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09章 一方丝绢
    去围剿锁命门?

    所有人说锁命门凶狠残暴,其实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

    可叶婉若却是真正见识了的,至今都还记得,当初喷泉井边时那黑衣人所列举的手段,只是听着叶婉若便已不寒而栗。

    此时听到尉迟景曜竟主动请缨去围剿锁命门,着实令叶婉若吓了一大跳,难免为尉迟景曜的安全而忧心。

    尉迟景曜的多次出手相救,如果叶婉若此时还是无动于衷,恐怕辜负了尉迟景曜的一番苦心。

    先不说此行风险自当无须多言,单是这做事风格与尉迟景曜也是截然不同的。不管锁命门是否能被顺利围剿,尉迟景曜此举无疑已经将他处于危险之中。

    若是失败就也算了,若是成功,必定会得到南秦皇的嘉奖。如今朝局动荡,为了保住尉迟盛的太子地位,难保不会被莫亦嫣视为眼中盯,对尉迟景曜痛下杀手。

    尉迟景曜这样的做法,着实太过大胆,可不知道为什么,叶婉若竟下意识的认为尉迟景曜这么做或许与她有逃脱不了的关系。

    “小姐,粥烫您慢着点!”

    几日未进食,叶婉若只能吃一些清淡的食物,喝一些白粥。迎香为叶婉若布菜的同时,看着还冒着热气的清粥,细心的提醒着。

    叶婉若却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暗自为尉迟景曜担心,并没有听到迎香的话。

    满腹心事的将玉勺之中,滚烫的粥朝着嘴边送去,待迎香发现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小姐!”

    迎香的惊呼声还没能将叶婉若从思绪中唤醒,可触碰到唇瓣上的热粥却将她第一时间拉回了现实中。

    唇瓣上因灼热而产生的刺痛感传来,叶婉若手上一抖,玉勺中的热粥全部倾泻而下,落在了叶婉若双膝上搭着的软毯之上,略显狼狈。

    菱香从房间里走出来,便看到眼前的情形,连忙朝着叶婉若奔过来:“小姐,怎么样?有没有烫到?”

    眼前的情形明显令迎香有些手足无措,刚想为叶婉若处理软毯上的污物,却没想到菱香在这个时候奔过来,一把将她推开。

    一边为叶婉若检查,还不忘指责着迎香:“怎么回事?粥烫也不小心着点,小姐身体才刚有好转,哪经得住再受伤?”

    本来就心生愧疚的迎香,此时听到菱香的指责后,鼻子一酸,眼眶里快速聚集了泪水。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叶婉若,哽咽的呢喃着:“小姐,迎香....迎香不是!”

    “不怪迎香,是我自己没注意!”

    眸光触及到迎香的样子,叶婉若连忙出声,生怕菱香再说出更过分的话来。

    迎香虽然办事能力欠缺,看似笨拙了一些,但却是最细心的,想到刚刚确实因为尉迟景曜的事,有些失神,叶婉若擦拭着嘴角,轻声为迎香辩解着。

    “小姐,都是迎香的错,小姐罚迎香吧!”

    听到叶婉若的话,迎香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径自绕过菱香来到叶婉若的身边,扑通一声跪在了叶婉若的身边,低眉颔首的样子,分外惹人怜爱。

    “做什么?又是哭又是跪的?快把眼泪擦干,不然就罚你做瑜伽!”

    想到自家小姐每日练瑜伽时,那些千奇百怪的动作,迎香面露难色,迟疑的开口:“啊?”

    看到迎香这副呆萌的样子,叶婉若难掩嘴角的笑意,就连刚刚还一脸担心的菱香也跟着笑出声来。

    直到看到叶婉若的笑脸,迎香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小姐在开她玩笑而已,也跟着傻乎乎的笑着,眼泪还含在眼眶中,那纠结的样子,萌化了叶婉若的心。

    看着叶婉若一身的污物,菱香连忙抽出绢帕想为叶婉若擦拭干净,可随着她抽出绢帕的动作,另一块绢帕也随之掉出来,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地上。

    只见那绢帕不同于下人用的丝帕,质地尚好,纹理细腻,就算在京都也是极为少见的。丝绢一角被卷起,隐约可见什么字,却刚好被遮挡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

    丝绢落在地上的同时,眼尖的迎香一眼便望了过去,疑惑的声音响起,同时也吸引了叶婉若的视线。

    迎香刚想俯身拾起,却在这时,被菱香抢先了一步,只见她停下为叶婉若擦拭软毯的动作,快速将那丝绢拾起后,略显慌乱的塞于袖袋之中。

    满脸涨得通红,好似心底的什么秘密被发现了一般,一时之间,小女儿神态裸露无疑。

    看着菱香如此宝贝这丝绢,以及神色间所表现出来的少女怀春模样,迎香已经忘记了刚刚的委屈,笑着在叶婉若面前调笑着菱香:“菱香,你该不会是看上哪家公子了吧?”

    迎香孩子心性,委屈难过,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嘴角寓意分明的笑意却令叶婉若的眸光跟着深沉了几分,神色却不为所动,同样一脸含笑的望着菱香。

    “我没有,你这死丫头别乱说!”

