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45章 教训岑玉
    关键时刻,紫萝还期盼着岑玉能够站出来保护她,谁知岑玉只是一只手抚在肚子上,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叶婉若,摆出一副自保的姿态来。

    紫萝自知今天挨打一事无法幸免,干脆不再躲避,一只手横在胸前,气势十足的开口:“我警告你,别碰我,我是姨娘的贴身婢女,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到时候小心我家姨娘收拾你....”

    紫萝不说还好,提起姨娘这两个字,叶婉若的眸光中便闪现出愤怒,不顾身份的大步走上前。

    在众人错愕的神色下,毫不手软的朝着紫萝的一侧面颊上挥过去。

    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接着便看到紫萝瞪着大眼,一只手捂在面颊上,震惊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叶婉若。

    “我够资格吗?”

    面对叶婉若的质问,紫萝虽然气不过,却也不得不点头的附和着:“大小姐教训下人是应该的!奴婢不敢有怨言!”

    “好,没有怨言最好!那我今天就打得你满地找牙,看你日后还敢不敢狗仗人势的欺负我的人!”

    叶婉若这话尖锐刻薄,丝毫没有闺阁小姐应有的大家闺秀的样子,反而像极了市井泼妇一般。

    可即便如此,人家的身份,想要她的命都是分分钟的事,令紫萝反驳不得。

    再看紫萝面颊上的红肿并不比迎香好过到哪里去,红紫的淤痕甚为明显,连梳理整齐的丫鬟髻也因为这一巴掌挥过去,变得有些凌乱,可见叶婉若这一巴掌是使用了多大的力气。

    尽管如此,叶婉若却依旧不能发泄出内心的愤怒。

    虽然叶婉若为了婢女出气,可迎香与敛秋却再清楚不过自家小姐如今的身体情况,这样牵扯性的大幅度动作,对叶婉若的伤口恢复不会有好处。

    正在犹豫着是否要上去阻拦时,叶婉若落下的手已经再次扬起,还不等落下,便看到岑玉走过去,不善的开口:“大小姐可要注意用词,什么叫做狗仗人势?堂堂公主府大小姐居然说出这种粗鲁的话来,传出去恐怕会有损大小姐的闺誉。更何况,如今我好歹也是这公主府的姨娘,大小姐如此说,以后让我如何管教下人?”

    凭借着叶婉若刚刚的行为,岑玉已经断定了叶婉若不会拿她怎么样,此时听到狗仗人势这几个字,便再也忍不住的上前,意图纠正叶婉若的措辞。

    原本,叶婉若也并不想搭理岑玉,与她算帐的日子还没到时候,哪怕她再猖狂,时日也是屈指可数的。

    可这岑玉却不知深浅,不懂进退的一而再的挑衅叶婉若,令叶婉若忍无可忍。

    只见叶婉若收回手臂,转而将眸光对上岑玉,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冷声说道:“姨娘?第一,别说你还不是这公主府的姨娘,你就算是这公主府的姨娘,也是个妾。而我才是这公主府的嫡小姐,见面后,你也要尊称我一声大小姐,这才是姨娘该守的礼仪。不懂我可以教你,但你却不能失了本分!第二,你能不能成为姨娘,不是你可以决定的,而是你肚子里这个种。是我叶家的孩子,我们叶家不会亏待你,不是我叶家的孩子,我们叶家也不会放过你。所以,别怪我没提醒你,守住你肚子里的种,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叶婉若的话令岑玉莫名的心虚,只有她最清楚这孩子的得来,若是真的被揭穿了真相,岑玉真的不敢想像这后果。

    一时间,只感觉全身的力气似是在一瞬间便被抽空,无力感袭来,使岑玉的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幸好紫萝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你....”

    岑玉紧张的紧盯着叶婉若,半晌说不出话来。

    “还有,给我听清楚,以后再敢欺负我的人,绝不会像今日这么简单,所以都给我小心着点。这公主府没沦落到随便一个下人来可以指手画脚的地步!

    迎香,今日后若是还有谁敢对你对手,就给我狠狠的打还回去,否则你就要受罚,听到没有?”

    叶婉若的话虽然语气不好,却令迎香的心中滚动丝丝暖意。

    只是还不等迎香回答,便看到岑玉突然转向叶婉若的身后福身,迅速变幻了梨花带雨的模样,委屈的哽咽开口:“妾身给五皇子请安!都是妾身不好,平白的徒惹了大小姐生气,让五皇子看了笑话。其实大小姐平时对我们还是很和蔼的,五皇子千万不要误会....”

    本以岑玉的心性,叶婉若怎么也不会相信她会乖乖的听她受教,直到听到了岑玉的话,转而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尉迟景曜与子墨,叶婉若这才明白了岑玉的用意。

    想以此破坏她的闺誉吗?这岑玉的应变能力就连叶婉若也不得不暗自称赞。

    “既然知道错了,以后注意,再惹婉若生气,小心你们的脑袋!”

