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34章 露出马脚
    刚刚只顾着采摘花朵,此时静下心来,扶着南秦皇一路走下去,才发现真正的风景还未入眼。放眼望去仓温湖无边无际,浩阔的水面波澜壮阔,发出‘哗哗’的流水声,温柔恬静。

    尽管它没有海的活泼,也没有长江的磅礴,但那份淡泊与宁静也是前两者所刻画不出来的。

    微风拂来,湖面荡起层层涟漪,岸边的垂柳也随之翩翩起舞,更显妩媚多姿。细长的柳条划过清澈的湖面,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光芒万丈。

    眼前的景像令叶婉若联想到了清人李文甫,少时随老师出游时,见一池碧水被风吹皱,悟出下联: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舅舅,这里好美!”

    不想追究那句话下的真正含义,叶婉若整个人完全被仓温湖的美景所吸引,忍不住对身边的南秦皇发出感叹,眸光却是紧锁在面前的碧波蓝天。

    看到叶婉若对眼前美景有些痴迷的小模样,南秦皇的眸光中闪现出慈爱,笑着开口:“这里可是京都城内远近闻名的景观,喜欢就日后多过来散心!你这丫头,平时总是喜欢把自己闷在府中,没事也要多与你这些表哥们来往!”

    “知道了舅舅!”

    叶婉若乖巧的应承着,心中却想着,恨不得与这些皇子们拉开距离,免受波及,哪里会想着要与他们亲近?除非她是疯了!

    太子盛跟在南秦皇的身后,看着此时陪伴在南秦后身边,那一席蓝色的身影,婉约动人,如同精灵一般的存在。可那所表达出来的笑意嫣然、温柔缱绻全部都不属于他。

    刚刚在叶婉若走神时,尉迟景曜与叶婉若私下里的互动,尽数都被太子盛收进眼底,眸光也随之变得更加晦暗。哪怕是哭,她叶婉若也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想起那日在太子府,尉迟景曜对叶婉若的维护,以及尉迟景曜在看向叶婉若时,嘴角挂着浅浅的宠溺笑意,太子盛不是看不懂,只是不想深究,也不代表他不在意。

    太子盛低垂颔首,思绪了片刻,转而望向并肩而立的尉迟贤,眸光中满是满鸷。尉迟贤同时也在默契的看着太子盛,似是读懂了他眸光中的深意,轻缓的对太子盛点了点头,做出令他安心的动作。

    一路沿着石子路穿过石桥,便看到了赫然出现在眼前的龙船。硕大的龙头雕刻精美,龙角上写着‘国泰民安’的吉祥语。龙船足足有二十多米长,二米宽,高三层。除了龙船上的重兵把守,触目可及的龙船棚上写满了楹联:‘龙船千古事,忠孝一生兴,典祀千年重,绵延百事传,江山千古意,时序百年兴’,横批则是‘万宝来朝’。

    叶婉若搀扶着南秦皇走上龙船,站在高处远眺,眼前的景像又变为另外一幅画面,与站在低处时更为不同。

    放眼望去,碧波万顷,群山叠翠,若隐若现,朦朦胧胧。那湖水的蓝与群山的绿融为一体,不是蓝,不是绿,却又恰似蓝,胜似绿。

    待所有人都站上龙船后,龙船缓缓前行。在烟波浩渺的湖面上,站在船头,细听水流的声音,静谧且美好。龙船所过之处,激起层层涟漪,总令人有中身处世外桃源的感觉。

    “婉若丫头,来,舅舅给你带了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糕点!”

    欣赏了一番美景之后,南秦皇拉着叶婉若走进了船舱,每张桌面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惟有在南秦皇右下侧的桌面上多了一盘芙蓉糕。

    待南秦皇坐在首位之上后,众皇子们也按照年幼顺序坐好。

    而叶婉若早就对着一桌的糕点垂涎欲滴,看着面前桌子上多出来的芙蓉糕更是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

    看到叶婉若这副贪吃的小模样,南秦皇嘴角的笑意更盛了几分,轻瞥了眼尉迟景曜,对着叶婉若说道:“婉若丫头,尝尝这芙蓉糕,这可是宜妃亲自为你做的,小时候你与羲和进宫,总是缠着宜妃做芙蓉糕给你吃!快尝尝,看看味道如何?”

    宜妃?那不就是五皇子的亲妈?

    意识到这一点,叶婉若将眸光转向尉迟景曜,看他依旧温润的朝她点了点头。

    在南秦皇与尉迟景曜期许的眸光中,叶婉若白皙的手指捻起一块芙蓉糕送入口中,芙蓉糕甜而不腻,入口即化,比她在现代吃的提拉米苏可是好吃了百倍。

    细细品味的,余香醇厚,令叶婉若忍不住对着芙蓉糕再次咬了一口。

    看着叶婉若享受的小模样,南秦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下面一众皇子开口:“先品尝糕点,一会儿再品佳肴。今日为老八接风洗尘,不必拘谨,畅所欲言即可!”

    “谢父皇!”

    一众皇子起身朝着南秦皇躬身行礼,而后再落坐。叶婉若一边品尝着芙蓉糕,一边暗自咂舌古代皇家的规矩就是多!

    “慢点吃,芙蓉糕虽味美却不宜多食,母妃做了不少,父皇特准许你一会儿带回去!”

