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0章 举手之劳
    一生一世一双人,

    半醉半醒半浮生!

    看着杯子上面的诗句,尉迟景曜更加热血沸腾,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般,接过迎香手中的杯子,便要朝着公主府内冲去。

    他想不通,既然叶婉若如此在意他,为何要拒绝父皇为他们的赐婚,为何要说出那么决绝的话语,又为何要对他视而不见,而这些只有里面那个折磨人的可人儿才能回答。

    就在这时,迎香连忙再次上前阻拦着:“圣王爷请留步!”

    尉迟景曜再次停下脚步,看向沉稳的迎香,眸光中再次布满诧异的神色。

    只见迎香走上前,再次缓声开口:“圣王爷难道还不了解我们家小姐的心思吗?小姐既然做出如此抉择,必定有她的一番考量,王爷如此又能改变得了什么呢?何况,奴婢私自将这杯子取来给王爷,这件事我们家小姐并不知情,难道王爷是想要看着迎香受罚吗?反正皇上的寿辰将至,到时候我们小姐一定会进宫为皇上贺寿,王爷还怕日后没有见面的机会吗?”

    尉迟景曜想,他一定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否则也不会连一个丫头都能想清楚的事,他还在暗自纠结。

    就在这时,德正业坐着宫中的马车停在公主府门前,当看到尉迟景曜时,悬着的整颗心这才得已放下,尖声开口:“圣王爷原来在这里,害得老奴好找啊!皇上有旨,宣圣王爷进宫面圣!”

    听到德正业的话,尉迟景曜朝着迎香示意着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礼盒交由子墨手中,眸光中满是郑重,随后便不再犹豫的跟着德正业坐上马车离开。

    御书房内,南秦皇悠然自得的倚靠在一边的软榻上闭目养神,看似面色轻缓,脑海中却是在不断思索着。

    “圣王爷到!”

    直到门外响起德正业尖细的奏请声,南秦皇这才猛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儿子从门外走进来。

    “儿臣给父皇请安!”

    走进御书房,尉迟景曜躬身朝着南秦皇行礼。

    “行了,也没有外人,过来坐!”

    对此,南秦皇倒是不甚在意,朝着尉迟景曜挥了挥手,沉声说道。

    “谢父皇!”

    话虽如此,但该有的礼节,尉迟景曜依旧不会疏忽,缓声回答着,朝着软榻的另一侧走过去落坐。

    “再过几日各国使臣便会到达京都,听太子说已经将接待使臣的任务交给了你,这点太子的想法倒是与朕不谋而合。今年不同往年,以往都是各国的出使大臣来此,今年北海国来访的是太子-北承安,东越国的则是太子东玉文与公主东紫萱前来,至于西林国也是太子西文耀亲自带队。

    他们不说,朕也清楚得很,他们都是来看看朕的这把大骨头还能撑多久的。越是这个时候越不可疏忽大意,此事交给别人,朕还真不能放心。南秦皇绝不能做第二个五洲国,所以对于接待未来这些君王的任务,也只能交给你了。”

    果然是君王,几句话便将眼前的事态分析的通透。

    听出了南秦皇话音里的涵义,尉迟景曜点了点头,郑重的回答着:“请父皇放心,儿臣定当不负使命!”

    得到了尉迟景曜满意的答复,南秦皇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装作不经意的开口:“最近你和婉若丫头怎么样?别看那丫头看似性子柔弱,却是个犟脾气,这点倒是与羲和简直如出一辙!”

    提到叶婉若,就连尉迟景曜温润的面容也闪过几抹无奈的笑意。

    尽管转眼即逝,却被南秦皇看在眼里,再次沉声开口:“听闻东越国的东紫萱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不仅性子豪爽热情,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此次东玉文带东紫萱前来南秦皇的第二个目的,也是希望两国联姻,永修百年之好,对此景曜你怎么看?”

    “自古以来,两国联姻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若能以此来稳定民心,倒也不施为美事一桩。只是,成年的皇兄们都有了家世,没有家世的又长年游历在外,对于这东越国的公主,又不能怠慢,不知父皇心中可有了人选?”

    尉迟景曜思绪了片刻,沉声回答。

    不知为何,尉迟景曜总觉得在这个时候,父皇提起东紫萱绝不是偶然。

    “不忙,此事还需待进一步考量才行!五日后,朕特意为其他几国太子公主们准备了欢迎仪式,就在城郊行宫进行,朕一把老骨头就不和你们年轻人凑热闹了,这仪式就全权交由你来负责。另外,叫上婉若丫头,一起去凑个热闹,她们女孩子在一起说些体己话也是好的!”

    “是,父皇!”

