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15章 婢女云月
    叶玉山虽然不知道叶婉若到底想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才能达到尽善尽美的结果?虽然心中疑惑,却还是相信女儿的判断,依旧不为所动。

    不久,便听到岑玉略带虚弱的声音响起,乖巧的说道:“全凭大小姐作主!”

    岑玉很清楚,如若叶婉若想要她的命,刚刚就没有必要让婢女拦下她。虽然不知道叶婉若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却也没有退路的只得应承下来。

    只要有机会呆在这公主府,成为这府中的女主人,岑玉就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你继续留在府中,若是月余后因此怀了我父亲的骨肉,那么这公主府的姨娘便非你莫属。可若是没有怀上,我们公主府也不会怠慢了你,保证你日后的生活衣食无忧,不知你可满意?”

    满意?

    岑玉只怕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可这公主府姨娘的位置却是令岑玉觊觎以久的。

    如果怀个孩子便可以坐上这把交椅,岑玉又怎会不愿意?更何况只要留在这府中,就不怕没有机会见到叶玉山,到时候怀个孩子还会成为问题?再不济....

    收回思绪,岑玉朝着叶婉若低眉颔首的一拜,温婉大方的开口:“玉儿本就没有多过的奢望,只要能够看着老爷身体康健,便别无它求。玉儿全听大小姐吩咐,不敢有所妄图!”

    对于岑玉的表现,叶婉若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而吩咐着菱香:“菱香,遣人扶她下去休息,再拨几个下人给去她的别院,好生伺候着。有什么需求也都尽量满足,说不定,此时肚子里已经怀有我们叶家的种了,自是马虎不得!”

    “是,小姐!”

    菱香福身行礼,恭敬的回答着,说着便带着岑玉走了出去。

    书房的前才刚被关上,叶玉山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迷惑从软榻上站起身,不解的指着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沉声问道:“婉若,这是....”

    哪怕留下岑玉一条性命,本以为叶婉若一定将她送得越远越好,谁成想不但与想像中的背道而驰,叶婉若竟还将她留在了府中,还许诺了姨娘的位置,这令叶玉山无法接受。

    相对于叶玉山的急切,叶婉若倒是淡定自若,转过身朝着叶玉山嫣然一笑,答非所问的说道:“爹爹,如今朝中局势动荡不安,爹爹怎可荒废如此大好时光在府中虚度?自当是要去军机大营中练兵点将才能回报舅舅对我们一家以及公主府的照拂才是!爹爹放心,府中的琐事便由婉若来处理,待月余后爹爹回府,必定会有爹爹意想不到的收获。”

    似乎是听懂了叶婉若语气中的意有所指,原本阴郁的眸光瞬间变得清明,一扫之前的阴霾,拍了拍叶婉若还略显稚嫩的肩膀,欣慰的点了点头,眸光中却透出爱怜:“婉若说的是,是爹爹着相了,爹爹这就去,家中若有事遣人来找爹爹。婉若也切莫被府中锁事累坏了身体,好好调养身体!”

    “爹爹放心!”

    叶婉若乖巧的回答。

    岑玉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叶婉若又怎么会想不到?既然生活无处不充满了意外与惊喜,叶婉若也不会逆来顺受,听之任之。

    不错,叶婉若是在赌,若是心中所料不假,一月之内,此事定有分晓。

    叶玉山在用过叶婉若带去的早膳后,便真的换上盔甲战袍去军机大营练兵去了。叶婉若闲来无事,先是亲自着人将书房打扫了个干净,这才回到听雨阁。

    当回到听雨阁,看到地上跪着的婢女打扮的人,这才想起了对敛秋的吩咐。

    “小姐,人带来了....”

    刚踏入听雨阁,敛秋便抬步走上前,低声在叶婉若的耳边说道。

    看着地上那瑟缩着的单薄身影,叶婉若清冷的眸光中透出一丝危险,抬步坐到茶几旁,菱香连忙上前为叶婉若倒了杯茶水。

    “叫什么名字?”

    叶婉若端起茶盏微抿了一口,润了润喉,轻声问道。

    “回小姐的话,奴婢名叫云月。”

    那婢女声音极低,语气中透出卑微与小心翼翼。

    尽管如此,叶婉若并未放松警惕,依旧不紧不慢的语气,不吝夸奖的称赞着:“云月,很好听的名字!”

    “回小姐的话,这名字当初是公主赐给婢女的,都是公主抬爱,才会让云月得到这样的好名字!”

    说话期间,云月一直低眉颔首着,面对叶婉若的问题与夸奖,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傲娇,反而谨慎有礼。

    公主?在公主府除了她的母亲--羲和公主,还有能有谁?第一次从下人的口中提到羲和公主,叶婉若有些讶异,看着俯身跪在一旁的婢女再次开口:“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只见那婢女神色间带着抹不自然,却还是听话照做的抬起了头,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稚嫩的容颜看似与叶婉若差不了几岁。

    “好俊俏的丫头,你以前是我母亲身边伺候的人吗?”

