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28章 婢女作证
    赫敏儿此时心中一阵忐忑,听到慕寒提起身边的婢女,令赫敏儿的睫毛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眸光微闪,却因为低眉颔首的动作,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内室之中,尉迟贤找遍了各个角落,别说是一个大活人,除了那软榻之上的小身体,房间里连一丝生机都没有。

    看着尉迟贤从内室走出来,朝着他摇了摇头,尉迟盛的眸光中再次迸发出凌冽,大步来到赫敏儿面前,一把将她拉起,大手毫不留情的遏制住她的下颚,冷声开口:“说,你那婢女去哪了?”

    “敏儿怎么知道?说不定她是受了什么人指使,想害我瑞儿,自知理亏,趁乱逃走了也说不定!”

    或许是因为心虚,也或许是被尉迟盛粗鲁的动作吓到,赫敏儿此时眸光微微闪烁,即便心中无限恐慌,却还是意有所指的咬定,叶婉若才是那个真正的幕后指使。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二弟你这就带人去追踪那婢女的下落,我就不信,这么会儿的功夫,她还能逃出了京都不成?”

    尉迟盛看着赫敏儿,紧盯着她的眼睛,不想放过她的任何神色,一边却转而向尉迟贤吩咐着。

    “是,臣弟这就去!”

    说着,尉迟贤已经从侧殿之中退了出去。经过叶婉若身边时,算计的眸光从叶婉若身上划过,嘴角随之勾起玩味的笑意。

    “太子爷,即使那婢女找到了又能证明什么?叶婉若想要害我瑞儿,大可以勾结我身边的婢女。如今就算她再狡辩,那金手镯是她叶婉若送来的不假,被验证带毒的也是事实。除了她叶婉若,难道还能是我这个作母亲的要害自己的孩儿吗?若是想让敏儿心服口服,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似乎是看懂了尉迟盛眼中的坚决,赫敏儿竟不再理会尉迟盛手上不断用力的动作,一口气将自己所想要表达的事全部说出来。

    反正事已至此,她已别无选择,还不如就此殊死一搏。

    “什么办法?”

    须臾,尉迟盛嘴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只有他知道,此时他已经暴怒的想要杀人。却又不得不顾及南秦皇在场,胸膛中此起彼伏的喘着粗气,像是在宣泄尉迟盛心底的愤怒。

    “搜身!若是这一切都是她叶婉若勾结敏儿身边的婢女所为,那她此次来太子府,身上此刻必定藏了毒药,只要搜一搜便可知晓!”

    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意图,赫敏儿毫不畏惧的迎上尉迟盛的眸光,这样无声的挑衅,令尉迟盛手上的动作加重了几分。

    赫敏儿既然敢提出来搜身,没有一定的把握,是不可能会出此妄言的。

    如果真的应承了下来无疑是等于中了赫敏儿的下怀,就在尉迟盛犹豫之际,叶婉若也同时在暗中思虑着赫敏儿此话出于何种目的?

    若说这一切都是赫敏儿的大胆猜测,赫敏儿又不像如此浅薄之人;可若说是赫敏儿早有预谋,赫敏儿怎会如此肯定她身上会有那所谓的毒药呢?更何况在她印象之中,并未曾让赫敏儿近过身。

    不.....

    叶婉若猛然想起,在刚来到侧殿时,赫敏儿在自己面前摔倒的事。当时叶婉若还在想,赫敏儿怎么会莽撞的在莫亦嫣的面前失仪?如此看来,从那个时候开始,赫敏儿便已经开始预谋。

    先是假意与她交好,令她放松警惕,再将这一切都指向叶婉若。

    可尉迟瑞的死....其中的种种纠葛,叶婉若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没有得到想像中的回答,赫敏儿依旧不肯放过此机会,眸光犀利的转向叶婉若,冷声讥讽着:“怎么?是即将揭穿你的真面目心虚了吗?既然如此便如实交待了,你为何痛下杀手,害我瑞儿!”

    “赫敏儿,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也别怪本太子翻脸无情!”

    “翻脸无情?太子爷的一颗心早就给了那个蛇蝎女人,又何尝对我和瑞儿有情过?”

    面对太子盛的警告,赫敏儿却不为所动,似乎早已忘记下颚的钳制,伸直手臂指向叶婉若,眸光中却透出凄婉的毫不畏惧的与太子盛对视着。

    尉迟盛深知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赫敏儿为了报复当初他以命换命的决定而已。生怕她说出再多过激的话语,手上一个用力,赫敏儿便脱离了他的掌心,随着他的力道,身体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随着赫敏儿的身体落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令在场的一众女眷眸光中闪现出讶异。

    噗!

