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53章 真实身份
    看着叶婉若投过来诧异的神色,女子嫣然一笑,轻轻挽着叶婉若起身,朝着另一侧的软榻前走去。

    不得不承认,就连叶婉若也被女子举手投中间的雍容华贵之势所吸引,这样一个优雅的女子,着实夺人眼眶,即使身为女儿身的叶婉若也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只是这所谓的贵妃娘娘又是何许人也?就连此时出现在眼前的几人,衣着服饰都与南秦国大不相同,叶婉若心中的疑惑又多了几分。

    却在这时,耳边响起了女子慈爱的声音,勾回了叶婉若的思绪:“这是我们北海国的秘术,这凤凰是你刚生下来时,母妃请高人为你画上的,只有在遇到这秘制的药水时,才会出现。”

    “北海国?”

    注意到女子语句中的关键所在,叶婉若下意识问出声。

    而此时,两人已经走到软榻前,女子拉着叶婉若坐下,牵着叶婉若的手却一直不肯松开,好似很怕失去一般。

    “是的,北海国。你的父亲是北海国的君王--北弘扬,你的真实名字叫北若凝,是北海国的小公主。我是你的母妃,北海国护国大将军之女--萧纤雪,二十年前我先是生下了你的哥哥--北承安,几年后又生下了你,如今你哥哥他已经是北海国的太子!”

    萧纤雪柔声说出这令叶婉若震惊的真实身份,看着叶婉若瞪大的双眼,一副惊慌的神色令萧纤雪的眸光中再次闪现出心疼。

    “你是说,我其实是北海国的人?那我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成为公主府的女儿?”

    此时,叶婉若眉心紧锁,平静的问出心底的疑问。

    “自从五洲国遭遇灭亡以后,你现在所知道的南秦国、北海国、东越国、西林国其实只是表面团结,实则早已各怀鬼胎,为了各自的领土,暗箱操作。

    即便当年创世之祖确实达成过盟约:命各国世代子孙继位,不得有兵马纷争,永修百年之好。世代子孙吾必顺承,否则当受诅咒之责。虽下了诅咒,却依旧未能免除各国的现状与未来将有可能面对的危机!

    如今,南秦皇日益强大,其它三国也一直处于人心惶惶之中,若是南秦皇想要吞噬其它三国,恐怕三国联手也无法抵抗。

    因为是弱国,所以自古皇室公主免不了逃脱两国联姻的命运,凝儿你或许不知道,但母妃却看得太多公主联姻后嫁到他国,过得不幸或惨死异国的事例。

    如果你是个男儿身,为国效力,征战杀场,为你父君分忧解难;亦或是你想做个风流皇子,不问世事;这些母妃都可以任由你选择。可偏偏你是个女儿身,或许在你童年时,母妃可以给你所有的宠爱,但母妃却保不住你的一生。

    经过母妃的深思熟虑下,母妃决定将还在襁褓之中的你送到南秦国来,改变以往公主的悲惨命运,为你父君的江山奠定基础,也同时为自己争得自由。

    即使我知道长大后的你未必能够理解,但作为母妃,我却依旧想要为你争取这样一个可以颠覆命运的机会。”

    随着萧纤雪的讲述,声音也跟着越加的低沉,仿佛同如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生怕惹起叶婉若的不满。

    要说萧纤雪也是个心思缜密的女子,众人只看到她打破常理,为女儿争取逃脱命运的机会,却没有人想过,作为母亲,十月怀胎,她又如何要面临这样遥遥无期的离别?

    不过,叶婉若对此到是置若罔闻,随着真实身份的揭密,叶婉若的眸光中满是震惊,心中随之浮现出一连串的问题,也同时问出了口:“如果我是北若凝,那真正的叶婉若在哪里?难道没有人发现我是假的吗?”

    “当年奶妈,就是你眼前的这位雪嬷嬷带人抱着你来到南秦国,刚好羲和公主面临着难产,太医们束手无策,眼看着便要一尸两命。雪嬷嬷碰巧路过,自知这是个机会,便将你带入了公主府。其实羲和公主的孩子接生出来便是个死婴,所以你便顺理成章的顶替了叶家大小姐的位置,而雪嬷嬷也因救羲和公主有功,被留在了公主府,专职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按说你的成长也算顺利,可在你十岁生辰时,我因思女儿心切便偷偷前往了南秦国,以婢女之身前去与你相认,没想到这一幕被羲和公主看到,还偷偷找人调查了雪嬷嬷的身份。雪嬷嬷自知引起了羲和公主的怀疑,却又想保全了你的身份不被揭穿,便悄悄在羲和公主的饮食中下了慢 性

    毒药。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羲和公主居然与南秦国皇后有纠葛,因错失了救治了的最佳时机,最终离了人世。

    而你,也在得知自己身份后性情大变,喜怒无常,性格暴怒,时常发脾气,体罚下人。不喜与人接近,就连叶玉山你也不见。

    雪嬷嬷担心你这样下去会引起叶玉山的怀疑好言相劝,却没想到你非但不理解,还与雪嬷嬷越闹越僵,终于有一天,你不堪重负与压力,一气之下投了湖。

    你受伤严重,太医们均已表示无力回天,叶玉山震怒,还牵怒于雪嬷嬷,将她赶离了公主府。你生死不明,雪嬷嬷无处可去便回了北海国。

    却没想到虎威将军在南秦国皇宫执行任务时,听说了公主府大小姐死而复生的事。母妃这才与雪嬷嬷日夜兼程前来南秦国,想与你见上一面!”

