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10章 亦舒之苦
    自从太子府一别,与沈亦舒便没再见过,尽管因为景远的身份,叶婉若十分不愿意与沈亦舒多亲近,但却不得不承认,沈亦舒的存在,在叶婉若的心里是不同的。

    最起码她敢爱敢恨,以她高傲的性子能够为了心仪之人而委屈求全,单这一点就值得叶婉若欣赏。当然,这其中还少不了对沈亦舒的愧疚。

    当初只认为男扮女装出门方便些,却没想到会因为景远的身份带来这么多麻烦,还惹得沈亦舒动了凡心。

    最初心动的懵懂情愫,心底的向往与渴望,对每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来说,无疑都是最美好的!

    此时,沈亦舒的登门拜访令叶婉若有些心烦,独自站起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房间外春光明媚,叶婉若站在凉亭里,看着锦鲤们在水中肆意畅快的玩耍,惹得叶婉若的眸光中流露出几分羡慕的神色。

    前世还曾因为家里错综复杂的关系而烦恼过,可到了南秦国,与如今的形势对比才发现,曾经的自己多么幸福。

    当菱香从外面将沈亦舒迎进门时,便看到了不远处,佳人负手而立于凉亭之中。

    远远望去,叶婉若一身乳白色织锦素雪绢云形千水裙,万千青丝披散在脑后,裙摆随风飘动,淡然惬意,别有一番景致。

    虽未有任何配饰雕琢,却清新淡雅的令人移不开眼睛。那闲云野鹤的模样,一时间令沈亦舒再次想到了景远。

    不知道为什么,在沈亦舒的潜意识里总认为叶婉若与景远有几分相像,如果不是因为这点,当初沈亦舒也不会那么突兀的上前找叶婉若帮忙。

    可悲的是她与景远此生注定无缘长相厮守,思及于此沈亦舒的眸光中闪过一丝落寞,却转眼即逝,踱着莲步朝着叶婉若走去。

    菱香小心的为沈亦舒指引着,而紧跟在沈亦舒身边的婢女则手捧着锦盒,显然是沈亦舒带来的礼品。

    “小姐,沈小姐来了....”

    还不等几人走近,守在凉亭一侧的敛秋出声提醒着,使叶婉若收回心神。

    只见在石桥之上娉婷袅娜走过来的沈亦舒,藕荷色累珠叠纱暗花细丝褶缎裙,端庄的凌云髻上插着金边红宝石簪子,小巧的耳垂上挂着缨络坠。

    温婉大方中又不失可爱俏皮,从花灯节上遇到沈亦舒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她是个十足的美人。举手投足间的名门之秀更是显露无疑。

    本以为只是匆忙间的一面之缘,却没想到会有接下来的纠葛。

    叶婉若迈步踏出凉亭朝着沈亦舒迎去,温婉的笑意,大方得体的开口:“多日不见姐姐真是越发的美丽动人了,远远的望去还以为是仙女误入了凡间一般呢!”

    叶婉若的夸赞令沈亦舒掩唇而笑,娇嗔的样子透出柔情万种,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说话间,沈亦舒已经来到叶婉若的身边,眸光中透着担心的从叶婉若的身上,上下打量个通透,缓声开口:“初闻妹妹身中巨毒,姐姐心急如焚,却也不敢来府中添了麻烦。如今得知妹妹大病初愈,终于忍不住前来叨扰。不亲眼看看妹妹的情形总觉得不能安心,如今看妹妹这副伶牙俐齿的模样,便知道恢复的果然不错!”

    “烦劳姐姐挂心,是妹妹的错!姐姐快请坐!”

    触及到沈亦舒真诚的眸光,叶婉若心底划过一丝暖流,主动拉着沈亦舒来到石桌前坐在软垫上。

    沈亦舒朝着婢女点了点头,那婢女连忙低眉颔首的走上前,将手中的锦盒放下,便再次退到了一边。

    “姐姐这是....”

    “姐姐自知公主府什么都不缺,有皇上的疼惜,吃穿用度自然都是最好的。这些都是一些滋补身体的普通药材而已,算是姐姐的一点心意,妹妹就切莫推辞了!”

    面对叶婉若的质疑,沈亦舒柔声回答着。

    虽然沈亦舒如此说,可叶婉若也自知是沈亦舒谦逊了,督察院左右督御史的府中虽不及皇宫,可奇珍异宝也是不在话下的。

    沈亦舒如此说辞,也不过是希望叶婉若能够收下而已。

    眸光从那叠加在一起的锦盒上扫过,叶婉若笑着点了点头,回应着:“如此,妹妹就收下了,多谢姐姐的一番苦心!”

    就在菱香将石桌上的锦盒收好时,迎香已端着刚泡好的茶水走了过来。

    刚刚叶婉若离开房间,迎香也便懂事的走去小厨房,这份通透的心思令叶婉若投过去赞赏的眸光。

    “沈小姐请喝茶!”