    赫敏儿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一侧飞出去,在落地的一瞬间,身上传来巨痛,接着便是一阵气血攻心,喉咙之处只觉得腥甜感传来,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从侧殿之外快速闪进来一道身影,在参拜了南秦皇与莫亦嫣后,附在尉迟景曜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尉迟景曜眸光微闪,对子墨点了点头,子墨再次退了出去。

    而尉迟景曜却在这时将眸光向赫敏儿,即使在看到她此时惨兮兮的模样,眸光中也并未有过同情之色,淡然的开口:“婉若虽没有封号,却是姑姑的独女,别说是太子妃,就是父皇对婉若也是千万呵护的。再者,婉若怎么也是女儿身,即便最后搜身证明了婉若的清白,传出去也会对婉若的名节有损。依景曜看,能证明婉若的清白不只是搜身,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

    叶婉若此时心中正忐忑,想到赫敏儿很可能在她身上放下了毒药,若是搜身,便中了赫敏儿的计,可若是不同意搜身,嫌疑似乎又大了几分。

    此时听到尉迟景曜胸有成竹的话语,叶婉若看向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闪现过不解,就连侧殿之中的众人也在同一时间将眸光转向尉迟景曜,不明这所谓的好办法究竟是什么?

    反而是尉迟景曜在对叶婉若递过去一个安心的神色后,转而朝着门外冷声吐出几个字:“将人带上来!”

    侧殿的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的敛秋,手中钳制着一名女子大步走了进来。那女子低眉颔首着,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却从她的衣着装扮,步伐形态上,叶婉若还是认定,此人便是刚刚在赫敏儿身边服侍的贴身婢女。

    “奴婢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敛秋押着那婢女走到正中间的位置,动作利落的朝着南秦皇与莫亦嫣跪了下去。

    见到此情景,南秦皇的眸光中透出不解,转而问向尉迟景曜:“景曜,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凭空消失的婢女,此时却突然出现,叶婉若的眸光中闪现惊讶的神色,心中暗自思量着,是否这婢女的出现,她的清白是否也可随之得到证明?

    听到南秦皇的疑问,尉迟景曜略带深意的声音响起,虽然看似在回到南秦皇的问题,却将眸泊转向赫敏儿:“回父皇的话,这婢女便是太子妃身边的贴身婢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允许儿臣问问这婢女,便可知晓!”

    南秦皇点了点头,沉声吐出两个字:“准了!”

    当看到这婢女出现时,赫敏儿的心中也随之升起不好的预感,心中仅存的一线侥幸心理,在尉迟景曜一番别有深意的话语中,被扼杀的荡然无存,赫敏儿神色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还不等尉迟景曜质问的声音响起,赫敏儿却虚弱的站起身,脸色苍白,嘴角的那一抹血迹更显妖异。头发已经乱得不成样子,若不是在白日,像足了夜半出行的女鬼。

    只见她跌跌撞撞的朝着那婢女走去,当来到她身前时,先是一个巴掌朝那婢女甩了过去,而后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抓住婢女的衣服,冷声质问道:“瑞儿的饮食一向由你负责,我如此信任你,你却串通外人来害我瑞儿,你这贱婢是活腻了不成?”

    听到赫敏儿这不分青红皂白的言词,以及不明不白的一个巴掌令那婢女猛的抬起头,看向赫敏儿的眸光中满是惊慌,不断摇着头:“太子妃,奴婢....奴婢没....”

    “难道你还想否认吗?事实摆在眼前,你若是招了,本太子妃还能向父皇求情饶你一死,可若是你不识抬举,就休怪我不顾主仆一场的情分!”

    看到那婢女的表现,赫敏儿丝毫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继续冷声说道。

    此时的赫敏儿,迫切的语气与极力想要掩盖事实的行为,无疑等于画蛇添足,反而更暴露了她的居心。

    尉迟景曜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容,沉声问向赫敏儿:“这婢女还什么都没说,太子妃便如此断言,似乎显得也太过于着急了一些!”

    “五弟此话差矣,我身边只有她一人负责瑞儿的饮食,刚刚李太医也说虽然那手镯有毒,却不致命,那碗汤药才是命致的关键所在。这里,除了她还有谁能与人勾结?”

    赫敏儿坚定的与尉迟景曜辨别着,声音平缓,却还不忘在最后指明叶婉若依旧洗脱不掉的嫌疑。

    “太子妃,奴婢....”

    即便只是个婢女也知道谋害皇族之后是死命,此时听到赫敏儿的话,婢女连忙出声辩解着。

    “你还想说什么?你这贱婢罔顾我多年对你的赏识,你做这事的时候,可有想过你的父母如若知道你如今的所作所为,他们会有多失望?接下来,你也只能听天由命,我也帮不了你!”

    还不等那婢女的话说完,赫敏儿再次打断她的话开口,冷声为她权衡了利弊后,挣扎着起身,朝着另一侧脚步虚浮的走过去。

    她在赌,不错,赫敏儿就是在赌!

    “本皇子问你,为皇长孙的煎药是不是你一个负责?”

    “是!”

    “那这么说,你承认那毒就是你下的了?”

    “是!”

    “本皇子提醒你,父皇在此,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你要想好了再回答我,那毒药究竟是从何而来?”

    “是....是叶小姐给奴婢的,奴婢是叶小姐安插在太子妃身边的婢女,是叶小姐派奴婢毒杀皇长孙!”

    片刻的犹豫后,那婢女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终于还是说出了指认叶婉若的话语,赫敏儿眸光中的盛怒下,隐藏的是运筹帷幄的算计。

    赫敏儿如此刻意的提到婢女的父母,以此为要挟,如此抉择,赫敏儿确实在赌。只是,事实证明,她赌赢了,难道不是吗?

    叶婉若,看你这次还不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