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榻上欢:养妃为患 > 第174章 正义之人
    “大胆婢女,如此诋毁本公主你是活腻了不成?你是谁的人,当然替谁说话,这点小伎俩还想蒙骗本公主?你当本公主是吃素的不成?看本公主不撕烂了你这张嘴!”

    东紫萱的余光在叶婉若与迎香身上流转了片刻后,突然抬起头,带着怒意冷声斥责着迎香,语毕,还作势抬起右手,朝着迎香便要挥过去。

    迎香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不好再抵抗,只得眼看着那透出狠戾的手掌朝着自己直奔而来。

    眼看着那带着劲风的手掌即将落在迎香的面颊上,却在这时,叶婉若适时的上前一步,抬起的手刚好迎上东紫萱的手臂,紧紧的将她的手腕握住,任由东紫萱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分毫。

    这段时间在府中,闲暇时还与敛秋学习了几招基本的防身术,本意也是为了强身健体,却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了用处,倒着实令叶婉若意外。

    手心中透着火辣辣的疼痛,足以说明东紫萱出手用了多大的力气,心中暗自对东紫萱如此阴险的行为感到了不满。

    “叶小姐你这是为何?难道萱儿连教训下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早就听闻叶小姐通情达理,可为何叶小姐要处处针对萱儿?萱儿主动与叶小姐示好,难道还是萱儿错了吗?”

    东紫萱只感觉手腕上像有个铁钳一般紧箍着她,任她使用多大力气都无法挣脱,看似叶婉若柔弱可欺,却没想到有如此之大的力气,令东紫萱一时间变了脸色。

    只是虽然心中有火却无处发泄,只要想到身后不远的距离还站着的尉迟景曜,既然上天让她与叶婉若相遇,就没有理由放弃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叶婉若对东紫萱忍让,一方面深知即便她做的有任何不妥,东紫萱一定会拿南秦国来做文章;另一方面,东紫萱此举明显是带着明确目的性的,她表现的越是愤怒,只会令东紫萱越得意而已。

    但这并不代表她叶婉若是任人欺辱的,尤其是打她的丫头,这更加令她无法忍受。

    面对东紫萱戏份十足的模样,叶婉若并没有想像中的恼怒,反而笑着开口:“东越公主想要教训丫头,那还不是您尽兴的事?但是,这是我的丫头,要打要罚恐怕也是我们公主府的事,就不劳东越公主费心了!另外,公主在公众场合,和一个婢女斤斤计较就不怕施了身份吗?

    至于公主刚刚的话,婉若是听得越发糊涂了!虽然婉若未曾有幸去过东越国,也不知东越国的民风是否已经开放到如此地步,堂堂公主如此大庭广众下示爱也就算了,还耍用如此心机,也太明显了一些吧?

    婉若与圣王爷是什么关系,公主无需挂怀,但公主若是真心喜欢圣王爷就应该直接向圣王爷示爱,请求皇帝舅舅赐婚才是,如此大费周章的意图想要让圣王爷对婉若厌恶,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用意也太过于明显了,公主你说,婉若说得对吗?”

    如果东紫萱只是以叶婉若看似柔弱的外貌而忽略了叶婉若的战斗力,那只能说是她轻敌了。

    此时听到叶婉若伶牙俐齿的一口气指证出她语句中的漏洞,着实令东紫萱感到惊讶,都说长得漂亮的女子智商为零,看来并不能泛指。

    至少,眼前的叶婉若足以引起她斗志,并且迫不急待的想要看最后的结果究竟是谁输谁赢?

    “你....”

    东紫萱被叶婉若说得一阵气急,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看着东紫萱吃瘪的模样,叶婉若竟心情大好,在东紫萱的再一次挣扎下,突然松开了手上的钳制,嘴角含笑的看着东紫萱。

    这副样子,恨得东紫萱咬牙切齿,若不是有尉迟景曜在场,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撕裂叶婉若这副可恨的嘴脸。

    叶婉若的突然松手,令东紫萱一个猝不及防,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尉迟景曜冷眼旁观,并未有任何动作,倒是东玉文上前,轻轻将妹妹扶在怀中,沉声在她耳边警告着:“不许再胡闹了,注意身份!”

    若是平时,东玉文的警告,东紫萱也会顾忌几分,可此时的东紫萱早就被叶婉若挑起了心中怒火,无处发泄。

    自认为在尉迟景曜面前失了颜面,哪里还顾得上身份?反而是东玉文的态度更加令她失望了几分,毫不犹豫的从东玉文的怀中挣脱开,扑向尉迟景曜,带着哭腔的申诉着:“王爷,您可要为萱儿做主啊!叶婉若她们主仆摆明了要欺负萱儿,刚刚明明是萱儿受了委屈,可落在她们的口中反而都变成是萱儿的错,王爷,萱儿好委屈!”

