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1章 一统江山
    对于离疏提出来的相求之事,太子盛并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思绪辗转,在心中做了权衡。

    半晌,才打量了离疏几眼,沉声开口:“说来听听!”

    “当年,浮灵宫的宫主含冤而死,不仅对于老家主来说是个污点,也使浮灵宫陷入绝境。多年来,这不只是老家主的遗憾,也是我们浮灵宫每个人心中的耻辱。所以,离疏才会今日冒如此风险,斗胆恳请太子殿下登基之日能够彻查此事,给浮灵宫一个说法,还老宫主一个清白,不知太子殿下能否应允?”

    说着,离疏从侧位上站起身,朝着太子盛鞠躬致意。

    虽然身形恭敬的令人无法挑剔,但低垂着的眸光中却是暗藏涟漪,嘴角意味深长的笑意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只是这么简单?”

    倘若太子盛顺利登基,这点小事简直不足挂齿,此时听到离疏提出来的交换条件,难免心存诧异。

    “对于太子殿下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于浮灵宫来说却是洗清冤屈的惟一机会,浮灵宫无以为报,只愿能够辅佐太子殿下登基,聊表感激之情。”

    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倒是令尉迟盛缓缓松了一口气。

    短暂的沉默后,只见尉迟盛缓缓从主位上站起身,走到离疏面前将他虚扶起身,一派正义凛然的样子:“既是冤案,岂有不洗脱清白之理?今日离公子所言之事,本太子便记下了,待本太子登基之日,必定会彻查此事,给浮灵宫及老家主一个交待。也希望浮灵宫与朝廷还能重修旧好,相辅相成,使国运更加兴盛,百姓安居乐业!”

    “那是自然,太子殿下有如此爱民之心是天下苍生的福气。浮灵宫上下愿凭太子殿下差遣,离疏在此先恭祝太子殿下早日能够继承大业,一统江山!”

    “一统江山?哈哈这四个字本太子喜欢!”

    离疏的阿谀奉承令太子盛爽朗的笑出声来,狂妄的样子更加惹得离疏暗自嗤之以鼻。

    此时的太子盛还以为是他继承大业的天命难违,却不知贪婪的欲望已经令他陷入别人早就编织好的陷井之中,只等他日,大功告成之时,再趁机取而代之。

    达成共识的两人分道扬镳,才从太子府离开,便有一人上前附在离疏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只见离疏冷沉的面色突然变得凛冽,沉声问向身边的人:“消息可靠吗?”

    那男子没有回答,只是依言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离疏的身上陡然释放出想要的吞噬一切的狠戾神色,嘴角再次勾起邪魅的笑意。

    很好,借着南秦皇的寿辰,不仅促成了与太子盛的合作,看来祖辈的仇恨也一并可以解决了。

    变幻了神色后,离疏抬步与那随从一起离开,步伐矫健透出凛冽的气息。

    ※※※

    七月,骄阳炙烤着大地,叶婉若也在南秦国迎来了甚为若恼的第一个初夏。

    空气中无处不透着热浪翻滚,尽管身上的裙装已经是最单薄的了,但穿在身上依旧粘稠的令叶婉若感到浑身不舒服。

    想到以往的每个夏日里都可以穿着背心短裤,呆在吹着空调的房间里,喝上一杯冰可乐,或听歌读书,或码字构思,只是想想都让叶婉若心潮澎湃。

    只是,如今想要再回去,却又不知是死后的再复生?还是下辈子的再相见?

    好在听雨阁确实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四周树木丛生,芳草萋萋,万物葱茏,躺在听雨阁的凉亭中,听着树叶被吹动发出沙沙的响动。

    一阵清风拂过,使叶婉若全身的四肢百骸都觉得舒畅无比,多希望时间能够静止在这一秒,没有尘事的纷扰,也无需过多考量。

    这段时间,叶婉若每日禁步在府中,除了偶尔想起某人时,心中酸涩难忍,其它的生活倒也没有差别。

    转眼间距离南秦皇的寿辰只有五日之期,各国使臣全部提前到达了京都,被尉迟景曜安排在郊外行宫暂住。

    除了太子盛忙着为南秦皇操办寿宴,尉迟景曜则每日带着各国太子公主们四处游玩,观风赏景,相比之下,倒也是美差一件。

    在南秦皇为各国太子公主们准备的接风宴上,叶婉若称病并没有前往。

    无论前世今生,她都是一个干脆的人,爱可以飞蛾扑火、不顾一切;既然决定放弃也不会犹豫不绝,伤人伤已。

    听迎香讲起外面关于东越国太子-东玉文与公主东紫萱前来,贺寿是其一,想要两国联姻才是其中最重要的目的。

    而南秦国在这个时候委派尉迟景曜负责接待,其寓意已经不言而喻。若是能得到东越国的助力,那么对于尉迟景曜来说,无异于等于如虎添翼,哪怕与太子盛争夺储君之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刚听到这些时,叶婉若确实有些神伤,但时间久了,也就慢慢装作不在意了。

    此时,听雨阁内的院子里,百花齐放,争奇斗艳,树木丛林,无不透露出勃勃生机。叶婉若惬意的躺在凉亭里的摇椅上,闭眼假寐。

    “小姐,猜猜今儿是什么日子?”

