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25章 百感交集
    “瑞儿怎么了,这么小怎么就喝上汤药了?”

    在那婢女从侧殿退出去的同时,莫亦嫣满眼担忧的问向赫敏儿,神色间满是不解。

    赫敏儿则先是从叶婉若的怀中接过尉迟瑞,轻声安抚着,看着怀抱中的尉迟瑞似是感受到母性的慈爱了一般,竟真的不再啼哭,重新昂起笑颜,满脸天真的看着赫敏儿咯咯咯再次笑了起来。

    这让赫敏儿的眼眶一阵酸涩,心中质问着上天为何对她如此不公平?手中抱着尉迟瑞的手臂却更紧了几分,似是生怕有人上来和她争抢一般,眸光中萦绕的母爱显露无疑。

    安抚好怀中的尉迟瑞,赫敏儿这才抱着尉迟瑞在莫亦嫣的身侧坐下,对着莫亦嫣福了福身,面露愁容无奈的开口:“母后有所不知,前不久瑞儿得了一种怪病,最初只是吐奶,腹泻,食欲不振。敏儿只以为是与奶娘的吃食有关系,可后来竟愈加的严重起来,日夜啼哭不止,并伴有抽搐的症状。请了太医才得知,原来瑞儿是中了一种名为夹竹桃的毒。太医虽为瑞儿开了解毒的药,可不知为何这毒却清除不净,看着瑞儿日益消瘦,敏儿的心着实不好受。”

    孩子是母亲惟一的牵挂,此时说起尉迟瑞的病症,一时之间也是愁容满面,看向尉迟瑞的眸光中尽现心疼之色。

    听到赫敏儿的话,莫亦嫣原本柔和的眸光中顿时迸发出凛冽,自身所散发出来的威严令人无法忽视,就连坐在身边的叶婉若也深受波及,心中想着皇后的凤仪果然势不可挡。

    耳边传来莫亦嫣带着怒意的声音传来:“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敢向皇长孙下毒,难道是嫌命活得太长不成?有没有查到究竟是谁下的毒?”

    “回母后的话,瑞儿的事情发生后,敏儿第一时间将太子府上下彻查一番,却并未发现有任何可疑之人,就连奶娘的吃食也是由刘妈亲自负责,并没有假借她人之手。可瑞儿的病情却并未得到缓解,反而愈演愈烈,现在这解药已经不能缓解瑞儿的症状,再这样下去,恐怕瑞儿将命不久矣了!”

    赫敏儿越说越难过,泪花儿顺着面颊流淌下来,滴落在尉迟瑞的脸上。

    可奈何尉迟瑞太小,还不了解生与死的定义,只是一双大眼睛充满好奇的紧盯着赫敏儿,两只手臂不断的在空中摇摆着,似乎是想为母亲擦干这泪水一般。

    听着赫敏儿的话,就连叶婉若看向尉迟瑞的眸光中也呈现出几抹疼惜,心中暗自菲薄着不知这下毒之人究竟是谁?如此狠毒的心来对付一个孩子?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简直是丧心病狂,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到底,本宫到要看看是谁如此胆大包天想要残害皇长孙,这可是诛九族的重罪!桂嬷嬷,速去请人进宫将李世康李太医请来,瑞儿乃是皇家之后,岂容此人如此放肆?此事不查个水落石出,本宫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随着莫亦嫣的话音落下,‘啪’的一声巨响传来,便看到莫亦嫣因为气愤而扬手拍在面前的桌子上。

    桂嬷嬷连忙福身称是,不敢耽搁,立刻退步离开。

    “母后,瑞儿已是如此,母后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或许是瑞儿福薄,上天才会如此残忍的想要将瑞儿从敏儿身边夺走。如若能够让瑞儿平安活下来,哪怕付出敏儿的性命,敏儿也是甘愿的!”

    此时此刻,即便心系尉迟瑞的安危,可赫敏儿还是识得大体的提醒着莫亦嫣注意身体,单说这份孝心便让莫亦嫣称赞,看向赫敏儿与尉迟瑞的眸光中不免更加疼惜了起来。

    不多时,那刚刚退下的婢女再次重新回到侧殿之中,双手端着的汤药,小心翼翼的朝着赫敏儿走去。

    一时间,侧殿此时的空气中散发出浓浓的草药味道,只是闻着都令人觉得干呕难耐,真不知道那小小的尉迟瑞是怎样将这一碗汤药喝下去的?

    思绪间,那婢女已经端着汤药来到了赫敏儿身边,轻轻跪在地上,将拖盘中的汤药端出来,放在距离赫敏儿不远的桌面上,轻声说道:“太子妃,汤药已经煎好了!”

    赫敏儿没有说话,一双眸光紧锁在那碗还冒着热气的乌黑汤药上,双臂下意识的圏紧怀中的尉迟瑞。或许是突然其来的束缚感使尉迟瑞意识到不舒服,小嘴委屈的轻撇,紧接着便嚎啕大哭起来。

    莫亦嫣并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赫敏儿太过担心尉迟瑞,不容分说的从赫敏儿怀中接过尉迟瑞,柔声细语的哄着,就好似才满月的尉迟瑞能听懂一般:“瑞儿乖,皇祖母喂瑞儿喝药,瑞儿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不让母亲担心好不好?”

    赫敏儿依旧怔在原地,眸光紧锁着莫亦嫣一手抱着尉迟瑞,一手拿过放在桌面上的汤药,轻轻调试好温度,转眼间便朝着尉迟瑞的嘴边送去。

    “母后....”

