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21章 云月之死
    岑玉去了哪里叶婉若又怎会不知?看着她走路时显现出来的不自然,还有脖颈间依昔可见的红痕,都是欢爱过后留下的痕迹。

    不过此时叶婉若也只当看不到一般,笑意吟吟的表示着关心。

    “大小姐说的是,是玉儿疏忽了。这段时间在府中呆着烦闷,玉儿便想出去走一走,散散心,下次玉儿一定注意!多谢大小姐关心!”

    岑玉轻语着,袖中的手紧握成拳,没有人能够体会她心中此时的痛楚,而面前的叶婉若就是造成这局面的罪魁祸首。

    谁知叶婉若竟转而朝着岑玉走去,轻扶着她,一边走向府中,一边温婉的说道:“说的这是哪里话?若是日后你为父亲生下个弟弟或是妹妹,我还要尊称你一声姨娘不是?为了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好,也应当注意不是?来,小心着点台阶....”

    叶婉若小心的扶着岑玉,这种感觉令岑玉一时之间有点飘飘然,竟真的以为自己已然成为了姨娘,眸光中的神色好不傲娇。

    将岑玉的变化都收尽眼底,叶婉若嘴角别有深意的笑容越来越深。

    就连听到叶婉若回府,而闻讯赶过来的迎香,都被叶婉若与岑玉突然之间的亲密感到诧异,退到一边,紧跟在叶婉若的身后。

    直到亲自将岑玉送回了她如今所住的扶云阁,叶婉若这才朝着听雨阁走去。

    敛秋虽然不知道叶婉若究竟会为何对岑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却也明白叶婉若既是如此做也一定会有他的道理。

    而迎香,自从做了管家以来,整个人也沉稳的多了,尽管对有些情还看不懂,但却也不会将一切都摆在脸上,认真的向叶婉若学习。

    如今公主府在迎香的管理下,也算是有条不紊,叶婉若也落得个清闲自在。

    “找我有事?”

    直到离开了扶云阁一段距离,叶婉若这才问向身后紧跟着的迎香。

    “小姐,这是太子府送来的请贴,说三日后是皇长孙的满月宴,特来请小姐出席。听送请贴的人说,到时候皇上与皇后娘娘,还有新晋的蕙贵人也会一同前往太子府!”

    听到叶婉若的声音,迎香连忙上前将手中红通通的请帖递到叶婉若的手中。

    虽然对于这样的宴会叶婉若实在提不起兴趣,可一来叶玉山不在京都,皇长孙的满月宴,只怕叶婉若不去,失了礼数不说,也一定会招惹来猜忌。二来,想到谈天委托自己交给蕙贵人的香囊,此次倒刚好是个机会。

    淡然的扫了眼请贴,重新交回到迎香的手中,轻声说道:“备好厚礼,三日后去太子府为皇长孙贺满月之喜!”

    “是,小姐!”

    迎香答应着,便退了下去。

    叶婉若哼着小曲儿继续朝着听雨阁走去,尉迟景曜居然还活着,又再一次在关键时刻救下了她。

    想到几次三番的亲密接触,以及在喷泉井的那个吻,叶婉若下意识的用手抚向自己的唇瓣,却没发现面颊已经变得绯红。

    ※※※

    另一边岑玉回到了扶云阁,周身的酸楚与疲惫感尽现,想到上午所发生的大胆行径,便不自觉的令她心胆肉跳。

    是的,那一晚与叶玉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叶玉山只是抱着她,低声唤着羲和,缱绻悱恻的在她耳边诉说着对羲和的思念,并未有任何逾越的行为。

    直到最后,不胜酒力的叶玉山终于昏昏沉沉的睡去,岑玉这才有了下手的机会,那血也不过是提前准备好的牲畜血而已。

    她以为哪怕叶玉山并不爱她,也会负责任的将她收入房中,到时候这副身子迟早还是要交给叶玉山的。

    却没想到,她一怒之下竟然差点杀了她。

    当时的情况,即便她心中再不情愿,也不得不答应叶婉若的建议,因为只有留在公主府,一切才有可能有转机。

    如今她骑虎难下,叶玉山去了军机营练兵,眼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若是再不想办法,那她最后也只能离开公主府。

    原本将这副珍藏几十年身子交出去,她并不情愿,只是在刚刚认清到了叶婉若的态度后,岑玉竟愧疚感全无,心中默默称赞着她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主子喝茶!”

    就在岑玉沉浸在思绪中时,云月端了一杯热茶走了进来,眸光中满是谨慎,将热茶小心的放在岑玉面前,轻声说道。

    岑玉刚想端起茶盏,却被热茶烫得反而将手快速的缩了回来,眸光中顿时迸现狠戾。

    挥袖之间,一把将茶盏朝着云月的身上挥去。那本是热茶,手触的温度都觉得烫,更何况落在身上?

    “啊....”