    这样狗血的剧性,曲折的人生,叶婉若自以为这一幕只会发生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却没想到居然也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就在叶婉若已经将叶玉山当成了亲人时,眼前的局面却有了大逆转,原本一切都是假的,真实的身份竟然令叶婉若自己都无法面对。

    看来这萧纤雪所说的,正是叶婉若所缺失的那部分记忆。

    想起刚穿越来这里时,那婢女们看向自己时,那紧张与小心的神色;想到南秦皇说她在羲和公主过逝时,几年没有进过宫;想到她问起自己如何落水时,没有人敢回答。

    这眼前残忍的一幕,令叶婉若这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都无法接受,更别说一个处于懵懂时期的孩童,又该要如何面对?

    这近乎残忍的事实令叶婉若几欲崩溃,脱离了萧纤雪紧握住自己的手,缓慢的站起身,轻声呓语着:“原来,她的死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

    与叶玉山生活的这段时间,叶婉若亲眼见证了叶玉山与羲和之间的情感,恐怕羲和直到死都不敢相信,害死她的,正是她无限疼爱的女儿。恐怕她直到死都不知道,她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竟然是一只财狼虎豹。

    这一刻,叶婉若竟为羲和公主而感到不值,又对叶玉山充满了深深的愧疚。

    “不,凝儿,这不是你的错!当年,雪嬷嬷也是为了隐瞒你的身份不得已而为之,这与你没有关系,都是母妃的错,母妃就不该将你送来南秦国,不该让你这些年远在他国异乡,即便整日面对思念也无能为力,只能每日忍受着孤独。

    可是凝儿,你要相信母妃,母妃是爱你的。没有哪个做母亲是不疼爱孩子的,母妃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母妃太想要为你争取更好的未来,所以母妃不得不出此下策。

    若是知道,这一别很有可能是生离死别,母妃当年说什么也要将你带在身边,凝儿,你愿谅母妃好不好?难道母妃万里迢迢来找你,还不能说明母妃的一番苦心吗?”

    看着叶婉若神色间所表现出来的自责,对萧纤雪来说,就如同刀绞一般的痛,深深刻在她的心上。

    再也不顾得身份,对于眼前的叶婉若来说,她只是终日思念女儿的母亲而已,她只是苦心挂念的母亲而已,而她的女儿亦不是当年的北若凝,也不是之前的叶婉若。

    她是21世纪穿越过来的现代女性,她崇尚独立自主,自尊自立。她有自己的理想与目标,她将自由看得比她的生命还重要。她与萧纤雪不同的是,她从几千年旧思想中的茧壳中破茧而出,独立自由是她们对生活的要求与向往。

    对于这样一个叶婉若来说,过往的一切又怎么说服得了她?

    萧纤雪拉着叶婉若缓缓道来作为一位母亲对女儿所诉的衷肠,虽然萧纤雪早已潸然泪下,可叶婉若却依旧不为所动,清冷的眸光好似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毫不犹豫的拉开与萧纤雪的距离,叶婉若冷声质问道:“万里迢迢来看我?你是来接我回北海国的吗? 不,你不是!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这些年你可否给过我所谓母亲的关爱?若不是我对北海国来说,还算是颗有用的棋子,是不是早就任我自生自灭了?你与南秦国那些想要利用我,利用公主府的兵力来得到皇权的人有什么不同?将自己的女儿当棋子取悦北海君,视人命如草芥,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还不是为了你那个太子儿子铺路?人人都觉得你为女儿争取了前途似锦的未来,可到底有没有人看到你那颗硬如磐石的心?”

    叶婉若愤怒了,来到异世,尽管她曾经无奈过、挣扎过、却没有哪时比此刻更加愤然。

    她下意识将萧纤雪与莫亦嫣归纳为一个阵营的人,她无法感受萧纤雪这些年思念女儿的痛苦,就像萧纤雪无法理解她此时的心情一般。

    而在叶婉若的厉声指责下,萧纤雪哭得已如泪人儿一般,不断摇着头,示图想要拉住叶婉若,而叶婉若却下意识避过她伸过来的手。

    这样的落空使萧纤雪更加失落了几分,身子一个踉跄也随之摔倒在汉白玉的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萧纤雪却似是感觉不到疼一般,只是泪光闪烁的一双眸光紧锁在小脸凌厉的叶婉若身上,神色间满是渴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