    叶婉若贪吃的小模样令尉迟景曜无奈的摇了摇头,忍不住出声提醒着。

    “谢谢舅舅!”

    听到还可以带回去,叶婉若立刻收敛了吃货的本质,笑着起身对南秦皇福了福身。

    “这可不是舅舅做的,如果想谢,就改日与景曜进宫,去谢谢宜妃不辞辛苦的为你做芙蓉糕!”

    南秦皇还真是用心良苦,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叶婉若与尉迟景曜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说是为尉迟聪接风洗尘,可场中的氛围,俨然只有他们三人在互动。

    “舅舅说得极是!”

    叶婉若笑着附和着。

    尉迟景曜拍了拍头,门外走进来一名小侍卫,手中端着茶壶躬身走进来。

    几个出行,皆没有带宫女出来。德正业刚想接过茶壶为皇上和几位皇子倒茶,叶婉若这时却适时的开口对身边的菱香吩咐道:“菱香,你去为舅舅和几位表哥斟茶!”

    “是,小姐!”

    菱香朝着叶婉若微微施礼,便踱着莲步朝着那小侍卫走去,接过茶壶小心翼翼的率先朝正位走去。

    “回来的路上便听闻了父皇对婉若表妹一如既往的疼爱,今日得以一见,果然如此!”

    坐在最末尾的尉迟聪笑着开口,提到南秦皇对叶婉若的疼宠,眸光竟平静的令人诧异,好似只是在讲述他人的事情一般。

    “八表哥说笑了,舅舅只是疼惜婉若娘亲过世的早而已。倒是早就听闻八表哥各国游历,可否有什么有趣的所见所闻,与舅舅、表哥们一起分享?”

    听到叶婉若的话,南秦皇与几位皇子的眸光倒是一齐转向了尉迟聪。

    而叶婉若的眸光却落在了菱香身上,只见她为南秦皇斟满茶盏后,端着茶壶先是来到太子盛身边。

    越是靠近,菱香的整颗心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深深垂下的眼睑似是在掩饰她的不安,可却连她自己都未感觉得到,双颊不自觉升起的红晕,眉眼中带着娇羞与满满的情意。

    叶婉若默不作声的将这一切收入眼中,随之眸光变得凌冽。

    菱香来到太子盛身边时,动作轻柔的跪在了一侧,端起茶壶,茶水随之流入茶盏之中。可菱香的注意力却并没有专注于此,而是余光轻瞥在尉迟盛的身上。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甚至连呼吸时,鼻息下萦绕的都是太子盛的独有气息,这样的感觉令菱香的脸红心跳不断加剧。一时疏忽,竟没注意到茶水已经从茶盏中涌出来,顺着桌面流在太子盛的长袍上,浸透的地方留下污渍。

    “放肆!”

    似是感受到异样,太子盛收回眸光便看到跪在身旁略显失魂落魄的菱香,太子盛眸光中满是盛怒,呵斥道。

    菱香顺势叩首在太子盛的面前,带着哭腔的求饶着:“奴婢该死,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一时之间,所有的眸光都转向尉迟盛。

    谁知尉迟盛竟将眸光转向叶婉若,叶婉若倒是淡然的看向一边,仿佛没有看到尉迟盛的注视一般。

    须臾,略显烦躁的挥了挥衣袖:“下去吧!”

    菱香依旧跪在一旁没有动,这一次叶婉若则接过话,略显不悦的娇斥着:“怎么做事的?太子表哥说让你下去没听到吗?出去思过!”

    “是!”

    菱香呜咽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应该是哭了,朝着太子盛嗑了个头,连忙起身退了出去。

    在他人看来,这是叶婉若在护着自家的丫头,只有叶婉若知道此时内心的冰冷,所有的猜测得到证实,却令叶婉若有些不敢置信。

    一个婢女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可这婢女偏偏是叶婉若的丫头,又有谁不知道太子盛对叶婉若想要收入太子府的想法?

    此时,叶婉若收敛起眸光中的晦暗,转而带着歉意的望向各位皇子,柔声说道:“是婉若管教下人无方,让各位表哥见笑了!”

    “表妹倒是说笑了!说到游历,所见所闻只不过是粗陋的传说罢了,不值得相信。倒是此时看这满桌的糕点,另我想到了醉梦楼里的五香糕,离开京都几年,好久没有品尝到那个味道了。不过,太子皇兄的酒楼开得好好的,怎么就关门大吉了呢?回到京都时,八弟还想着去一饱口福,结果却扑了个空。若不是婉若表妹的提醒,八弟还真是忘了个干净了!”

    “醉梦楼?”

    叶婉若下意识的呢喃出声。

    “对啊,就是醉梦楼,京都仅此一家,当初太子皇兄开这酒楼时,就连父皇也是赞不绝口呢!”

    似是听到了叶婉若语气中的质疑,尉迟聪再次确认着,更加证明了不可能会有第二家醉梦楼的重名事件发生。

    “这么多的糕点还不够你品尝的吗?”

    突然,尉迟贤适时的开口打断了尉迟聪,语气不善,略显凌厉。

    尉迟聪或许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竟听话的不再开口。叶婉若却将眸光复杂的看向尉迟盛,平静的不带有一丝情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