    听到迎香的话,菱香面色闪过一丝焦急,第一时间将眸光转向叶婉若,看她面色毫无变化,这才放下心来,娇嗔的瞪向迎香,语气微沉的警告着。

    “迎香才没有乱说!小姐,您都不知道,最近我看到好多次了。有一次晚上我去换班,菱香一个人坐在一边,手中正拿着什么愣神。当时看到我还遮遮掩掩的,现在看来就是这绢帕了。刚开迎香还以为是菱香想家了,如今看来,原来是在睹物思人!”

    迎香极力的反驳着菱香的话,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假,还说出了这几天亲眼所见的事实。

    看着迎香掩面而笑的样子,菱香的神色间则更窘迫了几分,指着迎香:“你....”

    虽然看似面容略带微怒,可叶婉若分明看懂了,在面对迎香的调笑时,菱香更羞怯了几分。眉眼含情,有着数不尽的柔情蜜意。

    “究竟是谁家的公子?有如此福气?能得到我们菱香的青睐,说来听听....本小姐定当风风光光的将你嫁出去!”

    叶婉若适时的开口,打断了菱香未能说出口的话,眸光中似是带着抹兴趣盎然,望向菱香的神色间,眉眼带笑。

    被叶婉若这样一说,一抹绯红快速挂在了菱香的面颊,一边低眉颔首的为叶婉若擦掉身上的污物,许是为了掩饰她的尴尬,一边轻声说道:“小姐,您别听迎香那臭丫头胡说,小姐对菱香恩重如山,菱香哪都不去,就呆在小姐身边,伺候小姐,以报达小姐的恩情!”

    本以为叶婉若会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什么?却没想到叶婉若竟没有再坚持,了然的点了点头,状似欣慰的附和着:“好,那就呆在我身边,一辈子都不嫁人了!”

    叶婉若一本正经的模样,可说出的话却发挥了她腹黑的本质,更令迎香一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而菱香当然也在迎香的笑声后意识到了叶婉若的调侃,看着迎香与叶婉若强忍笑意的模样,菱香一阵气极:“小姐就知道取笑菱香,菱香不理小姐了!”

    娇滴滴的留下一句话,只见菱香快速起身,拉着裙摆,转身朝着房间内跑去。

    难得看着菱香吃瘪,迎香笑的前仰后合,而叶婉若的笑意则僵在了嘴角,望着那已经消失在房门口的身影,微微怔神。

    那绢帕的质地恐怕在这京都,能用如此佳品的都寥寥无几,普通人家就不用说了。

    何况叶婉若分明看到那绢帕的一角绣着字,一般只有大户人家,官宦子弟才会在丝绢的一角绣上自己名字中的一个字,以示身份。

    如此看来,这菱香喜欢的人,身份地位绝非普通人。

    竟然私自赠予了绢帕,足以说明对方已给了回应,可菱香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几乎没离开过,这个人究竟是会谁呢?

    “小姐,粥已经凉了,喝一点吧!”

    这时,迎香已经为叶婉若更换了一条干净的软毯,交给下人去清洗。再次来到餐桌前,为叶婉若试好了粥的温度,轻声说道。

    “不了,让人撤下去吧!”

    脑海中思绪潮涌,清粥小菜如今已经让叶婉若失去了胃口,朝着迎香挥了挥手,径自朝着房间内的软榻边走去。

    虽说这体内的毒是解了,但之前寒气入体,叶婉若的身体还很虚弱,所以经常会觉得疲乏。

    本想倚靠在软榻上休息下,却没想到困意袭来,竟睡了过去。

    ※※※

    接下来的几天依旧没有尉迟景曜的消息传来,越是这样,叶婉若越是忧心。每天留意着与尉迟景曜有关的消息,可尉迟景曜就如同失踪了一般,了无音讯。

    自从绢帕的事件发生后,叶婉若没有再提起过,而菱香依旧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叶婉若,丝毫没有懈怠之意,反而比以往更加用心。

    经过这些时日的调养,叶婉若的身体也处于快速的恢复之中,脸色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圆润。面颊上陈夫人所留下的血痕已不在,经过那玉颜霜的调理,皮肤也似乎更晶莹剔透了起来。

    面如桃花一般,粉嫩剔透,连敛秋都对这玉颜霜赞不绝口!

    叶婉若却在这时,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因为岑元的死,管家的位置便闲置了下来,所以叶婉若决定让迎香暂代管家一职。

    虽说迎香性情柔弱,不如菱香那样懂得人情世故,不太懂得变通。

    但迎香却是个朴实的丫头,更何况有些事情是可以后天培养的,迎香若是好好加以锤炼,一定可以挖掘她的潜质。

    更重要的是,上次花灯会,叶婉若三人被险遭刺杀,迎香为了救叶婉若落下了病根,现在手臂依旧不能用力。管家一职也是再适合迎香不过的!

    这天,叶婉若正在房间里教迎香做帐,叶婉若在前世专修商学院管理,财务知识自然不在话下。

    要说做管家,第一件事则需要从盘点公主府的家业开始,虽然对于叶婉若的决定,迎香不太理解,但却也学得很认真。

    “小姐,沈府大小姐前来探望小姐!可否让她进来?”

    叶婉若坐在玉案前,正在看迎香以她的方式记帐,听到菱香的话,猛的抬起了头。

    沈亦舒来访?

    这段时间又是中毒,又是受伤的,竟然忘记了沈亦舒的事,想起她当日的嘱托,叶婉若没由来的一阵心烦,低声说道:“快请沈小姐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