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60章 暂且搁置
    不能答应....不能答应....

    耳边回响的全部是这四个字,明明轻柔的语气却透出令人无法忽视的坚决,字字印刻在尉迟景曜的心上。

    那四个字仿佛被赋予了什么力量一般,令尉迟景曜心生无力。

    尉迟景曜绝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的局面,也不会相信,有朝一日,他会被一女子的四个字伤得千疮百孔却依旧心存幻想。

    若不是亲耳听到,尉迟景曜简直不会相信这话是出自叶婉若之口。

    直到此时,尉迟景曜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叶婉若今日的与众不同,并不是因为何诗涵的出现,而是叶婉若本就是有备而来。

    叶婉若的话使南秦皇藏在眼底的窃喜一时间变得冷冽,却转瞬即逝,饶有耐心的再次开口:“哦?难道婉若丫头看不上景曜?”

    即便南秦皇极力隐藏自身所散发出来的不满,但叶婉若还是清晰的感觉到危险临近,故作惶恐的叩首回答:“婉若不敢!”

    “那是婉若丫头有了中意的人?说出来给舅舅听听,舅舅好为你们赐婚,我们婉若出嫁,可是马虎不得的,朕自要考核通过才行,免得日后给了我们婉若丫头委屈!”

    南秦皇这寓意分明的试探,叶婉若又怎会听不懂?

    只见叶婉若缓缓抬起头,眸光中满是坦诚的面向南秦皇,缓声回答:“舅舅说笑了,婉若并无心仪之人。一来,母亲过逝的早,婉若又年纪尚小,还未行及笈之礼,婉若便想要替母亲多陪陪父亲,以尽孝道;二来,婉若对圣王爷只有兄妹之情,并无儿女私情之意,所以婉若不能答应。”

    坐在一旁的叶玉山虽不知自家女儿为何会如此果断的做出抉择,可面对南秦皇这阴晴不定的眸光时,也着实为叶婉若捏了把冷汗。

    虽然稳坐在一旁,可内心却不断为叶婉若祈祷着,希望羲和在天有灵能够保佑女儿平安无事。

    尉迟景曜如今可不仅是皇子,还是史无前例被晋升的圣王爷,各名门世家的巴结对象,他圣王爷看上谁还不是难得一遇的殊荣?

    此时面对叶婉若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拒绝时,不少女子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也流露出鄙夷的神色,恨不得南秦皇治了她的罪才好。

    殊不知,此时的南秦皇在触及到叶婉若真诚的眸光以及这毫无瑕疵的回答时,内心的不悦已经悄悄逝去,一改之前凛然的神色,眸光陡然转向叶玉山。

    豪爽的笑声充斥在整座乾清宫,不吝夸奖的赞扬着:“哈哈哈....叶卿,你与羲和生了个孝顺的好女儿,羲和虽不在了,你却有福了!”

    听到南秦皇的声音,叶玉山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连忙站起身,朝着南秦皇躬身行礼道:“婉若少不更事,让皇上见笑了!”

    “叶卿这是哪里话,朕对婉若丫头可是越看越欢喜了,叶卿便不要谦逊了!”

    叶玉山躬着的身子没有再回答,却是转而望向叶婉若,沉声提醒着:“你这丫头,还不快谢谢皇上?”

    “好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景曜,先将婉若扶起来再说!还有盛儿,也起来吧!”

    看着叶婉若再次朝着南秦皇便要叩首,南秦皇却已经率先开口,明里暗里还是给尉迟景曜提供表现的机会。

    只是还不等尉迟景曜上前,叶婉若已经先一步起身,还刻意与尉迟景曜拉开距离,却依旧礼数周全的朝着南秦皇福了福身:“婉若谢过舅舅!”

    面对叶婉若有意无意的躲避,令尉迟景曜本就不安的心更加冰冷了几分,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也透出了几许不解与神伤。

    “也罢,婉若如今年纪尚小,此时谈及此事确实为时尚早,便暂且先将此事搁置,待婉若丫头行及笈之礼后再行商议。只是,到时候婉若丫头再没有心仪之人,舅舅就要为你指婚了,那时可不许哭鼻子才行!”

    看出来尉迟景曜的模样,南秦皇暗自在心中感叹,景曜虽比一般孩子成熟稳重,可面对情感时却还是太心急了一些,也刚好借着这个机会锤炼一番才行。

    语重心长的说出一番话来,更是提醒着叶婉若,此事并没有过去,还有半年便到了叶婉若的及笈之礼,若是到时候叶婉若再想以此推脱,恐怕便真的面临着被赐婚。

    “婉若能得到皇上、皇后娘娘的疼爱是这丫头的福份,看这傻孩子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过皇上?”

    叶玉山适时的开口,同时再次提醒着叶婉若。

    此时,叶婉若还在心中菲薄着南秦皇的老奸巨猾,在听到叶玉山的提醒后,却还是连忙福身乖顺的开口附和着:“婉若谢过舅舅成全!”

    “好了,皇上,咱们婉若还小呢,不急。臣妾见婉若几次受伤,身子骨弱,臣妾特命人为婉若熬制了参汤,以滋补身体。惠嫔也怀着身孕,刚好也能喝一些,不如趁热,这就命人端上来?太医说凉了可就失去效果了!”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莫亦嫣突然开口,端庄贤惠的样子,倒真的像是贤妻良母一般。

    自从那日在宜妃处惹出的闹剧后,南秦皇便再没去过她的寝宫,哪怕她去御书房,南秦皇也会命德正业找各种借口拒绝与她见面。

    哪怕她是皇后,却也自知不能与南秦皇闹得太僵,平白让那些嫔妃们看了笑话。

    自知南秦皇对叶婉若以及新晋贵人的慕寒疼爱,莫亦嫣一早儿便吩咐了下人炖下这参汤,只为能够博得南秦皇的欢心。

    此时听到莫亦嫣的难得用心,南秦皇的面色也稍有缓和,不吝夸赞的称赞着:“皇后有心了!”