    眼看着尉迟瑞凑过来的粉嫩小嘴即将要将那汤勺中的药汁喝下,赫敏儿下意识的唤住莫亦嫣。

    莫亦嫣没有说话,喂尉迟瑞喝汤药的动作却僵在半空中,眸光中透出不解的望向赫敏儿,不知她此时突然唤住自己究竟予以何为?

    “敏儿是担心母后身体疲倦,还要如此操劳,不如还是让敏儿来吧!”

    赫敏儿的话使莫亦嫣的面色稍有缓和,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你脸色也不好,想来也是近来忧心瑞儿的身体日夜操劳,如果累了就去里面休息下,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

    莫亦嫣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面前没有得到赫敏儿允许,依旧跪在地上的婢女吩咐着:“还不扶太子妃进去里间休息?”

    “是!”

    那婢女连忙躬身回答,来到赫敏儿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将赫敏儿扶起,慢步朝着里面的软榻走去。

    赫敏儿没有拒绝,只是在离开前,看到莫亦嫣将手中汤勺里的药汁尽数喂入尉迟瑞的口中,虽然汤药味苦,可尉迟瑞却懂事似的并没有哭,吧嗒吧嗒小嘴,似是感觉到口中的味道难以形容,小脸褶皱的令人心疼。

    见到眼前的情景,赫敏儿脚步一阵虚浮,若不是有那婢女搀扶,想必一定会跌倒在地。

    强迫自己将刚刚所看到的画面全部统统抛在脑后,强迫自己强忍住想要冲上去将那汤碗打碎的冲动,强迫自己的一颗真心早已被伤的破碎不堪,遍体鳞伤。

    赫敏儿藏在袖袋中的双手死死握紧,任由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即使这样的刺痛传来,都不及她此时心痛的万分之一。

    突然闭上眼睛,任由婢女搀扶她朝着里面走去,当越过众人时,两行清泪无声的顺着面颊流淌下来,心痛难忍。即使内心早已焦灼不堪,却还要对着众人笑,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残忍,心累的事吗?

    纵使早就知道这个结局,纵使这一切无需她亲自动手,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苦肉啊!

    赫敏儿无力的倚靠在软榻上,尽管看她似在闭目养神,实则身体的整根神经都在紧崩着,心脏的位置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只有她一个知道如此紧张是为何因!

    而屏风外,莫亦嫣正一勺一勺的将那药汁喂入尉迟瑞的口中,尽管尉迟瑞的整张小脸苦的如包子一般,可莫亦嫣依旧没有任何犹豫。

    母爱固然伟大,可若是一味的宠溺,没有半点坚定,尉迟盛又如何会有今日太子的位置?

    眼看着汤碗中的药汁已经见底,莫亦嫣依旧耐心的喂着尉迟瑞,却在这时,尉迟瑞小小的四肢突然抽搐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嘴角还隐约渗出白色的泡沫,刚刚还有神的大眼睛,转眼间变得暗淡无神。

    “瑞儿....瑞儿....快来人啊,快去叫太医,看看瑞儿是怎么了?李世康在哪?为什么还没到?”

    感受出怀抱中尉迟瑞的异样,莫亦嫣的眸光陡然变得凛立,大惊失色的朝着婢女们吩咐着。

    已有婢女闻讯快步跑出去,而此时的尉迟瑞却抽搐的更加厉害,瞳孔涣散,似是更加严重了,连哭出声来都没有了力气,从张着的小嘴中吐出的。

    倚靠在软榻上,听到外面突然传来莫亦嫣急切的声音,赫敏儿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身体猛的坐起。片刻的失神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横冲直撞的朝着外面奔去,看着守着身边的婢女想要上来搀扶,赫敏儿一把将她推开。

    虽然全身的力气如同被抽空了一般,大脑空白,脚步虚浮,却依旧倔犟的独立朝着外面奔去。

    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或早或迟,可结局却没有什么不同。

    不,谁说女子的命运就要掌握在男子手中?谁说女子就一定要仰仗男子的鼻息过活?今日她就是的逆转局面。

    你害我失去至亲骨肉,我便要让你失去今生所爱,如此才算公平!

    每一步,赫敏儿都步履坚难,因为她很清楚,接下来她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局面?

    随着赫敏儿艰难走出内室,便看到侧殿此时略显混乱的局面,纵然是身为一国之母的莫亦嫣在看到眼前的局面时,也不免惊得小脸变了颜色。

    叶婉若拿着绢帕不断为尉迟贤擦拭着从他口中吐出来的泡沫,那小小的身体急剧的颤抖着,而赫敏儿的心口也同时像被压住了巨石一般,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瑞儿....”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接着便看到赫敏儿朝尉迟瑞冲过去的身影,双膝一阵无力,差点摔倒,却也阻止不了她此时靠近的脚步。

    连滚带爬的冲到莫亦嫣面前,一把将叶婉若从身边推开,毫不留余地动作令叶婉若差点滚落台阶,幸得慕寒在身边的出手相助,才令叶婉若免遭危险。

    “瑞儿....瑞儿....母亲在这里,你看看母亲在这里!”

    一声比一声凄婉,听者都觉得肝肠寸断,更何况是赫敏儿此时的悲戚心情?

    可尉迟瑞此时却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刚刚还兴奋摇摆的小手瞬间便无意识的落下,就连不断抽搐的身体也跟着平复下来,安静的令人悲痛。

    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瞪大了双眼,呼吸跟着一滞,却没有发现从内室中快速闪出来的身影,猫着身子趁乱朝着殿外逃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