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58章 她是景远
    此时出现在石洞中的,除了尉迟景曜还能有谁?

    那熟悉且带着占有欲十足的吻一时间朝着叶婉若席卷而来,霸道的不容拒绝。

    当看到尉迟盛的意图后,尉迟景曜差一点便要冲上去,若不是有子墨在身边制止,恐怕最先失去理智的一定是他。

    此刻,尉迟景曜只想在叶婉若身上印上属于他的印记,不知是为了宣告主权?还是想要给这个不听话的丫头一些教训?

    总之这吻与以往不同,不似那样的缱绻温柔,处处透出掠夺与侵占,尽管叶婉若紧咬牙关,最后也不得不在这来势汹汹的吻中沉沦。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先停止了唇瓣上的纠缠,直到两人快要窒息时,这才双双从这迷离的吻中挣脱出来。

    “与虎为伴,这是对你的惩罚其一;对我的承诺食言,这是对你的惩罚其二;明明救了你,却不懂道谢,还无视我的存在,这是对你的惩罚其三。另外....”

    即便唇瓣的侵占告一段落,可尉迟景曜此时依旧将叶婉若紧紧拥入怀中,声音变得沙哑,似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丝丝缕缕的气息落在叶婉若的耳畔,有些微痒。

    平复了微显急促的呼吸后,尉迟景曜这才继而再次开口解释道:“那个何诗涵,我对她并未有任何非分之想,不听我解释,便不顾自身危险的离开,婉若你....”

    来时的路上,尉迟景曜已然将叶婉若这异常的行为举止归纳到何诗涵的身上,想来叶婉若定是看到了何诗涵与他站在一起,才会如此刻意疏远自己。

    一路追随至此,一是忧心叶婉若的安危,二则是想要解释给叶婉若听,不想误会加深。

    谁知,尉迟景曜的话还没说完,叶婉若却已开口,淡淡的语气极力否认着:“想必是圣王爷误会了,婉若....”

    圣王爷?

    这三个带着明确距离的字音令尉迟景曜温柔的眸光再次危险的眯起,再次精确的朝着叶婉若的唇瓣印了下去。

    “主子,时辰差不多了,别让皇上等急了!”

    还不等尉迟景曜加深这个吻,石洞外已响起子墨谨慎的提醒声。

    半晌,尉迟景曜才不舍得的从叶婉若的唇瓣上离开,就连尉迟景曜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以往都不曾为任何女子动过心,可为何一旦情动,便有些无可救药?

    甚至每一次接近叶婉若,都想要在她的唇瓣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迹,那甜腻的美好似是还令他流连忘返,这种感觉就像是上了瘾一般,令他不断沉迷。

    “先去前殿等我,说好的我要给你个惊喜,一会儿你只要点头应承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你做!”

    说完,再次在叶婉若的唇瓣上浅酌一下,尉迟景曜这才心满意足的大步离开石洞中,依昔听到他在外面对子墨沉稳的吩咐声:“子墨,我一人去即可,你留下来送婉若去前殿!”

    “是,主子!”

    子墨双手合于胸前低声回答着。

    直到尉迟景曜走远,叶婉若只感觉全身的力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抽空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地上滑去。

    眼眶发酸,泪水终于奔涌而出,想到尉迟景曜所说的惊喜,看来她注定了只能让他失望了。

    梦里那失望的眼神还尤为清晰,只要想到这一幕,叶婉若的心口便会传来令人窒息的痛感。

    “小姐,您还好吗?奴婢进来了?”

    尉迟景曜离开后,却半天不见自家小姐的身影,这不免令敛秋有些担心,抬步来到石洞前轻声寻问道,顺势便要走进去。

    “没事,我这就出来!”

    敛秋的声音传来令叶婉若连忙擦干了面颊上的泪水,低声回答着,同时站起身,轻轻理了理裙摆,这才朝着石洞外走去。

    有尉迟景曜在时,两人只顾着缠绵温存;独留叶婉若时,又只顾着黯然神伤,竟全然没注意到这石洞中还有另外两道身影的存在。

    直到子墨引领着叶婉若走远,确定了周围没有其他人存在,藏身于石洞中的一大一小身影这才从阴暗中走出来。

    “亦舒姐姐,为什么太子哥哥和五哥哥的话菱儿都听不懂?”

    童真的声音响起,一个看上去七八岁的女孩子,穿着一身粉嫩的金挑线纱裙,坚挺的鼻梁下有着一张樱桃小嘴,长得十分清秀。虽然还很稚嫩,却不难看出,此女长大了也定然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一双闪亮的大眼睛,透出强烈的求知欲望,眼巴巴抬眼望向身边比她高出半身的女子。

    而此时,牵着女童的女子一双眸光紧锁在石洞的入口处,除了满脸的震惊外,眼眶中隐现出的泪花晶莹剔透,最终还是忍不住,扑漱扑漱的滴落了下来。

    身边的女娃娃看到这一幕,再次不解的问道:“亦舒姐姐,你怎么哭了?”

    女子缓缓的俯下身将女童紧紧的拥入怀中,面颊深埋在女童的肩膀处,呜咽的说道:“亦舒姐姐没事,是风迷了眼睛!”

    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女子再次面向女童说道:“菱儿公主,亦舒姐姐带你去找母妃好不好?”

    “好!”

