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20章 做贼心虚
    虽然不知道岑玉与老鸨在搞什么名堂?但想到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未知情景,叶婉若竟莫名的有些紧张。

    修长的手指将瓦片轻轻移开,露出一条缝隙,小心翼翼的模样,仿佛生怕会发出响动惊到房间里的人。

    透过缝隙,放眼望去,房间昏暗,红彤彤的纱帐纵横交错,将房顶遮得严密。

    即便如此,透过纱帐依旧可以看到房间里的场景。只见一张硕大的圆床摆在房间的正中央,床的四周立了四根直达房顶的圆柱,上面用红色的绸带缠绕起来。

    一名男子身满白色轻纱,双手被固定在圆柱上,隐约可见赤裸着的宽敞胸膛,精壮的体魄,身材线条好的无可挑剔。因为脑袋低垂,叶婉若并没有看到他的容貌,不过单看这身材来说,相信长得也不会太差!

    叶婉若在心里独自评价着,将头转向一边。

    在男子的对立面站着一名略显丰腴的中年女子,随着她不断解开长裙的动作,衣衫一件一件随之落在地上。

    裸露出裹在衣服里的白花花身体,下垂的胸部以及腰身上的一圈圈赘肉出卖了她的实际年龄。

    只见那女子一扭一摆的朝着被绑住的男子走去,自以为摇曳生姿,可看得叶婉若直反胃。一边朝那男子靠近,还不忘一边对男子抛着眉眼,嗔声嗔气的说道:“小宝贝,姐姐会好好疼你的!”

    叶婉若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滚,连忙抬起头,眸光中满是对眼前现状的不解与迷茫。

    如果不是看到一直站在身边的尉迟景曜,叶婉若简直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到了什么女尊男卑的朝代?

    房间里的画面,让叶婉若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来:好好的白菜让猪给拱了!大概那副画面与眼前的情影也所差无几了。

    似是看出了叶婉若神色中的异样,尉迟景曜也不再迟疑,绕到另一侧,俯身朝着缝隙中看去。

    当看清了房间内的情景时,尉迟景曜温润的面容竟突然涨得通红,猛的抬起头,眸光接触到正想再次低头朝房间里望去的叶婉若,尉迟景曜的眸光转而变得凌厉。

    一个旋步飞身来到叶婉若的身后,还不等叶婉若的眸光触及到房间里的情景,只感觉面前一黑,一只带着温度的手掌已经遮挡住了叶婉若的视线,直到将瓦片再次合上,这才松开了对叶婉若的钳制。

    “你....”

    房间里的一幕实在太过香艳,直到将眸光移开,叶婉若才想起来此的目的,刚想再次确定着,便被尉迟景曜直接蒙住了眼睛。

    叶婉若指责着的话到嘴边,便看到尉迟景曜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叶婉若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如今的处境,乖乖的闭上嘴巴。

    “是你要找的人吗?”

    尉迟景曜低沉的声音适时的开口,却成功了转移了叶婉若的注意力,不断回想着刚刚房间内的情景,最后摇了摇头。

    正是因为刚刚看到那样香艳的一幕,这一次,尉迟景曜率先抬步来到相邻的房间,轻轻移开房间的瓦片,确定了没有再看到什么异常,这才朝着叶婉若使了个眼色。

    虽然不知道尉迟景曜的反常来源于哪里?但叶婉若还是乖乖的凑过去,俯身望过去时,并没有注意到尉迟景曜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

    从上望去,这房间与普通的闺房无异,只是依旧昏暗的房间,红纱青帐,随处可见。床榻一侧摆放着的香炉,从里面升起袅袅烟雾,在房间内弥漫开来,凭添了几缕暧昧。

    房间里的一侧椅子上坐着一名女子,低垂着眼睑,不知正想着什么,只是双手不断搅动着手中的丝绢,看上去有些忐忑不安。

    虽然因为角度的问题,并没有看到那女子的相貌,但透过那衣着打扮,叶婉若还是看清了此人正是岑玉无疑。

    她在这里究竟要做什么?

    叶婉若眉心不自觉的拧紧,眸光中满是不解,一眨不眨的继续盯着岑玉。

    情急之下,她会不惜一切来借种,这点叶婉若早就想到了。只是为何来这这妓院?叶婉若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婉若只看到岑玉似是不安的样子,却并没有看到她白皙的面颊上升起的一丝可疑红晕,就连气息也跟着变得有些略微凌乱,心底隐隐升起的欲望,似是渴望也亦或是焦躁。

    这个决定,岑玉想了很久,若不是叶玉山去军机大营练兵,她也不会情急之下想到这点。直到此时坐在这里,岑玉还在纠结着是否真的要这样做?

