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23章 达成共识
    说到太子盛,在这京都能够视太子盛为马首是瞻的,除了尉迟贤还能有谁?

    之前叶婉若还怀疑过慕寒能够进宫是太子盛一手安排的,可如今听到这话音,似乎又不是这样。叶婉若屏住呼吸,生怕引起对方的注意,同时也希望心中的迷茫可以得到解答。

    “二皇子说的这是哪里话?臣妾乃是当今圣上的妃子,与皇子走得太近难免惹人非议,恐怕这应该也是太子殿下心中所担心的吧?臣妾这正是在为太子殿下考虑!”

    慕寒温婉的声音接着传来,不卑不亢,丝毫没有受尉迟贤的威胁。

    仅仅只是声音,叶婉若便已经感觉到慕寒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深宫宅院,果然是锻炼心智最好的地方。

    还不等叶婉若收回心绪,尉迟贤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并没有表现一个皇子对妃子的尊重:“蕙贵人,既然你还知道你是父皇的妃子,你应该也同样记得,你与赵将军曾经的苟且之事。而且,如果本皇子没记错的话,当初的你还差点成为我皇兄的侍妾。别以为麻雀飞上枝头变了凤凰就可以将过去的事全部掩盖,欺君之罪,本皇子怕你承担不起!”

    脑海中突然想起上次在这里,听到慕寒与赵尹的对话,虽然叶婉若深知慕寒与赵尹是清白的,可对方却明显想将此事拿来做文章,只是慕寒会受此威胁吗?

    听到尉迟贤别有深意的言语,慕寒勾起红唇,嫣然一笑轻声说道:“二皇子真是会开玩笑,空口无凭,二皇子认为皇上会相信吗?就算皇上真的相信,如果我对皇上说,当初都是太子殿下安排的刺客,策划了那晚太子府行刺的好戏,二皇子认为,生性多疑的皇上是会听你的还是愿意听我的呢?”

    “你在威胁本皇子?”

    尉迟贤眸光锐利的射向慕寒,袖口中紧握的拳头,好似蓄势待发的随时准备拧断慕寒的脖颈一般。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识抬举的女子,如果换做是后宫中的其她新晋嫔妃,此时恨不得早已巴结上来,希望得到太子的庇护,毕竟太子才是未来的统治者。

    哪会像眼前慕寒这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一般?丝毫不领情不说,还恨不得尽快与尉迟盛撇清关系,不惜出言威胁,就连尉迟贤都搞不懂这慕寒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浆糊?

    只不过,来此与慕寒交涉也不过是为了尉迟盛做做表面功夫而已,至于慕寒是否真的愿意与尉迟盛交好,尉迟贤倒认为慕寒与尉迟盛闹得越凶,对他本人的好处才越大。

    此时的尉迟贤虽然面色晦暗,但内心却早日发出了冷笑。

    慕寒却好似丝毫没有感受到来自尉迟贤的压力一般,转身看向了荡起层层涟漪的湖水,平静的说道:“二皇子说笑了,慕寒本是一弱女子,身处深宫之中,能够自保已实属不易,又怎敢与二皇子和太子作对?慕寒只不过是想与太子各自相安无事而已,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各自相安无事?

    说得倒是轻松,可也要尉迟贤能够相信才行。

    慕寒虽因为偷盗御赐之物被抓,却有幸得到赵尹的青睐得以脱身,若不是被他发现,从中做了文章,想借此机会将赵尹收为已用,又如何会发生接下来所生的事?

    本来以尉迟贤的解析,赵尹定会妥协。却没想到太子这个蠢货竟想到这么一招,堪堪为他人做了嫁衣。要说慕寒不恨太子盛,说什么尉迟贤也不会相信的。

    此时慕寒说得倒是轻巧,各自相安无事!如果可以相安无事,慕寒又怎会以性命为赌注,去接近南秦,以此得到他的怜惜?这背后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尉迟贤眉心紧皱,一双眸光紧锁在慕寒的身上,看她表面云淡风清,可内心又该是怎样的风起云涌?

    思及于此,尉迟贤开口试探着:“既然深知难立足,为何不仰仗皇兄的权势?相信有皇兄的庇佑,你的前路也会前程似锦,一个贵人还不足以让你对眼前的现状满足吧?双方坐收渔网之利难道不好吗?”

    “慕寒福薄,当初救皇上也是下意识而为之,并没有想过会进宫成为贵人。承蒙皇上怜爱,如今慕寒也只得顺应天意,却并无所求,也不想置身于是非之中。还请二皇子转告太子殿下,过去的事慕寒都已经不记得了,如今慕寒只是皇上的贵人,不想与太子殿下为敌,也不想蒙受太子殿下的福泽。但若是太子殿下执意而为,慕寒就算拼尽全力,也会与之殊死一搏!”

