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61章 蕙嫔小产
    一个时辰后,皇宫祈云殿内....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榻上躺着面无血色的慕寒,身上带血的衣裙已经被婢女换了下来,却依旧毫无意识的昏睡着。

    在李世康清毒的药效作用下,刚刚慕寒咳出了不少黑血,如今总算确认巨毒已经彻底清除,只是什么时候醒来还要看慕寒的恢复能力。

    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毒药的药效强劲,慕寒此生恐怕都无法再为人母了。

    丧失做母亲的资格,这对女子来说,该是件何其残忍的事?而此时正昏睡的慕寒却还不知此事的发生,依旧沉迷于梦境之中。

    此时,南秦皇坐在软榻之上,自身散发出来的威严令人无法忽视,虎威凛凛,不免令下方站着的以莫亦嫣为首的几人有些胆寒。

    当然,叶婉若也在其中。

    此时正优哉游哉的看着这祈云殿内的布置,只见慕寒所躺着的沉香木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金线的各色海棠花。

    榻上还摆放着青玉软枕,铺着软纨蚕冰垫,身上盖着玉带锦丝被。

    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如此穷工极丽之作,足以证实了南秦皇宠爱慕寒的传说并不只是谣言。

    刚刚来时,叶婉若还注意到,在祈云殿前的花园内,栽种了各种奇花异草,尽管是在夜里,却也十分鲜艳好看。

    单看这精心的布置,足以说明在南秦皇的心中,慕寒的与众不同,只是表象真的能代替本质吗?以慕寒入宫的巧合性,相信以南秦皇的睿智,不会一丝察觉与警惕都没有。

    与南秦皇接触的越多,叶婉若便越加的意识到那句‘伴君如伴虎’的真正涵义。

    刚刚在宫宴上发生那样的一幕后,南秦皇震怒,随着太医,几人移步到祈云殿,其他人等在乾清宫内等待事情调查清楚。

    竟敢公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毒?还致使蕙嫔小产,这后果简直不敢设想。

    此时,祈云殿内安静异常,所有人仿佛连大气都不敢喘,像是在等待着法官审讯一般期待着李世康的调查结果。

    不多时,便看到在李世康在叶玉山的陪同下快步走进殿中,连忙朝着坐在上方的南秦皇叩首。

    “查清楚了没有?究竟是什么有毒?又是何人下毒?敢伤朕的子嗣,难道他是嫌命太长了不成?”

    不等李世康说话,南秦皇已经沉声问出口。

    李世康没有立刻回答,却将眸光谨慎的望向莫亦嫣,欲言又止的模样令南秦皇更加震怒,冷声训斥道:“还不快说?”

    “回皇上的话,此毒名为灵蝎毒,中毒者会被毒性侵蚀五脏六腑而死,而且极其痛苦,死相惨不忍睹。经过老臣的排查,蕙嫔娘娘所中之毒正是在那碗参汤中出现的,同时叶小姐的那碗参汤中也同样含有巨毒。只不过蕙嫔娘娘先一步毒发,所幸才使叶小姐躲过此劫!”

    听到南秦皇愤怒的声音,李世康这才收回眸光,双手合于胸前,敛眉小心的说道。

    果然是那参汤中含有巨毒!

    李世康的话更加证明了叶婉若的猜测,看来慕寒早就知道那参汤中含有巨毒,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喝了下去。

    叶婉若只能用一个理由来解释,那就是慕寒根本不想生下这个孩子,才会借此机会不仅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更加将莫亦嫣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虽说南秦皇疼爱叶婉若,但即便知道莫亦嫣下毒,却并没有对叶婉若造成什么影响,那此事也终将不了了之。可若是再加上一个致使小产的慕寒,莫亦嫣会有怎样的下场,还真是无法猜测。

    捋顺了慕寒的用心,叶婉若顿时心生凉意,慕寒竟是如此心思缜密的一个人。

    同时,叶婉若也更加质疑慕寒进宫的真正目的,一个新晋为嫔的嫔妃居然敢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与皇后公然叫板,她才不会相信谈天什么报恩的说词,看来慕寒此人真的不简单。

    李世康的话音刚落,南秦皇的一双眸光已经隐晦的转向莫亦嫣,而这消息也莫亦嫣震惊的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当触及到南秦皇递过来的眸光时,莫亦嫣顿时心升寒意,指向李世康,厉声质问道:“胡说什么?本宫怎么会害婉若和蕙嫔?李太医,说话是要负责任的,给本宫小心你的脑袋!”

