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22章 太子正妃
    得到云月的死讯,迎香第一时间赶过去,本来府中死一个下人也不算什么大事。看着岑玉躲在一旁,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迎香便命人先将云月的尸体抬出去,暂时放进柴房,她本人则是前去听雨阁回禀。

    此时,迎香小心的搀扶着略显急切的叶婉若,身后跟着菱香,快步朝着柴房走去。

    一路上,迎香将她赶到扶云阁后,当时的场景以及岑玉的说词,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据岑玉说,是云月偷了她的银子,被她发现以后,云月大概觉得颜面扫地,便直接将茶盏打破,选择了自杀。

    而迎香赶到时,眸光触及到散落一地的茶盏碎片,云月正躺在血泊之中,已经没有了气息。

    别说叶婉若根本不相信云月会偷岑玉的银子,就算真的如此,也不至于极端到当场便选择轻生。在叶婉若看来,这不过是岑玉想要掩盖事实真相的说词而已。

    可是云月已死,在她死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思绪间,几人已来到柴房,还不等靠近,便听到里面传来轻微的啜泣声,正念念有词着:“你这丫头,虽然做错了事,我也并没有怪你,你又为何要如此想不开?”

    做错了事?这个字令叶婉若的眸光中陡然间迸发出凌冽。

    快步来到柴房,还没入门便看到云月此时躺在临时搭建的木板上,脸上被白色的丝绢遮挡,生生灼痛了叶婉若的眼睛。

    那个看似柔弱却倔犟的女子,那个坚定的想要报仇的女子,那个备受折磨令人心疼的女子,此时已经毫无生气可言,一腔仇恨也因此付之东流,成为不可能完成的幻想。

    叶婉若的动作突然变得迟疑,耳边再次传来岑玉碎碎念的声音:“你既已离开,我也无力回天,只得向大小姐请求厚藏了你,也算是圆了我们主仆一场的情意!”

    眸光扫过云月躺得笔直的身体,被她身上那若隐若现的脚印所吸引,叶婉若快步走进去,来到云月身边。

    刚想拉起云月的手臂检查一番,却感觉到腿上似乎被什么重量拉扯住,叶婉若转过眸光,便看到岑玉此时扑在她的脚边,梨花带雨,惺惺作态着:“大小姐,云月这丫头好歹跟了我一回,还请大小姐....”

    事到如今还在演戏,叶婉若的眸光中闪过一抹不耐烦,对着身后的两人说道:“将她带下去!”

    此时,叶婉若一分钟都不想多看岑玉一眼,因为她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要她去陪云月作伴。只是这样的死法,未免太便宜了她不是?

    听到叶婉若的吩咐,菱香与迎香第一时间走过来,不由分说的拉起岑玉,不顾她看似悲伤的模样,菱香便带着她朝着扶云阁走去。

    而迎香则留下来,守在叶婉若的身边。

    此时,似是体内的血已经流干,云月脖颈处伤口的血迹已经干涸,即便如此依旧红得妖艳。

    叶婉若轻轻抬起云月的手腕,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抬眼便看到手心的伤口处皮肉外番,那茶盏的碎片已经深深嵌入了肉里,只是看着都令人感觉到揪心的痛意。

    轻轻撩起衣袖,映入眼帘的手臂,比之前的伤痕累累相比,似是又添了几处新伤。更严重的是,在原有的伤痕周围,还遍布了大大小小的水泡出现在云月的手臂、手背上,明显是刚刚被烫过的痕迹。

    看到这些,叶婉若猩红的眼眶有些湿润,就连迎香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下意识捂住了嘴。根本无法想像,在死前,云月到底遭到怎样的虐待?

    叶婉若想不通,如若云月是受不住虐待而选择了轻生,为什么这致命的伤口是在脖颈处?难道正常人的下意识举动,不是应该割在手腕上吗?直觉告诉叶婉若,云月的死因没有这么简单,岑玉的说词也就骗骗她自己罢了,思及于此,叶婉若的双手忍不住握紧。

    “厚葬云月,派人查一下她家里还有什么亲人?给他们一笔钱!”

    “是,小姐!”

    叶婉若的声音落下,便听到迎香恭敬的回答。

    将衣袖为云月拉好,叶婉若握着云月的手微微用力,在心里对云月许诺道:“云月,你的仇我为你报,你在天上一定要好好看着,或者或迟,岑玉定会下去陪你!”

