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18章 他回来了
    只见离疏此时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眸光时而转向门外张望,眉宇间满是不耐烦。

    谈天也不再是刚刚那位慈爱的老者,看到离疏此时的样子,阴郁的眸光中透出几不可闻的杀气,藏在宽大袖口里的双拳紧握,沉声问道:“你看上了那丫头?”

    “对,现在慕寒进了宫,你不能再阻拦我了吧?”

    慕寒的事是两人之间的一道鸿沟,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让慕寒进了宫,恐怕就算离疏再不情愿,最后也不得不接受慕寒。

    如今慕寒进宫当了贵人,离疏并不觉得喜欢上叶婉若有什么不可以的,于是毫不掩饰的承认着。

    出乎意料的是,谈天竟突然大怒,大手猛的拍在摆放茶具的木桌上,‘砰’的一声令离疏倏地紧皱眉心,不解的望向谈天,听到他坚定的吐出四个字:“我不同意!”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喜欢做主我的事情?当初因为慕寒,你强横的要我一定接受她。如今没有了慕寒,好不容易碰到我喜欢的人,你又不同意?那我也告诉你,我的态度很坚决,这辈子我非婉婉不娶!”

    慕寒的事,离疏已经很不满意,如今的一番态度更是令离疏深感抗拒。

    以往面对谈天的意愿,离疏虽不喜欢,却只是排斥,回避谈天有意无意的安排。但如今却大声的说出自己的心声来令谈天的面色划过几抹凌厉。

    “丫头身份不简单,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之前也是你用自己的心头血救的她吧?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会不知道?你又何偿想过,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应该怎么办?我怎么和你死去的父母交待?”

    谈天勉强压抑住心中的怒意,语重心长的对着离疏劝解着。

    “别说是心头血,哪怕就是为了她去死,我也不会后悔的!”

    离疏执拗的站起身,犀利的眸光毫不畏惧的与谈天对视着,态度坚决的令人无法怀疑。

    谈天很清楚离疏的性子,慕寒的事可以给他时间,但这件事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任由它发展下去的。

    没有想像中的争执,谈天却突然示弱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说什么,过几日代我去探望一下老友,若是回来后你依旧坚持,那我便随了你的意!”

    “真的?”

    听到谈天的话,离疏清冷的眸光中再次升起了希冀,似乎还不能确定,朝着谈天再次确定着。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看到离疏转换的神态,谈天再次坚定了心中的决定。心中打定主意,在离疏再次回到京都时,一切皆已尘埃落定。

    “好,那一言为定!我会证明,我对婉婉的心是可以经过一切考验的!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不急,都说了去探望老友,我还要准备一些礼品才行,你顺便帮我带过去,聊表心意!现在扶我回去吧,我累了!”

    离疏没有再想着去追叶婉若,能得到老头子的认可,那么以后少不了与叶婉若相处的时间,竟真的乖乖来到谈天的身边,扶着他朝着茶楼外走去。

    并没有看到谈天低垂的眼睑中遮掩了眸光中的狠戾与算计,离疏心中满怀憧憬,而此时的谈天却在心里计划着如何将叶婉若从离疏的心中祛除,以避免因离疏的儿女私情耽误了大计。

    ※※※

    话说叶婉若从仁德茶楼离开时,并没有看到敛秋等在门外的身影,想来是去望香楼买桂花糕还没有回来。

    心中暗自诽谤着这个时代没有手机真是不方便,少了多少乐趣不说,找个人也是难如登天。

    没看到敛秋,叶婉若便索性在这附近逛一逛,等着敛秋回来。

    这条官道上一如既往的热闹,道路两旁的小商贩正不断叫嚷,贩卖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虽说这些小物件皆是上不得台面的,公主府奇珍异宝虽不比宫里,却也是不少的,单拿出一样都可以将这整个摊位买下来。

    可叶婉若也是女儿家心思,信步来到一家摊位前,一时好奇竟拿起一件手工缝制的小老虎,在手上不断把玩着。

    “姑娘,喜欢就买一个吧,才五文钱,拿在手里把玩也是好的!”

    看到生意上门,那商贩连忙上前,试图说服叶婉若促成交易。

    忽然远处传来的几缕香气不断萦绕在叶婉若的鼻息,吸引了叶婉若的注意力,

    自从醒来后,叶婉若的吃食一直以清淡为主,如今这飘香四溢的香气令叶婉若忍不住咽了咽唾沫,眸光朝着这香味的来源处打量过去,原来是街角一家卖牛肉面的小店。

    那小店看似不大,门口摆放着的桌椅却有不少客人正在品味着美食,看样子味道确实不错。

    叶婉若心中想着一边吃面,还可以一边等敛秋回来,距离刚好也看得到,思及于此叶婉若下意识的放下手中的小老虎,朝着道对面的街角小店走去。

    就在这时,从远处一辆马车极速而来,横冲直撞的由远及近。

    看到这马车突然出现,官道上的行人纷纷避让,而叶婉若却只一心系挂着那香溢四方的牛肉面,并没有意识到危险临近,还在悠然的朝那小店走去。

    眼看着那马车距离叶婉若越来越近,悲剧就要发生,过往行人连忙用袖口掩在眼前,心中感叹着可惜了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直到叶婉若回过神再想去躲避马车已然来不及,叶婉若的眸光中闪现惊慌,只见那马蹄前蹄高高撩起,说话间便要落下,朝着叶婉若的身上踩踏过来。

