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66章 宏伟蓝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祈云殿转眼间便安静了下来,南秦皇见那霜桃也是个憨厚老实之人,虽最终险些差点酿成无法补救的大错,却也是听人之命,无法抗拒,最后便决定将那霜桃留在了祈云殿照顾慕寒。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李世康留下了几副药方让婢女去药局取药回来给慕寒煎服,又继而交代了小产应注意的事项才方得离开。

    李世康前脚才走出祈云殿,躺在床榻之上的慕寒竟猛的睁开眼,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出来,将地面溅得血红一片。

    “咳咳....咳....”

    “小姐!”

    霜桃将房门关好后,连忙抬步走进内室,从床榻下方的暗格中取出一个黑色的瓷瓶,倒出两粒黑色的药丸放入慕寒的口中,又跑去倒水,让慕寒将药丸顺服下去。

    直到将茶盏中的水喝了个精光,慕寒的面色却依旧没有任何的缓解,依旧苍白如纸。

    “小姐可感觉舒服些了?”

    霜桃一边为慕寒不断轻抚的后背,一边轻声的关心着。

    “这灵蝎毒果然是毒中之王,若是他们再晚离开一刻,我都忍不住要吐出来!”

    慕寒略显虚弱的开口,接过霜桃手中的绢帕,轻轻擦拭着嘴角。

    “小姐也太冒险了,若是有个什么万一,又让奴婢们如何与灵主交待?”

    想到慕寒的大胆行径,霜桃便忍不住一阵胆寒,值得庆幸的是总算是有惊无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不演的逼真怎么能让人信服?你以为刚刚在这房间里的人都是吃素的吗?稍有差池,我们都免不了人头落地的下场。好在结果朝着我们期盼的方向发展,总算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

    怕只怕已经引起了老皇帝的猜忌,所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更要万分小心才行,切莫莽撞行事。这一次还要多亏了你的配合,否则我的计划也不能成功,暂且记下你的功劳,日后我定会与灵主为你请功的!”

    “多谢小姐,奴婢不敢居功,奴婢只想留在小姐身边照顾,便是奴婢的福分了!”

    看着霜桃低眉颔首的样子,以及这令人满意的回答,慕寒淡淡的点了点头。

    尽管只是简短的几句话便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微微喘着粗气,缓声说道:“好了,我累了,先扶我躺下休息吧!”

    看着慕寒的小脸如白纸一般,令霜桃的眼中闪过一抹心疼,连忙扶着慕寒躺下,不放心的继续叮嘱着:“多谢小姐,只是....虽说这毒已解,但小产却是不容忽视的,小姐还是要多注意休息才行,切莫太多于操劳!”

    霜桃的话令慕寒眉心转而拧紧,双眼依旧紧闭,却没有说话,而是朝着霜叶挥了挥手,让她下去。

    直到听到霜桃转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慕寒的眼角这才流下两行清泪。

    虽说,这孩子不是她与心爱之人的,但却也在她的骨肉,要说无动于衷是假的,只是如今的情景,已经让她顾不得悲伤。

    她很清楚,要想与心爱之人厮守,就要尽快帮助谈天成就大业,而她做的每一分努力,都是朝着谈天更近了一步。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睡梦中只感觉有一只温热的手掌轻抚在她的面颊上,缱绻柔情,令她几乎不愿醒来。

    就在慕寒挣扎着,不知此时是梦还是醒时?

    终于还是猛得睁开眼睛,房间内灯光昏暗,依昔只看到床榻边坐着一道黑影。

    尽管全身绵软无力,慕寒却还是下意识迅速出手,手化剪刀状,朝着对方进攻而去。

    只是令慕寒想不到的是,斩过去的手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躲过,不但如此,反而大胆的握住了她的手腕,温润的声音在房内响起:“寒儿!”

    “灵主!”

    这熟悉的声音令慕寒心头一颤,诧异的开口,刚想起身,却被对方制止。

    “莫再多礼,好生躺着调养身体!”

    谈天的声音响起,语句中满是疼惜。

    慕寒也只好顺势躺在原处,感受着谈天拉过她的葇夷握在手心,虽然看不到此时谈天的表情,但慕寒却清楚的感觉得到这其中的温柔,一时间竟不受控制的再次流下眼泪。

    “寒儿,辛苦你了!以后身边只有两人,你就还像小的时候一样叫我天哥,好不好?在你面前,我不是什么灵主,只是一个深爱你的人!”