    说着,还应景的再次落下几滴眼泪。

    这一幕落在叶婉若的眼中,不由得暗自感叹,东紫萱不当演员可真是浪费了她的演技。

    看出了东紫萱这副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的态度,叶婉若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迎香手中的花灯,看来今日还真是出行不利。

    “今日扫了各位的雅兴实在抱歉,婉若还是先告辞了!”

    叶婉若缓声说着,朝着尉迟景曜与站在一旁的东玉文微微福身,便打算抬步离开。

    谁知,听到叶婉若说要走,东紫萱几乎在这同时,不假思索的上前拦在叶婉若的面前,一改之前的策略,冷声阻拦着:“叶婉若,今日之事还没有说清楚,你休想离开。虽说你是南秦国皇帝的亲外甥女并不假,但你毕竟没有封号,说白了只是个普通百姓而已,如此胆大妄为欲其侮辱本公主的名声,这件事绝不能如此轻易罢休,若是没有个定论,我们便进宫面圣,请皇上定夺!”

    东紫萱此番话语也不无道理,即便叶婉若再受南秦皇宠爱,但此时面对异国公主,也必定以国家颜面与名声为重。

    况且,叶婉若确实只是个普通百姓,如此对待异国公主也确实有施礼数。恐怕若是真的进了宫,南秦皇也会以大局为重,圆了东紫萱这个面子。

    可现场除了叶婉若的贴身婢女,就是东玉文带的人,东紫萱正是抓住了这点,以此来无理取闹,着实令人无法反驳。

    现场突然变得安静,偶有水流的声音以及风声摇曳树枝所发出来的响动,东紫萱盛气凌人的看着面前的叶婉若,嘴角微微上扬,摆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公主,今日之事....”

    “久闻东越公主任性刁蛮,做事任性妄为,不择手段,虽然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却有着一副蛇蝎心肠,诡计多端,善长使用心机,看来传言果然不假,今日在下可真是有幸见识了!”

    就在这时,从另一侧传来带着抹肆意慵懒的声音,打断了尉迟景曜还没说完的话,眸光也随之望了过去。

    只见那棱角分明的脸异常俊美,微薄的唇瓣微微上扬,带着邪魅的笑容。两道浓眉因为笑意,弯曲着,如同夜色中皎洁的半月。

    一身月牙色长袍将他本就白皙的皮肤衬得更加温和,桃红色的唇瓣,完美的脸型,额前散落的零碎发丝,以及左侧耳朵上戴着的蓝宝石耳钉,为他帅气的外表增添了几缕桀骜不驯的气势。

    听到这毫无避讳的评论,东紫萱的眸光微微眯起,猛得将冷眸转向这声音的来源处射去,似是不满对方的多管闲事,沉声问道:“我说是谁呢,如此自不量力来管本公主的闲事,原来是北海国太子--北承安,真是失礼!”

    虽然口中说着失礼,可东紫萱的眸光中明显透出不满,手臂环于胸前,像足了个母夜叉一般。

    北海国太子--北承安?

    听到东紫萱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叶婉若猛得一愣,显然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情况下遇到那个传说中的同胞哥哥?这着实令叶婉若震惊!

    眸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转向北承安,好奇这北承安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以北承安英俊帅气的外表,叶婉若并不反感,此时又在风口浪尖之时主动站出来为她解围,也令叶婉若意外的很。

    只是不知为何,却惟独对这个哥哥生不起半分亲近之意,或许是两人从小便不在一起生活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已经将北承安认定是一个如同尉迟盛一般追名逐利的小人!

    总之,虽然不反感,但也很陌生!

    就在叶婉若望过去的同时,分明也感受到了北承安一闪而过复杂的神色从她的身上掠过,叶婉若像是做贼心虚一般,生怕被别人看出破绽,连忙将眸光转向一边。

    却在这时,北承安略显无奈的声音再次响起:“公主客气了,你我同为南秦国的客人,同时来此为南秦皇贺寿,承安自是不敢管公主殿下的闲事,毕竟若是因此遭来杀身之祸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承安虽然贪生怕死,却也是正义之人,见不得有人仗势欺人,也看够了这没有营养的戏码,便又忍不住想要唠叨两句了!若是有说得不对,还请公主海涵,只是公主殿下确定要听下去吗?还是此事就此作罢?主动权全部交由公主殿下定夺!”

    北承安字字透露出对自己的贬低,却又无处不表达着东紫萱狠绝的手段,嘴角含笑,可任谁都不敢轻示他的笑容。

    面对半路里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东紫萱又气又恨,只是事已至此,来不及令她做出选择,只得硬着头皮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本公主吗?”

    看似东紫萱不被北承安所动摇,但只有东紫萱自己清楚这语气中渐渐消散的底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