    尉迟景曜微微颔首应承着,并没有注意到南秦皇眸光中闪过的狡黠与精明。

    ※※※

    这日,尉迟盛下朝归来,刚走进书房,便看到坐在侧座上的一位身着黑色缎玉锦袍的男子,那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瓣,以及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令人无法忽视那自身所发散出来的威严与冷厉。

    明明身为男子,却长得比女子还要妖娆,若不是那一身黑色缎玉锦袍令男子透出几许神秘的气息,就连尉迟盛都要怀疑面前的究竟是男还是女?

    想到刚刚回来时,管家吴怀并没有说起书房有客人在,更何况书房乃是重地,没有尉迟盛的允许,吴怀又怎敢将陌生人直接带进了书房?

    别说太子府内,就连这书房附近,也是暗藏了许多高手。眼前这神秘的男子能够躲过一众耳目,若无其事的来到书房,就连尉迟盛都不得不警惕起来。

    那么眼前这不请自来的男子,究竟有着怎样深藏不漏的身手以及来此的真实用意?意识到危机,尉迟盛的眸光也转而变得凛冽。

    思索了片刻,尉迟盛最终还是将书房的门关上,眸光中波澜不惊,抬步来到主位上坐下,嘴角含笑的开口:“不知公子是何人?”

    “当然是来助你成就大业之人!”

    黑衣男子毫不避讳的说道,那带有穿透性的眸光好似能看清尉迟盛内心的想法一般。

    这样开门见山的说词令尉迟盛的眸光中陡然呈现出一抹杀意,却被完好的隐藏在眼底,再次装傻道:“公子的话倒是让本太子听不懂了!”

    不等尉迟盛的话说完,黑衣男子已经率先打断了他的话,嘴角含笑的开口:“听不懂没有关系,在下将要说的话说完,自会离开。

    如今皇上的龙体每日愈下,朝局动荡,各势力都在暗中互相勾结,都想要借此机会分杯羹。其他四国在这个时候以贺寿的名义进京,更是想借此机会窥探皇上身体情况的虚实,再做打算。

    虽说太子殿下聪慧,主动将接待外来使臣的任务交给了五皇子,想要以此避嫌。但若是太子殿下,想要仰仗任何一方的支持,得到皇位,最后很有可能落得个,偷鸡不成反噬把米的下场,毕竟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不是南秦国的子民,难保不心存鬼胎,包藏祸心。太子殿下觉得在下说的对吗?”

    不错,尉迟盛是想要借助这其中一国的势力,来支持他成为南秦国的新一代统领者。

    为此,他还特意将相关接待的事宜故意交给尉迟景曜,就是想要故意摆出他的高姿态,以免引起南秦皇的注意。

    此时,当听到黑衣男子三言两语便洞穿了他的心思,尉迟盛顿时心生不好的预感,冷声问道:“你是谁?究竟想要做什么?”

    “太子殿下何需这么紧张?在下刚刚都说了是来帮助太子殿下成就大业的,信任他人,不如将命运的枷锁紧紧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样才有安全感不是吗?

    在下离疏,浮灵宫宫主,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如果太子殿下愿意,离疏愿以浮灵宫上下全部的势力统统听从太子殿下的差遣,直到帮助太子殿下登基为止。

    浮灵宫生在南秦国,自是希望南秦国国运昌盛,也不会因此而与太子殿下产生异己,所以太子殿下可以放心差遣,太子殿下觉得如何呢?”

    虽然离疏嘴角猖狂的笑意看着令人讨厌,但尉迟盛却不得不承认,离疏说的很有道理。

    想要变得强大,必须要有自己独立能操控的势力,虽然这是尉迟盛心中的向往,却也自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送上门的好事更是要特别小心才行。

    思绪了片刻,尉迟盛这才收敛起眼中的杀意,眸光略显凌厉的射向离疏,冷声问道:“帮助本太子成就大业?说得好听!又如何能让本太子相信你没有动其它的心思?再者,浮灵宫本就是逆行于朝廷的存在,你这样做,就不怕本太子当场捉拿了你去见父皇?”

    “太子殿下可别忘了,浮灵宫最早就是效忠于皇室的,而且因为精通奇门遁甲之术,还曾深得过皇帝的器重。

    要不是当年宫主遭到设计陷害,皇帝一气之下对浮灵宫一门痛下杀手,欲其斩草除根,或许到如今,皇室与浮灵宫还可以是相辅相成的存在。

    而且,今时不同往日,正是因为有当年的冤案发生,才有了如今浮灵宫的壮大,才能够任其为太子殿下所用,难道不是吗?不过要说其它心思,在下还真有一事相求太子殿下,对于太子殿下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对于在下来说却是难于登天,就看太子殿下如何抉择了!”

    听到离疏提出要求,倒是令尉迟盛一颗漂浮于半空中的心略微安稳了几分,他不怕对方提出来要求,怕的是对方无所求,那才是令他胆战心惊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