    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也没有什么天崩地裂的海誓山盟,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几乎令慕寒痛哭出声。

    谈天变幻了姿势,侧卧在床榻上,将慕寒紧紧的搂入怀中,轻抚在她的背上,感受着她略微颤抖的身体,说无动于衷是假的。

    “天哥,寒儿无法将清白之身给你,寒儿也不会生下别人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寒儿心甘情愿去做的。寒儿自知,这样的自己已经配不上天哥,只要天哥允许寒儿日后陪在天哥的身边,寒儿便已心满意足了,并不做它求。”

    直到慕寒哭得精疲力尽,这才依偎在谈天的怀中,嗓音略微沙哑的开口,虽不似之前的声音甜美,却也透露出性感的音调。

    佳人在侧,谈天的心中闪过一抹悸动,紧紧将慕寒拥在怀里,百转柔声的开口:“傻丫头,我记得小时候,师傅让你叫我师兄,你偏不喜,为此还哭闹了好一阵,为这事,师傅还罚了你,最后看你倔犟的坚持,便也只好随你!现在怎么了?这么没自信?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那个小时候拉着我,叫我天哥的小丫头。若不是为了我,你也完全不用忍受这样的委屈,这样你都要自责,倒是让我情何以堪?有朝一日我若继统大业,那你定是皇后无疑。”

    从两小无猜谈到宏图伟业,听到谈天每一块憧憬的蓝图里都有自己的存在,慕寒竟突然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能够得到爱的人认可,哪怕为此付出性命,慕寒也会在所不辞。

    “天哥,虽说如今算是顺利扳倒皇后,可寒儿怕已经惹起了南秦皇的怀疑,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还有那个叶婉若,寒儿觉得她才是的我们计划里的关键所在!说不定,她此时已经怀疑了我的用意!”

    想到未来步步惊险、如履薄冰的每一步,慕寒又怎么能不忧心?慕寒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谈天说出心中的顾虑。

    谈天抬手抚向她柔顺的长发,动作异常轻柔,再次将她拉入怀中,将她靠近在胸口的位置,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头顶已再次传来一阵谈天温润的声音:“南秦皇身体每日愈下,太子与皇后在这个时候产生分歧都是因为叶婉若的存在,你认为太子不想独立,有自己的势力吗?只是他的一切都是皇后给的,没有合适的时机而已。在这个时候,刚好让离疏在这个时候趁机与太子洽谈,辅助他登基上位,有兵权给他用,你说他要不要?”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连我都懂的道理,太子盛会不懂?”

    慕寒说出心中的质疑,心中好奇着谈天到底在做着怎样的盘算?

    “不,怎么会是免费的?离疏会以浮灵宫宫主的身份去谈,愿意以整个浮灵宫背后的实力帮助太子得到皇位,但同时太子要承诺登基后彻查当年老宫主遭遇设计陷害的真相。对于太子盛来说,彻查冤枉只是举手之劳,但可以从中得到助力,你猜太子会拒绝吗?”

    谈天的分析令慕寒的眸光中的隐现精光,顺着谈天的思路,慕寒接着谈天的话继续说道:“当然不会,得到助力的太子必定会与皇后划清界限,从而使母子之间产生更大的嫌隙,我们再趁势谋反,那时候新帝才刚继位,根基不稳,里忧外患的南秦国那时满目疮痍,疏于防患。我们来个里应外合即可!”

    “还是我的寒儿聪明,一点就通!”

    谈天不吝夸赞的开口。

    “可是,以离疏对叶婉若的感情,天哥有把握他会按照我们的规划照做?”

    想到离疏一直以来对叶婉若的与众不同,慕寒再次说起心中的顾虑。

    “离疏去了云桐山庄,再回来时,他只是一个想要为父母报仇血恨的浮灵宫宫主,过往的凡尘俗事都会忘得一干二净。父母的血海深仇在即,哪里还会考虑儿女私情?就算会,那个人也不一定会是叶婉若了!”

    谈天的话令慕寒诧异的抬起头,再次和谈天确认着:“天哥是说焚情丹?”

    对于慕寒的疑问,谈天并没有回答,而是轻抚在她的发心,垂下头轻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轻声说道:“这些都不是你要考虑的事,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养好身体。在南秦皇的身边想办法得到虎符,这对我们来说,可以免除一场恶战。时机成熟之时,你我来个里应外合,打个漂亮的胜仗才是你眼下的最重要的任务!”

    “好,寒儿全听天哥的!”

    慕寒幸福的依偎在谈天怀中,带着无比满足的闭上眼睛。

    不知道谈天是何时离开的,当慕寒睁开眼睛之时,天色已经大亮,而身侧的人早已不知所踪。

    尽管如此,慕寒还是无比满足,嘴角笑意嫣然,在她印象中,这是她进宫后睡得最安稳的一晚,想到昨晚谈天所说起来的策划,即便她只是个女子,也难免心潮澎湃。

    看似平常无奇的一晚,其实已然成为许多人命运的逆转,或成或败,看似是无形之中的那双手掌控一切,殊不知凡事皆有定数,谁都无法逆天而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