    “皇后娘娘,老臣不敢胡说,整个查证的过程叶领侍都可以作证,而且我们还在来时的路上找到了那个端参汤的婢女,若不是被我们遇到,那婢女恐怕已经死于非命了!”

    李世康再次缓声说道,即便面对莫亦嫣字里行间的威胁,李世康依旧不畏所惧的说出真相,还不忘提到刚刚来到祈云殿时遇到的情景。

    “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秦皇淡漠的眸光从莫亦嫣身上划过,沉声问向叶玉山。

    “回皇上的话,刚刚臣与李太医来祈云殿的路上,突然听到传来惊呼救命的声音,却只有一声便转而消失不见。臣与李太医寻声找去,便隐约听到有两个小公公口口声声的说是奉皇后娘娘之命前去送那婢女上路的。

    当臣与李太医赶到时,便看到那两名小公公正将那婢女往井中推去,情急之下,臣只得出手相救,那两名小公公趁乱逃走,但那婢女臣却认出来了,正是乾清宫中跟随桂默默身后,端着参汤的其中一名宫女。

    而另一名宫女如今已不如所踪,不知去向。臣自知此事,事关重大,便将那婢女带来了祈云殿,此时正侯在殿外。”

    叶玉山道出刚刚的所见所闻,使莫亦嫣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在看向南秦皇那深邃的眸光时,不断的摇着头,希望能够得到南秦皇的信任。

    谁知,南秦皇却厌恶的将眸光移开,转而对着叶玉山再次开口:“传那婢女进殿问话!”

    “是,皇上!”

    叶玉山躬身回答,转而对着门外的侍卫吩咐着:“将那婢女带上来!”

    语毕,便看到一名宫女打扮的女子从殿外被两名侍卫带进来,头发凌乱,或许是刚刚在与两名小公公挣扎时所致使的。

    一双眸光透出胆怯与提防,当眸光触及到立于一旁的莫亦嫣时,眸光中更现惊慌,立刻朝着莫亦嫣脚下扑过去,凄厉的求饶着:“皇后娘娘....求皇后娘娘饶了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求皇后娘娘饶奴婢一死,不要杀了奴婢。奴婢求皇后娘娘....”

    这婢女的声音凄惨,不由得让人下意识想像到她刚刚遭遇了怎样惊心动魄的一幕?

    泪水更是如泉涌般奔涌出来,为了那仅有一限生机,不断乞求着莫亦嫣,令人不免生起同情心。

    见状,南秦皇的眸光随之危险的眯起,却没有出声,而是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莫亦嫣此时也是一头雾水,自知所有矛头都指向她,正急于撇清还来不及,面对这婢女的求饶,莫亦嫣沉稳的面容上难得闪现出焦急,还试图想要踢开这婢女的纠缠,沉声骂道:“你这贱婢,快给本宫滚开,本宫何时曾说过要你的命?莫要妄言冤枉本宫!”

    “皇后娘娘,奴婢一心为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不能如此弃奴婢于不顾啊,皇后娘娘....奴婢不想死....不想死。奴婢保证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求皇后娘娘饶奴婢一死!”

    面对莫亦嫣的极力撇清,那婢女却毫无察觉,只顾着求饶,为生的权力做乞讨。

    却在这时,伺候在莫亦嫣身边的桂嬷嬷却连忙上前,俯身一把将那婢女从莫亦嫣身边揪走,眸光中满是警告的瞪向那婢女,厉声指责道:“你是谁?究竟是谁指使你陷害皇后娘娘的?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你是活腻了不成?”

