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35章 乘势而上
    醉梦楼吗?

    如果说其它的酒楼,叶婉若这个路痴或许不知道,可对这醉梦楼却是最为印象深刻。

    当初她与太子盛就是在醉梦楼相遇的,那时情况危急,因为被冤枉吃霸王餐,叶婉若面临着被剁手的危险,就在叶婉若快要绝望时,太子盛适时的出现化解了这场危机,还告诉叶婉若他只是上京赶考的秀才,他叫盛权。

    太子盛永远都不知道,曾经在叶婉若的心里,他如同正义的化身一般出现,令叶婉若在危机之下找到了救命的稻草,所以也对太子盛,不,应该称之为盛权更为准确。

    曾经,叶婉若很珍视与盛权之间的友谊,这是她来到这里后遇到的第一个让她刻苦铭心的人。

    在叶婉若得知尉迟盛就是盛权时,叶婉若早便料到,她与盛权的相遇都是经过刻意安排的,以为他最多不过顺势而为罢了。却没想到,那么早他便已经开始着手策划这一切了。

    如此周密的计划,缜密的手段,就连叶婉若也不得不对太子盛刮目相看,过往的一切也随之变得更加讽刺、可笑。

    如果醉梦楼是盛权的,那么银子被偷也应该是他派人所为。醉梦楼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对于叶婉若也说,那不仅是欺瞒,还有对她的羞辱,这令叶婉若无法接受。

    思及于此,叶婉若藏在袖口中的双拳,竟愤怒的下意识握紧,阴郁的眸光下意识望向太子盛。

    或许因为心虚,也或许因为无法面对,尉迟盛竟躲避开叶婉若的眸光,略显不安的站起身,朝着南秦皇躬身行礼道:“父皇,请准许儿臣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来!”

    南秦皇老谋深算的眸光在几人身上划过,最终定格在尉迟盛身上,须臾,才朝着太子盛挥了挥手:“准了!”

    尉迟盛离开后,德正业便宣了唱小曲的艺妓们走进船舱,不一会儿,刚刚还有些诡异的氛围,转眼间便响起了婉转的琴音,接着余音绕梁、悠扬动听的唱腔响起。

    继而,德正业也识大体的上前接过茶壶,继续为各皇子与叶婉若的茶盏中斟茶。

    可此时,叶婉若却已经全然没有了品味与欣赏的雅兴。

    半晌,依旧不见尉迟盛回来的身影。叶婉若估算了时间,装作不经意的望向尉迟景曜,四目相对,眸光中没有过多的表情,片刻后,才装作不经意的转移开视线。

    再看那唱曲的艺妓也是个名副其实的美人,双眸似水,一双朱唇,笑若嫣然。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看得人骨头都觉得酥软了起来。

    借着一众皇子都将眸光看向这唱曲的艺妓之时,尉迟景曜朝着身后的子墨淡淡的点了点头。

    不多时,便看到子墨快速闪身离开了船舱。

    ※※※

    话说被叶婉若呵斥,从船舱内离开的菱香,满腹委屈,似是愤恨自己在面对太子盛时无法控制的情愫,也似是对从来都是软言细语的叶婉若,突然变得凌厉的语气感到震惊。

    此时,菱香坐在甲板上,倚靠着栏杆,泪水像是无休止一般,不断流落下来。

    直到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是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跟我来!”

    身后的脚步声在短暂的停留后,再次快步离开,可那熟悉的声音却令菱香浑身为之一震,猛的转过身,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逐渐远去的背影。

    四下观看后,没有发现其他人注意到自己,菱香这才小心翼翼的抬步跟了上去。

    此人不是尉迟盛,还能有谁?

    只见尉迟盛的身影从板甲上快速消失,稳步迈着台阶,朝着上面的房间走去,推门而入,不作停留的走进房间的屏风后。

    动作迅速的将外袍解开,拿起屏风上搭着的长袍,再次套在身上。

    突然门口传来轻微的响动,令尉迟盛的眸光变得凌厉,冷声吩咐着:“将门关上!”

    听到这声音后,菱香小心翼翼的转身关门,刚转过身,却没想到刚刚还距离很远的声音,转眼间便已经赫然出现在眼前,吓得菱香微微颤抖。

    还不等菱香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了自尉迟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力,下意识的想要退后一步,却感觉强大的冲力直逼面门。

    只听‘啪’的一声,毫不留情的一个巴掌直接挥舞到了菱香面颊上,面颊上清晰可见的五指印,以及嘴角的丝丝血迹,足以证明尉迟盛这一巴掌有多用力。

    这突然其来的场面令菱香微怔,短暂的失神后,菱香扑通一声的便跪在地上,凄婉的唤道:“主子!”

    “本太子不是你的主子!”

    尉迟盛满面怒容,眸光厌恶的从菱香的身上划过,负手背向菱香。

    “主子,菱香自知罪该万死,还请主子责罚!”

