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3章 有失身份
    迎香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傲娇的女子,挡住自己的去路也就算了,居然还二话不说,直接抢走了那可爱的玉兔花灯。

    这让迎香无法再视而不见,娇声斥责着面前的女子:“你这人怎么这样?凭什么抢我们小姐的花灯?”

    此时的迎香,只一心系在那长相可爱的玉兔花灯上,并没有注意到东紫萱口中自称公主的称谓。

    公主?

    这两个字却是引起了叶婉若的注意,不远处那女子的穿着风格与南秦国截然不同,此时那女子自称为公主,想来便是此次来参加南秦皇寿宴的东越国公主-东紫萱。

    心中顿时明白那东紫萱挑衅的神色来自于何处?生怕迎香冲撞了这位他国公主,叶婉若也不再耽误,抬步朝着迎香所在的位置走去。

    “凭什么?就凭我是南秦国的贵客,还有可能很快成为你们南秦国的王妃,别说是一个兔子灯,只要我想,这南秦国所有的花灯还不任由我来挑选?倒是你一个区区婢女,难道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居然敢顶撞本公主,看我今天不要你的命?”

    从小到大,只要她东紫萱想要得到的,谁还不是乖乖的双手捧着送到面前?何时见过如此胆大的丫头?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原本只是想借此惹起叶婉若的注意,此时却从东紫萱的眸光中快速闪过一抹杀意,语毕还不忘朝着身后的侍卫示意着。

    那侍卫接到命令,抬步便要朝着迎香走去。

    “传说东越公主生得沉鱼落叶、闭月羞花,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重要的是生性善良,端庄有礼,又何必与一个婢女斤斤计较呢?岂不是失了公主的身份?”

    敛秋第一时间望向叶婉若,不知要不要拦下对方的动作,而在这时,叶婉若已经来到了迎香身边,并没有因为东紫萱的命令而失了分寸,缓声笑着说道。

    东紫萱虽是个傲娇公主,但也自知此时叶婉若经时的一番夸奖究竟为何?并没有因此而动摇,冷眸从叶婉若身上打量过,冷哼一声,沉声问道:“你又是谁?本公主教训下人又与你有什么关系?简直是不自量力!”

    叶婉若的表现就连站在东紫萱身边的东玉文也不由得变幻了神色,眸光别有深意的望向这恍如坠入人间的仙子,收起自身散发出来的冷厉,面色温润。

    就在这时,只见叶婉若缓缓朝着东紫萱福身,礼数周全的柔声开口:“婉若见过东越公主,是婉若婢女疏于管教,让公主见笑了!迎香,还不向东越公主赔罪!”

    叶婉若侧目沉声向迎香说道,迎香只看着面前的女子穿着与众不同,谁会想到竟是异国公主。

    听到自家小姐的提醒,连忙惊慌的朝着东紫萱福身行礼:“迎香莽撞,冲撞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此时的东紫萱哪里还顾得上惩罚迎香,耳边只听到对面女子自称婉若的声音,丝毫不理会迎香的动作,诧异的抬起头:“叶婉若?”

    一直对叶婉若三个字耿耿于怀,此时听到面前的女子自称婉若,令东紫萱震惊无比,下意识的与东紫萱求证着。

    虽然不知东紫萱为何如此震惊,叶婉若依旧嘴角含笑的朝着东紫萱点了点头。

    久闻大名的情敌终于得以一见,看着眼前的叶婉若识如此端庄大方,令东紫萱心中酸意顿起,淡淡的瞥了眼叶婉若,冷声开口:“原来是叶小姐,久闻叶小姐是南秦皇最疼爱的外甥女,南秦国的第一美人。南秦皇为我们安排的接风宴上,叶小姐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今日倒是有心情来此赏景,不知身体可否康健了?”

    “多谢公主关心,婉若身体已无恙!”

    似是没听懂东紫萱别有深意的话语一般,叶婉若莞尔一笑,轻声回答。

    东紫萱只感觉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任凭她如此挑衅,冷言相对,叶婉若始终保持着一副不愠不火的样子,令东紫萱着实感到无力。

    就在这时,眸光瞥见尉迟景曜已带人买了莲花灯走回来,只是当触及到尉迟景曜的一双眸光紧锁在叶婉若身上时。

    东紫萱终于相信传言是真的!

    哪怕尉迟景曜一直对她温润有礼,但东紫萱还是感受到尉迟景曜对她的刻意疏离,此时看到尉迟景曜在看向叶婉若时所表现出来的缱绻迷恋,东紫萱顿时心生醋意,眸光中闪过一抹狡黠。

    就在尉迟景曜还没走到几人跟前时,东紫萱已如换了个人一般,笑意嫣然的朝着叶婉若走去,亲昵的拉起叶婉若的手,嗲声嗲气的说道:“从来到南秦国,便听到叶小姐的诸多传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叶小姐还真是难得一见的俏佳人!”

    “公主谬赞了!”