    迎香从听雨阁外走出来,手中捧着鲜花,来到凉亭将桌子上已经干枯的鲜花换掉,嘴角含笑的问向叶婉若。

    “听你这喜气洋洋的语气,难道一会儿要降雨吗?”

    叶婉若慵懒的眯了眯眼睛,扫了眼迎香插花的动作,再次闭上眼睛,那模样像极了一只懒洋洋的小猫。

    自知自家小姐怕极了酷暑,即便晚上在房间里加了冰,但叶婉若还是睡不好。所以,对于叶婉若的联想倒也不足为奇。

    “小姐,今日可是传说中河神的生日。传闻,在河神生日的当晚,只要在酉时内在河边放入荷花灯,所许下的愿望便都可以实现。百姓们也将今日当作另外一个乞巧节,未出嫁的少男少女们,会纷纷来到河边,传说有缘的两个人,荷花灯是可以自然结成一对的哦!”

    迎香一边神秘的为叶婉若解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叶婉若的反应。

    可对于叶婉若这个现代知识女性来说,会相信这些毫无根据性的传闻?简直是笑话!

    不过显少听到迎香说起这些事,叶婉若也竟来了兴致,缓缓睁开眼睛,一本正经反问着迎香:“迎香今年多大?”

    “回小姐的话,过了这个月,迎香就十六岁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年纪与这河神的生日有什么关连?但迎香还是如实的回答着,看向叶婉若的眸光中满是不解。

    “那么看来,我们迎香是到了出嫁的年纪了!不知道可否有了意中人?”

    触及到叶婉若眉宇间调笑的神色,竟令迎香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不满的嘟着粉嫩的唇瓣开口:“小姐就知道欺负奴婢,迎香还不是看小姐近来都呆在府中,怕小姐闷坏了,想让小姐借此机会出去散散心,谁知小姐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嘲笑迎香!”

    说着,迎香转而朝向一边,不再理会取笑她的叶婉若。

    “生气了?”

    叶婉若从摇椅上起身,拉着迎香的衣摆,柔声问道。

    迎香却依旧不依不饶的不肯理会叶婉若,转而望向一边,双手不断搅动着,唇瓣可爱的嘟起来。

    “真生气了?”

    想到迎香刚刚的话,确实是为了自己好,叶婉若连忙起身,走到迎香面前,轻声哄着:“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惹我们家迎香生气了!今晚就听我们迎香的去拜见河神,好不好?敛秋,准备一下,一一起去!”

    “是,小姐!”

    敛秋含笑的看着面前难得撒娇的迎香,低声应和着。

    迎香也不再不依不饶,连忙快步走出听雨阁,为晚上的出行去做准备了。

    若不是看迎香是为了她着想,叶婉若还真不打算出门去凑这个热闹,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凡是热闹的地方必定会有危险的存在,所以叶婉若学乖的主动叫上敛秋一起随行。

    申时,晚膳过后,叶婉若三人便坐上了公主府的马车,前往同宁河,一起去见证这河神究竟有着怎样将愿望变成现实的超能力?

    好在晚膳过后,天气逐渐清爽了一些,迎香又特意在马车里摆放了冰块,马车内倒还显得凉爽。

    马车缓缓前行,叶婉若闭目养神的坐在一侧。

    大概有一柱香的功夫,耳边这才听到迎香恭敬的声音响起:“小姐,同宁河到了!”

    叶婉若缓缓睁开眼睛,抬手撩起车帘,虽然才过申时,同宁河边已经聚集了不少男少女们,即便隔得好远,叶婉若都能感受得到他们眼中洋溢的热情与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远远望去,西边的天空中挂着几缕流云,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呈现出五彩缤纷的色彩,如同仙女们所穿着的七彩华衣一般,美轮美奂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再看河水清澈见底,偶有各色锦鲤在里面嬉戏畅玩时,荡起的一道道涟漪,倒也算别有一番野趣。

    叶婉若在迎香的搀扶下走下马车,敛秋则手中捧着各色荷花灯,都是沿路来时,迎香看着好看,买下来的。

    三人的身影很快融入河岸边的人群之中,却并没有注意到,尾随着她们一路走来的身影很快朝着另一个方向窜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