    她喜欢叶玉山,为他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将自己最美好的都给这个她一心牵挂的男子。如今为了成为他身边的女人,不得不选择这条路。

    虽说或许这结果是她岑玉想要的,可是只要想到要将这身子交付于给别人,岑玉的心里便没有办法跨过这道鸿沟。

    即使她此事做得隐蔽,但如果叶玉山知道,后果也是无法想像的。

    越是思虑,岑玉的心中便越加的不安。只见她猛的站起身,似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般,快速踱步朝着门外走去。

    还不等走到门口,却在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额头上的几缕碎发随风飘逸,倒是颇有几分浪荡公子的风范。

    男子显然也想到岑玉会出现在门口,短暂的微怔后,立刻恢复如常。走进来的同时回手将门关上,一双眸光肆意的从岑玉精致的面容上划过,将岑玉浑身上下皆是打量了通透,而后大步上前,一把将岑玉抱在怀里。

    岑玉也没想到对方如此大胆,在接受到对方赤裸裸的打探的眸光后,岑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便被对方抱入怀中,耳边传来对方低沉的声音:“小娘子既然来了,还没享受人生快事便想离开,是不是有些急了一些?”

    那声音略微嘶哑,醇厚的男音令岑玉不自觉的沉迷于其中。

    感受着对方火热的胸膛,岑玉第一时间想要推开他,却发现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得任由对方抱着她,随着不断后退的步子,朝着床榻靠近过去。

    所过之处,衣裙腰带散落一地,夹杂着令人浮想联翩的局促喘息声,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已经不言而喻。

    岑玉还是走出了这一步,不知为何,本以为事情按照心中所猜测的方向去发展,叶婉若本应该开心才是。可眼前的一幕却令叶婉若如何都笑不出来,竟然还悲天悯人的为岑玉的即便无疾而终的爱情以及她接下来所要面对的结果而感到痛心。

    如果岑玉不是这样工于心计,或许她最终可以有所善终,说到底,害了她的还是她自己。

    “武将军之子--武怀光!”

    房间里的声音越来大,听着让人面红耳赤,尉迟景曜看出了叶婉若的失神,轻轻将房檐合好,揽着她的腰身飞身落下,轻轻吐出几个字。

    “你是说....”

    耳边传来的声音令叶婉若猛然回过神,瞪大的眼睛显然不敢相信。

    直到看着尉迟景曜确定的点了点头,叶婉若还沉浸在这震惊之中无法自拔。

    原本叶婉若还对这地方的存在感到质疑,按说青楼妓院在古代是常见的,那老鸨又何必另辟新宅?如此看来,这个地方除了老鸨豢养的一些男公关外,还为一些官宦子弟、小姐、夫人提供了偷情的场所。

    他们不关心彼此的身份,只在意可以为彼此带来快感。说到底,鱼水之欢而已,就如同现代人的一夜情。

    出了这个门,彼此就算再相见,也不过是陌生人。

    为了赚钱,这老鸨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若是此事闹开,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别说这宅子会被缴清,就连她的青楼恐怕也别想再开下去了。

    按说这事本来与她叶婉若无关,如今事关叶玉山未来的幸福,公主府的安宁,叶婉若也不得不好好筹谋一番了。

    “那人究竟是谁?”

    尉迟景曜本就是心思通透的人,这点事情不然也隐瞒不过他的眼睛,只是看着叶婉若似是很在意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问出声来。

    “一个想给我当后妈的人!”

    心中对此事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既然得到了岑玉的线索便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叶婉若朝着原路返回,轻声吐出几个字。

    尉迟景曜一阵诧异,不明白她为何见此状如此镇定?为何没有闯进去抓住对方的把柄?反而泰然自若?

    “公主府姨娘的位置可不是这么好做的,既然她不安稳,那我便为她寻得一处安稳的生活。”

    似乎是感受到了尉迟景曜眸光中的疑惑,叶婉若自顾自的说着,却没看到尉迟景曜眸光中一闪而过的心疼。

    “表哥,你既认得武怀光,婉若有一事想请表哥帮忙!”

    尉迟景曜没有回答,而是将眸光转向叶婉若,看她的眸光中闪现过狡黠,尉迟景曜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

    叶婉若笑着凑到尉迟景曜的耳边轻语着什么,耳边灼热的气息,以及鼻息下的独有芬芳令尉迟景曜的神色间闪过一抹不自然。

    直到叶婉若的话结束,尉迟景曜的眸光中波澜不惊,内心却暗自惊讶叶婉若的心思缜密。

    两人没有再留下来,而是直接返回到仁德茶楼附近,去寻找等在那里的子墨与敛香。

    一路上尉迟景曜讲述了他去绞杀锁命门的经过,虽然只是轻描淡写,却听得叶婉若还是胆战心惊。好在如今尉迟景曜平安回来,锁命门也连根拔除,相信这个消息一定会令南秦皇开心的。

    在尉迟景曜的坚持下,在附近的酒楼里陪叶婉若用了午膳,这才匆匆赶往皇宫去复命。

    如今南秦皇还不知道尉迟景曜活着的消息,相信尉迟景曜平安归来,又是几多欢喜几多仇愁的局面。

    当叶婉若与敛秋回到公主府的大门时,刚好看到同时回府的岑玉,叶婉若停下脚步,笑着对岑玉说道:“这是去哪了?身边怎么也不带个伺候的人?说不定你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父亲的骨肉,如此不知轻重,父亲若是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叶婉若嘴角笑容大方得体,说出的话也是处处为岑玉及肚子里还不知有没有的孩子做考虑,可却让做贼心虚的岑玉面色一白,就连笑容也显得僵硬难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