    叶婉若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姿态,低眉颔首的说道。

    虽然面色上不为所动,实则一直处于警惕的状态,从看到东紫萱第一眼,叶婉若便感受到东紫萱对她的敌意,此时东紫萱的示好,叶婉若才不会傻到东紫萱真的在夸状她,自是要小心防备。

    “婉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本公主觉得我们也算一见如故,不如一起放花灯可好?”

    东紫萱强忍着心中的愤然,拉着叶婉若故作亲昵状,邀请着叶婉若。

    面对东紫萱的刻意讨好,叶婉若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没想还不等她的话说出口,突然感觉到抓在她手腕上的动作加大了力气,用力一推。

    叶婉若的脚步虚浮了,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敛秋连忙上前将自家小姐扶住。

    再看致使眼前一幕发生的东紫萱,此时更加狼狈的坐在了地上,满是诧异的看向叶婉若,眸光中隐现的是泪花晶莹闪烁。

    刚刚还一副献媚讨好的样子,转而变成眼前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对此叶婉若也感到震惊不已,不知这东紫萱的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

    “公主这是?”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抹熟悉的声音,哪怕不用转身,叶婉若也深知这声音是属于谁?

    经过上次宫宴拒婚后,叶婉若已经有大半月未见到尉迟景曜,原本以所有的情感都已经放下,可在听到这声音的同时,还是令叶婉若的心跟着猛烈的跳动了两下。

    强忍住内心想要转过身的欲望,叶婉若僵在原地。

    听到问候,东紫萱显得更加委屈了起来,不顾形象的从地上起身,朝着尉迟景曜扑过去,哽咽的说道:“王爷,萱儿是真的很喜欢叶小姐。本想与叶小姐示好,谁知道叶小姐非但不领情还说萱儿勾引了王爷,指责萱儿是狐狸精。可是....萱儿是真心喜欢王爷,也是真心喜欢叶小姐,想与叶小姐成为朋友的,萱儿给叶小姐解释,叶小姐不听也就算了,还动手推了萱儿。王爷可要为萱儿做主啊!”

    东紫萱一边直指叶婉若的妒妇行径,眼泪更是应景的扑漱扑漱掉下来。

    身为古代女子,男子三妻四妾自是常情,但没有哪个男子会喜欢妒妇。东紫萱的此番行为便是要让尉迟景曜对叶婉若彻底的厌恶,哪怕相貌出众又如何?最后也不过会惹得厌弃而已!

    感受到怀中的柔软,尉迟景曜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厌恶,并没有如东紫萱意料的一般,对叶婉若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在心中暗自惋惜,若是东紫萱所说的是真的该有多好?

    若是叶婉若真的如此这般的在意他,该有多好?哪怕此生没有三妻四妾又何妨?

    一生一世一双人,又何偿不是他内心的真心写照?

    尉迟景曜眸光复杂的看了叶婉若一眼,并没有回答东紫萱的话,而是答非所问的开口:“公主可有受伤?不如先回去休息去?”

    谁知,此时看似娇弱的东紫萱,在面对尉迟景曜提出来的建议时,竟突然从尉迟景曜的怀抱中挣 脱开,再次朝着叶婉若扑了过去,凄婉的哭嚎着:“叶小姐,萱儿是真心喜欢王爷的,萱儿自知叶小姐与王爷两情相悦,断不敢破坏了叶小姐与王爷的感情,只求叶小姐能够不要讨厌萱儿,哪怕只让萱儿留在王爷的身边,没有名分,萱儿也是愿意的!”

    看着东紫萱此时眼泪成双成对的往下落,叶婉若的眸光却是清冷的一片,感受着手腕上被东紫萱抓得生疼,同时还有已经麻木不堪的心。

    叶婉若的反应可是急坏了站在一旁的迎香,顾不得礼数,大步上前,一把将自家小姐的手腕从东紫萱的手中拉出来,白皙的皮肤上已经红紫一片,由此可见东紫萱暗中使用了多大的力气。

    就连东紫萱也没想到一个婢女居然敢做出如此大胆行径,盛怒的眸光快要喷出火来,刚要开口,却瞥见那婢女只是朝着尉迟景曜略施一礼。

    而后一边为叶婉若揉着手腕,一边冷声指责着东紫萱:“圣王爷,虽然奴婢知道这里没奴婢说话的份,但奴婢的命都是小姐给的,奴婢断不会眼看着我们家小姐受了委屈。刚刚明明是这东越公主挑衅在先,挡了奴婢的路不说,还抢了我们家小姐的莲花灯。突然上来假意示好,却又故意摔倒,莫名其妙的指证我们家小姐是妒妇行径,想要以此招惹来王爷的厌弃,这些奴婢和敛秋都是看在眼里的,还请王爷为我们家小姐作主!”

    尉迟景曜的眸光随着迎香的动作落在叶婉若红肿不堪的手腕上,突然心上一痛,落在东紫萱身上的眸光也随之变得凛冽。

    感受到尉迟景曜眸光中的异常,东紫萱垂首敛眉的立于一旁,不敢与尉迟景曜对视。其实她也不过是想暗中给叶婉若一些教训而已,此时计划被迎香直指出来,脑海中不得不快速转动着,暗中思绪着要如何应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