    本以为尉迟景曜就算不会说什么,但对于叶婉若的印象也会随之一落千丈,却没想到居然说出这么一番无限疼宠的话来。

    岑玉随之迟疑的望过去,只见,尉迟景曜转而将手中的食盒交给子墨,径自朝着叶婉若走去,眸光中满是责备,缓声说道:“你也是越来越出息了,和下人也至于真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明日我让子墨给你调两个人过来,一个千金小姐,教训下人还需要亲自动手?告诉你要卧床休息,结果还是跑出来了,真是不听话!”

    尉迟景曜虽然温润,可话却不多。

    此时听到尉迟景曜絮絮叨叨的说出这一连串的话来,就连叶婉若也有些不适应。

    只是,不等她反应过来,尉迟景曜已经来到叶婉若身前,不由分说的打横将她抱起,从始至终,眼神都未从岑玉的身上瞟过,大步朝着听雨阁走去。

    敛秋与迎香相视而笑,转而快步跟了上去。

    公主抱,这样的待遇,叶婉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虽然觉得尉迟景曜这恩爱秀得有点莫名其妙,却不得不承认,叶婉若超级喜欢尉迟景曜这种霸道总裁范。

    回到听雨阁,先是给叶婉若检查了下伤口,问题不大,只是刚刚那一巴掌有些牵扯到了伤口,所以有些丝丝痛感。

    对于叶婉若如此不在意自己身体的行为,令尉迟景曜产生了强烈的不满,为叶婉若查探伤口的过程,一直在阴沉着脸。

    叶婉若撒娇卖萌了半天,尉迟景曜这才稍缓了脸色,拉着她走到桌子前,子墨将食盒便提了上来。

    “这是什么?”

    这段时间,叶婉若养伤,为了加速伤口愈合,有很多忌口,只能吃得特别清淡。

    可这对于吃货的她来说,难免有些残忍,此时看到尉迟景曜拿着食盒来慰问她,一双大眼睛,眼巴眼望的看着,只差口水要留下来了。

    “母妃特别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芙蓉糕,来尝一尝!”

    看着叶婉若的小模样,尉迟景曜不自然的将眸光转向一边,却是亲手从食盒中拿出精致的小糕点。

    “还是宜妃娘娘最疼我!”

    小孩子心性的叶婉若看着眼前的小糕点十分满足,垂涎欲滴的小模样,拿起一块糕点便朝着口中送去,一边品味,一边感叹着。

    “当然了,不疼你疼谁?你可是她未过门的儿媳!”

    “咳....咳....咳咳....”

    本来一句感慨,却没想到惹来尉迟景曜这番言语,一时语塞,竟激动的咳嗽了起来。

    “看你,一说这件事竟激动成这副样子,虽说女大不中留,可你还未及笄,此事也急不得!”

    “你....”

    听着尉迟景曜这颠倒黑白,信手拈来的本事,叶婉若指着尉迟景曜,刚要反驳。

    尉迟景曜却拿起倒好的水塞入叶婉若的手中,轻抚她的后背,柔声说道:“快喝点水,小心再抻到伤口!”

    只见叶婉若愤然的看着他,拿起水杯一饮而尽,似是心中怨气无处可发一般。

    尉迟景曜却一直嘴角含笑着,不知为何,最近越来越喜欢看着伶牙俐齿的叶婉若在他面前吃瘪,好似有一种难言的成就感一般。

    “舅舅的身体最近怎么样?可否有了好转?等我养好伤就去看望舅舅和宜妃娘娘!”

    本来也说不过尉迟景曜,叶婉若便索性转移话题。

    不过,也确实比较担心南秦皇的身体情况。

    “已经有了明显的起色,不过还需要调理。父皇说宫中好久没办喜事,想借着封王大典礼,晚上在宫中设宴,也好为宫中添些喜气。而且,新晋的蕙贵人怀了子嗣,也是件值得庆幸的喜事!今日得知我来看望你,父皇特别让我带话给你,到时候去参加!”

    自从太子府一别之后,叶婉若与慕寒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

    叶婉若也自知慕寒怀了南秦皇的子嗣,可叶婉若却隐隐觉得,慕寒对此并不欢喜,字里行间反而有些淡淡的忧伤。

    如果,慕寒进宫有其它目的,这孩子是必定不会要的。因为这只会成为她的弱点,强者又怎会在敌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弱点?

    那么这宫中设宴看来,似乎又要少不了一翻风波,想到这,叶婉若便觉得有些心累。

    “怎么了?不愿意参加吗?”

    注意到叶婉若的失神,尉迟景曜下意识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封王大典,我送你些什么礼物好?”

    叶婉若满嘴胡诌的找着理由。

    “不需要礼物,我反而还为你准备了惊喜,宫宴上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只要配合我就好!”

    看着尉迟景曜一脸的神秘,叶婉若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另外,那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收网?”

    想到刚刚在公主府看到的一幕,尉迟景曜的眸光变得有些阴郁,低声问道。

    “越快越好,这个游戏突然不想玩下去了!”

    “好,都依你!”

    尉迟景曜继而换上宠溺的眸光,而叶婉若却依旧自顾自的吃着盘中的芙蓉糕,低垂的眸光流转:岑玉,接下来,你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