    叶婉若不知道为何在听到羲和公主的名字时却产生想要亲近的感觉,不自觉的想要听到有关羲和公主的一切,或许是激发了这身体主人的潜意识吧。

    叶婉若在心里对自己说着,眸光却是比刚刚柔和了几分。

    “回大小姐的话,奴婢没有那个福气能在公主身边伺候,奴婢只是个粗使丫头,偶然的机会得与公主有过渊源,幸得公主赐名,还有奴婢的今天!”

    听到这样的回答,叶婉若有些失望,素闻羲和公主为人善良、温柔敦厚,爱待下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叶婉若点了点头,再次沉声问道:“昨晚你在做什么?”

    云月再次储身叩着在叶婉若面前:“回大小姐的话,奴婢昨晚本是伺候在岑玉的身边,可是突然感觉困意袭来,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早上醒来时敛秋姐姐便在身边,接着奴婢便来了这里。”

    听到云月的回答,叶婉若将眸光转向敛秋,敛秋朝着叶婉若点了点头,接着在她耳边说了句:“奴婢去的时候,她确实在昏睡,似是中了迷香!”

    对此,叶婉若黛眉微微拧紧,若有所思的收回眸光。按说岑玉能够在府中时刻掌管叶玉山的动向,她一个人是无法做到的,可眼前的云月完全不是她的内应,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叶婉若轻声吐出三个字, 那婢女也没再迟疑,朝着叶婉若俯身嗑了头,刚想要站起身离开,却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小姐,奴婢深知岑玉的心思,这些年岑元兄妹俩在府中为非作歹,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早就受够了。当年幸得公主赐名,奴婢还没来得及报答,公主便已香消玉损。大小姐,奴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奴婢愿意惟大小姐马首是瞻,愿意听大小姐的差遣。”

    云月说着,眼眶中已经快速凝聚上一层水雾,无比虔诚的看着叶婉若。

    “起来说话吧!”

    “不,小姐不答应,奴婢便不起来!”

    云月坚定的摇着头,看似软弱的丫头,此时竟异常的坚决。

    虽说当年母亲赐名,但云月按说也不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才对,叶婉若狐疑的朝着敛秋使了个眼色,敛秋便抬步走向云月,不顾反对的将她拉起。

    可谁知敛秋的手才刚搭上云月的手臂,云月的面容上便快速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颤抖着将手臂缩回,满眼防备的看着敛秋,眸光中透出小心翼翼。

    叶婉若自然也注意到了云月神色间的变化,对敛秋使了个眼色,敛秋便上前不容拒绝的将云月手臂上的衣服撩起。只见伤痕累累的手臂,除了疤痕还有大小不一的伤口,有的正朝外渗着血,还有的已经流脓开始溃烂。

    这令人发指的手段,触目惊心的伤痕,就连自小练武,看破了生死,也为之蹙紧眉心。

    “这是怎么回事?”

    叶婉若几乎颤抖的声音,诧异的寻问道。

    随之,云月却又跪在了叶婉若的面前,泪水顺着面颊滴落,悲戚的开口:“是岑玉,岑玉对老爷的心,公主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年府中长得好看的婢女都没能幸免躲过岑玉的毒手,就连奴婢也差点被岑玉设计陷害,幸得公主相救,还赐了奴婢名字。没想到却更加遭来岑玉的怨恨。如今我被送去她身边伺候,更是让她有机会百般折磨。岑玉为人阴险,手段狠辣,只要有稍许的不高兴都会将这些痛苦加注在奴婢的身上。奴婢身上的旧伤还未痊愈便又添新伤,大小姐,奴婢真的受不了了!”

    听雨阁内响起云月哀嚎的声音,其实也不怪云月,面对这样近乎于变态的折磨,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无法承受的。

    叶婉若的眸光中升起怜悯之心,亲自站起身,小心的将云月从地上扶起来,低声吩咐着:“菱香带她下去清理下伤口!”

    云月还以为叶婉若是婉言拒绝了她的提意,瞪大的双眼满是渴望与希冀,像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

    见状,叶婉若连忙开口安抚着:“先去处理下伤口,回来我们再聊刚刚的话题!”

    得到了叶婉若的许诺,云月这才安心的跟着菱香离开。

    以公主府内的情况,叶婉若的确是需要一个人在岑玉那边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之前是质疑云月的身份,如今看那一身伤痕,更是不舍得再让云月去冒这个险,生怕她受到更多的伤害。

    眼下还有一件更加值得引起重视的就是岑玉在这府中的内应究竟会是谁?按说在书房四周会有保护叶玉山的侍卫才对,岑玉又是怎么能够不费吹灰之力进入书房的?

    伸手招来敛秋,叶婉若在敛秋的耳边小声的嘱咐了几句后,敛秋便快速闪身退了出去。

    虽然岑玉心机深重,可叶婉若也不过以为那是她喜欢叶玉山的小手段而已,如今看来这岑玉还真是个毒蝎心肠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呆在叶玉山的身旁?真正的较量才真正开始而已,叶婉若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