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2章 傲娇公主
    而此时,同宁河的另一侧,沿河走过来身着华丽服饰的一男一女,相比南秦国的服饰,他们身上所穿着的服饰显得更加开放一些。

    男子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只有在看到身边的女子时才会偶尔显露出一丝柔情。

    女子虽没有男子的沉稳,倒也是活泼可爱,明眸皓齿、冰肌玉骨如同出水芙蓉一般。一身抹胸云纹绉纱袍将她摇曳的身姿勾勒的凹凸有致,倒是个十足的绝色美人儿。

    而此时陪同在两人身侧的男子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没有衣着异服男子身上的寒冰,倒显得温润如玉,嘴角虽然挂着令人无法生厌的笑容,却是生疏的寓意分明。

    在三人的身后则跟着几名身着黑衣劲装的护卫,满脸冷厉,谨慎的提防着身边的情况。

    “皇兄,这里好美哦!”

    “是圣王爷有心了,才会带你来看如此美丽的景致,还不快谢过圣王爷?”

    听到男子的提醒,女子这才满脸娇羞的朝着尉迟景曜投过去缱绻依恋的眸光,径自走到尉迟景曜身前福了福身,千娇百媚的柔声开口:“紫萱谢过圣王爷!”

    随着东紫萱的动作,胸前那呼之欲出的线条更是完美的呈现在尉迟景曜的面前。

    而东紫萱却丝毫没有觉得羞涩,反而还自豪的挺了挺胸脯,仿佛生怕不能够引起尉迟景曜的注意一般。

    “公主客气了!这是父皇交给景曜的责职,公主还请无需多礼!”

    尉迟景曜似是没看懂东紫萱摆明了勾引的动作一般,面色没有过多表情,眸光更是清冷的转向一边,客气疏离的回答后,径自率先沿河边向前走去。

    在尉迟景曜抬步离开的瞬间,东紫萱的眸光中立刻闪现过一抹晦暗,神色间不见了活泼可爱,转而变得阴鸷。

    看到东紫萱的这副神色,东玉文立刻投过去警告的神色,朝着东紫萱递了个神色后。

    转瞬间便看到东紫萱恢复如常,转身朝着尉迟景曜身边靠近过去,亲昵的挽起他的手臂,胸前的凸出似是无意的摩擦着尉迟景曜的手臂,嗲声嗲气的说道:“景曜哥哥,紫萱也想放莲花灯,可以吗?”

    “好,容公主稍等片刻,本王这就派人去安排!”

    尉迟景曜缓声回答着,同时不着痕迹的从东紫萱的亲密动作中挣扎出来,快步朝着不远处卖莲花灯的商贩走去。

    那样子仿佛东紫萱是洪水猛兽一般,躲避不及。

    “还真是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

    看着尉迟景曜匆忙朝远处走去的背影,东紫萱不满的跺了跺脚,面色晦暗。

    “圣王爷不喜女色,这点倒是与传闻中所差无几。但谁让南秦国的皇帝就是宠爱这样一个看似榆木疙瘩的皇子呢?再说,来到南秦国后,皇兄可是听闻,这圣王爷也并非真的不喜女色。听闻这位看似高冷的圣王爷可是独独偏爱公主府独女叶婉若,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萱儿你若是真的想要嫁与圣王爷,还要与这叶婉若多多学习可取之处才是!”

    就在东紫萱发泄心中不满时,东玉文已经抬步来到身边,细心的为这个疼爱的妹妹讲解着这几日听来的关于尉迟景曜的传闻。

    谁知道面对东玉文的提醒,东紫萱却是丝毫没放在心上,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傲娇的反问道:“就是那个传说中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废材小姐?皇兄你什么时候开始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东紫萱在东越国好歹也是公主,而她叶婉若是什么?连个封号都没有的普通百姓而已,就算有个当公主的母亲,不还是早早的香消玉损了?如果说到美貌,我倒是真的想见见这个叶婉若,与我这个东越国数一数二的美人相比,究竟是谁更胜一筹?

    最重要的是,说要琴棋书画,我东紫萱不说是样样精通,也比她一所无成的废材大小姐要好很多吧?所以哥哥你就安心吧,这么说来这圣王爷的眼光也不过如此,我倒反而多了信心能够让圣王爷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提到叶婉若,东紫萱摆出一副好不傲娇的神色,眉宇间的不屑一顾完全毫不加掩饰的展现出来。

    对于东紫萱这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东玉文倒也不稀奇,妹妹的性格自然最熟悉。

    更何况东紫萱也不算夸大其词,在东越国,东紫萱的才情确实是令人赞不决口的,又是身份尊贵的公主,自然有令她傲娇的资本。

    话虽如此,想到临行前母后的千叮咛万嘱咐,东玉文还是忍不住提醒着:“我们萱儿自然是独一无二的,但萱儿也要记住有句话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圣王爷绝非等闲之辈,也不会被女子的外貌所轻易的迷惑,叶婉若她既能得到圣王爷的真心,一定有她的过人之处,萱儿切莫轻视对手,酿成无法补救的后果才是好的。

    另外,临行前父君特别交待,若是圣王爷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娶了萱儿,那么南秦国的其他皇子也是极好的。东越国将如此宝贝的公主送到南秦国来,南秦国自然也不能怠慢了不是?”