    云月被岑玉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最重要的是身上如钻心一般的疼痛,令云月面色倏地变为苍白,身体应声倒地。

    手随之碰到落在地上成为碎片的茶盏,顿时殷虹的血液便在地上渲染开来,只是这鲜红的颜色似是令岑玉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沸腾起来,眸光中闪现兴奋。

    只见她猛的站起身,来到云月的面前,一脚踩在云月的手指上,手指下面是茶盏的碎片,随着岑玉的踩踏与碾压,地上的血越流越多,越染越浓。

    云月疼的小脸紧皱却不也再发出任何声音,因为越是这样,岑玉折磨她就会越狠。

    “你想烫死我是不是?你个小贱人,果然是贱人调教出来的贱丫头!你倒是叫啊,求我.....说不定我还能饶了你!你不是羲和那个贱人的婢女吗?她害我得不到我爱的人,她害我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却不能与爱人长相厮守,你不是忠心于羲和那个贱人吗?那你理应替她受过。你去告诉她,你现在就去告诉她,我岑玉怀上了叶玉山的骨肉,即将成为这公主府的姨娘,就连她的女儿今后在我的面前也不得不对我委曲求全,称我一声姨娘。她的男人最终还是拜倒在了我的石榴裙下,她的女儿以后也要看我的脸色过活,我倒要看看她一个死人,还如何和我争?”

    此时,岑玉面色扭曲,怒目圆睁,狰狞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怕。

    一边说着,还一边手脚并用的撕扯着云月,或掐或踹,或撕或扯,双手每从云月的身上扫过时,云月低垂的眸光中呈现出来的愤恨便加深一分,却一直咬牙硬撑着。

    最后岑玉竟觉得如此还不解气,直接几巴掌挥过去,云月的身体随之倒在血泊之中便没再直起身来。

    刚开始岑玉还以为是云月是在耍小心思,假装昏迷,想要蒙混过关,岑玉更加肆意的朝云月踢过去几脚。

    可是云月却连哼都不哼一声,身下的血泊却是扩散开来,看起来异常妖艳,令岑玉也意识到了不好。

    朝着云月靠近过去的同时,颤抖的伸手过去,试探着云月的鼻息。

    直到确定连微弱的气息都没有,岑玉这才跌坐在地。眸光注意到云月在倒地的瞬间,碎落一地的茶盏割破了颈间的大动脉,鲜血正肆意的狂奔出来。

    岑玉不断后退着,眸光中闪过慌乱。

    她....她只是想教训她一下,发泄心中的不满而已,却没想到,她居然就这么死了!

    如今她还只是仰仗别人的鼻息过活,这要如何隐瞒?

    岑玉脑海中快速运转,眸光流转,将现场略微处理后,嚎叫着跑了出去....

    叶婉若回到听雨阁后,换了衣服躺在软榻上小憩,只觉得意识迷糊之间刚要睡着,便听到外面传来菱香的声音:“小姐在休息!”

    “我有正事要和小姐禀报!”

    迎香面容焦急的说着,便要朝着房间里走进去。

    却没想到迎香毫不退让:“就是天大的事,也得等小姐醒来再说!”

    “你....”

    对于菱香的态度,迎香一阵气极。

    迎香知道,因为叶婉若让她做管家的事,菱香因此事对她有了隔阂。

    其实迎香也不知为何叶婉若会如此决定,管家的位置迎香从来都没敢肖想过的,她只想在叶婉若的身边做个端茶送水的小丫鬟如此便好。

    就算是在她们之间选择管家的人选,也不应该是她。

    要说为人处事,聪明伶俐、精明能干,菱香才是独一无二的人选,可既然叶婉若如此看重她,信任她,迎香并不想让叶婉若失望,也正努力做好。

    可菱香却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即便是私下里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迎香只是反应慢一些,却不是傻?只不过不想与菱香计较而已。

    只是此时确实有重要的事与叶婉若通报,可菱香执意拦在门口,迎香也有些为难。

    叶婉若其实早就看懂了菱香的小心思,之所以没说出来,自有她的打算。

    看到了外面的声音,叶婉若缓慢的睁开眼睛,沉声开口:“迎香,有事进来说!”

    菱香脸色微变,可叶婉若开了口,也只得闪开身,放迎香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小姐....云月她....死了!”

    迎香走进来的同时,叶婉若坐起身走到茶壶前想倒杯水喝,却猛然听到这令人震惊的消息,手中的水杯随之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提到云月便使叶婉若想起她那一身伤痕累累的残躯,忍不住的为她心疼。

    她还年轻,还没看到这世间的美好,上天却这样急着将她带走,这未免也太过残忍了一些。

    “小姐....”

    迎香连忙走上前,生怕叶婉若受伤,小心翼翼的为叶婉若检查着。

    “去看看!”

    叶婉若沉声吐出口,眸光中的阴郁令迎香也免不了为之一愣,看着叶婉若转身离开的身影,迎香也敢迟疑,连忙跟上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