    迎香先端了一杯放在沈亦舒面前,再转而将另一杯放在自家小姐面前,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妹妹千万不要客气!听闻妹妹此次中毒与那陈家有直接的关系,陈家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当日若不是陈嘉卉挑衅在先,也不会不得善终。妹妹千万不要为之失神,眼下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沈亦舒笑着,顺势拿起茶盏在唇边抿了抿,而后轻声宽慰着。

    这份难得的心意令叶婉若的心里再次平添几分暖意,虽然这沈亦舒看似高冷,可如若倾心相交,待人也是着实是真诚的。

    过往的事,就算再扰心也是多余。

    眼下沈亦舒的出现,令叶婉若十分烦恼景远的事该做何解释?

    承蒙沈亦舒的信任,此时再面对沈亦舒的关心,叶婉若突然有种想要说出真相的冲动,哪怕惹得亦舒怪罪,也比隐瞒她时,内心的愧疚来得舒畅。

    心中打定了主意,叶婉若抬起复杂的眸光望向沈亦舒,有些难言的开口:“妹妹能够劳得姐姐如此挂心,是妹妹的福气,只是....”

    沈亦舒虽为千金小姐,却也不是傻白甜,自是看懂了叶婉若发生变化的面色,立刻转而侧眸朝着婢女示意了眼神。

    叶婉若的话还没说完,注意到沈亦舒的神色后,也因此第一时间将眸光转而望向那婢女。

    本应该在沈亦舒的示意下立刻离开才是,却没想到那婢女似是经过了片刻的思想斗争后,这才在沈亦舒略显凌厉的神色下不甘的福了福身,只得退后离开。

    原以为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沉淀,沈亦舒的生活已经恢复如常,此时看到这婢女的反应才知道,沈亦舒还处在被监控的境况之中。

    发现了这样的真相,令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心疼。

    却还是小心谨慎的朝着菱香示意,菱香连忙福身跟上那婢女的步子,带着她走出听雨阁。

    “姐姐这是....”

    似乎是听出了叶婉若的意有所指,沈亦舒无奈的收回眸光,神色内敛缓声呢喃着:“今日来公主府,一是探望妹妹的病情,二来是想告诉妹妹,姐姐快要成亲了,下月十八....”

    “什么?怎会如此匆忙?”

    成亲?自知沈亦舒属意景远,虽两人之间本无可能,谁曾想这么快便要成亲?

    重要的是,以沈亦舒此时的神色来看,似乎并不满意于这亲事,为何要如何唐突?难道只是为了让沈亦舒死了对景远的心?

    叶婉若震惊的望向沈亦舒,语气中满是惊讶与不解。

    “妹妹也看到了,自从我与爹爹说了景远的事后,爹爹便终日派人盯着我,生怕我做出不利沈家的事。前几日护军参领之子上门提亲,爹爹看着那田宏宇仪表堂堂,英姿飒爽,便作主应了下来。如今日子已经定了,只等下月十八上门迎亲!”

    沈亦舒软声细语的将事情经过告知了叶婉若,仿佛这事情都与她无关一般,更似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可内心的苦楚,实则也只有她一人知晓。

    这样的沈亦舒难免令人感到心疼,叶婉若疑声问道:“姐姐真的看中了那田宏宇?”

    “看中?姐姐倾心于谁?妹妹又怎会不知?更何况我与那田宏宇并未相见,自古以来女子的婚事都是经由父母定夺,哪会由得我们来说喜欢与否?不过,如此也好,既可安了爹爹的心,又免去了我如今尴尬的处境!”

    说着,沈亦舒的嘴角同时勾起一抹苦笑,语气中的无奈,居然令叶婉若也一时心生悲凉。

    沈亦舒说的不错,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与封建礼教的影响下,虽然因为这句话不尊重儿女们的意愿,而酿成了不少爱情悲剧,但还是依旧按此来实施着。

    这就是身为古代女子的悲哀,不能如愿的与心爱之人相守,反而很可能连面都没见过便铺被嫁了出去。

    不管你是官宦还是贵族之后,家族既然赋予了你与生俱来的荣耀与显赫身世,同时你也承受着随之而来的命运与摆布。

    “沈御史好糊涂,如此仓促,姐姐怎会幸福?”

    “其实我倒是没关系,只要不是景远,对我来说,身边是谁都是一样的!况且素闻那田宏宇也是骁勇之将才,为人豪爽,憨厚老实,既然爹爹能同意,或许真的不错!”

    沈亦舒的话更令叶婉若愧疚了几分,本以为景远与沈亦舒不过是一面之缘,即使有好感又能有多深?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忘却的。

    这也不怪叶婉若,因为生长环境的不同,思想领域也是不同的。

    古代女子情感含蓄,却也是认死理儿的,一旦倾心便很难再改变心意。所以,哪怕只是一面之缘,沈亦舒却早已交付了她的真心,情陷其中,无法自拔。

    面对这样深陷情网的沈亦舒,叶婉若生怕会影响她的一生,一鼓作气的开口,眸光中透出坚决:“姐姐,其实景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