    慕寒的话令尉迟贤的眸光微闪,一个看以柔弱的女子居然有如此刚毅的一面,令尉迟贤不得不刮目相看。

    他前来试探也不过是想解了太子盛心中的担忧而已,如今慕寒既如此说明,再纠缠下去已实属无趣,也只得点了点头:“既是如此,蕙贵人就当作本皇子刚刚的话没有说过,若是蕙贵人改了主意,随时遣人来找本皇子即可。若是蕙贵人决心不改,那么就当作我们今天并没有见过好了!”

    语毕,不再等蕙贵人的答复,尉迟贤已经抬步离开。

    只是行至半路时,竟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慕寒那略显单薄纤细的身影微怔,转身不再停留的离开。

    可慕寒却立于原地纹丝未动,面向清澈见底的湖水,慕寒的眸光深长且久远。

    直到确定了尉迟贤的身影已走远,敛秋朝叶婉若点头示意,叶婉若不急不缓的从假山之中离开,悠悠朝着慕寒走去,别有深意的开口:“蕙贵人云淡风清,不为权势所动,不受皇子威胁,实在令婉若佩服!”

    “承蒙叶小姐夸奖,慕寒受宠若惊!”

    慕寒缓步转过身,看到突然出现的叶婉若,眸光中并未闪现出丝毫的讶异,两人如同老友一般,就连见面的对话也并不生分。

    这难免令叶婉若有些诧异,难道她辨别出她景远的身份?可从慕寒面色上来看,似是又不尽然,忍不住反问道:“你认识我?”

    两人之前的见面,一直都是叶婉若女伴男装,之前在太子府虽以女儿身见面,却并未有所交集,叶婉若想不通她是如何知道她身份的?

    “羲和公主惟一的女儿,当今圣上最疼爱的人,我这个刚晋封的贵人自要认得叶小姐,不然一不小心冲撞了叶小姐,遭来皇上的厌弃,岂不悲哀?”

    话虽如此,可慕寒的表情,并未让叶婉若觉得她有多么在意这个贵人的位置。

    可那一脸认真的表情却又无法令人怀疑,叶婉若也干脆不去猜忌,礼数周全的朝着蕙贵人福了福身,温婉的开口:“婉若给蕙贵人请安!”

    “叶小姐无须多礼,以后还要承蒙叶小姐多多照拂才是!”

    慕寒连忙踱步来到叶婉若身边,伸出柔嫩的双手将叶婉若亲昵的扶起,笑意嫣然,说出的话却是令叶婉若微怔。

    刚刚尉迟贤一番口舌想要拉拢慕寒,她都不为所动,却说出如此多多照拂的话来,不知是假意客气?还是真的意有所指?

    叶婉若顺势站起身,开门见山的再次说道:“蕙贵人抬举婉若了,只是婉若今日前来叨扰确实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相信蕙贵人见到这个就知道了!”

    说着,叶婉若从袖袋里拿出香囊,双手交于慕寒,眸光紧锁在慕寒的面容上,丝毫不肯放过她眉宇间所表现出的任何神色。

    谈天不是简单的人物,慕寒更是如此,就算暂时达成共识,却难保哪日不会成为敌人。

    在南秦皇呆得越久,叶婉若便变得越加的谨慎小心起来。

    慕寒并没有躲避叶婉若的眸光,反而落落大方的在叶婉若面前将那香囊打开,快速读完里面的内容后,慕寒竟不顾身份的朝着叶婉若福了福身,眸光中透出真诚,振振有词的说道:“叶小姐的关照之情,慕寒无以为报,日后做牛做马必定偿还。”

    想到当日谈天对叶婉若的请求,想必这信里已经悉数向慕寒告知,否则也不会慕寒如此说词。

    见状,叶婉若也不敢迟疑,朝着慕寒回礼开口:“若是蕙贵人有危难,婉若也愿尽绵薄之利!”

    两人相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从远处走来的吴怀,眸光中透出急切,一边走还一边朝着叶婉若呼唤着:“叶小姐,您怎么还在这?皇后娘娘没有看到您,心中担忧的很,快随老奴去侧殿吧!”

    担忧?对于吴怀不恰当的用词,叶婉若在心中对此嗤之以鼻。

    莫亦嫣会担心她?只怕是担心她不死吧?

    “出来赏景也甚是无趣,既然如此,便与婉若一同回去吧!”

    看到吴怀快步走近,慕寒适时的开口,同时引起了吴怀的注意。

    “老奴给蕙贵人请安,刚刚是老奴失礼了,还请蕙贵人责罚!”

    吴怀只一心记挂着叶婉若,刚刚莫亦嫣遣人来寻找叶婉若的下落,吴怀这才知道原来叶婉若并未过去偏殿,与太子通禀后便急忙寻了出来。

    远远的看到叶婉若立于小花园中,正与什么人相谈甚欢,吴怀紧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来。却没想站在叶婉若身边的人,正是最近隆宠正盛的蕙贵人,吴怀连忙再次朝向慕寒行礼。

    “吴管家无须多礼,我们快回去吧,切莫让皇后娘娘等急了!”

    慕寒说着,便率先提步走了出去,叶婉若也顺势上前扶着慕寒,吴怀眸光微闪,与敛秋一同跟在两人的身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