    东玉文退而求其次的说法令东紫萱不满意的皱了皱眉,亲密的挽上东玉文的手臂,撒娇的说道:“皇兄放心好了,我东紫萱想要得到的还从没有失手的道理,这圣王爷也一样。那叶婉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也要见了才知道啊,萱儿有信心!”

    东紫萱虽然是对东玉文说着,但眸光却是如影随形的紧跟着尉迟景曜那抹高挺俊逸的身影上,眸光中柔情荡漾,仿佛尉迟景曜已然成为了她的囊中之物了一般。

    就在这时,河岸边一抹飘逸的背影吸引了东紫萱的注意力,来到南秦国几日的时间,还未曾见过一个背影都可以美得如此精致的女子。

    这令东紫萱争强好胜的心理再次作祟,松开挽着东玉文的动作,抬步忍不住朝着那道摇曳的身姿靠近过去。

    早就听闻南秦国盛产美人,就在东紫萱要对此传闻感到失望的时候,竟意外发现了这样的画面,怎能不引起东紫萱的兴趣?

    自是对东紫萱再了解不过的东玉文在看到东紫萱的举动时,当时便明白了是究竟为何?但此时身处南秦国,并不是在东越国,生怕东紫萱惹祸生事,便也连忙跟了上去。

    “小姐,这荷花灯好生别致!”

    叶婉若此时站在河岸边,感受着微风拂面,清爽宜人。

    迎香的声音吸引了叶婉若的注意力,只见在周围摆满了形态各一的灯台,有最古板的荷花灯、还有身型像鱼的、还有在荷花灯中间放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玉兔,就连叶婉若看到也不免心生柔软。

    “待明年荷花灯,我们自己亲自做,这样才心诚,也争取让我们迎香早日找到个好婆家!”

    叶婉若柔声取笑着迎香,却惹得迎香白皙的面颊再次涨得通红。

    “小姐就会取笑迎香,迎香不理小姐了!”

    说着,迎香赌气一般的捧着荷花灯作势离开,想要趁着人少,率先去河岸口去排队。

    “小姐近来是越来越喜欢捉弄迎香了!”

    看着迎香近乎于逃跑似的背影,敛秋站在叶婉若的身边缓声说道。

    “嗯,也对,敛秋的年纪应该比迎香还要大一些吧?”

    见自家小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没想到,紧接着便听到这意有所指的话语,敛秋连忙适时的转移着注意力,看着不远处的迎香似是被什么人拦住了去路,连忙说道:“迎香好似遇到了麻烦,奴婢过去看看!”

    说完,便连忙抬步朝着迎香追去。

    顺着敛秋的眸光望去,原本是走向河岸口迎香确实被面前突然出现的女子拦了下来。

    只见那女子有着倾国倾城之貌,身姿妖娆,肤若凝雪,大胆的着装风格倒是令叶婉若微微一怔。就在叶婉若望过去的同时,那女子的眸光也正似是无意的从迎香身后不远处的叶婉若身上扫过,虽然嘴角含笑,但叶婉若分明看懂了她深藏在眼底的不屑一顾。

    看到这一幕,叶婉若突然想起有句话曾这样说道:女人的攀比心是与生俱来的,而这样的攀比心无外乎来源于本我的防备,源于同性之间的交割,源于展现自我魅力的资本。

    相比对面性感妖娆的女子,叶婉若此时却别具一格,身着月白色天蚕冰丝烟云蝴蝶裙,三千青丝披散于脑后,一半长发被束起,上面斜插着蝴蝶簪。

    蝴蝶裙随风轻摆,落日的余晖照耀在叶婉若的身上,恍如落入人间的仙子,令人心生神往,不敢亵渎。

    两人完全不同的穿着风格,顿时成为了河岸边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同时也令东玉文一时间移不开眼睛,仿佛在这一刻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注意到周围百姓的眸光皆在叶婉若的身上打转,就连随之跟上来的东玉文一双眸光也紧锁在对面女子的身上,东紫萱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倔强。

    “这小兔子很可爱,本公主要了!”

    东紫萱霸道的从迎香怀中拎起那带有玉兔的花灯,更像是宣战一般,嘴角含笑的越过迎香看向叶婉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