。

    回到病房时,叶婉若依旧安然的睡着,因为多了氧气的吸管,康宁当然又免不了一番忧心,眸光中满是心疼,泪水也随之滴落下来。

    “婉若这不是已经没事了?你没听医生说,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你也要注意身体,不然等女儿醒了,你怎么照顾她?别哭了!”

    叶安诚依旧柔声细语的在身边安慰着康宁,虽是如此说,可看向女儿的眸光中也尽现疼惜。

    ※※※

    叶婉若只感觉异常痛苦,似是有撕裂般的痛感袭来,在完全失去了知觉之前,脑海中灵光乍现,叶婉若便彻底的失去意识。

    面前的场景再次转换,叶婉若竟意外的发现,只是转眼间,面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不再是古风建筑,软榻承尘,面前的一切更加有亲切感。

    顾不得搞清楚面前的状况,就在这时,女人啜啜泣泣的哭泣声传入叶婉若的耳中,寻声望去,便看到康宁此时正伤心的抹着眼泪,叶安诚陪在身边,不断安抚着。

    “爸爸,妈妈!”

    当看到眼前的康宁与叶安诚时,叶婉若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自从穿越到南秦国,叶婉若最割舍不下的便是他们。

    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父母,叶婉若此时只想扑到他们的怀里尽情的撒娇,以诉思念之苦。

    久违的亲情令叶婉若开心的心情无以言表,可当走近才看到眼前的场景,竟令叶婉若闪过一丝诧异,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您怎么了?”

    叶婉若再次开口,可康宁就如同没听到一般,继续着擦拭眼泪的动作。

    对于这样的发现,令叶婉若明显有些吃惊,终于还是坐在康宁的身边,试图想要拉着康宁的手,让她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可是这时,却出现了令叶婉若更加诧异的一幕。

    她的手并未如愿握上康宁的手,而是直接穿过了康宁的身体,对于这样的发现,令叶婉若更加不知所措,委屈的再次唤了一声:“妈妈!”

    突然,门外的声音,引起了叶婉若的注意,抬眼望去,弘惟俊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间的门口。

    叶婉若的眸光中再次升起希望,从小除了父母,弘惟俊是最疼她的,此时看到难免会觉得亲切,不假思索的站起身便朝着弘惟俊跑去:“惟俊哥....为什么我妈妈....”

    还不等叶婉若的话说完,刚刚的一幕再一次发生,本是奔向弘惟俊的身体竟再一次落空,叶婉若眼睁睁的看着弘惟俊在自己的身体上穿越过去,叶婉若瞪大了双眼,猛的转过身。

    便看到弘惟俊在叶安诚夫妻俩面前站定,缓声说道:“婉若已经脱离了危险,叶叔与伯母先回去休息吧,今天我不去公司了,留下来陪婉若!”

    看着康宁这副触景生情的模样,叶安诚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的开口:“也好,你伯母情绪激动,我先带她回去休息!婉若就辛苦你了!”

    “应该的!”

    弘惟俊谦逊的回答着。

    叶婉若此时完全懵了,明明她就在眼前,可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看到她呢?

    余光触及到病床上熟悉的身影,终于在片刻的犹豫后,叶婉若还是朝着病床走去。

    只是此时,病床之上躺着的人儿不正是她自己?

    难道....?难道她这一次真的死了吗?

    就在叶婉若神色恍惚间,叶安诚扶着一步一回头的康宁已经离开了病房,而弘惟俊则是朝着卫生间走去,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一块已经被浸湿的毛巾,朝着病床上的叶婉若走去。

    眉宇间满是柔情,拉着叶婉若的手,轻轻的擦拭着,动作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一边为叶婉若擦拭着手臂,一边柔声径自说道:“知道你喜欢干净,不喜欢医院里的味道,所以想着尽快为你擦干净!这件事,我不会假借别人之手,也早已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如今看来,还要谢谢羽西刚刚拔掉你的营养液,至少让我知道了你可能很快就会苏醒过来。你不知道当医生说,你已经有醒过来的迹象,我心里有多开心?你这丫头从小就调皮,现在又来吓唬我,等你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婉若,只要你能够醒过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很后悔,当初一意孤行带你去泰山,又没能照顾好你!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罚我来照顾你的后半生,好不好?”

    “其实你一直都不知道,从小我就喜欢你,意惟总是拿这件事取笑我。就连叶叔也早就看出来,或许这世上只有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早已穿越了时空!哪怕你一辈子都躺在这里,都改变不了我要娶你的决心!看我....在乱说什么?我们家婉若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以后....都会好的!”

    “泰山之行,本是我准备向你示爱的,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恐怕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吧?不过,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从未改变过!”

    叶婉若站在一旁,听着弘惟俊断断续续的表达,一时间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这些,叶婉若简直不敢相信。

    在她眼中,弘惟俊一直都如同大哥哥一般,在她的成长道路上,给了她很多的帮助与关爱。她的童年里,全部都是弘惟俊与弘意惟兄妹俩的陪伴,这种胜似亲人的情感,令叶婉若却从来没想过弘惟俊有一天会喜欢上她。

    弘惟俊很优秀,从小到大都如同钻石一般的闪耀,无论走到哪里,都少不了追随的目光,这一点叶婉若早就意识到。

    即便是意外没有发生,面对弘惟俊的求爱,叶婉若也不知道会做如何回答。

    看着眼前他一脸含情脉脉的样子,显然照顾她已经时日不短,说不感动是假的。

    不自觉的迈动着脚下的步子,朝着弘惟俊一步一步的靠近过去,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尉迟景曜的身影。

    每一次尉迟景曜对她所伸出的援助之手,解救她于危难之中,就像电影一般,一幕一幕,再次在脑海里重现。

    这使叶婉若突然停下了脚步,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强光再次出现,尽管叶婉若极力挣扎着,却还是抵挡不住那道强光的吞噬,身体随之一软,再次失去意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