    本来在房顶看到岑玉的紧张与忐忑时,叶婉若的心中有那一丝动容,还曾想过,只要让岑玉远离公主府,远离她与叶玉山的生活如此便作罢。

    可此时看着这样无辜的云月,叶婉若在心里告诉自己,岑玉一定要因此付出代价才行。

    云月的下葬仪式非常隆重,经过调查,云月家里还有一位老母亲,迎香代表云月送去了一笔钱。

    因为担心老母亲无法承受女儿离世的消息,故而迎香并没有说云月的事,只说是她回乡探亲,借此机会来帮云月捎回来而已。

    云月的事虽然令叶婉若有些压抑,但宫里却在这时传出了喜讯。

    说是尉迟景曜‘死而复生’,并不负众望,完成南秦皇的交代,将锁命门余孽彻底消除。龙心大悦,特封尉迟景曜为正一品圣王爷,于下月行册封大典。

    除此之外,南秦皇还赏赐了尉迟景曜一大堆金银珠宝,命专人为尉迟景曜修宅建府,如此殊荣足以证明南秦皇对尉迟景曜的疼爱与恩宠。

    尉迟景曜虽贵为皇子,但尚未娶妻便被封了王爷的,在南秦国也算是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南秦国历代都是在老皇帝驾崩后,太子继位,其余皇子各自封王,到各自的封地去。而如今南秦皇还在世,尉迟景曜便封了一品圣王爷,还允许留京,又怎能不令太子感到岌岌可危?

    难道是失而复得的激动心情令南秦皇失了分寸?

    叶婉若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开心之余,反而为尉迟景曜开始隐隐忧心了起来。只是不知,尉迟景曜对此事如何看?

    云月的事安排好后,太子府的宴请之期已到,叶婉若带上迎香事先准备好的厚礼,与敛秋一起前往太子府。

    马车上,叶婉若把玩着谈天委托她转交给蕙贵人的香囊,思绪万千。

    太子府设宴的前一日,一道圣旨降临到了太子府,更加令叶婉若意外的是,圣旨的内容竟是赫敏儿被封为了太子妃。

    这看似值得庆幸的好消息,却令叶婉若暗自拧紧了眉心。皇后的盘算再明显不过,如今却将赫敏儿封为太子妃,叶婉若才不会天真的以为是她上次为莫亦嫣证明清白的事,感动了莫亦嫣良心发现所导致的结果。

    惟一的答案便是皇后已经对她心生杀意,将她视为弃子,只等合适时机将她斩草除根,不让公主府的势力落入任何人手中。

    强烈的危机感提醒着叶婉若,莫亦嫣的事一定要尽早解决了才行。想到谈天之前交给她的香囊,看来与蕙贵人联手的计划势在必行!

    此时,管家吴怀正等在太子府的门口,当看到公主府的马车由远及近后,吴怀连忙走下台阶,小心的等在一边。

    即便如今叶婉若不是这太子府的女主人,可她身后依旧有当今圣上撑腰,吴怀也不敢表现出半分的不恭敬。

    直到马车停稳,敛秋小心翼翼的将叶婉若从马车内扶出来,吴怀这才躬身上前,恭敬的开口说道:“奴才给叶小姐请安,皇后娘娘正坐在侧殿与太子妃、几位夫人叙话。特遣小的等在这里,带叶小姐过去!”

    “那就有劳吴管家了!”

    叶婉若笑着回答,心中却隐隐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小心的迈下马车,叶婉若跟在吴怀身后,朝着内院走去。

    太子府内没有了初次来时的喜气氛围,却依旧景色宜人,只不过,此时的叶婉若已经完全没有了欣赏的雅兴,好似每一次来到太子府,都会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处境一般。

    想到莫亦嫣特别吩咐吴怀等在门口,不知这次又是想使用怎样的手段对付自己?

    思及于此,叶婉若装作不经意的问向走在前面的吴怀:“吴管家,舅舅散朝了吗?此时也在府中吗?”

    听到叶婉若的问题,吴管家连忙停下脚步,转身朝着叶婉若躬身行礼,这才谨慎的回答着:“回叶小姐的话,皇上此时与众位皇子、大臣在前殿商讨国家大事。一会儿到了时辰,女眷们再移步到前殿即可。”

    吴怀的回答令叶婉若了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想着有南秦皇在此,估计莫亦嫣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叶婉若却低估了一个女人嫉妒与报复的心理。

    就在这时,从另一侧匆匆跑过来一抹身影,从衣着打扮上来看应该是太子府的家奴。

    只见那家奴跑到吴怀身边时,突然停下来,面色有些急切,慌里慌张的开口:“吴管家,太子爷在前殿找您呢!”

    看到这家奴的模样也深知事态紧急,叶婉若连忙会心一笑,大方得体的对着吴管家开口:“既然太子表哥有事,吴管家就尽管去忙。反正也不远了,婉若自行走过去便可!”

    见状,吴怀也只得顺势指引着:“也好,叶小姐穿过长廊,第三间房便是!”

    叶婉若淡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吴怀与那家奴的背影,叶婉若与敛秋使了个眼神,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就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可以晚点送上门去不是?

    再次与敛秋转到了假山处,本想寻得一僻静之地休息。

    却在这时,一道低沉的男音传到叶婉若的耳中:“蕙贵人好大的架子啊,我皇兄屡次想与蕙贵人见上一面,却都被蕙贵人拒绝了,此时还不是乖乖的送上门来?”

    蕙贵人?慕寒?本还苦于没有机会与慕寒单独相处,看来得来全不费工夫!叶婉若清澈的眸光中闪过惊喜,与敛秋侧身隐藏于假山的另一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