    听出尉迟盛语气中的坚决,菱香竟匍匐到尉迟盛的脚下,拉着尉迟盛的长袍,后怕的求饶着。

    “万死?你以为万死就可以究其过?本太子早就提醒过你,若是被婉若发现你的身份,那么你面对的,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你已经失去了本身存在的价值。赫敏儿本太子都不稀罕,你以为以你的身份地位,本太子会多看你一眼?”

    即便无须多言,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菱香对尉迟盛的爱意,从一开始便只想放在心底,并不敢有过多的奢望。可如今亲耳听到从尉迟盛口中说出的事实,竟是这样的残忍,同时心口的位置几乎痛的无法呼吸。

    或许是因为两人的对话太过于专注,并没有发现门外悄无声息,一闪而过的身影。

    “菱香该死,菱香会时刻注意身份,谨记主子的教诲。求主子再给菱香一个机会,菱香行事小心并没有被小姐发现,还请主子相信菱香!”

    菱香叩首的姿势更低了几分,面颊上的痛感还尤为强烈,似是在提醒着她不要对眼前这个男子存有过多的妄想。

    尉迟盛没有再说话,房间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片刻,尉迟盛才缓声传出几个字:“公主府那边怎么样?”

    “回主子的话,岑玉那边的一月之期即满,如果到时候此事闹大传入皇上的耳中,恐怕叶玉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主子倒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只是奇怪的是小姐对此事似乎并不上心。至于五皇子,他与小姐之间感觉有些微妙,可并不见小姐与五皇子有过私下见面,也不过是奴婢的猜测而已!”

    菱香缓缓说出近日来公主府内所发生的事情,语句中没有丝毫的停顿,显然她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只是这回答却并不能令尉迟盛满意,只见他猛的转过身,眸光中透出阴鸷,冷声反问着:“猜测?如果只是猜测,我还需要将你送到婉若的身边?行了,叶玉山那边你要时刻关注着动向,岑玉那边一旦确定怀了叶玉山的孩子,一定要想办法通知我,我会保证想办法挑拨让父皇夺回叶玉山的兵权。快点回去吧,别让婉若怀疑了!”

    尉迟盛的声音透出一抹不耐烦,朝着菱香挥了挥手。

    见状,菱香话到嘴边也不敢再提及。

    其实她早就想好,今日若是有机会要对尉迟盛说起,似乎叶婉若已经对她有所怀疑,最近对她不冷不热,就连出府也不像以往那般喜欢带着她出行。

    只是尉迟盛的态度,令菱香莫名的升起恐慌。

    她怕她的话还没说出完,便被尉迟盛拧断了脖子,她怕看到他眼中失望的眸光,更害怕看到他的决绝与无情。

    这样的害怕,令菱香将这些话统统咽到了肚子里,不敢再提及。

    得到了尉迟盛的吩咐,菱香不敢再停留,朝着尉迟盛的俯身说道:“是,菱香告退!”

    动作利落的起身退下,只是刚将房门打开,一股莫名的香气从房外弥漫开来,菱香刚刚提步朝门外迈去,呼吸一窒,身体也随之软软的倒了下去。

    “你怎么了?”

    看到菱香的身体倒下,尉迟盛的眉心随之拧紧,并没有上前却冷声问道,眸光一眨不眨的紧锁在那抹纤细的身影上。

    意料之外的是,他的声音并没有得到回应,直到意识到不对劲,尉迟盛这才大步上前俯下身,手指探在菱香的鼻息之处。

    面对眼前的情景,尉迟盛的脑海里随之快速运转,心中猜测着对方究竟是谁?可以在神不知鬼不知的情况下对菱香下手?

    还不等尉迟盛起身,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还不等他做出反应,身体也随之倒在地上。

    房门大敞四开着,过了半晌,直到确定房间里没有声音传来,这才出现子墨的身影,面容中透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眸光中快速闪过一丝狡黠。

    午时,船舱内,听了婉转悠扬的歌喉,也看了摇曳妖娆的舞姿,太子盛说是去长袍,却依旧没有回来。

    直到子墨神不知鬼不觉的再次回到尉迟景曜的身边,几不可见的朝着尉迟景曜点了点头,船舱内的小曲也在此时停止了声音。

    只见南秦皇挥了挥手,站在中间的歌妓们也随之礼数周全的福身行礼,缓步退了出去。

    “德正业,去找盛儿回来用膳,婉若丫头早就说饿了,他换个衣服怎么还不回来?”

    “是,皇上!”

    面对南秦皇的吩咐,德正业躬身应了一句,后退三步朝着船舱外走去。

    看清了子墨与尉迟景曜的互动时,叶婉若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只是对于未知的事情还是难免有些好奇。

    不多时,德正业略显惊慌的小跑进来,在南秦皇的耳边轻语了几句后,南秦皇的眸光陡然变得凌厉,只见他猛的拍响了桌子,虎目圆睁,威厉的沉声吐出几个字:“这个逆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