    菱儿天真的回答,笑意嫣然,似乎对女子的话没有半分怀疑。

    女子嘴角扯起一抹牵强的笑意,不再犹豫,牵着女孩儿朝着石洞外走去。

    直到假山处再次恢复了寂静,这才从假山的另一侧,快速闪现出一抹黑色的身影,与这浓浓的夜色几乎快要融为一体。

    那欣喜的眸光望着叶婉若离开的方向微微怔神,半晌,才自言自语道:“原来,你就是他!”

    语毕,男子不再停留,快步朝着叶婉若离开的方向追去。

    ※※※

    一路走向宴请的宫殿,叶婉若这才见识到皇宫之大,若是没有子墨带路,相信以她这个路痴来说,一定晕头转向的找不到。

    还没走近,眸光便触及到宫殿前,在各色琉璃灯的映照下,如同白昼一样明亮。

    只见宫殿周围,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不远处的亭台楼阁、池水环绕,在灯光的反射下,更现水波粼粼,隐约可见池水中肆意游玩的鱼儿,别有一番雅致的趣味。

    这一幕,令叶婉若不免暗自惊叹,古代的皇帝果然会享受,每天面对如此美景,恐怕想要忧伤都难吧?

    再看殿门口的双侧红色圆柱上,两条活灵活现的金龙,肆意盘旋着,金鳞金甲,似是随时都会腾空飞去一般。

    金黄的琉璃瓦在灯光投射下,也在隐隐闪着耀眼的光芒,门上蓝色匾额上书写着“乾清宫”三个烫金大字,尤为清晰。

    此时,宫宴还未开始,大臣及家眷们在公公们的指引下已经在殿中落座。

    有的相互攀谈着朝中大事,有的正与各世家贵族介绍自家的女儿,殿内俨然一派宁静平和的场面。

    可这也不过是假象而已,实则眸光中暗藏的算计,与内心肮脏的意图也只有他们自己知晓。

    都说皇族没有亲情,这些家世显赫的王孙贵族又何尝有什么血脉亲情呢?无论男女最终都逃脱不了父辈们相互巴结、相互攀附的利用工具而已。

    眼前的此情此景令叶婉若图生感慨,由此让她想到了北弘扬,惟一值得欣慰的是,叶玉山与羲和公主对她宠爱入骨,至少这重身份不会有这样的担忧。

    而北弘扬呢?想到他,叶婉若的眸光中便不自觉的迸发出凛冽,浑身上下散发出冷意,即便是敛秋也感觉到了自家小姐的变化。

    就在这时,从大殿内快步走出来一名样貌清秀的小公公,躬着身快步来到叶婉若身前,行礼道:“小的给叶小姐请安,圣王爷一早就让小的等在这里恭候叶小姐的大驾,叶小姐请随小的来....”

    那公公虽年纪小,却是满脸的谨慎,说着,便率先引着叶婉若朝着殿下走去。

    叶婉若下意识侧目看向子墨,瞥见子墨点了点头,终明白这一切是尉迟景曜安排的,不再犹豫,抬步跟上前面的小公公。

    敛秋仇视的瞪了子墨一眼,便快步上前跟着叶婉若离开。

    见此,子墨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却微微勾起个上扬的弧度,刚刚的那个吻差点没让两人打起来,之后便是这副样子了。

    虽然子墨是想救她在先,此时却也是有口难辩,下意识摸向唇瓣,想到那柔软的触感,竟还有些留恋。

    看到叶婉若已抬步朝着殿中迈去,子墨也不再犹豫,大步跟上。

    多年来侍奉在尉迟景曜身边,自然知道主子的心思,只怕带路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要他保护叶婉若的安全,避免再发生刚刚的一幕才是真的。

    走近宫殿,金顶红门,古色古香的格调,免不了令叶婉若心生庄重之感。

    叶婉若的突然进入,令大殿之内所有人的眸光一时之间都投向叶婉若,见她虽不似别家小姐那般浓妆艳抹,却也自身散发出清新淡雅的气质,一时间着实令人移不开眼睛。

    按说宫殿内的大臣与夫人小姐们,大多数都是识得叶婉若的,当初太子府与陈嘉卉一战,叶婉若也因此成名,推翻了传闻多年废材小姐的称号。

    面对众人投过来打量的神色,叶婉若并不在意,独自跟着那小公公来到一处空着的坐位前,那小公公这才恭敬的开口:“叶小姐,这里便是,还请叶小姐稍作休息!”

    “有劳公公了!”

    叶婉若大方得体的回谢着。

    “叶小姐客气了,圣王爷的吩咐,小的不敢不从,那小的便先告退了!”

    那小公公礼数有度,整个与叶婉若对话的过程中,一直垂着头,不敢逾越半分。

    直到小公公离开大殿,一众大臣们这才想起了小太监语句中的重点,圣王爷?

    只是还不等众大臣过多猜测,便看到从大殿门外再次闪进来一道身影,径自朝着叶婉若走去,恭敬的站在她的身后,那气势与寓意已经不言而喻。

    此时,哪怕没有说明,恐怕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尉迟景曜与叶婉若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样的发现,难免令那些想要为尉迟景曜引进自家女儿的大臣们,感到一丝失落。

    而这些,叶婉若当然并不知情,看着面前的桌面上已经摆放了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里盛放着各色美食,只是看着都不禁令人垂涎欲滴,胃口大开。

    叶婉若才刚坐好,望着桌前的美食,觉得有些饿了。

    却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德正业尖细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