    如若那马蹄真的落在身上,即使不死,恐怕也是重伤了。

    此时的叶婉若就如同被定在了原地一般,身体竟完全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看那马蹄落下,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好似不看着就不会感觉到疼一般。

    突然,只感觉腰身一紧,叶婉若随即便被带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当叶婉若反应过来时,身体已随着对方离开原地,闪现在旁边路口处。

    因对方迅速的动作使叶婉若只感觉到耳边风声呼啸,鼻息间萦绕着熟悉且令人安心的味道。

    这样的熟悉感令叶婉若诧异的抬起头,眸光触及到面前温润如玉的面容时,叶婉若竟一瞬间红了眼眶。

    那个最近时常在梦里出现的男子,那个三番五次救她于危难之时的男子,那个腹黑毒舌却又对她最为关心的男子,那个夺走她初吻,骗取她眼泪的男子。

    看着他完好的站在面前,除了眉宇间浮现的一丝疲惫之意,依旧帅气的无可挑剔。

    没错,此时出现的正是坠崖后了无音信的尉迟景曜,他确实在围剿锁命门的残党余孽时,失足落下悬崖,却刚好落在峭壁上生出的树枝上,也因此救了子墨。

    锁命门残党余孽以为尉迟景曜真的掉下万丈深渊,便放下了警惕心,谁知道尉迟景曜刚好利用迂回战术再次包抄了回去,一举将其歼灭。

    接连几日尉迟景曜辗转了几处锁命门的秘密据点,将其全部清缴,这才与子墨悄悄潜回京都。

    谁知道刚进京都便看到叶婉若与离疏会见的画面,没有立刻进宫复命而是等在一旁,这才得已在刚刚情急的情况下救下叶婉若。

    原本还想要斥责叶婉若走路不用心,可此时温香满怀,再看到叶婉若此时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立刻心软了下来,轻声问道:“怎么?难道看到我不开心?”

    “你....我....”

    还不等叶婉若回答,这时,从那辆马车上传来娇滴滴的声音令叶婉若寻声望去:“发生什么事了吗?”

    只看到一双纤纤玉手将车帘撩起,接着便从里面探出一名风情万种的女子,黛眉狭长,性感红唇,眉宇间含羞带臊。粉红色的外袍包裹着她娇小的身体,大半肩膀以及胸前的饱满暴露在空气中,丝毫没有羞涩反而引以为傲的挺直了身板。

    风尘女子?看到那女子的穿着打扮,叶婉若的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这四个字。

    却在这时,风尘女子身边坐着的另一抹身影引起了叶婉若的注意,那女子神色间透出呆滞,黛眉紧锁,透出复杂的神情令叶婉若感到诧异。

    此人正是岑玉,只是岑玉此时居然与风尘女子呆在一起,着实令叶婉若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如若猜测不错,叶婉若也深知这岑玉怕是快要等不及了,一月的时间转眼便到,若是岑玉的肚子依旧没有响动,那么就会被送离公主府。

    岑玉既敢如此涉险选择这一步,证明姨娘的位置她势在必得,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是心思缜密的岑玉?只是这风尘女子的出现着实令叶婉若出乎意料。

    似是感受到有人注视,岑玉低垂着的眼睑竟突然抬起,令叶婉若慌乱的往尉迟景曜的怀里钻了钻,刚好遮挡住岑玉的视线。

    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身影,岑玉这才再次垂下眼睑,双手不停的搅动说明了她此时忐忑的心情。

    “回妈妈的话,是个莽撞的臭丫头,现在没事了!”

    想到刚刚那在马车前,毫不懂得避让的臭丫头,车夫便恨得牙痒痒,只是在对女子说话的声音中却透出恭敬。

    “没事就快走吧,别耽误了大事!”

    女子命令的声音再次传来,随即放下车帘。

    或许是因为叶婉若的教训,这一次车夫赶车的速度并没有那么快,小心谨慎的朝着目的地驾着马车从原地离开。

    听见马车渐行渐远的声音,叶婉若这才从尉迟景曜的怀中露出小脑袋,直到确定马车消失不见,叶婉若这才回过神来。

    只是当眸光看到尉迟景曜身后不远处站着的子墨,将眸光转向一边,神色间透出不自然,叶婉若这才意识到她此时与尉迟景曜的姿势有多暧昧?

    背后被抵在墙壁上,娇小的身体完全钻入尉迟景曜的怀中,与对方的身体紧贴着,这样的发现令叶婉若的脸上莫名的呈现出几分红晕,连忙拉开与尉迟景曜的距离。

    慌乱的样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