    “为皇上分忧解难是臣妾应该做的!”

    莫亦嫣谦虚的敛眉说着,并没有因为南秦皇的夸赞而居功自傲,这让南秦皇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对大殿之中站着的几人说道:“你们也都各自落座吧!”

    几个纷纷行礼朝着各自的坐位走去,而叶婉若的脑海中却下意识浮现出那纸条上的内容。

    参汤?

    话说莫亦嫣会如此贤淑,叶婉若还是第一次看到。

    只不过那纸条的内容到底想说什么呢?是那参汤有毒?还是说莫亦嫣已经猖狂到敢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要毒杀她?

    思来想去,叶婉若总觉得这莫亦嫣还没白痴到这种程度。

    那么慕寒到底想要说什么呢?对于慕寒的身份,叶婉若一直都心存疑虑,此时也不得不两边提防着,生怕中了对方的圈套。

    回到座位上,叶婉若还是忍不住下意识望过去,却瞥见慕寒朝她轻轻摇了摇头,便将眸光转向一边。

    而莫亦嫣在得到南秦皇的允许后,对着门外等候的桂嬷嬷吩咐着:“端上来吧!”

    与此同时,只见在桂嬷嬷的指引下,两名宫女紧随其后,纷纷谨慎的低眉颔首着,小心盯着脚下的路,好似生怕出错一般。

    一名宫女在叶婉若桌前停下,另一名宫女则随着桂嬷嬷走到了慕寒跟前,由桂嬷嬷亲自端到慕寒跟前。

    随着桂嬷嬷将那参汤的盖子打开,一时间,乾清宫内的空气中弥漫着参汤内溢出来的香气。

    看到眼前这祥和的一幕,不禁令众大臣们暗自称赞着莫亦嫣的贤良淑德,而莫亦嫣则笑着转向慕寒,嘴角挂着诚恳的笑意柔声说道:“惠嫔妹妹快尝尝,这参汤可是本宫特意为惠嫔妹妹和婉若准备的,慢火煮了大半天,此时味道才是极佳的,待冷却就会失去功效了!”

    莫亦嫣适时的开口,笑意吟吟的样子,将皇后的母仪天下演绎得淋漓尽致。

    “劳烦皇后娘娘挂心了,是臣妾的福气!”

    慕寒也懂分寸的与莫亦嫣客气寒暄着,而慕寒身边的婢女已经上前,将那玉盅内的参汤盛到碗中,双手小心的送到慕寒的手中。

    与此同时,桂嬷嬷已经带着婢女行礼退了下来,再次将停在叶婉若面前,将玉盅从婢女手中接过来,摆放在叶婉若的面前。

    并没有立刻退下,而是亲自将玉盅内的参汤盛了出来,摆在叶婉若的桌面,恭敬的开口:“皇后娘娘的一片苦心,还请叶小姐趁热喝!”

    谁知叶婉若并没有端起汤碗,而是在敛秋的搀扶下缓慢起身,朝着莫亦嫣福身行礼道:“婉若谢过舅母恩典,只是舅母掌管后宫琐事,还要为婉若如此劳心伤神,婉若实在过意不去!”

    “这孩子,还和舅母客气什么?快坐下,尝尝是否合胃口?”

    莫亦嫣慈爱的笑了笑,眉眼带笑的样子令人恍惚她曾经的手段与用心。

    叶婉若再次坐回原处,端起面前桌子上的汤碗,用勺子轻撩着,面容依旧温婉,内心却正做着激烈的斗争,不知是否该喝下这参汤?

    可在莫亦嫣的注视下,恐怕想要不喝都难吧?

    就在叶婉若准备放手一搏时,突然在主位上传来打破汤碗的声音,待众人望过去时,刚刚还坐在南秦皇身侧的慕寒此时已经痛苦的倒在一边,黛眉紧锁,面色惨白,嘴角泛出渗渗血迹,一只手还捂在下腹,身下的血迹已经染红了裙装。

    “寒儿....”

    南秦皇连忙奔过去将慕寒拥在怀里,焦急的不断呼唤着慕寒的闺名。

    “皇上....寒儿....寒儿没用,孩子....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下腹的痛感尤为强烈,令慕寒说起话来也显得苍白无力,时而断断续续的,面容上显露出痛苦的神色。

    “寒儿,别怕,朕在这里!太医....太医....李世康还不快给朕过来看看寒儿这是怎么了?”

    看着慕寒身下越来越浓的血迹,南秦皇也开始有些惊慌,一边安慰着慕寒,一边对坐在下面的李世康吼道。

    李世康哪里会料到宫宴上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虽然并未随身携带医箱,却也不得不快步走上前去,顾不得礼数的跪在慕寒身边,为她把脉的同时,李世康的眉心已经不自觉的拧紧。

    只是片刻,李世康便已惶恐的跪首在一边,颤抖的说道:“启禀皇上,蕙嫔娘娘....小产了!”

    小产?

    南秦皇的眸光陡然变得冷厉,猛得朝李世康射过去,怒吼道:“怎么就小产了?刚刚人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李世康你倒是给朕个说法,否则,小心朕要了你的脑袋!”

    “回皇上的话,蕙嫔娘娘此时危及生命的不只是小产,还有体内伤及肺腑的巨毒,若是不及时清除,恐怕随时可能毙命!”

    李世康急切的道出事实真相,而这真相不禁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