    “你这个刁奴在做什么?还不快给朕跪下?”

    看到桂嬷嬷忠心护主的这一幕,南秦皇突然震怒,指着桂嬷嬷突然开口。

    即便相隔一段距离,可自南秦皇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厉却依旧令人无法忽视,只见桂嬷嬷顿时惊慌的朝着南秦皇跪下,却依旧口口声声的为莫亦嫣做着辩解:“皇上,皇后娘娘冤枉啊,这贱婢一定是受人蛊惑来陷害皇后娘娘的。这些年皇后娘娘对皇上一片衷心,又怎会残害皇上的子嗣?还请皇上明查,为皇后娘娘做主啊!”

    “给朕闭嘴,陷害?说得轻巧,你这刁奴倒是来告诉朕,谁会来陷害这后宫之主?除非此人是疯了,否则后宫之人又有谁敢与皇后作对?你真当朕是老眼昏花了不成?”

    桂嬷嬷只顾着为莫亦嫣申辩,却忽视了这说辞的确不足以服众,以莫亦嫣如今的位置,她不陷害别人已然是幸运了,谁会想以弱斗强?那除非是真的疯了!

    不过说来,桂嬷嬷对莫亦嫣还真是一片赤胆忠心,即便是叶婉若也不得不称赞桂嬷嬷的忠诚。

    面对南秦皇的震怒,桂嬷嬷连忙叩首在地上:“老奴不敢,还请皇上责罚!”

    “哼,一会儿一并再和你清算!”

    南秦皇眸光中带着不屑的从桂嬷嬷身上划过,转而望向跪在一旁正瑟瑟发抖的宫女厉声问道:“将你知道的事全部告诉朕,朕可以饶你不死,但若是你有半点的隐瞒,绝不饶恕!”

    听到南秦皇的话,那婢女这才回过神来,原本眸光中的无助神色转换为憧憬,连忙朝着南秦皇叩首:“奴婢谢皇上的不杀之恩,奴婢说....奴婢都说!”

    也不知是为了保命?还是为了发泄刚刚莫亦嫣对她的摒弃?那婢女先是看了眼莫亦嫣,这才看向南秦皇啜泣着开口:“奴婢名叫霜桃,是皇后娘娘宫中负责膳食的婢女。今日一早,皇后娘娘将奴婢还有另一名叫做含碧的婢女一同叫进寝宫,说是让奴婢们做一件事,完成之后就会安排奴婢们出宫,还会给奴婢们许配个好人家,再也不用在宫中做这些伺候人的活计。

    不瞒皇上,宫中的姐妹们谁不想着能够早日出宫,再找一门好亲事安度此生?奴婢们这些做下人的,命早就是主子的,主子让做事,无论生死都不能违抗,更何况皇后娘娘还提出如此令人心动的条件,奴婢们便应承了起来。

    可奴婢们却没想到,皇后娘娘竟让奴婢们在给蕙嫔娘娘与叶小姐的参汤中下毒,奴婢们吓坏了。皇后娘娘似是看出了奴婢们的犹豫,就说如果奴婢们不照做,或是敢违背,便杀了奴婢们。无奈之下,奴婢们只能顺从皇后娘娘的意思照做。

    可是....却没想到事发之后,那个叫做含碧的宫女不见了踪影,就连奴婢也差点惨遭毒手。奴婢才14岁,家中还有爹娘和弟弟,奴婢要是死了,一家人也活不成了,奴婢不能死啊!求皇上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错了,再也不敢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了!”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叫霜桃的婢女,在陈述事实的同时,身体一直不断颤抖着。

    说完,还不忘一直朝着南秦皇嗑头求饶着,显然是被今日所发生的事吓坏了。

    同时,莫亦嫣锐利的眸光如刀子一般刻在霜桃的身上,令霜桃深埋的身子更低了几分,任谁都能看懂霜桃内心对莫亦嫣的惧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